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猪

(选自《偷帽子的人)

(法)让·弗朗索瓦·梅纳 著

倪维中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浓重的秽气熏染着菲拉泰尔的住所,而且,还有很多脏物,他肯定无法忍受了。他平时只呆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每走一步路都会踩上垃圾,污垢粘在脚上,淤泥溅到身上。菲拉泰尔感到恶心,用厌恶的目光看了一眼他的这些同伴:他们正在垃圾堆上打滚,神情快乐,身体肥胖,满意地轻声嗷叫着。

“啊!天生当一头猪,真是太不幸了!”菲拉泰尔心里想。

因为,菲拉泰尔是一头猪。当然,他无疑是一头全国最漂亮最强壮的猪,而且,他还有更大的荣幸:他属于公主养的猪。但是,由于他没有做人,这一切丝毫没有给他带来安慰。确实,他有很高的抱负,杰出的才智,敏锐的感觉,所以不能这样一辈子呆在秽气冲天的猪圈里,即使是王家猪圈也罢,何况,做猪的惟一前景就是有朝一日在王宫厨房里了结一生。因此,一段时间以来,菲拉泰尔经常为自己的命运而无限悲伤。

“你怎么啦,菲拉泰尔?”同伴们看到他的泪水沿着嘴筒流下来,这样问他。

“我很伤心,”菲拉泰尔回答,“为做一头猪而伤心。”

“做一头公主的猪,”别的猪对他说,“而且是一头最强壮的猪,要是再怨天尤人,那可是太不知足了。对我们这类动物来说,没有比你的命运更令人羡慕的了。”

“该死的老天爷没能让我做人,”菲拉泰尔大声说,“否则,我早就成了一个勇敢而聪明的人!”

“嘿,”别的猪说,“随着时间的进展,可以看出做人并不好。懒在温暖的猪圈里,要比走上战场,再被捅上几刀而死去,强得多哩!”

猪们这样谈论着。他们说的并没有全错。梅丽娜公主是约罗多梅克国王的独生女。国王通过不断征战,使王国变得极其强大和富有。他最近已经战死沙场,而公主在领导国家方面,却不能与国王相提并论。

这位温柔而敏感的王位继承人,无法像已享天福的父亲那样统率军队。最近一段时间内,百姓和军队因失去坚强的首领而陷入混乱,如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百姓和军队通常遇到的情形一样。从那时开始,一切都令人感到不安:所有的邻国,那些结怨多年的仇敌,肯定会很快乘虚而入,占领王国。当然,很多高级军官在往日战争中都显得十分勇敢,但是,他们中间没有一人能与国王相比。为了解决王位继承问题,必须将梅丽娜公主嫁出去。然而,没有一个男子愿意向她献殷勤,因为谁都嫌她长得肥胖。确实,她身体丰腴,十分富态,可以说是一位胖公主。她性格温和,感情敏锐而细腻,善于唱歌作诗。她能成为最温柔的妻子,可惜人们无法接受她那圆球般的身体。其实这种见解十分荒谬,因为胖乎乎的女人并非不可爱,人们常常会在丰满的女人中找到最佳伴侣。可是,这里的人却坚持不向她求婚。公主感到烦恼,她眼看王国受到威胁而烦恼,眼看自己没人怜爱而烦恼。

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夜幕降临后好几个小时过去了,猪圈里的猪沉沉入睡后发出了响亮的鼾声。菲拉泰尔呢,他没有睡。是的,他一直睡得不多,这是因为生活的苦恼不能使他很好地休息,他严重失眠已有好长时间了。菲拉泰尔跟往常一样,在思考他的前途。这时候,他听见外面用口哨吹出优美的曲调,同时伴随着一阵奔跑声。他觉得奇怪,把一只眼睛贴到猪圈木门的一条缝隙上,于是很快便看到一匹小马的身影,在稍远的地方蹦跳着。

“嚯啦!”菲拉泰尔高声叫起来。

小马停了下来。

“深更半夜,你在干什么呀?”猪问。

“噢,天哪,”小马说,“我在蹦跳,还在轻轻地吹口哨。对一匹小马来说,这是惯常的做法。可是,你在哪里呀?我怎么看不见你呢?”

“我在猪圈里。”菲拉泰尔说。

“你是一头猪吗?”小马问。

“哎!我为做猪而感到伤心。”

“嗯,不错,”小马轻声说,“我算走运,能碰上一头忧愁的猪。”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在瞎扯呢。我的名字叫特里斯布尔。我是一匹公主的小马,时常从围栏里跑出来,因为散步对我大有好处。“

“你真幸福,特里斯布尔!我呀,名叫菲拉泰尔,我从来没有跨出过这该死的猪圈。”

“不过,那扇门似乎很容易打开!”特里斯布尔说。

小马抬起蹄子,踢开了别住木条的门闩;菲拉泰尔一推门,就惊奇地来到了猪圈外边。

“啊!我现在自由了!”猪叫起来。

“夜色很美好,我们一起去逛逛吧!”特里斯布尔建议说。

他俩出发了。但是,特里斯布尔喜欢快跑,可怜的菲拉泰尔笨手笨脚,行动迟缓,气喘吁吁地跟随着他。小马看到同伴总是拖后腿,感到焦急,便叫他骑在他的背上。为了让猪容易骑坐,小马蹲伏下来。然而,事情并不那么容易,因为菲拉泰尔不知道抓住什么才好,当他的同伴站起来时,猪差点儿掉到地上。特里斯布尔走了几步,坐在马背上的菲拉泰尔摇摇晃晃,勉强保持着平衡。

“喔,喔,”菲拉泰尔叫起来,“别走那么快!”

但是,小马浑身充满激情,没能放慢脚步,相反,越跑越快,猪不得不拼命使劲,尽最大努力伏在马背上。不过,菲拉泰尔的平衡感较强,所以,没用多大工夫,他就习惯新的姿势了。由于他适应迅速,特里斯布尔很快就能随意奔跑,背上的骑士没有感到丝毫不适。

“嗨嗨!你现在骑得跟王国军队的骑士一样灵巧了。”小马说。

“我要是参加王国军队,”菲拉泰尔说,“起码能当将军。”

“将军?”特里斯布尔大笑起来,“谁见过一头猪当将军的?”

仿佛有个醉汉在唱歌,听起来像是一种回声:

 

将军是一头猪,

拉里冬代那,拉里冬冬……

 

特里斯布尔立即停住了脚步。在他前面几米远的地方,一个士兵身披甲胄,腋下掖着头盔,手里拿着一个酒瓶,想尽量站稳自己的身体。这个粗野的军人长着一张可笑的脸,脸色绯红,目光迷茫,头发散乱,把瓶子的口对准嘴唇。世界上最漂亮的酒瓶,能给人的也只有它所装的东西:可是现在,它已经空了!士兵恼怒地将瓶子摔碎在地上,又唱起了他的曲调:

 

将军是一头猪,

拉里冬代那,拉里冬冬……

 

这时候,他看见了菲拉泰尔骑在小马上。他顿时惊呆了,直愣愣地站在那里,仿佛做着立正姿势。

“我的将军……”他结结巴巴地说,然后侧身倒下,横躺在路上。

他倒下后,几乎立刻发出了匀称的鼾声。

特里斯布尔笑起来,扭头对菲拉泰尔说:

“我的将军,恕我冒昧,您的军队溃败了!”

菲拉泰尔跳到地上,走近那名士兵。那人又胖又矮。

“嘿,这副甲胄挺适合我的身材。”猪说。

“你拿甲胄干什么用?”

“我将它披在身上,参加公主的军队。来,帮我把这个醉鬼的披挂扒下来。”

 

那个士兵还在酣睡,菲拉泰尔开始从他身上卸下甲胄。特里斯布尔觉得好玩,也来帮忙。不一会儿,甲胄从士兵身上取了下来,菲拉泰尔将它穿上。做这件事肯定不很容易。由于猪有顽强的毅力,加上特里斯布尔的协助,他终于滑进了那副甲胄里,当他再戴上士兵的那顶头盔后,他真的活像一名准备打仗的战士了。谁也猜想不到,这副威武戎装下掩盖的,竟然是一头猪!特里斯布尔看着这乔装改扮的模样,发出一声赞叹的嘶鸣。

“从今以后,”菲拉泰尔宣布说,“我就是公主的一名战士,你是我的坐骑。”

他说着,重新骑上马背,举起挂在甲胄上的长剑,做出刺杀假想敌人的姿态。

“出击!”特里斯布尔喊道。

小马开始奔跑着穿过树林,菲拉泰尔继续大肆攻击无形的敌人。

梅丽娜公主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在王宫宽敞的客厅里来回走着。传来的都是坏消息:有人报告邻国军队正在令人不安地调动,还有人说敌军已经逼近边境。所有情况都表明,一场大规模进攻迫在眉睫。梅丽娜神色忧郁,凝望着这金碧辉煌的大厅,她的对面,国王约罗多梅克的画像似乎正严厉地注视着她。啊!如果不当公主,她就不用那样操心了,可是,法律迫使她当王国的首领,不管她如何厌恶这一对她极不相称的职务。

 

首次进犯在第二天发生。两千名武装人员突然侵入西部省份。敌军首领是冷酷的泰索鲁斯四世,他是已故国王约罗多梅克的死敌。公主的军队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杀戮和抢劫就已经开始。入侵者攻势凌厉,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大兵们肆无忌惮地劫掠村庄,很多房屋被烧毁,滚滚黑烟升向天空;马匹到处乱窜,践踏庄稼;新酿成的酒从打破的酒桶里潮水般地往外流淌;粮仓被捣毁,储备的粮食雪崩似地撒到地上。为了躲避杀戮,人们四处乱跑,但是,很多人还是倒在刀口下。武器的撞击声盖过了恐怖的叫喊声。

公主的军队很快上前迎战。第一次交锋后,敌军的推进明显放慢了。但是,泰索鲁斯四世巧妙地部署兵力,对王国军队形成包围态势。王国军队首次战败而退却,在强大的敌军压力下惊惶失措。啊,要是约罗多梅克国王还是他们的领袖,他的战术肯定会很快克敌制胜。遗憾的是,公主的战士没有了这样的首领。

“前进!”有人喊起来。

这是一个普通士兵,骑在一匹年轻的马上,穿着王国军队的甲胄。

“前进!”这个士兵又喊起来,“袭击左翼!”他独自向着敌人冲上去。

“他疯了!”一名副官说。

但是,这名士兵举剑向前,已经抵达敌人的防线。他用剑尖和剑刃刺劈,毫不留情地砍倒了一批最凶猛的敌人。公主的队伍看到他如此英勇杀敌,重新振足了士气,在军官带领下再次发起冲锋。敌军对这一反击猝不及防,被迫后撤。交战中,王国军队很快占了上风。实际上,是这位勇敢的士兵带领战友,冲到敌人布防薄弱的地方,进行激烈的肉搏战,歼灭了大量敌人。他始终是胜利者。敌人退却了,甚至在很短时间内完全溃散了。

可是,泰索鲁斯四世不肯罢休,他在一支强大军队的簇拥下,重新投入战斗,经过一次大胆突击,收复了一些失地。当他忽然遇上这个凶猛厮杀的无畏士兵时,他准备拼命一搏。泰索鲁斯四世举剑向前,朝他猛刺过去。士兵向旁边一闪,躲开了他那致命的一击。泰索鲁斯四世又回过头来进攻,交锋极其激烈,两把剑差点儿迸断,两匹马直立起来。两名战士不断拼杀,刀光剑影眼花缭乱。泰索鲁斯比对手高大强壮,但是士兵敏捷机灵,弥补了体力的不足。战斗紧张激烈,延续了很长时间,谁也无法占据优势。突然,士兵的剑旋转着呼啸作响,发出铁器碰撞的猛烈响声,泰索鲁斯顿时动弹不得,仿佛僵化了。人人屏住呼吸,战场上鸦雀无声。接着,泰索鲁斯四世的剑从手上缓缓掉下来,他的脑袋滚落到满是鲜血和尘埃的地上。这个仇敌的身躯先是摇晃一阵,好像还拿不定主意,然后沉重地倒在地上,躺在被砍下的头颅旁边。只有那匹马还站立着,没看主人一眼。沉寂了几秒种后,王国军队发出胜利的呼喊,而敌军队伍因首领被杀而吓得纷纷溃退。人们将得胜的士兵团团围住,把他举起来,欢呼胜利,军官们向他弯腰鞠躬。

梅丽娜公主在王宫里灰心丧气,等待着惨败的消息。她想到自己也许会当俘虏,而整个王国将落入敌人手里。然而,不一会儿,一名信使急速进入王宫,来向公主报告胜利的消息。他叙述一名普通士兵如何鼓励王国军队的士气,杀死可怕的泰索鲁斯四世,从而战胜了对手。

消息传遍了整座城市,人们上街奔走相告,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到处响彻着手摇弦琴声。街头艺人玩着杂耍,跳着舞蹈,进入大广场。人群排着长长的队伍,在笑声和歌声中,跳起法兰多拉舞。得胜的大军凯旋后,欢乐气氛更加热烈了。欢庆活动持续了三天三夜。最后,由于大家需要睡觉,才不得不结束了这场举国欢庆。

 

庆祝活动达到高潮时,梅丽娜公主把这名英勇的士兵召到了王宫里。

“你叫什么名字?”公主问他,“你立了功,想要什么奖赏?”

“我叫菲拉泰尔。”士兵回答,“胜利就是给我的奖赏,这已经足够了。”

站在公主面前的,确实就是菲拉泰尔。是他这个勇敢的战士,把国家从凶恶的泰索鲁斯四世手中拯救出来。他与朋友特里斯布尔一起,从他们相识的第二天起就开始习武。他的坚强意志,促使他在很短时间内,成功地将自己变成一名机敏勇敢的军人。

“可是,你为什么一直戴着头盔呀?”公主好奇地问。

菲拉泰尔为了不让人认出他是猪,不得不一直用盔甲掩盖自己。

“这是因为,殿下,”菲拉泰尔回答,“您要是看到我的脸,就会感到害怕。”

“你拯救了王国,我还是想看看你的长相。”

尽管公主再三要求,菲拉泰尔始终拒绝摘下头盔。

“你觉得自己很丑吗?”公主问。

“不光是丑的问题。”猪叹了一口气,说。

“哎!我呀,也长得丑。然而,我把脸露了出来。”

“您?也长得丑吗?”菲拉泰尔惊叫起来。

“我长得很丑,所以从来没有人向我求婚……”

 

公主的脸上现出伤感的神色。

“但愿我能有一位像您这样的妻子!”菲拉泰尔高声说。

“那你同意娶我啦?好吧,露出你的脸来,不管多么难看,我将成为你的妻子。”梅丽娜应允道。

“哎呀,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呢?”公主感到奇怪。

于是,菲拉泰尔慢慢抬起双臂,摘下了头盔。这就是他的全部回答。公主睁大双眼,往后倒退了一步。菲拉泰尔低下了脑袋。

“一头猪!”梅丽娜轻声说。

“是的,一头猪,从您的猪圈里逃出来的。”菲拉泰尔承认道。

公主看着猪。猪的眼神里充满着无限悲哀。公主被深深地打动了。

“确实,”沉默一会儿后,她说,“你是一头猪。但是,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英勇无畏。既然我已经作了应允,我就嫁给你,尽管你是一头猪。”

她于是向菲拉泰尔走去,在他嘴筒上亲了一下。

 

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王国:梅丽娜公主将要嫁给一头猪!王宫的参事们茫然不知所措。是的,这头猪拯救了王国,可是出于这一原因,他要娶公主为妻,而且要成为国王……!然而,宪法中没有任何条款禁止公主与菲拉泰尔结合,也没有说明当国王的非得是人不可。

老百姓对这一消息评论不一。男人们想到要服从一头猪,显得很不乐意;女人们对此倒不觉得什么,她们中的大多数实际上不已嫁给了猪吗?嘿,她们的丈夫也许长着人的模样,但是他们的性情和举止与猪很难区分。

这桩婚姻宣布后,引起了各种争论。虽然如此,婚礼还是在几天后举行。民事和宗教当局承认了他们的结合。菲拉泰尔极为幸运,由此当上了国王。他任命特里斯布尔为宫廷首席参事。这一晋升又引起一些骚动,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从今以后王国是被一头猪统治,为什么不能接受一匹马加入内阁呢?

不过,往后并没有人对此予以抱怨,因为,自从菲拉泰尔当了国王,特里斯布尔主管日常事务后,国家太平无事,进入一个兴旺发达的新时代,这是人们几星期前所不敢想象的。另外,菲拉泰尔也显出是个好丈夫,对待妻子温柔而殷勤,梅丽娜公主对丈夫感到十分满意。

可惜,王国中其他家庭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大部分男人出于他们的天性,不能理解菲拉泰尔在精明、智慧和情感方面,都比他们强,他们沉溺于那些肮脏的勾当,习惯于粗暴地对待妻子,认为这样才能赢得国王的宠爱。不幸的是,这种误解曾经长期滞留在人们的头脑里。直到今天,我们中间很多人甚至不需要被猪统治,就会自觉地像猪圈里的猪那样行事。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3出版世界幽默儿童文学丛书·偷帽子的人 责任编辑: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