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吃个饱(下)

(兔子坡 第十二章)

(美)罗伯特罗素/著 陈诗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威利立刻加入了那些在小麦堆里打滚的表兄弟中,不远处阿那达斯叔公有点儿迷糊地一口一口吃着苜蓿和胡萝卜,波奇专心地享受着一堆养麦,没发现有一根麦秆挂在了耳朵上,把他弄成一副怪相。

    到处都是嘎吱嘎吱的咀嚼声;那家人静静地坐着,男人的烟斗一闪一灭,女士轻抚着耄钝的下颚;红鹿舔食着他的盐糕,唇边满是口水,他喝了口池水,仰起头,大声地嘶叫;威利把皮带松开了一两个孔以后才停了下来,他那毛茸茸的肚子好像一下子惊人地鼓了起来。

    红鹿开始迈看威严的慢步绕着菜园走,他的母鹿和小鹿跟在身后;其它的动物也乖乖地排成队伍,菲伟和灰狐狸肩并肩;波奇和阿那达斯叔公一起;小乔奇走在老爹老妈中间,双臂搂着他们的脖子;雄鸡和他的太大装模作样、摇摇摆摆,羽毛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着金铜色;接着是田鼠一家了,浣熊和袋鼠,灰色和红色的花栗鼠和松鼠;在菜园边上,一起一伏的地面下,鼹鼠和他的三个胖弟弟也在跟着他们前进。

    队伍绕行菜园一周,回到圣人站的小草地上,红鹿又叫了一声,全体开始注意听他讲。

    “我们吃了他们的食物,”红鹿的声音传出,震撼心弦,“我们尝了他们的盐,喝了他们的水,都是上等的食物,”他权威地仰起头,朝向菜园。“从现在起,这里就是禁地,”他用蹄子踏着地,“有谁反对吗?

    没人反对。最后,阿那达斯叔公打破了沉寂:“那些糖蛾怎么办?他们根本不懂规矩和法律。”

    老是慢半拍的鼹鼠这时从地道里钻了出来,把脸转向声音的来处,“我们会巡逻的,”他笑着说,“我和弟弟会日夜到处巡逻,同时也可以觅食呢!刚才这一趟就抓到了六只。”

    动物们结束了他们的晚餐,这时,菲伟和灰狐狸忽然竖起耳朵,原来是听见屋后的葡萄架那儿传来劈啪的声音。“嗨,鼹鼠,”苏法洛尼亚圆润的声音在小山上回响,“来吃啊!”于是,他们便急急忙忙往黑暗里走去了。

    月亮已经落到松林后面,这餐盛宴也已经收拾干净。小动物们吃得饱饱的走下山去,他们带着睡意互道再见,各自回家。老妈两只手上还各拿了一个菜篮,“明天有莴苣豆蔓汤了,从现在开始,天天都有!

    阿那达斯叔公清清喉咙,“如果客房没人住,我倒想回去再住一段时间。”他有点儿困倦地说,”波奇人很好,不过,他的洞大潮湿了。喂,大潮湿了,还有他煮的菜——”

    “当然好啦,阿那达斯叔叔,”老妈笑了,“你的房间还和以前一样,我每天都打扫的。”

    小乔奇高兴地跑着,向老爹喊道:“附近有没有新来的狗啊?

    “据我所知,佳丘路上最近来了两只撒特猎犬,听说很有教养,也很有本事,等你休息几天,精神恢复以后,我们来试试看。”

    “我随时都行,”小乔奇高兴地大笑,“随时!”他跳起来,脚跟拍了三下,向老爹、老妈和阿那达斯叔公叫道:“我很好!

 

    整个夏天,每天晚上圣芳济的架子上都摆满了晚餐,每天清早又打扫干净;每天夜里,红鹿、菲伟和灰狐狸都会为了防备小偷,在附近巡逻;鼹鼠和他的胖弟弟也遵守诺言,在地底下执行着任务。

    整个夏天,老妈和其他主妇都在腌腌渍渍,储备冬天的食粮。又有了笑声、舞影、欢乐与宴会,好日子在小山上重现了。

 

    提姆马克格拉斯大惑不解地浏览着这片丰收的莱园“,提高嗓门儿说:“路易,我真不懂,新来的这家人,菜园不围篱笆,不用鼠夹,不放饵,什么都没有,却没有动物来碰过这些蔬采,一个脚印都没有,连糖蛾都不见了。可是我呢?我有所有的防备:篱笆、鼠夹、毒饵,甚至有几晚还拿着枪守夜,你猜怎么着——胡萝卜全不见了,甜菜也丢了一半,卷心莱被咬了,番茄被踩得稀烂,草地被鼹鼠糟蹋得一塌糊涂。十子路口的胖男人还养了狗,但是他连一棵玉米也没留下,全部的莴苣、大半的芜菁都报销了,我真不明白!一定是因为运气的缘故。”

    “可能,”路易说,“可能是这样——也可能还有什么别的因素。”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5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兔子坡》责任编辑杨敬东 黄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