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磁石岩

(《重返梦幻岛》第十章)

  杰尔拉丁·麦考琳/著  任溶溶/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他在浪尖上掠过去,到小卷毛在海上挣扎的地方,将一把仙粉撒在他湿淋淋的鬈发上,抓住他的橄榄球服领子,把他从水里拉了上来。

那毛毛人只吃蛋。他生吃,吃蛋壳里的蛋白蛋黄,更经常是连壳整个儿吞下去。浮岛上的动物中有蜥蜴、蛇和乌龟,它们产下软软的橡皮壳蛋,毛毛经常带着几个,藏在他长毛口袋的长毛衬里里面。它们总给他带来一股明显的气味,或者在他的衣服里,或者在他的呼吸里。

他在船上显得极其有用,他烧饭,看天气,列举罗盘方位,擦铜器。他让那些印第安人把他们的毯子给彼得·潘同盟中的孩子们缝成温暖的大衣。他善于打纸牌,打绳结,讲最恐怖的海盗故事。他把船钟的钟锤拿掉,这样晚上打值班钟(还是照常值班),就不会惊扰大家了。午睡时间他让大家上吊床睡觉,摇到他们睡着为止。不管白天黑夜,毛毛他本人似乎从来不睡觉。

对于彼得·潘,他更是服侍得无微不至,给他擦皮靴,给他打扫房舱,甚至替他梳头发,因此它一天比一天长一点,黑一点。说这样的话真好玩———这是不消说的:“给我把这个拿来,毛毛!给我做那件事,毛毛!快一点!”

这位十分出色的毛毛建议把“斯塔基号”火轮船甩掉,可它是彼得·潘的第一样战利品,他要把它保留着。这时火轮船已经分开了,于是他们用钢链把它拖在后面,斯塔基船长和他那些船员被关在水手舱里,由野兽看守着。几个浮岛在海雾中起伏,有时候看得见,有时候压根儿给忘了。

“你打算把你那些敌人怎么办,彼得?”温迪问他,“如果你不准备甩掉他们,我就该给他们煮点茶。”

“我要把他们卖作奴隶,或者砍了烤来吃!”没有人相信他的话,可是他说得很坚决。反正他从铁钩船长的水手箱底层找到了三角帽和长到大腿的靴子,戴上和穿上了后神气得不得了,似乎就应该说话像海盗,样子像海盗。

他偶尔也脱掉那件红大衣。比方说,他脱掉它跳船潜到水里去跟箭鱼决斗,赢得它们的剑,这样他的伙伴就不会没有武器而束手就擒了。

他又拧下狗鱼嘴里的骨头喂小狗。他的坏脾气一下子好像在大海里给冲走,变得快快活活的。

所有的银皮吃光,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可争吵的。说过的不客气话擦不掉,不过已经折叠得非常小,可以插进口袋不当回事。

彼得摊开藏宝图给大家看,大家围在一起研究这张梦幻岛地图。陆地始自外滩、紫沼地、苦痛迷宫、象坟、口渴沙漠……有一大片空白地带标着“无名地带”。它的中心是梦幻峰,画着一些云朵环绕峰巅,可是在这“无名地带”里,所有的路和河流都中断了。没有地标,什么都没有。

“等我们到那里时,由我们来标出。”彼得·潘说。

“同时找出梦幻河的源头!”

“发现新的动物!”

“取回些岩石样本!”

“同时可以给那些山和湖取名啊,先生们,”毛毛放下下午茶,建议说。

那些探险孩子对这个主意太着迷了,甚至地方还没有发现,就开始这么干。

“第一座大山是我的!”

“约翰·达林瀑布!”

“小不点儿海湾!”

“双胞胎兄弟峰!”

“恕我直言,先生们,”毛毛呼噜呼噜说,同时举起那件红大衣,让彼得·潘把他两条手臂伸进袖子,“这块地带标成无名地带是错了的。我听你们说的那位天狗船长……”

“是铁钩船长,”彼得·潘说,“詹姆斯铁钩船长。”

  “对不起。这位铁钩船长藏他那箱宝贝时,一定到过那里。那它不是应该叫做‘铁钩船长地带’吗?”

“是彼得·潘地带!”那个独一无二的孩子叫道,还用他那支松鸦羽毛笔在整个梦幻岛上画了个圈,“它是我的!宝藏也是我的!”红墨水溅到小不点儿的睡衣衬衫上。

一下子静下来,静得叫人难受。“我们的!我想船长的意思是说‘我们的’,”温迪说,“不是吗,彼得?”

彼得拉拉他脖子上的领带,咳嗽起来。他的脸有点红。“给我斟杯印度壮胆茶,”他吩咐说,“斯塔基那海盗船的脏烟弄得我反胃。”

“是一个什么合适的字眼儿能让事情做到圆满呢?”小嘟嘟想也不想就说。可是彼得·潘很凶地瞪着她———“粗面粉!大黄!木薯!管它那字眼儿是什么!”———她马上跑去煮茶。

茶始终没有斟成功。正当小嘟嘟侧转茶壶的时候,“快活彼得号”一下子震动,摇晃起来。现在火轮船开始反过来拖着它走,尽管它的驾驶室里没有人,锅炉里没有火,烟囱上没有烟。

其实“斯塔基号”火轮船也被拖着走———不是被另一艘船拖着走,而是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操纵着。它拖着“快活彼得号”朝北走,倒着身子,把帆船拖在后面,帆船上的船帆里朝外。孩子们只能抓住那些固定装置,乱猜一气:

“是那些美人鱼!”

“是鲸鱼!”

“是仙子恶作剧!”

那毛毛人灵活地紧跟着大家下楼,用肩膀顶开大家跑进彼得·潘的房舱,冲到海图桌上。他在海图上找线索,他的毛茸茸的脏袖口在羊皮纸上留下一圈痕迹。接着他指着一个地方,那上面标着:“危险地带!”

“是大磁石岩!”他说,“它在把船吸过去!”

“是魔法吗?”小不点儿说。

“是磁力。”毛毛说。

很快他们就从黄铜望远镜看到那座大磁石岩———一座含铁的红岩石,样子像教堂尖塔。火轮船的铁船身向它飘得越来越快,像是飞蛾扑火。两艘船之间的铁链绷得太紧,解也解不开。

“熊崽子,过来!”重新响起马戏团主人的那个声音,又响又尖,充满权威性。那些熊走到船边,印第安小人在甲板上挤在一起又哭又叫,挣扎着穿软木救生衣。现在用不着望远镜看了。大磁石岩在前方出现了,它周围海水翻腾。船身在岩石上狠狠擦过,粘在船身上的贝壳动物都给擦掉了。彼得·潘同盟中的孩子紧紧抓住船栏杆———只除了小卷毛,他从桅杆顶上的瞭望台给抛到了下面大海里。

“快扔测速绳!”彼得·潘大叫,大家只是茫然地看着他,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有毛毛一个人奔到船尾,把一根上面打着结的绳子扔下去给沉溺在船后翻滚水流里的小卷毛,小卷毛抓住绳子,一路给拖着,鞋头在他身下的尖利岩石上磨坏了。

“斯塔基号”火轮船撞出铜箍从电车上落下来的那种声音。帆船被它拖着走,到了岩石周围的旋转急流中,一下子被抛得那么高,两艘船之间那根铁拖链像圣诞树上那种纸链一样断掉了。

“现在我们可以自由漂流了!”约翰说。

“‘快活彼得号’是木头船!只有金属才会被磁力吸引!”“快乐彼得号”的确是艘木头船,那么,有磁力的大磁石岩凭什么能威胁它呢?

可他们很快就明白了。

  船的龙骨那些肋骨和脊椎骨都是用钉子起来的,龙骨上的木板,上面的桅杆,也要用钉子钉上,钉子是铁的,好,龙骨上的钉子、木板上的钉子、桅杆上的钉子一下子全让磁力给拔了出来。就像蜜蜂的刺从皮肤上给吸出来一样,每一枚钉子都从木船上给吸出来,好,一艘漂亮的木船就此散了架。

“它完蛋了!”毛毛跪下来叫道,他又是害怕,又是伤心!

“飞吧!”彼得·潘叫道。约翰拿起装有小萤火仙粉的大礼帽。彼得·潘同盟中那些孩子赶紧把手伸进去。可是要仙粉起作用能飞,他们还得想些快活念头,但这时候要想快活念头太难了———桅杆在倒下,一根!两根……船身像橘子皮那样摊开来。

“想想宝藏!”彼得·潘叫道。大家于是一门心思去想梦幻峰,最后一个一个笨拙地飘上空中。

而彼得·潘呢,当然,他像夏天的燕子一样飞来飞去。他在浪尖上掠过去,到小卷毛在海上挣扎的地方,将一把仙粉撒在他湿淋淋的鬈发上,抓住他的橄榄球服领子,把他从水里拉了上来。小卷毛(小狗蜷伏在他的口袋里)太高兴不会淹死了,这个快活念头让他高高飞起来,飞到大磁石岩上空去跟其他人会合在一起。

在他们底下,“快活彼得号”沉没了,剩下木板在水上漂浮。毛毛的高个子在那里,平衡着身子,轻快地从一块木板跳到另一块木板,从木桶跳到原木上。最后他趴到一个冒出水面的水手箱上。由于白浪翻滚,水沫从大磁石撞出来,他穿着长毛大衣的身体湿透了———像一簇水草盘在那个滚动颠簸的水手箱盖上。毛毛是个大人,他当然不会飞。

这时候,温迪猛想起一个人,一下子哭起来。小萤火由于太贪吃大葱给锁起来了,他跟船一起沉了下去!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重返梦幻岛》 责任编辑:李学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