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有张乌鸦嘴 

(选自《我的同桌是上帝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奖)

杨 鹏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左大龙,你的胳膊和腿怎么啦?”

早晨,我上学的时候,看见左大龙的一只胳膊打着石膏、吊着绷带,另一只手则拄着拐杖——他的一只脚缠满了绷带,看起来好像一个白萝卜。
“都因为你昨天跟我说了句晚安,害得我从楼梯上滚下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左大龙瞪着眼对我说。

“怎么会呢?”

我无辜地说道。同时把身子靠近他,想去扶他——不过我的确有点心虚啊!
“滚开,你这个乌鸦嘴,别让我再见到你!”

左大龙扬起了拐杖来驱赶我。

“人家也不想这样啊!”

望着左大龙的背影,我委屈地自言自语道,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这时,依依背着书包向我这边走来。依依和我住同一个小区,我们俩打上托儿所开始就是同学——算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吧。看见了她,我连忙用手擦擦眼角的泪水,冲她招手:

“依依,早啊!”

依依看见了我,脸上现出害怕的神情,像躲瘟神似的躲得远远的,并大声说道:

“贝利,别靠近我,别理我,我可不想缺胳膊少腿的!”

“……”

我顿时无语,天哪,连我最要好的朋友都这样对我,老天爷对我可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抱着头坐在了学校操场的草坪上,这时,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像蚊虫的鸣叫一样钻进我的耳朵:

“贝利有张乌鸦嘴,我们得离他远一点儿!”

“看都别让他看咱们。”

“快走啊,这样晦气的人,沾上可就完了。”

……

对于同学们的议论,我早已习以为常了。这一切祸端,都源自于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那天,我坐在湖边的柳树下看漫画书,突然间,感觉头上有什么热乎乎、湿乎乎的东西“啪”地一声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抬起头,看见一只又黑又丑的乌鸦从我头顶飞过,我再用手摸头上的东西,拿到鼻子下一闻,好臭——天哪,是一泡乌鸦屎!我一边大叫倒霉,一边冲到水龙头边把水流开到最大冲我头上的秽物。结果,脏东西倒是冲掉了,我的霉运却开始了:从那以后,我的嘴就成了乌鸦嘴,不管我什么话,都会变成相反的预言——比如我说冯离离考试会考100分,那她肯定要考不及格;又比如我说我们的足球队会在学校年赛中得冠,那我们的足球队肯定会名落孙山;再比如我说“祝你身体健康”,那你肯定会得一场大病……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巧合,但到了后来,才发现事事都是如此,一切都不受我的控制!天哪,我、我到底是怎么啦!

“都把我当怪物看,真烦人!”我沮丧地抬起头,此时晴空万里,我自我安慰道,“管他呢,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我应当高兴起来,不是有句话叫: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

我的话音未落,头顶竟然风起云涌、乌云密布,很快就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很快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谁都不理我,连老天都捉弄我!”我捶胸顿足,对着天空大声喊道,“既然连老天爷都不喜欢我,那还不如让我悄悄地消失,让大家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我的话音刚落,雨顿时停了,周围变得静悄悄的。我环首四顾,天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我惶惶不安地跑进教学楼里,教学楼里鸦雀无声,所有的教室都是空空荡荡的;我跑出学校,街上大大小小的汽车排成了一长溜,但却空无一人;城市火车也停在了轨道上,自行车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我冲回家中,我的爸爸、妈妈、姥姥、姥爷,全都不见了……

糟了,又是我的乌鸦嘴作的孽:世界上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所有的人都消失了!

“要是没有朋友、同学、老师、亲人,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啊!”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从我眼眶里涌出,我仰天大叫,“都怪我这个乌鸦嘴!坏就让它坏到底吧!让大家都不要回来!让我的乌鸦嘴永远都不要失去功能!让这一切都是铁板钉钉的真事!”

说完之后,我跪在地上,抱着头,心像锥子扎了一样痛,号啕大哭起来。

“贝利,你怎么啦?”

依依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别靠近我,我是个乌鸦嘴!”

我抬起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谁说你是乌鸦嘴?”

依依奇怪地说。

“我就是乌……咦,依依,你怎么没有消失?”

我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

“谁说我消失啦?贝利,你怎么啦?”

依依关心地问我。

“嗨,贝利,跟我一起玩滑板去!”

左大龙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他的胳膊和腿看起来完好无损,滑板在他腿下也被踩得像花一样丰富多彩。

我再看四周,老师和同学从我身边经过,他们都在友好地和我打招呼。“天气真好,好得不得了。”

我望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大声说道。奇迹发生了:我等了好久,天空依然如故,没有一点儿下雨的迹像。哈哈,我的乌鸦嘴消失了!

事后,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左大龙、依依他们听,但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他们都说:

“嗨,贝利,我猜你是杨鹏的童话看多了吧?”

杨鹏?杨鹏是谁?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亲爱的读者,你能告诉我吗?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