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浪迹人间的猫

(获上海《少年文艺》2005年童话奖)

李 秋 沅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李秋沅,本名李靖,1974年出生,祖籍福州,厦门鼓浪屿长大。1996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外文系。2002年小说《亚麻色头发的女郎》获得2002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佳作奖2005,小说《天使的歌唱》获得2005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入选《2005年中国儿童文学精选》。2005年童话《一只浪迹人间的猫》获得上海《少年文艺》年度好作品奖。作品散见上海《少年文艺》、江苏《少年文艺》、《中国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等报纸杂志,并有广播剧作品获省级一等奖,现为厦门市作协会员。

(一)

我是一只猫。

我出生在潮热的春夏之交,潮乎乎的空气里带着温热的暖意,我一出生就嗅到了这独特的初夏的味道。而这种味道中还有妈妈的味道,刻骨铭心、沁人心脾,如融化了的冬日的暖阳,如荒漠里的一泓甘泉,在我最美的梦里,我曾那么留恋踯躅于其中而期望长梦不起。我还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们和我挤在一块儿睡,挤在一块儿吃奶。我已忘了他们长什么样了,我甚至连妈妈的样子都记不清了,但我却始终记得妈妈的声音,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一想起她的声音,我的心就止不住狂跳,直把我的泪都逼出来,天啊,我太想她了,可我知道我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那是我的黄金岁月,我的幼年,我在妈妈身边的日子。

我的妈妈是一只家养的猫,这使我一出生便被标上宠物的记号。她保护不了我,她连爱我的权利都被限制着。我们都是人类的宠物,但当他们不喜欢我们时,我们就什么也不是了。

还没断奶我就离开了妈妈,事实上我是被妈妈的主人遗弃了,我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那夜,雨淅淅沥沥地落着,绵绵不绝,我和兄弟姐妹一起被扔到了垃圾场。我们毫无目标,踉踉跄跄地在雨水中打着滚爬呀爬,深深的恐惧浓浓地笼住了我们,从头至脚。我们叫着,爬着,饥饿、恐惧如阴冷的毒蛇般缠住我们的心,几欲将我们吞噬。我们嘶着嗓叫着,直叫到嗓子哑了,破了。回应我们的,只有四周淅沥沥雨声。黑夜,静寂而冷漠……

来了一个男人。他带着一个大袋子。他对我们笑,手上还拿着鱼头。

“来呀。来呀,来吃,好吃的,来!”

小哥哥忍不住了,蹑着脚,垂着头,迟疑地挪向那只拿着鱼头的手。“嗨,来呀,哈哈”那只手一反手就拎住了小哥哥的脖子,再一起身,就把小哥哥吊在了半空中。小哥哥凄历地在空中哭着,扑腾着四脚。我们吓得腿都软了,哭叫着四处逃窜。可最终还是一只只被那人抓住了。那人把哥哥姐姐都扔进了袋子,最后,把我拎起来,看了看我,

“啧啧啧,你可太丑了,灰不溜秋的,又那么瘦。。。。。。”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一甩手,象被火燎了一般把我抛出了老远,惊恐地说,“有病吧。”

个布袋般被“嘭”地甩到了泥地上,痛得连声哀号。

雨绵绵不绝的下着,昏天暗地,生的活力、生的希望、一点一滴从我的身上流散。我不叫了,也不动了,只呆呆地看着无尽的雨水从身上滚落,再落到地上的泥水浆里,“噗”地溅起一个个泥涡涡。我感觉不到冷,再也不饿了,末了,连视线也模糊了,我似睡非睡、昏昏沉沉。

“咪咪!咪咪!”

我想抬头,我得跑。可我实在没力气了,我搭拉着脑袋,屏住气,听任处置。一只软软的小手从我的脑袋顺着脊背往下轻抚。我打了个寒战。那只小手离开了。许久,它又回来了。

“咪咪吃饼干。”

它给我带来了一块饼干。香喷喷的饼干啊,我歪着头使劲嚼。可我嚼不动。濡湿的饼块从我的嘴边漏出,我舔了舔,放弃了。我要死了吧。

那只小手固执地又一次把饼干送到我的嘴巴。这一次,不是整块的干饼干了,而是嚼烂的,带着一股子人腥味的饼干泥。我试着用舌头卷进嘴,饼干泥入口即化。我兴奋地呜咽着,全身都颤栗了。“不急不急,慢慢吃”。那只小手一次次把嚼好的饼干泥送入我的口里。我贪婪地吃着,急切地等着那只送食的手。饥饿的感觉回来了,刺激着我的辘辘饥肠,我狼吞虎咽、急不可待、不顾一切。我居然硬撑着站起来了,伸长了脖子,低吼着催促着那只小手、目露凶光。我甚至还一口咬住了那只小手,为了能快点吃上东西。“哎唷,”那只小手吃惊地从我的口中挣脱。我立刻回了神,低下头去,紧张地睥睨着,等待着那只小手的惩罚。可等来的却仍是香喷喷的饼干泥。

我记住了饼干的香味,我记住了那只可爱的软软的小手散发出的好闻的人气,我还记住了伸出那只小手的人——吉吉。

吉吉每天上学放学都会来看看我。他给我带来了好吃的,亲热地唤我“咪咪”,然后贴着胸紧紧抱着我,再用他那可爱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我,从头至尾。我依恋着他那柔软而温润的小手,我用自己的舌头一遍遍地舔着它们。吉吉对着我笑,灿烂若晴空的虹。从他的眼里我看到了悲悯,这使我的心灵颤栗不安,我看到了自己的卑微却对此无能为力。

吉吉喂饱了我,他是幼小的我在离开妈妈的日子里唯一的期盼与慰籍。虽然,在这以前和以后的日子里,人类那么无情地伤害我。因了人类的爱,我宽恕人类

可是,吉吉还是离开了我。他要到另一个城市上学了。他最后一次紧紧把我抱在怀里,很久很久。他温暖的体温一直滲入我的骨、我的心里,令我永世难忘。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别离的端倪,我再一次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痛彻心腓,正如我对自己与妈妈的永别般无能为力。

夜里,我离开了垃圾场,往有人味的地方去。人味混沌的地方总让我有莫名的燥动与期盼。记忆中,妈妈的味道总和人味混杂在一起。那亲切而又可惧的人味,是我和妈妈的唯一纽带。我到了一幢公寓楼前,往楼道的角落里一歪,昏昏沉沉睡着了。

 

(二)

睁眼时天已大亮了。公寓楼前人声鼎沸,我缩在阴暗的角落里茫然地注视着这个喧哗的世界。我饿了,从吉吉走后,我已经两天没吃什么了。可我不敢走出去。天黑了,不时有人趿着拖鞋,拎着垃圾从楼梯下来,“砰”地一声往垃圾桶里甩下一包垃圾。我贪婪地嗅着残羹冷炙的余香,心欢喜得都快蹦出来了。夜深了,我蹑着脚,耸着毛,竖起耳,警觉地迈向垃圾。我拨拉着垃圾,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在静寂的夜里听得人心惊肉跳。我紧张如绷紧的铉,稍一弹指,就将“嘭”地崩裂

“呜…… 呜”身边忽然多了几只和我一样的流浪猫,只只精壮狂野,面露凶相。我一个寒战,撒腿就跑。回到角落里,我止不住全身打颤。刚才的狂奔几乎把我全身最后一点的力气都耗光了,我惊魂未定,如一摊软泥般粘在冰冷的地上。我就这么看着他们吃,咽着口水。我想妈妈了,我想吉吉。我垂下头,捱着饿,我的胃肠如火燎般难受,我的心里也如火燎般难过。

我又饿了一天。我要这样一直饿下去吗,我会死吗?我害怕黑夜的来临,可我又多么盼望着黑夜里的食物。 夜深人静。流浪猫又来了。他们就在我的前面大嚼着。我拖着饿扁的肚皮小心地凑上去。“呜…… 滚!。”一只瘸腿的流浪猫向我发出了警告。我退后几步,趁他不备,又凑了上来。“喵…… 呜,老子宰了你!”一只脸上挂了彩的壮年花猫恨恨地向我扑来,我扭头就逃,回头一看,花猫并没追来。他根本就不屑收拾我,和一只黑猫争食起来。瘸腿猫也加入他们的混战中,战场上号叫声不断。他们杀红了眼,根本顾不上我。我赶紧上前,从垃圾桶里使劲拖出一包香喷喷的东西,拽回我的楼道角落,我把那里当窝了。

我饱餐了一顿。美美地睡了一觉。我快乐得要把从前的苦难都忘了。

可是苦难竟又来了,快得连一场美梦都没让我做完。

“他妈的,从哪里来的野猫!”我被嘶哑的咒骂吵醒了。还没回过神,一根长木棍就捅了进来。

“滚!到处弄得脏兮兮的!”那男人恶狠狠地嚷,棍子捅得更紧了。

棍子没头没脑地捅在我的身上。我嗷嗷惨叫,被棍子挑了出来。

他们狠狠地打我,我到处躲闪。我不想离开我的窝!我一次次往窝里躲,又一次次被挑了出来,然后,又是毒打。我受不了,逃了。

晚上,我又回来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类要打我,因为我的因挨饿而瘦弱不堪的皮囊?因为不喜欢就可以恣意打我?我忐忑不安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挨打了。

“打死你,打!打!”

“对!打头!”有人附和。

“一定是只坏猫,不然人家干嘛不要他哟!哎哟,不会是有传染病吧!那么瘦!”一个甜得如蜜糖的女声嗲嗲地助威。那男人的棍子落得更加威猛。

我号叫着,冲着棍子怒吼,愤怒与恐惧几乎要使我发狂了。我吼,我的胸腔里满含着愤恨与屈辱的毒液,我的热血几乎要从喉陇里汹涌而出了,我意识不到疼痛,我意识不到自己的生命与这伤痕累累的躯体的联系。我是愤怒,我是不平,我是尊严,我是屈辱!

整个公寓楼都被我的号叫惊醒了,人类看着我被毒打,看着我血淋淋地四处打滚却始终不倒下,始终不逃走。我的血从伤口汩汩往外冒,我的眼里喷射着骇人的怒焰,我的喉咙发出压抑而凶狠的呜咽声,我不害怕!我看出我的对手害怕了。我看见他的眼里闪烁着慌乱而畏缩的光,恼羞成怒却又不知所措。

“不要再打了,是只那么小的东西,出手那么凶,把他赶走就行了嘛。”有人帮我说话了。是人群中的一个驼背老婆婆。

“阿端婆,是他死也不走的。”打我的男人慌忙辩解着。

下雨了,雨点子劈里啪拉落下来。人群四散。那男人甩开手中的棍子,狠狠踢了我一脚,“下次再让我看见,打死你!滚!”咒骂着进了楼。

我舔着身上的伤口,拖着满身的伤又回到了老地方。我被打坏了,半夜里,我就不行了,全身滚烫,脑子也乱了。我看见了妈妈,我还看见了哥哥姐姐们,我又梦见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一起挤在妈妈温暖的怀里…… 我从梦里笑醒了,然后我就又昏昏沉沉的让自己继续做梦,我几乎想永远这么梦下去,永远不要再醒来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被棍子捅醒了。我软绵绵地被棍子挑了出来。我会死的,我知道自己再经不得打了。当棍子重重落在我的身上时,我悠悠地呜咽了一声,就只剩下往外吐气的力气了。

“你们还打?!”阿端婆愤怒了。

“他自己要找死的!怎么,你可怜他?把他领走,只要他还在我的眼前晃,我就要揍他!”

“你没人性!”阿端婆低声骂,伸手把我揽入怀,用她那粗糙的手小心地挠挠我的头,我的脖颈,叹了口气:“可怜的小家伙。可怜的小东西。”

我喜欢她,可我不喜欢她叫我做可怜的小东西。我挣扎了一下。

“别怕,”她反倒把我搂得更紧了,“跟我回家吧。咱俩做个伴儿”

 

(三)

我正式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主人。

阿端婆独自住在公寓边的院落里。她养了一院子的花。每天一大早,她就收拾花草,然后把鲜花拢成一束束,放在手推车上推到市场上卖。阿端婆救了我,是她用草药灌我喝,硬是把我的命拣回来了。

阿端婆有个儿子,却不住在一块儿。阿端婆的儿子似乎一年到头都忙忙碌碌的,忙得不见踪影。

阿端婆天天从市场上向渔民讨鱼仔。渔民也乐于将卖不完的鱼仔送给她。鱼肉养壮了我,我一天天漂亮起来。毛色滑亮亮地象抹了油。白天阿端婆去卖花,我就满院子疯跑,撵麻雀、爬树、钻水沟,上房顶,要么就懒洋洋地趴着晒太阳。阿端婆一回家我就得老实起来。她讨厌我象野猫一样到处乱窜。要是我把自己折腾得太糟糕,她就会大惊小怪,一边叫一边端出一盘热水给我洗澡。我最怵的就是她这一招。每次洗澡,我都拼死挣扎,嚎叫声声。洗完了澡,我的毛湿乎乎地全贴在身上,仿佛只剩了骨架子招摇示众。我觉得自己丑死了,每次都羞得要背过气去。院子里的流浪猫见了,只只兴奋得龇牙裂嘴,幸灾乐祸。

一到了晚上,阿端婆就闲下来了。阿端婆一闲下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百无聊赖,只好看电视。她把我搂在怀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磕睡。我也只好呼噜呼噜地假寐,只等着阿端婆的酣声迭宕起伏,如歌似泣,便抱头逃掉。屋外可热闹了,流浪猫、家猫都出来了,各自在自己的领地里盘踞。刚开始,我躲着他们。现在,我长大,我不怕他们了。我的块儿大,又吃得饱,打起架来死都不怕,很快地就在附近赢得了地位。我的势力范围大得恐怕阿端婆做梦都想不到。她一直把我当宝贝,当小乖乖。她才不知道我是方圆几里有名的勇敢善斗的猫。现在,我和附近的猫们尊卑分明,见了面,他们假惺惺地嚎叫几声,就知趣地绕道走了。有时流浪猫饿急了,也会来我这儿偷吃的。我知道饿的滋味,反正我也吃饱了,就睁只眼闭只眼,让他们吃吧。

我喜欢自由自在地在自己的领地里漫步。在领地里,我才算得上一只真正的猫。我想叫就叫,想闹就闹,高兴滚一身泥就滚。可一回到家,我如泻了气的皮球,懒洋洋的,什么都提不起劲。我不能上床、不能上桌,不能到处散尿,不许到处疯跑。我得乖乖呆着,被阿端婆搂着,听她的唠叨。

我策划着要逃走。我受不了阿端婆拿我当小乖乖。我羡慕那些流浪猫。他们自由自在,虽然免不了挨饿,但却那么快乐。他们生的小野猫,可以那么安心地和妈妈在一起嬉戏。他们的身影如磁石般吸引着我,他们的快乐如一股暖流注入我的心田,我的心追逐着他们,我的血液因之沸腾,我的心因之激动不已。我不由自主地欲随了他们而去,如挣脱了羁绊的风筝,随风而逝,自由飘荡,而身边是,海阔天空。可阿端婆怎么办?她是我的亲人,她的爱如甘霖,悄无声息、淡淡然地溶入我心,我心甘情愿地愿为她付出一切。我矛盾着,惶惶不安,不知所措。

那些流浪猫也嫉妒我,总惹我跑得离家远远的,巴不得我迷路,也成为一只流浪猫。那些家伙全忘了我接济他们的好。我知道他们的阴谋,嘿嘿,我才不上当呢。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他们越俎代庖。阿端婆也看出我心事重重。她想挽回什么却无能为力。我是不如从前了。我长大了。我再也不可能象从前那样围着她转。我看得出阿端婆的失落。她的落寞而宽容眼神,仿佛能看得透我心底的秘密。我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四)

冬天到了,阿端婆似乎一天比一天起得晚了。我一大清早就蹿上她的床闹她起来,可她却老是挠挠我的头说,“咪呀,让我再睡会儿。”她不天天卖花了,隔三岔五去一趟市场,走起路来呼哧呼哧喘得厉害。阿端婆在家,我也只好乖乖呆在家里。她走到哪儿都要把我叫上。我在家里都快憋死了,闷闷不乐地直生气。我逮着机会就溜出去。我英勇地打架,果断地收拾入侵者,我英姿勃发,浑身是胆,出走的念头蠢蠢欲动。

我的生命中值得自豪的一天来临了!我打了关键的一战,大获全胜,成了全街区的英雄!我几个晚上没回家,把阿端婆急坏了。我和大公猫虎儿干架了,他是我们这个地方的霸王。我几番忍让,他却屡次挑衅。我知道一山容不得二虎,我是他的眼中钉,我们迟早要决一死战的。全街区的猫们都等着我们的这一大战。我们打到几个街区外去,我挂了彩,脑门被生生扯下一块肉来,都快见骨了。那虎儿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脚都快被我咬断了。我威风凛凛凯旋归来,尾巴都翘上天了。惹得全街区最漂亮的女猫花花直向我抛媚眼。可一回家,阿端婆就气喘吁吁地架起我去洗澡,然后磨磨蹭蹭地往我的伤口上药水,把我抹得象花旦似的,我英雄气短,气得几天吃不下饭。我得走,再不走,我就不是猫!

我真走了,可走不远,因为我放不下阿端婆。她天天唤我回家,把我的碗盆敲得叮铛响,一天几次。我其实就在不远处,我看得一清二楚。晚上天寒风大,她的衣裾,她的散乱的发在风中落寞地飘荡着,每叫唤一声,她就呆呆地拿着我的饭碗,往风吹来的方向望呀望,等呀等,满怀希望。许久许久,她才缓缓往屋里走,将进屋了,又不死心,最后向外望了一眼。我看见她的眼神了,我看见了别离,从她的眼里直钻入我的心底。我看见了吉吉,我看见了妈妈,看得我都要落泪了。

我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阿端婆给我端来了热腾腾的鱼粥。她摸索着我的头,缓缓地,沉默良久。

“吃吧,咪,再陪陪我。我不会再管你管多久的。”

我吃惊地抬头看了看她,我想揣摩着她的眼神。她却转身走了。我吃不下了。

阿端婆没捱过冬。她的心脏一直不好,突然之间,就过世了。她临终时深深地凝视着我,对我说:“咪呀,自己要好好过!”

我好几天没缓过神来。我就趴在阿端婆的房间里。孤零零地、一动不动、不吃也不喝。阿端婆没了,再也没有人会给我做热呼呼的鱼粥了,再也没有人会在天冷时为我留一个暖窝了,再也没有人会在我生病时喂我药了。我呜呜哀号,我流不出泪,我的眼泪全落在了心里。

阿端婆的儿子回来了,他要领我去新家。他摸着我的头说:“咪咪,跟我走吧,你的阿端婆没了,你呆在这儿干嘛呢,你要饿死的。她临死还放不下你呢。跟我走吧。”说完,他就一把抱起我。

我挣扎着跑开了。

第二天,他又来了。我远远地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他看也不看我,一屁股坐下了:

“傻咪咪呀,阿端婆不会回来了,跟我走吧。你不走,我安不了心呀,你的阿端婆快死了还念叨着你呢,要你好好过。我不把你领回去,阿端婆在天上都要骂我呢。”

我犹豫了。

“咪,走吧,你不走,我心里…… 难过呢。你阿端婆说走就走,我从没好好陪过她…… 唉,挣钱有什么用呢,妈都没了…… 现在想让妈用,妈都用不上了……

一声叹息,沉得连我的心也直往下坠。我的呼吸重了,挪了挪身子。

他又向我伸出手,我没躲闪。他抱我到新家。在新家呆了几天,我窝在新窝里,动也不动,郁郁寡欢,闷闷不乐。我形容枯槁,行若游魂。我的心中有个梦,是我做了太久太久的梦。它骚动着我的灵魂,令我坐卧不安,不得安宁。它是自由!自由!!晚上,我又梦见了阿端婆。她对我说:“咪呀,要好好过!”她摸我的头,她的眼神看透了我的心。

我看懂了她临终的眼神,我豁然开朗。

我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哦,自由!灵魂中最美的精灵!我本是只自由的猫!我不属于任何人!

现在,我也成了一只流浪猫。我和他们一起争食,我和他们一起打斗。我甚至学会了捉麻雀、吃老鼠、啃野草、喝沟水。我和他们一样风餐露宿、随便找个地方就能睡下。病了,吃几株野草药,呕吐几下就好了。我脏兮兮,我丑陋不堪,可我的心是那么的快乐。

我的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了,我的心中充满着太多太多的情感了。人类的爱在我的心中常驻,它就是吉吉。它是阿端婆。我爱人类。但我不是宠物,我不是附属品。我有我自由自在的生活。而我的子孙后代也应是自由的。他们的命运再也不应当被别人主宰,他们再也不应当象我小时候一样被人遗弃,被人毒打。我要教会他们爱和宽容,我要教会他们坚强地生存,让他们自由自在地成长,然后,靠自己去养活自己。

阿端婆永远活着呢,在老屋的每一处角落,在院子里,在屋里,在我的身边,在我的心中。她不时对我说:“要好好过!”

是的,生命是可敬畏,无论是多么卑微的生命。好好过!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