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首届“新世纪公民” 儿童文学联合会征文佳作奖)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老夯、歪头、新娘子,被称为四大旋风屁。

旋风屁是我们牛屎凹镇子上窝囊人的话,意思是说,我们哥四个清一色没成色的秧秧,好吃懒做说瞎话,一辈子不会有出息。因此镇子上的人都不拿正眼瞧我们,看见我们老远鼻子里哧哧如老驴打喷嚏,那样子好像我们屙屎屙到他家柴垛上不让他烤馍吃。最为恼人的是,镇子上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逮住我们必要呵斥一通,哪怕我们正儿八经走道,你那影子也是歪的。咳,人混到这份上,咋也不是好。再说对老年人又不能顶嘴,只有等他们唠叨累了,你才能挪步开溜儿,你说这事窝囊不?

真是,你们烦俺,俺看你们也不顺眼呢。于是,我们四个制定了十六字令:人言我哑,人走我进,人来我溜,人多我避。哪儿人少往哪走,专捡僻静地方钻。

这天,我们哥四个背着割草篮子又来到老北地凹子里的牛屎湖畔,牛屎湖畔有个老大的杨树林子。我们喜欢这地方,这地方清静,想做啥就做啥,全不用担心村人的白眼。我们头枕草篮子,斜卧在大杨树下,望着蓝天白云,听着鸟儿的合鸣,舒舒坦坦地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半晌,等到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西天正飞满片片红霞。我们揉着眼睛坐起来,背好篮子准备回家。就在起身要走时,突然被面前的一幅奇异情景惊呆了:杨树林子深处平白无故冒出一片青砖红瓦房的小院落。林子里什么时候搬来一户人家?早上我们来时还没有呢。

我们来到小院大门外,透过门缝朝院里望,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穿着干干净净蓝布衫的老婆婆正端着一簸箕谷子在院里喂鸡,那鸡和庄上的鸡都不同,不仅个头大,而且一个个身披五彩鲜艳的羽毛,花花绿绿挤满一院子,争食时咯咯叫着,声音十分响亮。

我们很纳闷,正准备敲门打探个究竟,却听到老婆婆咿咿呀呀地唱道:

                     金鸡银鸡一片

                     一个比一个好看

                     我喂你们谷子小米

快快给我下金蛋银蛋

——

老婆婆唱着歌,花鸡都歪头来听,等老婆婆唱完了,都掀起屁股,噗、噗、噗,下起蛋来,那蛋又大又圆,闪闪发光,不一会儿就金黄灿亮地拉了满满一地。老婆婆笑眯两眼,赶紧弯腰拾起来,装在一个铺满了稻草的大竹筐里。这时一个个子特别大的花母鸡摇着身子走过来 ,用爪子把金蛋拢拢就卧了上去。老婆婆转身给大花母鸡端来一大盆谷子,一碗清水。大花母鸡大口大口啄着米粒,喝着清水,等它把谷子吃完,清水喝干,咯咯嗒嗒叫着站起身来,筐里的金蛋已变成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星星,光彩纷呈,耀眼刺目,照得整个院子一片辉煌。然后,大花母鸡将翅膀朝筐里猛一扇,那星星就如同节日燃放的烟火礼花般乍然飞向天空。

天已经黑了,我们望着满天密密麻麻的繁星,目瞪口呆。

这时,院子里一阵汪汪汪叫,一条大黑狗隔着门缝吼起来,我们吓得一哆嗦,赶紧拔腿而逃。

                      

    这事真够蹊跷的。一路上我们走着说着,百思不得其解,但我们突然想起来,何不弄个金蛋来,金蛋换的钱,少说可买一棵画书、一盒腊笔、一盒小刀、一盒口哨、四把砸火枪……反正老婆婆金蛋多的是,也不在乎少一个。

    可是怎么弄呢?那院子里有大黑狗。

    还是歪头有主意,他把头一歪就是一个点子。歪头把点子给我们一说,他们乐得直拍手。

    第二天,我们找来一个大竹筛,一大早赶到北地凹子里。我们选个地方把筛子用棍撑起来,棍子上拴个细绳,远远扯到杨树林子里,接着掏出从家里偷来的谷粒,从筛子底下一直撒到老婆婆的院墙外,又隔墙撒到院子里,然后就远远躲到大杨树后边等金鸡上钩了。

    果然不一会儿,从院于墙头上飞出来一只全身火红发亮的大冠子金鸡,红金鸡歪着头盯着地上的米粒儿,一路啄着,头也不抬地朝筛子走过来。

    金鸡啄到筛子旁边,探头探脑地往筛子底下瞅起来,大概它吃饱了,这会儿想睡个好觉,正巧筛子底下有片阴凉,便钻进去,在阴凉处卧下,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我们一拉绳儿,金鸡牢牢被罩在了筛子里。

    我们围着筛子,学着老婆婆对金鸡唱起来:

                       金鸡银鸡一片

                       一个比一个好看

                       我喂你们谷子小米

快快给我下金蛋银蛋

——

我们把歌唱了好几遍,金鸡一点也不理我们,歪着头在那儿生闷气。我们只好又接着唱,大概把它唱烦了,它也明白,不下个金蛋我们绝不会放过它的,才不情愿地掀起屁股,噗!射出一个金蛋来。

我们放了金鸡,捡起金蛋,高兴得又蹦又跳。

但,接着麻烦就来了。我们得了金蛋却没处卖。我们打听了所有来镇子上收废铜烂铁的小贩,我们给小贩说有金蛋要卖给他,小贩连眼都懒得瞟一下,一脸不屑地说:“浑话,金鸡下金蛋,没听说过,秧秧还想哄大人……快滚吧!”

    没办法,我们决计进城去卖,城里人见多识广,说不定还能给个大价钱。

    但没有进城之前,还有个保管金蛋的麻烦事。大伙都想保管,谁对谁又都不放心,大伙只好商定,轮流保管,每人保管一天,天亮交给下一个。至于谁第一个保管,由剪子包布锤来决定。结果我赢了,可老夯硬说是他赢了。请歪头和新娘子评理,歪头和和新娘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硬是明明地说瞎话,一齐点头哈腰说是老夯赢了。他俩都怕老夯,老夯拳头硬,谁不服他他揍谁。没办法,我只好把金蛋交给了老夯。

    第二天天没亮,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把我惊醒。院子外老夯直着嗓子喊我,我提着裤子去开门,老夯一把把我拽到一边,急忙从怀里掏出金蛋塞到我手里,慌里慌张的样子好像金蛋烫手似的,交给我就躲过了大难一场。我又仔细瞅瞅老夯的脸,只见平时他那副蛮横不讲理的面孔,今日里却布满惊恐,紧锁着的眉毛下一双小眼睛迷迷糊糊夹着浓黄的眼屎。这小子肯定一夜没睡好。

我也不管他,我把金蛋收起装进裤兜里,老夯如释重负地赶紧溜了。

                        

    晚上,我总静不下心来,老夯那个模样总使我有些疑神疑鬼。一家人全睡熟时,我便把金蛋取出来凑在灯火下仔细端详。

屋子里顿时金光四射,整个墙壁像贴了一层金箔,地面上像铺了一层金纸,连顶棚上也像撒满了金星。

又破又矮的土屋成了金銮殿,这真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我真弄不透老夯怕的啥?

    我正得意,突然见金蛋啪地一响,蛋壳自己裂成两瓣,从蛋壳里钻出个蛋黄般大小的小娃娃。小娃娃穿红衣着绿裤,头戴鸡冠帽,精精神神像个武台上打擂台的小生。小娃娃伸伸腰踢踢腿,仰脸打个哈欠,一眨眼长成磨锥般大小,然后就坐在蛋壳上,朝我呲牙咧嘴做鬼脸。

     我看他那副滑稽模样几,就笑了,我问他:“你叫啥名字?”

     娃娃张开米粒儿大的小红嘴,声若银铃唱道:

                     我叫杨老黑

                     家住牛屎凹

                     十字路口东

拐弯是俺家

——

    “咦!你咋晓得我的名字?”

    这事真怪了。我瞪眼瞅着小娃娃,觉得很好玩。

    “我啥都晓得!啥都晓得!”,

    娃娃说。然后又拍手摇头唱道:

                    我叫杨老黑

                    家住牛屎四

                    一肚坏水儿

                    最爱说瞎话

                    偷爷玉烟嘴

                  换个炸麻花

                    偷爷铜蜡台

换本小人画

——

“你,你,你说啥……!”我头皮都麻了,这都是我干的坏事儿,他咋都晓得。

“我啥都晓得!啥都晓得!”小娃娃又拍手又摇头,声音越来越响亮,一个院子都听得见。

我急忙上前把他捉住,死死捂在手心里,要知道,爹为了玉烟嘴的事气得又摔椅子又打板凳,一睡半月,为了铜蜡台的事跳着脚在街筒里吼三天,扬言逮住了偷东西的那小子一定拧折了他的狗腿。

我心惊肉跳,生怕他跑了,狠狠把手攥紧,身后却又传来一阵哈哈声:

                     我叫杨老黑

家住牛屎凹

——

    我松手一瞧,手心里早空了,掉头在屋里找,小娃娃坐在一个墙洞里。我顺手抄起一个小碗准准把墙洞扣住,心想,除非你有穿墙入地的本领,不然今个儿你就老老实实呆着罢。可是,小娃娃又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在我鼻梁子上骑起马来。

娃娃的声音惊醒了爹,爹从隔壁不耐烦地训斥道:“你小子半夜说甚胡话,不老老实实睡觉。”好在爹以为我在发癔症,总算躲过了一顿拳脚。

    我不能再耽误了,他急中生智脱掉小褂捞鱼般把小娃娃捂住,连蛋壳一起塞进一个罐子里,抱着罐子就奔出村外,钻进了古角叔的看瓜庵子。

    这一夜我真不知是怎么捱过的。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冷冷地吹着凉风,渐渐沥沥的小雨淋透了茅庵,弄得阿皮浑身湿湿的不说,漆黑黑的夜幕里还不时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号声,这号声不知是人是鬼,反正我觉得是冲着我来的,我真怕恶鬼突然闯进茅庵来。无可奈何,不得不低三下四向金蛋求情:“行行好吧,行行好吧……”

    可是,也真怪,这娃娃好像也给恶鬼吓着了,任你怎么叫,他也不吭声,死死憋在蛋壳里不再出来。

我还是不敢回家,只好哆哆嗦嗦地等到天明。

                       

     天一亮,我便飞快地奔回村子。

     我先找到老夯,然后一起找到歪头。我心有余悸地拿出金蛋要交给他。

     歪头不接,他瞧着我,心有疑虑地问:“你干吗这么看我?”

    “这金蛋可好玩呢,会唱歌跳舞……”

  “不对吧。”歪头半信半疑,狡黠地一笑,手摆得像蒲扇,就是不接。

     没法子,我只好向他实话实说,老夯也倒出了他那一晚上受的惊吓。我们求歪头。快快出个点子,把金蛋打发了。

歪头是镇子秧秧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别看他小头小嘴小鼻子小眼睛,可就是点子多,牛屎凹秧秧中谁遇到难事无不求他帮忙。我去年就求过他一回。那天放学路上,我光顾追赶毛驴闹着玩,把语文课本弄丢了,求他想办法。他出主意让我偷走爷爷的玉烟嘴卖给货郎,再重买本新课本。结果我弄来了钱,却无处买书,后来歪头就又大方地把自己的课本卖给我,可是,等我把书拿回家翻开一看,书本上还端端正正地写着我的名字。

    歪头眨巴着两只老鼠眼,眨巴了足足一袋烟工夫,然后,把嘴凑到我和老夯的耳朵边上说:“把金蛋交给新娘子。”

    这真是个好主意,我和老夯一听差点没乐死,新娘子老向爹告我们的状,今儿也让他尝尝厉害。

    新娘子是我们秧秧中的“女人”,新娘子堂堂正正一个男子汉,却长得像个小妮,鸭蛋脸,柳叶眉,圆杏眼,鼻子底下可正可巧地生一个花生仁大的小嘴。可能是嘴小的缘故,小时候他吃奶塞不进奶头,他娘只得一点点用嘴喂他,吃不进东西,少不了体质弱,因此,他和我们相比显得又瘦又小,一副大风就能刮倒的样子,所以胆子也最小。

    我们把金蛋交给新娘子,我们光等着看笑话了。

    没想到天刚合黑儿,新娘子就撑不住了,新娘子魂飞魄散地跑到我家,骇得上牙打下牙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

   “他都说了你哪些坏事?”我一阵得意。

   “他、他、他、他说我偷穿小妮子的花褂子。”

     我看他脸红一阵白一阵,裤裆一片水湿。

     我知道玩笑开得过火了,赶紧和他一起去找老夯、歪头。

     歪头再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子。

     我们决定把金蛋扔到北地凹子的牛屎河里去。

                           

     我们急急忙忙正往北地凹子赶,那金蛋突然蹦出来,一眨眼变出四个小娃娃,像四只小青蛙似的在他们身上乱爬着,嘻嘻哈哈叫着我们四个人的名字吵吵闹闹。

    我们一看不妙,慌忙去捕捉,小娃娃们便腾空飞起,在我们周身上下翻飞着,怎么也躲不开,并且那叫声越来越大,咋咋唬唬老远老远都听得见。

    我们不知如何是好,赶紧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正在这时,忽听一阵汪汪汪声,大黑狗突然从暗里窜出,直向我们扑过来。

    幸亏老婆婆赶到了,老婆婆先喝住大黑狗,接着又向娃娃们一招手,娃娃们马上乖乖变成一个金蛋落在了她的手掌心里。

    我们一看,赶紧向她认错,求救。

    老婆婆看看我们一个个丢魂失魄的模样,愣住了,奇怪地问:“你们这是怎么啦?”

    我们急忙告状说:“全是那妖魔金蛋,尽捉弄人。”并求她好好整治整治这个坏蛋。

    没想到,老婆婆听后反而乐了,她笑眯眯地说:“这金蛋就是你们自个儿呀。”说罢,老婆婆手几一扬,那金蛋便霎时化作四颗光彩夺目的星星,倏然飞上了蓝天。

    我们愣愣地看着我们自个儿的星星,一时目瞪口呆,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们回头看老婆婆,老婆婆早已不见了。

    我们再仰头看天空,那四颗星星显得特别亮。  

[作者简介]杨老黑,本名杨永超,19661020日生,安徽省亳州市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协会员,安徽省作协理事。19877月毕业于公安部警校,大学本科学历。同年被分配到阜阳市公安局工作,先后任刑警大队技术员、内勤、侦查员、刑警支队秘书科长等职,200311月调到亳州市公安局工作,任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20043月任蒙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现在亳州市公安局工作。 杨老黑在工作之余酷爱文学创作,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个人文学作品集《少年秦始皇》(长篇小说)、《糟糕市的怪怪事》(童话集)、《猎犬和它的主人》(短篇小说集)、《第八探组》(长篇童话)、《J  J  行动》(长篇小说)、《阿皮乡村奇遇记》(长篇童话)、《明星国奇遇记》(长篇童话)、《野猪出没的山谷》(短篇小说集)等八部。其文学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短篇小说《老人  苍獾   雪》入选《儿童文学19831993优秀作品选》、童话《地丁婆婆》获《儿童文学》杂志创刊三十周年征文佳作奖、童话《星星蛋》荣获首届“新世纪公民”儿童文学联合征文佳作奖、中篇小说《刑警四题》荣获公安部九五金盾文学二等奖、2000年荣获首届《儿童文学》基金奖”、2002度荣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童话《小说打工》入选《中国2001年度最佳童话作品选》。2005中篇侦破推理小说《午夜追魂》在全国第三届侦破推理小说评奖中获最佳悬疑奖、20059月,《第八探组》卡通提纲在“动画盛事”——中央电视台2005年度首届全国动画片题材创意、造型设计征集活动中获得——优秀创意奖。 作品多次被选载。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