加了糖的摊鸡蛋(下)

(选自了糖的摊鸡蛋)

(Lomelette au sucre )

让·菲利浦·阿卢·维高德/著  吕秀文/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刚刚躲到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后面,蒙面人就夹着东西,从精品杂货店里走出来了,他迈着大步又朝市中心走去。我们追在了他的身后,追了好半天最后才把他追上。

突然,那个人穿过马路来到了百货大楼前,他推开转门走了进去。

当我们穿过马路的时候,连他的人影都不见了。

我们像百米运动员冲刺似的冲进了商场,可是晚上的商场里挤满了人,又赶上了床上用品热卖周,根本别想再找到他。

“这是他们常用的花招。”我气喘吁吁地说,“商店里有个后门,他就这样从我们的眼皮底下跑了。”

“你开什么玩笑呀!”让·A说,“咱们可是盯稍大王,他肯定不会发现咱们的。”

“好哇!你们这两个家伙,我可抓住你们了。”突然,我们背后响起了炸雷似的吼声。

我被吓得大叫。蒙面杀人像个幽灵似的从一个挂满了男裤的货架子后面冒了出来,不等我们哎哟一声,他就揪住了我们的衣领,摇得我们都快散架了。

“这还了得!我让你们再在街上盯人的梢。”

“放开我,”我拳打脚踢拼命地挣扎。

“不把这套小把戏给我说清楚,你们就别想跑!”那家伙的两只手攥得紧紧地愤怒地咆哮着。

就在那个人大发雷霆的时候,围巾从他的脸上滑下来了,露出了一张戴着黑丝眼镜的红彤彤的脸。

让·A一看吓了一跳:

“马泰尔先生?”

“让·A?”那个人也吃了一惊,“你在这儿干什么?”

他猛地松开了双手,我的脸却刷的一下子红了。

“马泰尔先生?”我不好意思地说。

糟糕透了,我们费了半天劲盯的“蒙面杀人犯”竟然是让·A他们五一班的老师。

我的脚趾头在鞋子里抓挠着,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我们没认出您来……因为下雨了……让·A和我,我们成立了一个侦探社……我是说……我们还以为……”

马泰尔先生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上课的时候,他的鼻子上老蒙着一条长围巾,就连那些做不出连除的女生,他也会揪住她们的耳朵,把她们拎起来。有一天,斯特凡·勒比昂连抄了六百行作业,因为他在往黑板上扔纸团的时候,被逮了个正着。这回我们可真要倒霉了。

“成立侦探社,嗯?”马泰尔先生忍住笑说,“你们以为你们盯的是什么人?”

“这个嘛……”让·A说,“都是让·B的错。他看见您买了的手套和细绳子……他想您要毁……”

他的两片嘴唇动了半天,可是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

“这是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我吭吭哧哧地说,“要想销毁……呃……销毁尸体……”

“噢,好啊?”马泰尔先生轻轻地点着头说,“你们推断得不错,祝贺你们,先生们!你们的办案水平都赶上《阿尔弗莱德·黑克高克里》的三个少年神探了。你没看过这套丛书吧,让·B?”

我摇了摇头。

“那好吧,明年想着提醒我借给你一本。我的书柜里有全套的。”

我觉得我的嗓子眼象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明年?”我问道。

“那时候你就该上五年级了,你就是我班里学生了。”马泰尔先生狡黠地挤了挤眼睛说,“现在嘛,再见了侦探先生们。要是你们再发现一个杀人犯,一定要告诉我,对吧?我很愿意为你们效劳。”

“这都怪你,”当马泰尔先生站在电动滚梯上的身影不见了以后,让·A都快气炸了,“都是你,还有你的那个傻瓜侦探游戏。”

“什么?我的儍瓜游戏?”

“告诉你,成立侦探社可是你出的主意。”

“反正,等我长大以后,我要办一个独子社……到时候,我们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整夜整夜地打台球。”

“还独子社呢,你连加入的资格都没有……”

“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咱们五个人中,只有我一个当过两年的独生子。”

“反正,”我说,“明年落在马泰尔先生手里的不是你,我可怎么见他呢。”

往回走的时候,我们吵了一路。

我们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已经七点多了,我们淋得就像两只落汤鸡,妈妈肯定要狠狠地骂我们一顿了。

更糟糕的是,我们把买东西的事儿给忘了。

“这都怪你,”让·A说。

“不对,都怪你。”

我们在电梯里打了起来。

电梯门一开,爸爸正站在门口等着呢,他不由分说给了我们每人两嘴巴。我们饿着肚子赶紧钻进了被窝。

“你睡着了吗?”当我们躺在床上的时候,我问让·A

他没说话,黑暗中他肯定在大嚼他藏在枕头底下以备不时之需的葡萄干呢。

我掏出了手电筒,在记事本上写道:

注意事项1   如果一个杀人犯象让·A那样戴着眼镜的话,千万不要去跟踪他。

注意事项2   别忘了提醒马泰尔先生把《阿尔弗莱德·黑克高克》借给我。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世界幽默儿童文学丛书·加了糖的摊鸡蛋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