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获2005冰心图书新作奖)

沈习武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沈习武,197410月生。业余主要从事童话、动物小说和脚本创作,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故事作文》《少年儿童故事报》《世界儿童》《童话王国》《童话世界》《中外童话故事》《中外童话画刊》《故事大王》《小学生故事与作文》等报刊发表童话、动物小说等作品三百多篇。作品《白鼬》曾获2003年首届中日友好儿童文学奖,《盒子》获2005年冰心图书新作奖。《猎狼》在《儿童文学》2005年小说擂台赛中,读者投票排名第七。魔幻童话系列三本,将于2007年元月出版。

在奶奶那上了锁的小皮箱里,有一个用细绸子一层一层细心地包上的雕着花的桐木盒子,那是奶奶的宝贝。每当夜深人静,别人都睡着时,奶奶就会悄悄地打开箱子,像托着雏鸡般地把桐木盒子托在手心,轻轻地抚摸着。这时奶奶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漾满了如痴如醉的笑容,双手把桐木盒暖暖地贴在胸前,周身被幸福细细地滋润着。

和许多孩子一样,我总是好奇地追问奶奶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奶奶总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柔声说:“等你结婚那天我会告诉你的,并且连盒子送给你呢!”于是我一天天盼着长大,盼着能揭开盒子的秘密。

今天,是我和彩荣的大喜日子。奶奶果然打开了上了锁的箱子,很细心地很轻柔地揭开一层层细绸,把桐木盒子庄重地放在桌上,对所有感到好奇的人说:“今天,我要你们看个究竟。”

在一双双探询的按捺不住的目光中,盒子被打开了,可是令所有人诧异的是:盒子是空的。“怎么会是空的?奶奶,你宝贝似地珍藏一个空盒子干什么?”我怎么也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怎么是空的?盒子是你爷爷亲手做的,这里曾经装着一颗——”奶奶讲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有听过的故事:

 

卓玛

还是在女巫时代,在一片林子里生活着一个部落,部落里的人勇敢、善良、和睦、团结,在他们的酋长的带领下过着安宁的生活。可是在离这一片林子不远的地方还住着一个邪恶的女巫,看到部落日渐强盛,她那颗邪恶的心也日渐膨胀。她一次又一次地到部落里来捣乱,都被团结一致的部民打败。女巫恼羞成怒,她发誓要将部落连同整片林子一同沉入地下。

酋长预感到灾难即将发生,并且无法阻止部落的沉沦。他把部落中所有的人召在一起,寻找一个意志坚定,并且把部落的安危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的人,只有这个人将来才能破除女巫的魔咒,拯救整个部落。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十七岁的少女卓玛身上。卓玛是部落中一个勇士的女儿,部落中所有的人都曾得到过她的帮助和照料,只有她是意志最坚定并且把部落的安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酋长虔诚地攥住卓玛的手:“当部落即将沉沦时,我们所有人会用毕生的力量帮助你离开部落,不被掩埋在地下,但是你将遭受到更大的灾难。记住,不论经受了怎样的磨难,只要你不忘记部落,以及深埋地下的部民对你的期盼,总有一天你能破除女巫的魔咒,让部落重回地面。”

酋长的预感成为了现实,女巫挥动魔杖部落连同林子一同沉入了地下。在地面即将合上的瞬间,卓玛被抛了上来。女巫没有放过她,把她变成了一尊雕像立在悬崖边。卓玛虽然被变为了石像,可是她的心依然牢记着部民的期待。

风吹过,雨打过,雷劈过,电击过……岩石风化了,石像掉下山涧变成了一堆碎块,可是卓玛的心没有破碎。在暴雨的冲击下,在石块的碰撞打磨下,在流水的清洗下……卓玛的心变得越来越光滑透亮,渐渐地变得像一枚大纽扣,上面还有一个小孔。卓玛的心被冲进了大海。

 

小雅

一阵海浪把被打磨成坠子状的卓玛的心涌上了岸滩。这时一个叫黑子的渔夫背着网刚要出海,一眼看到卓玛的心惊叫起来:“玉石坠子,多漂亮啊!我要把它送给小雅,小雅一定会喜欢的!”黑子慌忙丢下网,把卓玛的心捡起来在胸口擦拭干净,还在脸上贴了贴,这才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衣兜里。

黑子出海打鱼,累了躺在船上休息时,便掏出坠子轻轻地抚摸着,仔细地端详着,心里便想起了小雅,一抹红晕悄悄地爬上了面颊,黑子觉得心跳得更快了。黑子把坠子紧紧地贴在胸口,让温热的胸膛温暖着卓玛冰凉的心。

在一次弯腰拉网时,一不小心卓玛的心掉进了海里。黑子网绳一抛当即跳了下去,直到天快黑时才摸上来。“我再也不会弄丢你了,你应该属于小雅。”黑子从衣服上抽一根线,咬破指头染成红色,把卓玛的心穿在线上。

当月亮爬上山尖尖时,渔村在海风的吹拂下沉沉地睡去,只有海浪边轻吻着沙滩边唱着古老的摇篮曲。那个叫小雅的有着一对大大眼睛的年轻姑娘和黑子并排坐在一块礁石上,他们被月光照耀着。

“小雅,这个坠子送给你。”黑子双手捧着坠子。

“给我戴上。”小雅调皮地半闭着眼,脸蛋红红的。当坠子垂到胸前,被小雅紧紧地攥住。

不久,他们结婚了。黑子白天出海,只有晚上才回来。有时天气恶劣时,得到大半夜才疲倦而归。看不见黑子时,小雅便拿出坠子轻轻地摩娑着。“黑子。”小雅幸福地说。

晶莹透亮的坠子渐渐融入了一些红色,就像一缕淡淡的红霞挂在雪山的顶峰。

可是有一天,黑子出海再也没有回来。小雅便整日整夜地坐在海边,双手紧紧地攥着坠子,喃喃地说着:“黑子,你在哪?我在等你……”只有海浪在低低地劝说。

小雅有了孩子,她不再把坠子挂在胸前,她把坠子缝在贴身的衣兜里。小雅每天傍晚都要到海边,满心希望黑子一下子能从某条船上突然冒出来,可是每一次她收获的都是失望。在每一个夜晚,当海风突然把门吹开,小雅都会一骨碌爬起来:“你回来了,饭还热着呢!”回答她的是海风的呜咽。

“也许他被困在某个荒无人烟的海岛。”小雅找遍了附近的所有荒岛,甚至那些连长年出海的老渔夫也没去过的荒岛也找过了,可是都没有黑子的消息。

“他会回来的,我相信他会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小雅说。

坠子比以前显得更红了,用手轻轻地托着仿佛它还在跳动。

孩子长大了,结婚了,又有了孩子,小雅也老了。每天傍晚和儿子一起到海边散步,现在换成了孙子。一个黄昏,孙子海龙瞪着珠子一般的眼睛问:“奶奶,爷爷会回来吗?”“他一定会回来的,我在等他呢。”小雅摸着海龙的脑袋,皱纹里溢满了笑。

小雅八十多岁了,有一次坐在海边眺望远方时,她轻轻地抽出身上的缝住衣兜的线,取出坠子放在海龙的手心:“海龙,我快要去找你爷爷了,这是你奶奶最心爱的东西,你留着。”不久,小雅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三、海龙

坠子变得白里透红,那红色像血液在流动。

海龙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当孩子们吵吵嚷嚷地要听故事时,海龙便拿出坠子讲了爷爷和奶奶的故事,每一次孩子们都忍不住流下了热泪。“是这个坠子吗?”小儿子三三把坠子在唇边吻了吻,“它是热的,里面还在跳动呢!”海龙点了点头,粗糙的大手摸着孩子们的头顶。

“坠子——”孩子们心里热潮涌动。

一个阳光妩媚的早晨,海龙带着三三到海中的一个荒岛上捡鸟蛋。海风徐徐吹来,太阳像一个被剥去皮的大柿子,毛茸茸的红得可爱。海龙给三三讲无数次海上历险的经历。

当船快要靠近荒岛时,忽然小船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险些被掀翻。三三一下子摔倒在船边,脚泡进了水里。海面上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尾巴。“鲨鱼!”海龙一惊。没容他多想,一颗硕大的脑袋从水里钻上来,雪白发亮的牙齿咬向了三三。海龙慌忙把三三拽回船内,“喀嚓——”鲨鱼咬下了一块船舷。当鲨鱼再次撞向木船时,海龙举起木桨狠狠砸向鲨鱼的脑袋。“嘭!”鲨鱼的脑袋沉入水底,海龙加速划桨向小岛靠近。

鲨鱼在不停地撞击着,海龙不停地还击着。

就在离小岛还有十多米时,小船被撞翻了,海龙和三三同时落入水里。那个三角形的尾巴在海面上搅了一下,海龙看见两排锋利的牙齿咬向三三。“三三!快,朝岸上游!”海龙一把拽过三三把三三推向岸边,自己挡在鲨鱼的面前。一阵锥心的疼痛,海龙挣扎了一下没入了水中……

“爸爸——”三三的哭泣显得孱弱而无力。

大海开始退潮,在他们落水的地方,三三找到了从海龙身上掉下来的坠子。

“爸爸——”三三把坠子紧紧地捂在胸前。

坠子上的红色更浓了,像一股红流在里面滚动。三三听到里面发出低沉而有力的心跳声:“咚——咚——咚——”

 

一个陌生的旅客

坠子在轻轻地跳动,如同一只冬眠的小兽。

坠子成了三三的最爱,每时每刻都挂在胸前,让它随着自己的心脏一起跳动。三三离开了大海,和一些年轻人结伴穿越沙漠去做生意,路途中他们又遇上了一些结伴而行的商人。

骆驼一只接着一只,有节奏的驼铃声清脆而激昂,而满地的黄沙就像铺了一地碎金,刺痛了过客的眼。大家一路说讲谈笑,朝着沙漠的腹地走去。

灾难不知不觉地降临了,沙暴突然扑天盖地卷来,巨大沙丘在移动,粒粒黄沙在风中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三三虽然竭力想抓住骆驼,还是让风吹了起来,在风中滚动着失去了知觉。

夕阳快要沉到沙子下面时,三三醒了过来,他的一条腿断了。他口渴难忍,摸了摸身上竟然还有一羊皮袋子的水。

“水——水——”附近的一个小伙子爬起来,步履蹒跚地跑过来,咂着嘴,眼巴巴地看着三三。

三三拿水的手僵住了,他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小伙子,又看了看水,突然把水递了过去:“省点喝,活着出去。”

“那你——”小伙子愣住了,并没有接三三手中的羊皮袋。

“我腿断了,估计不能活着出去了。”

“我背你。”

“那咱俩都得死在这里,你要是活着出去,再带人来找我。”三三咬着干裂的嘴唇,把羊皮袋子硬塞进小伙子的手中,“这个也给你,如果我死了你留着吧,它在动,好像是活的,不要让它埋在沙子里……”想了想三三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坠子,在嘴边亲了亲才递给陌生的小伙子。

“我一定要带人来把你救出去!”小伙子流着泪走了。他走出了沙漠,可是等他带人找到三三时,三三已经死了。

坠子,小伙子像珍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珍爱着它。

 

关于奶奶

坠子变得亮闪闪的,跳动声清晰而有力,里面的红色在上下翻滚,好像是喷涌的血液。

“那个小伙子便是你们的爷爷,在我们的新婚之夜,他拿出这个桐木盒,说:‘这里面是一颗坠子,我把它看得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要把它送给你,让我这颗心永远和你在一起。’”奶奶说,“当我打开盒子时,那坠子变得血红血红。这时一束奇迹的光彩从坠子中射了出来,一个美丽的姑娘出现在我们面前。在我们不知所措时,她告诉我们她就是卓玛,是我们大家的爱使她复活。”

“卓玛呢?”我打岔。

“她去拯救她的部落了,于是我们只有了这个空盒子,其实我想它也并不是空的。”奶奶有点像哲人。

“现在你们说盒子是空的吗?”奶奶看着我们每一个人。

“不,这盒子里装满了坠子曾留下的爱。”我说。

“我把它送给你们,希望你们也把自己的那部分装进去,好好地珍藏着。”奶奶抬头对每一个参加婚礼的人说,“希望你们也能有这样一个盒子,留给你们的子孙。”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