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麻雀负荆请罪(上)

(科学童话)

(选自《写真童话故事集》,获14届中国图书奖)

郭大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长白燕佳佳的家,住在长白十六峰的悬岸峭壁上。这一天,它飞到岳桦林带喜鹊大婶家做客。本来当夜有很好的月光,正当小长白燕佳佳跟喜鹊大婶在枝头唠着嗑的时候,突然间,一场惊天动地的龙卷风刮进了长白山,小长白燕佳佳被狂风吹到了深山老狱的原始森林里,它竟大难不死,劫后余生,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更让小长白燕佳佳感到幸运的是,在它身负重伤,不能飞翔之际,巧遇在山里挖参的人参老人和人参孩儿红兜肚,他们把它带回三宝村交给了挖菜奶奶,让她精心地为小长白燕佳佳护理疗伤。

挖菜奶奶一生中同人参老人一共生了七男二女。她挖了一辈子山菜,她的九个儿女都是吃山菜长大的,如今孩子们都已成人,而且个个都成了村里的能工巧匠和致富能手,他们各自都独立门户了。老人家的第十个孩子自然就是人参孩儿红兜肚了,他整天跟人参老人跑前跟后,山里山外总也闲不着,身子骨满壮实呢,对他也再不用操什么心了。所以,现在挖菜奶奶有充足的时间来照护小长白燕佳佳了。

挖菜奶奶是个闲不住的人,除了每日上山挖菜喂鸡、喂鸭、喂鹅,还要挑水做饭,侍弄菜园,所以,她不能老坐在炕头上像抱没满月的孩子似的让小长白燕佳佳绑住身子。她找出了过去悠孩子的悠车子,把小长白 燕佳佳放在里面,让它躺在悠车子里休养。这样,小长白燕佳佳能够舒服地躺在悠车里边养伤,挖菜奶奶也能省下许多时间来干别的事情了。挖菜奶奶把悠车洗刷完毕,就把它悬挂在房梁之上,拴好了长绳,用手一推,悠车便在屋内轻快地荡了起来。悠着,悠着,挖菜奶奶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摇篮曲。小长白燕佳佳躺在悠车里,轻轻地荡着,又听挖菜奶奶唱着好听的歌谣,身上的伤口也不觉得那么疼了。

挖菜奶奶在院内菜园子里干活儿的时候,就让小长白燕佳佳一个人在悠车里躺着。她一边在菜园子里摘黄瓜,掐豆角儿,一边往屋子里望,很怕这只小长白燕被什么猫儿狗儿偷走。她老是放心不下,摘完菜,又忙着跑回屋里,去看她这个第十一个孩子。她看小长白燕佳佳睡着了,又悠了一下悠车,就到厨房里去做饭。她做饭的时候,还回好几趟屋,去看小长白燕睡得好不好。你看这个挖菜奶奶,她自己这一辈子生了那么多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地都把他们拉扯大了,身边没有小孩,又把人参孩子红兜肚当成了心肝宝贝,现在又把小长白燕佳佳当做金蛋蛋,时刻挂在心上了。你说,这个老太太是不是一个孩子迷?她对小孩子老是喜欢个不够,爱个不够!

饭做好了,挖菜奶奶又回到屋里去看小长白燕佳佳。见它醒了,挖菜奶奶把摘菜时在菜园子里逮的虫子喂给它吃,怕它渴了,又喂水给它喝。吃喝完了,怕它寂寞,她又在摇篮旁给它讲故事,为小长白燕消愁解闷。

屋檐上的老麻雀把挖菜奶奶这样细心地照料小长白燕佳佳一清二楚地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它对人类做事这样不公平是很有想法的。可不是嘛,燕子和麻雀同样都是鸟儿,可是,人类对麻雀总是冷眼相待。一些淘气的孩子动不动就掏麻雀的窝,摔麻雀的蛋,有一段时间人类还把麻雀称为“四害”之一,动员全社会的人到处喊打麻雀,大有聚而歼灭之势。现在,麻雀头上“四害”的帽子被摘掉了,但人们对麻雀还总是存在戒心的。就连田里的稻草人也用手中的破布条子驱赶着麻雀,不许它们跟稻谷靠近。哪像他们对燕子那么亲近呢?挖菜奶奶一家人对小长白燕的照顾,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呢?老麻雀对这件事说啥也想不通。于是,它把自己的一肚子怨气都转嫁到小长白燕佳佳身上了。老麻雀站在窗棂上阴阳怪气地对躺在悠车里的小长白燕佳佳说:“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燕子到底有什么高贵的地方呢?人类把你们像老祖宗一样供奉起来,而对我们这些麻雀却一直充满着敌意!”

悠车里的小长白燕佳佳面对老麻雀的提问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它慢声慢气地回敬道:“您说的这番话,我一点都不懂,我在山上的时候,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说你高贵,你还真的神气起来了!我告诉你,这块地盘归我老麻雀说了算!你这只外来的鸟儿算老几?还敢跟老子顶嘴!”老麻雀在威胁着小长白燕。

刚刚从野外飞回来的家燕还没有进窝,看到了老麻雀在这样欺负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它对老麻雀说:“你对人类有意见,去找人类提去呀!你对人家远方来的客人发牢骚有什么用处?”

“我老麻雀就是这个脾气,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管它什么客人不客人!”老麻雀讲话一向强词夺理,何况它对它的仇家家燕就更不客气了。它一赌气就离开挖菜奶奶的家。

其实,燕子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麻雀的事,只是由于它们的生活习性有所不同,所以,互相之间才产生了矛盾和差异,久而久之,它们之间就有了隔膜,进而相互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紧张了。

当燕子从遥远的南方飞回来的时候,就给人类带来了春天的歌声,同时也开始了它们辛勤的劳动。它们那美丽的身影给春天增添了异彩,它们辛勤地捕捉害虫,给农民带来了益处。而捣蛋鬼老麻雀却一个劲儿地打着坏主意,它不是在屋檐上吵个没完,就是领着它的孩子到农民播过的地里去扒种子,害得农民们还得补种。老麻雀在挖菜奶奶家丢掉了窝,成了流浪汉,就又趁着夏天多雨,带着小麻雀们折腾了几个晚上,把挖菜奶奶的屋檐掏了个大洞。结果屋檐漏雨,弄脏了挖菜奶奶家的花被和衣裳。老麻雀就成了人人喊找的角色了。

在人类社会中,老麻雀也有一个朋友,那就是爱捅燕子窝的仇小宝。

老麻雀带着满肚子委屈飞遍了三宝村的大街小巷、村里村外的沟沟坎坎,也没有见到仇小宝的影子。它飞着,飞着,终于在鸭绿江边的果树园子里找到了游手好闲的仇小宝。老麻雀见了仇小宝,没有对他述说心中的委屈,而是先给他讲了一条新闻。老麻雀对仇小宝说:“七十多岁的挖菜奶奶又添了一个老儿子。你说这事新鲜不新鲜?”仇小宝没听懂它的话,就问老麻雀:“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呢?七十多岁的老太婆还会生什么孩子!”

老麻雀说:“是这么一回事,你没听说人参老人从山里带回来一只小长白燕吗?这个小长白燕不是被人参老人和挖菜奶奶这老两口收做第十一个孩子了吗?所以,我才说七十多岁的老太婆又添了一个老儿了。”

仇小宝并不是心眼很笨的人,他知道老麻雀的话里有话,它一定又有求于他了。于是,他先发制人地对老麻雀说:“你今天这么急三火四地找我,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干点什么事儿?有话你就明说好了,何必转弯抹角的呢? ”

老麻雀知道仇小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它只好把自己的心思直截了当地对仇小宝说了:“我一看到挖菜奶奶对小长白燕照看得那么周到、热心,我的心里就难受。方才我在小长白燕面前说了几句心里话,还受到了它的抢白,那只家燕也把我训了一顿,挖菜奶奶对我更没有好心情。我对他们这伙人的一个鼻子眼儿出气,实在咽不下去,所以,我才想到了你这个好朋友,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能替我主持公道!”

“那么你想让我干什么呢?”仇小宝问老麻雀。

老麻雀可怜巴巴地说:“你家有那么多的钱,能不能用钱把这只小长白燕从挖菜奶奶家收买过来,咱们再给它点颜色看!”

仇小宝说:“我想你就是拿出一座金山来,挖菜奶奶也不会把小长白燕卖给咱们的。你不知道早些年人参老人得了一车银子都分给了穷哥们了吗?他们家的人可不把钱当祖宗!”

“买不出来,咱们就把它偷出来!让它尝尝咱们的厉害!”看样子老麻雀要对小长白燕下黑手了。

“那么,你想怎样把它偷出来呢?”仇小宝问。

老麻雀一点都不客气,它眨了眨眼,竟脱口而出了:“除了您仇小宝,在你们村子里,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帮忙了。”

仇小宝听了,连连摆手说:“我好几年都不敢登挖菜奶奶家的门坎了。我偷过她家的园子,捅过她家的燕子窝。当时,她家的老儿子差点没把我的腿打断了。后来,她家的人一见到我的影子,就撵我滚蛋。

其实,仇小宝干的这些坏事,都是老麻雀出的主意,仇小宝干这些事儿时,老麻雀还在一旁为他站岗放哨。它心里对这些事情清清楚楚,所以,它不好再深说了。于是,老麻雀犯愁了,它低着头蹲在那里一声不吭。

仇小宝琢磨了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对老麻雀说:“还是你们的鸟类之间比较容易接近一些,不像我这么大个孩子目标大,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你的意思,是让我把它骗出来?”老麻雀问。

仇小宝说:“你单个儿干不成,可以多找几只鸟嘛,人多势众,它那么一只小燕子能有多大力量? 何况它身上还有伤,现在又不能飞。”

“你这不是让我们去把它劫持出来吗?这在鸟类社会也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呀!”老麻雀对这件事还不敢下最后的决心。

仇小宝见老麻雀有些胆怯就给它打气说:“先不要在名词上做文章了,我看只要能达到咱们的目的,就得不择手段了。”

“看样子,还得我豁出老脸再干一把了。”老麻雀狠了狠心说。

仇小宝又给它加油:“就得劳驾您老人家亲自出马了。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我相信您一定会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不过,您这次去,得先向它说些好听的话,最好用什么高招儿把它骗出来,实在劝不动了,才能动硬的。”

老麻雀点着头说:“强攻不如智取,我们是得动动脑筋,才能动手呀!”

仇小宝见时机成熟,就高声地对老麻雀叫道:

“只要您老麻雀劫持成功,我仇小列宁主义愿意接收小长白燕这个难民!”

这一天,老麻雀找到了几只身强力壮的大麻雀,经过它一番精心打扮,它们个个都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一只只美丽的小燕子。它们仍然抓住挖菜奶奶上山的机会,唱着歌,飞到了挖菜奶奶家的窗前。

熟睡中的小长白燕被一阵歌声惊醒。当它睁开眼睛向窗外看望时,才看见几只燕子模样的鸟儿向它飞过来了。这几只鸟儿飞到了它的身边,一只像麻雀又像燕子的老鸟先开口了:“小长白燕兄弟呀,听说你来这儿都好几天了,我们今天才来看你,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失礼了,失礼了!今天,我们弟兄几个,第一是来向你表示欢迎;第二是来请你到我们家去做客、养伤。我们那里的条件很优越,定会让你住上最漂亮舒适的燕子窝,吃上可口的燕子粥,天天还有小燕给你唱歌,肯定让你安心养伤,早点恢复健康,然后我们还可以送你回长白山。”

“我在这里过得很好。现在我想,除了挖菜奶奶的家,我哪儿也不想去。再说,既然你们让我到燕子家去做客,也得让我跟挖菜奶奶打个招呼再去呀!”小长白燕佳佳已经看出来这几只不伦不类的鸟儿,对它是不怀好意的,就故意用上边这些话跟它们打岔,它的心情很平静。

装作燕子的老麻雀又对小长白燕说:“你是不是怕自己的身子暂时不能动,给别人添麻烦?这个事儿你就不用多想了,我们人多,可以抬着你走。再说咱们燕子不都是一家人吗?为了落难的弟兄,大家辛苦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见小长白燕不吱声,这只老鸟又接着说:“我看你还是先到我们那儿住下来再说吧,至于挖菜奶奶那里,她老人家对咱们燕子是没说的,她那里的事情,我们回头会跟她打招呼的。这个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何况,你在我们那儿只是住上个三天两日的,等你住够了,我们还要把你送回挖菜奶奶的家里来的。”这老家伙越说好听的,小长白燕佳佳的心里就霸占觉得别扭。它越看掳觉得这帮鸟儿像一伙强盗。但是,它并不感到害怕,它小长白燕佳佳是受过磨难的一只鸟儿,它在那场旋风中大难不死,这么几只怪鸟不会把它怎么样的,所以,它在它们面前显得不卑不亢,很有些临危不惧的气概。

这只老鸟见软招子不好使,就要动硬的了,它对它的手下人下命令说:“我看它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只好动手了,有些话等回到家再跟它说吧!”

这样,这伙歹徒马悠车围了起来,七手八脚地去拉小长白燕佳佳。

这时,那只家燕刚好叼食儿回巢,它发现了这情形,立即叫来了一群燕子,飞进屋中同麻雀争斗起来。屋子里展开了一场燕雀大战。

在西房山烟囱底下打接应的仇小宝等了半天,也不见老麻雀它们出来,有些等不及了,就从就从烟囱底下溜到窗前。看到了屋子里燕雀争斗的情景,他真想从窗户跳进屋里去,亲手把小长白燕抓走。可是,就在这时他向院外张望了一下,一眼就发现了挖菜奶奶的身影,他立刻转身溜回了西房山,狠命地吹响了哨子,向老麻雀发出了警告,然后,翻过墙头逃跑了。

屋子里的老麻雀见燕子们人多势众,它们几个抵挡不了,又听到了仇小宝发来的暗号,觉得势头不对,也都纷纷撕去了伪装,向窗外逃之夭夭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