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神灯 

(选自《我的同桌是上帝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奖)

杨 鹏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杨歌,不许碰我从埃及挖回来的宝贝……我要走了,拜拜!”老爸指了指古董架上一个用纸包着的破油灯,说完就背着那个比他还高的大帆布背包走出门去。他是个考古学家,一年365天有364天不在家。这不,他现在又不知道要到地球的哪个旮旯挖宝贝——考古去了!

嘿嘿,他要是不说,我这辈子都不会碰那个破油灯,他这么一说,倒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他一走,我就跑过去将那破油灯抓起来,冲出了屋子——我要向我的伙伴们炫耀一下。

在护城河边,我碰见了同桌冯离离,周围没有其他人,她坐在长椅上背英语单词,看见我风风火火地跑着,就叫住了我,问我干嘛去。我将油灯在她眼前一晃,翘着大拇指说:“瞧,这是我老爸从国外带回来的文物,倍儿棒!”
“什么呀,不就是一盏破油灯吗?我家阁楼里有N个,你要的话我都送你。”冯离离撇了撇嘴挖苦我。

“我这灯可不一样,它是……它是……”我搜肠刮肚地想了起来——唉,我怎么忘了问问老爸它是干嘛用的了?

“它是什么?求你别说它是阿拉丁神灯,求你了!”冯离离把目光挪回了英语书。

“对对对,它是神灯!”我终于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并且,我还煞有介事地用手擦拭那破油灯。正是不擦还好,一擦不得了——那破油灯先是发出“砰”的一声轻微的爆破声,然后,就冒出一股青烟,青烟越来越大,变成了烟柱,最后,竟然凝成了一个比三层楼还高的蓝色巨人。

“哇塞!”我和冯离离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张着,可以塞进一个大保龄球。
“我是神灯巨人。主人,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我一定办到!”他瓮声瓮气地说。
  神灯巨人可真是一个胖家伙。和硕大的身体相比,他的脑袋很小,光头,大眼睛,冲天鼻,招风耳,金鱼嘴,肚子大得像弥勒佛,小短腿,光脚丫,腰间系了个虎皮裙,前凸后撅,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
  “我想要什么你就能给我变什么吗?”我喜不自禁地说——这可是我做梦都想要的好事啊!我的大脑飞快地转了起来,我想要什么呢?对了,我要一大堆漫画书——乘老爸不在家,我正好过过看漫画书的瘾!于是,我把要求说了出来,但冯离离却推了我一把,说道:“漫画书有啥好的?还不如要一堆巧克力呢!”于是,我对神灯巨人说:“拜托,除了漫画书,再给我们变一堆巧克力!”
  “没问题!”神灯巨人把肚皮拍得“咚咚”响,然后,就念起了咒语——大概是阿拉伯语吧,一句都听不懂。我满心期待着,然而,大半天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变不出东西来了?”神灯巨人急得满头大汗——他的汗珠很大,一滴就可以装满一脸盆。
  “别急,也许是你的本领有好几千年没用,一时间生疏了!”我安慰道。
  “主人,请看一下神灯的底座,上面有保质期。”神灯巨人焦虑地说。
  我把神灯翻了过来,念出了上面写的字:“保质期至公元1999年12月31日。”
  “今年是20XX年。糟了!保质期过好长时间了!”神灯巨人捶胸顿足。
  “是不是过了保质期,你就什么都变不出来了?”我沮丧地问道。
  “嗯。不但如此,我也回不了神灯里面了!”神灯巨人哭丧着脸说道。
接下来,不是神灯巨人帮我们,而是我们帮神灯巨人了!

“主人,我好几千年没吃东西了,你能不能帮我找点东西吃?”神灯巨人讷讷地说——他的神情就像是个幼儿园的小朋友,让人心疼极了。

“好吧,前面有个超市,我给你买个汉堡包去。”我说着和冯离离一起,带着神灯巨人向超市走去。路上,我不时地回头看他的大肚皮——唉呀,这么大的肚皮,要买多少个汉堡包才能吃得饱呢?我口袋里的钱,可是要省一些出来买漫画书的啊!

我们来到了那个超市。神灯巨人个太大,进不了超市的门,我们就让他在外面等着。这时,有个肥胖的阿姨正抱着刚从超市里买的一堆东西出来,她看见了神灯巨人,惊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我们走上前想去扶她起来,她却从地上“噌”地窜了起来,然后脚底像抹了油一样跑得飞快——真没想到像她这样胖的女人跑起步来竟像风一样!也难怪,像神灯巨人这样的怪物,原来只有动画片里才能看到,突然出现在生活中,没多少人能保持冷静。

我和冯离离进了超市,我正琢磨着要给神灯巨人买多少个汉堡包时,外面突然响起了尖叫声。我们扭过头去。透过超市的透明玻璃,我看见神灯巨人把手伸向了停在超市外面的一辆小货车(那货车是专为超市送货的),将它的顶篷掀了起来。小货车里的司机、卸货的工人、超市的工作人员吓得抱头鼠窜。收款员见状连忙抓起电话,一边拨电话一边哆哆嗦嗦地说道:“是110吗……不对,是消防队……我重拨一下……是警察局吗?……什么,是医院……我再拨一遍……警察先生,你们快来呀……什么,是公共厕所的电话……”

我和冯离离连忙冲了出去,这时,神灯巨人将小货车里装着的那些饼干、面包、水果,以及其他牙刷、卫生纸之类的日用品,连包装一起往大嘴里扔。
“快打住!”我冲神灯巨人大声喊道。

神灯巨人只停了0.00000000000000001秒,然后,一边大口大口地咀嚼着,一边说道:“我打不住,主人,我饿……神灯巨人饿……”

又是让人心软的娃娃腔。我和冯离离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眨眼间,数十辆警车就把神灯巨人团团包围住了。
“怪物,束手就擒吧,不然后果自负!”一个体型和神灯巨人一样呈纺缍状,不过体积要小得多的警察躲在警车后面,一手举着枪,一手拿喇叭对神灯巨人喊话。
“我饿……饿……”一货车的东西都没能填饱神灯巨人的肚皮,他根本没有理会胖警察的喊话,弯下腰,用拳头砸碎了超市的橱窗玻璃,将货架一起掏出来往嘴里扔。

“杨歌,快想想办法制止他。”冯离离急得直跺脚。

“神灯巨人,快住手!”我喊道。

然而,神灯巨人饿得几乎要失去理智了,不但没有停手,而是撅着屁股继续从超市里扒拉东西吃。

“预备!瞄准!……”胖警察向其他躲在警车后面的同事们发号施令。

“叔叔,不要开枪!”我朝警察们喊道。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胖警察一声令下,“噼噼啪啪”的枪声像节日爆竹的声音一般响起,无数子弹雨点一般扑向神灯巨人。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神灯巨人不会被打成筛子吧?

“天哪,他刀枪不入!”我耳边传来了冯离离大惊小怪的喊声。我睁眼一看:可不是,子弹打在神灯巨人的身上,全都被反射开来,他竟然毫发无损。

“嗷——”神灯巨人见警察们还不住手,发怒了,冲向警察,当场有两辆警车被踩扁,还有一辆警车被他高高地举过头顶,扔了出去。

胖警察一边跑,一边用步话机喊道:“总部总部,快请特种部队支援!”
电影大片里才能看到的景象出现了:军用直升机、装甲车、坦克、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十几分钟后,仿佛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下子全出现了,并包围住了神灯巨人和小超市。

神灯巨人刚才把超市里堆放的上百瓶的啤酒全喝进了肚里,此时,酒力发作,正东倒西歪着,一会儿碰倒了路灯的灯柱,一会儿踢翻了垃圾桶,一会儿将超市的屋顶端起来,戴到头上当帽子……

我、冯离离及其他闲杂人等,被警察带到了警戒线之外——虽然我和冯离离一再申明怪物是我们的朋友,我有办法制止他,但没有人相信。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份上,我们俩也只有看的份了。

“轰隆——”军用直升机率先朝神灯巨人发射了一枚导弹,神灯巨人虽然喝醉了,但眼和手都很快,竟然抓住了那导弹,反手朝直升机一扔,直升机爆炸了,火光冲天——万幸的是飞行员很机灵,提前跳伞了,才保住一条命。

地上的装甲车、坦克、士兵们的冲锋枪……也把子弹倾泻向神灯巨人,神灯巨人的皮还是厚得很,不管是子弹、手榴弹、炮弹、导弹……对他都无可奈何。最令人吃惊的是:有一下,他竟然将一辆坦克拿起来,像玩玩具似地将坦克的大炮拧成了麻花状。

或许,除了没有尚未尝试过的原子弹,地球上没有什么武器是神灯巨人的克星。

就在军人和警察都无计可施的时候,神灯巨人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整个身体向前趴下,呼呼大睡起来——他已经酒足饭饱了。

军人和警察连忙行动起来,将神灯巨人用钢丝五花大绑起来,又用一张巨大的钢丝网将他全身罩住,然后,用起重机把神灯巨人吊到了集装箱车里,带走了。
此时夜暮已经降临,超市被神灯巨人和军人摧残得千沧百孔,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焰和飘荡着的白烟。我和冯离离站在废墟般的现场,为神灯巨人担心不已。

一星期后。
  城市广场人山人海,我和冯离离挤在人群里,焦急地等待着。神灯巨人的审判会即将开始。在人群的前方,簇拥着一群举着照像机、摄影机、镁光灯的记者——不仅有我们当地的记者,也有首都和海外的记者。某国家级电视台将就此事件对全世界进行现场直播。据称,对此事进行关注的人数达数十亿人之多。
  一个巨大的、特制的金属笼子被推了出来,神灯巨人就坐在铁笼子里,惶惑地张望着周围的人群,不知道将有什么命运在等待着自己。
  “神灯巨人!”我喊道,心里涌起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内疚感——都怪我!
  “别担心,杨歌,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也许我们的计划能够成功!”冯离离在一边握着我的手安慰我。我点了点头,在过去的一星期里,我们并不是无所作为——相反,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当然,能否成功还不得而知。
  审判开始了,经过一番例行公事的所谓“审判”(在这期间,神灯巨人一直没有说话),法官大声说道:“怪物,你涉嫌抢劫罪、破坏公物罪、拒捕罪、恐吓公民罪、暴力抗法罪……等108项罪行,本法庭宣布对你的刑罚是用宇宙飞船将你送到太空中,经受永远的孤独。”
  “不,我害怕孤独,不要这样对我!”神灯巨人的双手用力摇晃着金属栏竿,恐惧地喊道。
  “宇宙飞船伺候,马上执行!”法官严厉地说道。
  “不,等一等!”我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对法官大声嚷道。
  “唔?孩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法官瞪大眼睛问我。
  “我们不同意!”我用让全世界都能听见的声音大声喊道。
  “你们?你们是谁?”法官吃惊地问。
  “‘我们’,是这个星球上的孩子,未来的主人!”我义正辞言地说,“对神灯巨人,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怪物’的判决,是你们这些大人做出的决定,没有征求过我们孩子的意见,所以是无效的!”
  这时,人群里传来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判决无效!判决无效!判决无效!”这些声音,都是比我大一些或者小一些的孩子们发出来的——我们已经估计到大人们不会给神灯巨人好果子吃,所以,在过去的一星期里,我和冯离离疯狂上网,寻求全世界孩子的支持。
  “小孩子本来就要听大人的,你们说无效没有用!”法官急了,强硬地反驳我。
  “小孩子也是人,每一个大人,都应当把小孩子当作平等的人来对待。”我掷地有声地说。这时,新闻记者们已经围了上来,将摄影机、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我。我知道我的声音可以传到全世界的每一个有电视机的角落。
  “对,小孩子也是人!”男孩、女孩们喊了起来,并从人群里涌出,里三层外三层围住了关押着神灯巨人的金属笼子。
  “孩子们,理智一点,怪物的胃口非常大,消化能力极强,如果他留在地球上,不出三年,他就会把地球上的所有食物都吃光的。”法官终于说出了真话——原来,大人们要把神灯巨人送到太空中,就是为了防止他和我们抢食物。
  “我们不怕,神灯巨人是我们的朋友,为了朋友,我们什么都愿意做。”我坚定地说。其他孩子也附合着:“为了朋友,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呜——”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哭声。我回过头,惊讶地发现神灯巨人突然捂着脸痛哭起来。

“别怕,神灯巨人,我们不会让你走的。”我大声说道。

“我……我不是怕,我是感动得哭了!”神灯巨人泪流满面,“几千年来,我一直都呆在神灯里忍受着无穷无尽的孤独。现在,我知道了什么是友谊!我被你们的友谊感动得哭了!哇——”

接着,他哭得更加肆无忌惮——他的眼泪实在是太多了,“哗哗哗”像小河一样四处流淌,广场像发洪水了一般——他的眼泪竟然漫过了我的脚脖子。

“神灯巨人,别哭了,我们和你在一起,你不会再孤独了!”我大声安慰道。然而,一点用都没有,神灯巨人像个婴儿一样哭得更大声了。他的眼泪像瓢泼大雨一般,从我们头顶降落下来,把我们都淋成了落汤鸡。
  “杨歌,你快看,神灯巨人好像变小了!”冯离离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我的身边,指着神灯巨人说道。我定睛一看,可不是,原来有三层楼高的神灯巨人,现在只有两层楼高了——怎么回事儿?
  巨人还在哭,止都止不住——又过了一会儿,他只有一层楼高了,而他身体变小的趋势还在加剧。
  “他会这样一直小下去吗?”冯离离担心地说。
  “难道,是他的泪水令他变小了?”我自言自语。很快,我发现我是对的:当神灯巨人哭得眼泪上不来,直呜咽时,他的身体保持原状,但一旦有眼泪从眼眶里涌出,他就会变小——简直是不可遏制。又过了十几分钟,神灯巨人竟然小得只比一个大人大一点点。
  而他还在哭,还在变小!
  不行,我必须制止他!不然他会小得看不见的。
  我挤到金属笼子边,对神灯巨人喊道:“神灯巨人,别哭了,不然你就会小没的。”
  “可是,我止不住啊……”神灯巨人还在抽抽答答地哭。现在,他跟我们一样大了,身体竟然从金属笼子的栏竿里挤了出来。
  “你必须止住,必须!”我和冯离离一边拉着他的一只手说。
  “我不行……我不行……”他还在哭,还在变小。我们正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现在小得只有拳头那么大了,为了防止被他自己的泪水淹着,我把他放在了我的手心里。
  “呜——我实在太感动了,我还要哭!”他现在成拇指小人了。
  “不许哭!再哭,我们就不理你了,我们把你交给法官,让他用宇宙飞船把你送到太空去,让你承受永远的孤独!”我灵机一动,用大人吓唬小孩的办法吓唬他。
  这一招果然奏效,神灯巨人(现在该叫神灯小人了吧?)把所有的眼泪都憋了回去,用惊恐的目光望着我。
  他果然没有再变小了。
  
  由于神灯巨人变成了拇指小人,他的饭量只比一只怀孕的母老鼠大一点点,所以,大人们取消了把他送到太空的计划,同意让他留在地球上。
  而我和冯离离,生活里多了一个朋友。我们用生日蛋糕盒给他建了个小房子,用火柴盒给他做了一张床,用我老爸的烟灰缸当浴缸,为他安置了一个可以移动的家(每个月,他一半时间住我这,一半时间住冯离离家。)上学的时候,我有时把他装在口袋里,有时放到肩膀上。上课时,我让他坐在我的文具盒上听老师讲课。所有见过神灯巨人,不,神灯小人的人,都非常喜欢他。
  后来?后来,神灯小人还拍过电影,到过撒哈拉大漠,爬过喜玛拉雅山,去月球探过险……关于他的故事,等以后我,或者冯离离有时间的时候,再讲给你听吧。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