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神探”的一个星期四(下)

(选自了糖的摊鸡蛋)

(Lomelette au sucre )

让·菲利浦·阿卢·维高德/著  吕秀文/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好吧,”我说,“好吧。我们来玩五神探吧。不过我先说好,你们都得听我的。”

开始,谁都没有意见。我当米克,让·A当弗朗索瓦。

“谁想当小狗塔高白呢?”我问道。

“我当,我当!”让·E喊道。他立刻趴在地上,一边发疯似的咬我们的裤腿,一边“汪!汪!”地叫。

我继续分配角色。

“让·C是克洛德。还有你,让·D,你是安妮。”

就在这时候,问题变得复杂起来了。

“我不当女孩子。”让·C郑重宣布。

“克洛德不是女孩子,”让·A绞尽脑汁地解释说,“她是个假小子……”

“我也不当,”让·D也强烈反对,“我不装女孩子。”

让·A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我早就知道收下了这些第三世界,一切都会泡汤。”

“那我也没办法了,”我说,“《五神探》里本来就有两个女孩。”

让·A和让·C你一拳我一脚地对打了起来,他们越打越凶。于是,妈妈不得不出面干预了。

“中不溜儿的回你们自己的房间里去。”妈妈说,“既然你们没本事带着弟弟好好玩,让·A跟让·B,你们俩出去给我买东西,这样会让你们的头脑变得清醒点儿……”

每次都是这样,一碰到有公主或是外星女孩的角色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当。我们根本就不能扮演骑士啦、宇宙尖兵啦什么的,也不能象电视连续剧里演得那样,扮成泰瑞· 拉·封德去救伊丽沙白。

一个五个孩子儿都是男孩的家庭就有这个问题。

至少,当海伦出生以后,我们可以给她化妆打扮,把她当成被那些叛逆的领主们劫走的国王的女儿。可是,正像爸爸所说的那样,当她长大了能和我们一起玩儿的时候,我们都长出胡子茬来了。

幸好,雨停了。

我们带上购物单来到了楼下。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有了个主意:

“咱们利用这个机会练练盯梢怎么样?”

我们朝杂货店走去,一边四下张望寻找着神色可疑的人。人行道上到处都是积水,人们手里拿着大包小包,不时抬头看一眼阴沉沉的天空,步履匆忙地朝家走去。

我们先跟在一个身穿长袍脚蹬凉鞋的神父身后,一直走到了海克斯影院门口。他在一组海报前面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接着他走过去买了一张票,然后就消失在电影院里。

“哎呀,”让·A叫道,“原来就是个教士呀。他来看新上演的詹姆斯·邦德。”

“可他要是俄国特务化装的呢?”我说。

反正电影才刚刚开演,我们不能等他出来再核实他的身分。

于是我们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当我们经过一家家用电器商店的时候,看见橱窗里摆着的几台电视机都开着呢。那时正是播放佐罗的时间,让·A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我扯着他的袖子拽了半天,也没能把他从橱窗上揭下来。后来,一个家伙从商店里走出来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他问我们干吗站在那儿白看他的电视。这下儿,让·A有点生气了。

“你要是不想让人看就别开。”让·A说。

“哪儿来的野小子!”那家伙说,“我,我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礼貌。”

“欺负一个戴眼镜的孩子算什么英雄。”让·A回敬他道,“要是我爸爸来了,你就不这么牛了。”

那家伙一听也火了,他一把揪住让·A的一只耳朵,让他说出他的父母住在哪儿。让·A连眼都没眨一下,就把我最好的朋友弗朗索瓦·阿尔尚勃家的地址告诉了他。

“很好,”那家伙放开让·A说道,“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爸的,我说到做到。”

我们撒腿就跑,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阿尔尚勃他爸爸会气成什么样啊!”让·A开心地说,“我真想留在那儿好好看看!”

我们继续在街上走着。天渐渐地黑了,快到大棚市场的时候,又下起雨。我们赶紧躲进一个门廊底下,想等雨停了再走。就在这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家伙。

有个人手里拿着把雨伞从公共汽车上下来了。这个人的个子高高的,身上穿着一件竖起领子的灰大衣,一条厚厚的毛围巾和一顶帽子把他的脸蒙了个严严实实。

我在让·A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看,那蒙面人!”

这个形迹可疑的人躲到一个门廊下,跟他手里的雨伞干上了,一会儿打开一会儿合上,就这么折腾了好几次,最后,才顺着林阴道走远了。哼,这个嘛,间谍们的惯用伎俩,都老掉牙了。他是在告诉他的同伙——平安无事。

我立刻来了精神。

“快,盯住他!”我说。

我们急忙跟在了他的身后。

盯梢的时候最难做到的,就是如何不让对方发现。

那个形迹可疑的人迈着大步向前走着,我们几乎要跑起来了才能跟上他。雨下得更密了,我们得跳过一个个水洼,还得像苏人的那样巧妙地从一个门洞溜进另一个门洞好不让那家伙发现。雨水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我们浑身都湿透了。谁说侦探这差使是好干呢?

有那么一两次,那个人在商店的橱窗前停住了脚步,装出一副正在欣赏橱窗里摆的商品的模样,其实他是在观察是否有人跟踪他。

有一阵子,在黑暗里,我们还以为把他给跟丢了呢。

不,没有,原来他进了大马路上的精品杂货店了。我们藏在马路对面的便道上,看见他把一副厨房用的塑胶手套,一把长长的刀子和一卷捆羊腿用的绳子塞进了提包。

“越来越奇怪了。”当他站在收银台前付款的时候,我小声说。

“咱们回家吧,”让·A说,“太冷了。我的鞋里都湿透了。盯梢烦死人了!”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兴奋到了极点了,“他在买毁尸灭迹用的东西!他要把尸体切成小块,再捆起来,就象木乃伊。这样人不知鬼不觉谁也发现不了。”

“真的?”让·A问。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世界幽默儿童文学丛书·加了糖的摊鸡蛋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