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红大衣

(《重返梦幻岛》章)

  杰尔拉丁·麦考琳/著  任溶溶/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箱子里还有一件红缎子长大衣,箱子角上像蛇一样盘着一条白领带。彼得·潘把大衣穿上,在船舱里那面闪亮的镜子前照来照去。

“看啊,一艘帆船!”他高声大叫着,兴奋得脚都离了地。

从翻滚的黄色浓烟中,真的出来了一艘帆船。船头那长长尖尖的斜桁像是一把决斗者的剑———“来吧,准备看剑!”在这斜桁后面,一艘历尽艰险的双桅帆船宽大的黑船头正冲破黑油油的波浪,发出噼噼啪啪的闷声,听得出是松松垮垮的黑船帆和随风飘动的断缆索。船底轻轻地擦着小石子和沙子,整艘船震动起来,为了竟有陆地挡路而大生其气。“快活罗杰号”在雾中漂航,离开了大海,漂到岸上来了。它如今搁浅在这里,昂起了船头,讥笑那些细浪在它周围噼噼啪啪的波动,叫人讨厌!

“我认得这艘船!”彼得·潘说。其实大家都认得。甚至连不识字的人,哪怕读不出船头上的船名,也看得出桅杆顶上垂下来的那面海盗旗———一个骷髅头下面两根骨头交叉。

“这是他的船!”小不点儿屏着气低声说。

他们等着隆隆开大炮。他们等着听到甲板上大叫:“停住,水手们!”可是这搁浅了的船上寂静无声,只有木头在呻吟:搁浅了!搁浅了!

不用说,肯定是彼得·潘第一个上船,他攀着船底粘着的甲壳动物和炮眼爬上去,并叫其他人跟上。“你们怕什么?铁钩船长已经死了,翘辫子了,不是吗?吃他的那条鳄鱼就在那边!”

小嘟嘟和小不点儿跟上了,可小一些的男孩都缩在后面,想起他们曾经怎样给囚禁在这船上———赶上桅杆———罚走跳板。尽管他们后面森林大火在熊熊燃烧,呼吸到的只有浓烟。温迪只好用激将法骗他们动身,她跟着彼得·潘爬上船,一边爬一边唱船上的劳动号子。

她忍住不说,哪怕是对自己,在甲板上走,攀登升降口扶梯,打开舱门朝里面看这些事有多么可怕。偶尔会有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忽然从呛人的雾中出现,大叫一声,伸手去拔宝剑。接着雾散开一点,只见小卷毛,或者约翰,或者小不点儿伸长了脖子望着,吓得发抖,因为他们刚看到了那影影绰绰的人影。小卷毛撞到大炮摔倒,小不点儿撞在了船钟上,它像丧钟那样响起来。等到浓烟暂时散开,月光照下来,桅杆看上去那么高,你甚至可以拿着灭烛器爬上去熄灭天上的星星。

一切看上去和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晚上一样,当时彼得·潘和凶恶的海盗头子铁钩船长进行生死决斗,看该谁留下温迪做妈妈。在那以后,蜘蛛在船轮之间织上了网。炮弹锈在炮弹架上。老鼠生了小老鼠,把它们养大,老了,退休住到乡下去了。海鸥的粪曾让船帆变成白色,雨水冲洗它们,它们重新又变回黑色。上层的甲板已经有二十年没有绳底鞋子和长统靴踏上去过。前甲板再没响起过歌声,水手长叫人上船的长哨子也没有吹响过。“快活罗杰号”这艘幽灵似的船就这样一直漂在阴森可怕的海洋上。

可是对于需要逃离海岸无家可归的探险的孩子们来说———天晚了,他们正急着找个地方过夜,他们求救的愿望竟然实现了。吊床仍旧挂在舱壁之间。饼干桶里有硬饼干,酒桶里有圣诞布丁,水桶里有新鲜雨水。床脚柜有靴子,还有一些旅行皮包,上面的标签写着斯米、斯塔基、切科、朱克斯……

“你想海盗能够活多久呢?”小卷毛问道。

 

温迪一面让水手舱通风,一面想着要做的事。她让孩子们睡到吊床上,给他们塞好被子,让他们荡一会儿。

海图室里有海图、信号旗、油布雨衣、望远镜和罗盘。还有一把水壶和可可粉。一些小桶里装着白色的粉末,可能是面粉———也可能是滑石粉。

还有一个水手箱。

箱盖上写着“铁钩船长”,箱子打开来像个柜子,有些抽屉,里面放着袜子、花边硬领和奖章。有一个黄铜望远镜重得像支枪。还有个铜仪器,上面有滑槽、刻度和凸出的小球,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箱子里还有一件红缎子长大衣,箱子角上像蛇一样盘着一条白领带或者领巾。彼得·潘把大衣穿上,在船舱里那面闪亮的镜子前照来照去,欣赏自己的神气样子,然后把望远镜放进口袋,从主桅杆爬到瞭望台上。他把领带像鞭子那样抽响,仰起了头大声喔喔叫,叫得连天上的星星都闪烁起来。“喔喔喔喔!我要做彼得·潘船长,在七大洋航行!”他这么大喊大叫,把后桅上蹲着的一只信天翁也给吓走了。

回到甲板上,温迪得帮他打上领带,他的脖子上还从来没有打过大人的领带。“我相信你不会找到七大洋,只能找到五大洋。”她一面打领带一面说。彼得·潘把双手插到那件红大衣深深的口袋里。大衣衬里有好些洞,银币很容易会滑到这些洞里去。这一定是铁钩船长第二件最好的大衣。一定是的!最好的一件和它的主人一起落到鳄鱼的喉咙里去了。“站着别动来动去。”温迪严厉地说,因为为绅士打领带既要时间,也要技巧。

可是彼得·潘在口袋里除了洞还找到点别的东西。他的手指摸到了一团软软的羊皮纸。“瞧!瞧我找到什么了!”他大叫着把这团羊皮纸在头顶上挥舞,“一张藏宝图!铁钩船长把他的宝贝就藏在那里!”

奶油色的羊皮纸上画着森林和山冈、灯塔和大山。一点不假,在一座最高的大山上有个像老师生气时打的黑色大?菖。这个?菖下面写着:“梦幻峰”。

“转动绞盘起锚,上桅杆!”彼得·潘大叫,“清理甲板做好准备!”他会说出这样的水手行话,如果感到吓一跳,他可不表露出来。

  每个舱口都伸出头来。“什么?为什么?我们上哪里去啊?”

“对,”温迪心烦意乱地说,“我们上哪里去啊?大火以后有那么多清理工作要做。”

“我们去探险,去发现!”彼得·潘大叫,“我们去找宝藏!”

“找宝藏!”大家跟着叫,“去找宝藏!”穿越未经探测的大海,环绕海岛,重新在不知名的地方上岸———沿着梦幻岛没人走过的小路,走进没人到过的土地,在无法想像的危险中———去找宝藏!除了这个想法,除了这个计划,一切都在彼得·潘那些伙伴们心中全消失了。

连大海也感到了这种激情———去找宝藏,因为它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冲进海湾。海潮来得比平时急。它把“快活罗杰号”重新托起,让它转了个身,船头对着大海———预备走吧!彼得·潘那些忠实的船员上了帆索,希望从那里可以看到水平线。从烈火熊熊燃烧的森林吹来的火星在他们头上盘旋,掠过船帆。可是转眼间,他们已经离开这个群龙海湾,驶进了黑夜。等到他们出了港口,海水扑面,连船都好像受到这伟大事业的感染,半夜里船钟就敲响八下。

它周围杳无人踪。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重返梦幻岛》 责任编辑:李学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