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佛拯救了这个圣诞节

(选自罗佛拯救了这个圣诞节第一章)

(Rover saves Christmas)

罗迪·多伊尔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圣诞节的前一天,在都柏林,太阳火辣辣地晒着,简直要把石头都烤裂了。蜥蜴穿着平底大拖鞋,城市街道两旁的仙人掌都热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水!”一棵仙人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减肥水!”他身边的女朋友气喘吁吁地说。

  利菲河里的水干了,城里每一辆公共汽车的轮胎都烤化了。麦克家的罗比和杰米正拿着一把铲子煎鸡蛋,他们——

  慢着。

  怎么啦?

  都柏林的圣诞节不是这样的。重讲。

  好吧。

  圣诞节的前一天,在都柏林,大雪已经下了好几个星期。老鼠那么大的雪花从灰蒙蒙的天空飘落下来,城市街道两旁的仙人掌都冻得脑子发木了。麦克家的杰米和罗比,正使劲儿地把一个冻得硬邦邦的鸡蛋从铲子上刮下来,他们——

  停一停。

  怎么啦?

  都柏林也不是这样的。别再说傻话了,要不我才不买这本书呢。

  对不起。

  圣诞节的前一天,在都柏林,大雨哗哗地下着。这场雨已经下了好几个星期。城市街道两旁的仙人掌都觉得腻味了。

  “我灌饱了。”一棵仙人掌说。

  “我发胖了。”他身边的女朋友说。

  麦克家的罗比和杰米互相扔鸡蛋,因为没有雪可以搓雪球。一只鸡蛋顺着湿漉漉的草地滚过去,一直滚到一蓬湿漉漉的、滴嗒着雨水的灌木丛下,正好停在一只蜥蜴身边。

  蜥蜴对着鸡蛋望了望,不想吃它。

  “为什么不吃?”鸡蛋问道。

  蜥蜴冷得不想吃东西,他浑身都冻僵了,湿乎乎的,难受极了。他让自己的身体变得通红,希望这样能够暖和一些。可是没有效果。

  “这颜色多漂亮啊。”他身边有一个声音说道。

  这声音真好听。蜥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他转过眼睛,看见了另一只漂亮极了的蜥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蜥蜴。他的身体依然红着,这是因为他害羞了。

  “你看上去挺暖和的。”那只最漂亮的蜥蜴说。

  “呵,”蜥蜴说。“实际上我冷得要命。”

  慢慢地,他的身体不发红了,变成了一种冷得多的颜色——灰色。

  “不冷吗?”他问。

  “不冷,”最漂亮的蜥蜴说。“我的名字起得合适。”

  “这是什么意思呢?”

  “噢,是这样的,”最漂亮的蜥蜴说。“天气一变化,我就跟着改名字。特别热的时候,我给自己起一个热带国家的名字,感觉就舒服多了。如果天气寒冷潮湿,像现在这样,我就给自己起一个寒冷国家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呢?”她问道。

  “奥马。”

  “挺好的名字,”她说。“但在这种天气不合适。你管自己叫‘汉斯’试试看。这是一个冷天里的好名字。”

  “好吧,”奥马说。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的名字叫汉斯。”

  “感觉怎么样啊?”最漂亮的蜥蜴问。

  汉斯把肚子垂下去,贴在冷冰冰、湿乎乎的草地上。

  “很好,”他说。“舒服极了。”

  他的肚皮在草地上蹭来蹭去,身体的颜色慢慢明亮起来,一点点地变成了银色。

  “很好,太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呢?”他问。

  “海蒂。”最漂亮的蜥蜴说。

  “你好,海蒂。”汉斯说。

  “你好,汉斯。”海蒂说。

  汉斯把长长的舌头“忽”地弹出去,逮住一只苍蝇,那苍蝇停在遥远遥远的摩洛哥的一堵墙上。

  “哇!”海蒂说。

  “愿意赏光吃几口香喷喷的翅膀吗?”汉斯问。

  汉斯嚼着美味,朝海蒂露出微笑。海蒂嚼着美味,朝汉斯露出微笑。他们肚子里吃饱了苍蝇,心里头盛满了爱情。不过,我们这个故事讲的可不是汉斯和海蒂,虽然他们也会在故事里头出现。那只苍蝇跟这个故事就更没啥关系啦。(他滑进了汉斯的肚子,唱着一首悲伤的歌曲:“两只蜥蜴把我撕裂”。)我们的故事说的是罗比和杰米,还有一条狗和另外几个人,说的是他们在圣诞节的前一天做的事情。

  故事在下一章——第二章——才开始呢,也就是说,你刚才读第一章完全是浪费时间。对不起啦。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3出版世界幽默儿童文学丛书·罗佛拯救了这个圣诞节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