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叶君健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中外童话名家

 



 

一个陀螺和一个球儿跟许多别的玩具一起呆在一个抽屉里。陀螺对球儿说:

“我们既然一起住在一个匣子里,我们来做一对恋人好不好?

但球儿是用鞣皮缝的,所以她像一个时髦的小姐一样,骄傲得不可一世,对于此事根本不作回答。

第二天,这些玩具的主人(一个小孩子)来了。他把陀螺涂上了一层红黄相间的颜色,同时在他身上钉了个铜钉。所以当这个陀螺嗡嗡地转起来的时候,样子非常漂亮!

请瞧瞧我!他对球儿说:你现在有什么话讲呢?我们订婚好吗?我们两人配得非常好!你能跳,我能舞。谁也不会像我们两人这样幸福的!

嗨,你居然有这个想头!球儿说: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的爸爸和妈妈曾经是一双鞣皮拖鞋,我的内部有一块软木吧?

知道,不过我是桃花心木作的,陀螺说:而且还是市长亲手把我车出来的。他自己有一个车床,他做这种工作时感到极大的愉快。

我能相信这话吗?球儿问。

如果我撒谎,那么愿上帝不叫人来抽我!陀螺回答说。

你倒是会奉承自己,球儿说。“不过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我也可算是和一个燕子订了一半的婚吧:每次当我跳到空中去的时候,他就把头从窠里伸出来,同时说:'你答应吗?你答应吗?我已经在心里说了一声我答应。这差不多等于是一半订婚了。不过我答应你,我将永远也不忘记你。

好,那也很不坏!陀螺说。

他们此后就再也不讲话了。

第二天,小孩把球儿拿出去。陀螺看到她多么像一只鸟儿,高高地向空中飞,最后人们连她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但她每次都飞回来,不过当她一接触到地面时,马上就又跳到空中去了——这是因为她急迫地想要高攀,或是因为她身体里有一块软木的缘故吧。不过,到第九次的时候,这球儿忽然不见了,再也没有回来。小孩子找了又找,但是她失踪了。

“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陀螺叹了一口气说。“她是在燕子的窠里,跟燕子结婚了!”

陀螺越想着这事,就越怀念着球儿。正因为他得不到这只球。他对她的爱情就越发加深。在这件事情中最令人奇怪的是,她居然选择了另外一个对象。陀螺跳着舞,哼着歌,可是心中一直怀念着球儿——在他的想像中,球儿变得越来越美丽。好几年的光阴就这么过去了。这已经成了“旧恋”。

但陀螺已经不再年轻了——不过有一天,他全身涂上了一层金;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漂亮过。他现在是一个金陀螺,他跳着,一直跳到他唱出嗡嗡的歌声来。是的,这情景值得欣赏一下!可是忽然间,他跳得太高,于是他失踪了!

大家找了又找,甚至到地下室里去找过,但是没有办法找到他。

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他原来跳到垃圾箱里去了——这儿什么东西都有:白菜梗啦,垃圾啦,从屋顶上落下的沙粒啦。

“我来到的这个地方真妙!我身上的金色现在要离开我了。我简直是落到一批贱民中来了!”于是他向旁边一根被剥得精光的长白菜梗子斜望了一眼,又向一个颇像老苹果的、奇怪的圆东西瞧了一下——但这并不是苹果,而是那只老球儿!她在屋顶上的水笕里躺了许多年,完全被水浸涨了。

“谢天谢地,现在总算来了一位有身份的人,可以跟我聊聊天了!”球儿说,同时向这个金陀螺瞟了一眼。   “我是真正的鞣皮制的,由姑娘亲手缝出来的,而且我身体里还有一块软木,但是谁在我身上都看不出来!我几乎要跟一个燕子结婚,不过却落到屋顶上的水笕里去了,在那儿我整整呆了五个年头,弄得全身透湿!请你相信我,对于一个年轻姑娘说来,这段时间是太长了。”

不过陀螺什么也不说。他回想起他的“旧恋”。他越听越明白:这就是她。

这时一个小丫头来了。她要倒掉这箱垃圾。

“哎唷!金陀螺原来就在这儿啦!”她说。

于是金陀螺又被拿进屋子里来了,引起人的注意和尊敬。可是那个球儿呢,一点下文也没有。陀螺再也不说他的“旧恋”了,因为,当爱人在屋顶上的水笕里呆了五年,弄得全身透湿的时候,“爱情”也就无形地消逝了。是的,当人们在垃圾箱里遇到她的时候,谁也认不得她了。

 

叶君健(1914——1999):我国著名文学翻译家、作家。生前曾任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大学教授,英、法文《中国文学》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中国笔会副会长,中国翻译家协会副会长,世界文化理事会的达芬奇文学、艺术奖评委。著有《叶君健小说选》,长篇《土地》、《寂静的群山》,中篇《开垦者的命运》,散文《两京散记》,翻译《安徒生童话全集》等。他所翻译的《安徒生童话全集》获得国内外学者、专家的极高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