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节选三)   

 (选自小鹿斑比》)

 [奥地利] 费利克斯·萨尔腾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草地上,那些诱人的柔荑花序已经久违了。不过,眼下它正在泛绿;那些灌木和树木上,也已长出嫩芽。

斑比站在一棵榛树前,将他那新长出来的鹿角在朝树干上碰撞。这是件十分令人高兴的事;他这样做是完全有必要的,因为他的头上和鹿茸上还包着一层嫩嫩的皮。在他朝榛树碰撞的时候,头上的那些嫩皮便自然纷纷剥落下来了。斑比觉得他头上的角比树干还要坚硬,这种感觉给他增添了自傲感。

“您马上就会精疲力竭的……”这时,一个离他很近的爽朗的声音说道。

斑比仰头朝上望去,只见小松鼠坐在上面,他正友好地注视着自己。

在他们上方有人在大声笑着:“哈——哈!”

斑比和小松鼠几乎吓了一跳。不过,那是只啄木鸟,他正坐在旁边一棵橡树上;这时他朝树下喊道:“对不起……我一看到您做这样的事,就情不自禁地要笑。”

“为什么?”斑比问。

“这事儿您一开始就完全做错了,”啄木鸟说,“您应该挑选粗壮的树木,因为细小的榛树是搞不出什么名堂的。”

“要搞出什么名堂?”斑比不解地问。

“甲壳虫呀……”啄木鸟笑道,“甲壳虫啦,幼虫啦……您瞧,应该这样干!”说着,啄木鸟用他那尖尖的嘴巴嗒、嗒、嗒地敲击起树干来。

这时候小松鼠叫了起来:“这位王子并不是在寻找甲壳虫和幼虫……”

“为什么不?”啄木鸟轻松愉快地问,“它们的味道可是好极了。”

啄木鸟这时正好咬住了一只甲壳虫,把它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又啄起树干来。

“这您就不懂了,”小松鼠叫道,“像这样有教养的先生追求的完全是另一种东西,一种非常高的目标……您就别再出洋相了吧……”

“我才不在乎什么高目标呢,”啄木鸟说,然后飞走了。

小松鼠嗖的一下从树上蹿了下来。

“您不认识我了吗?”他问,显出一副快活不已的样子。

“我想,我是认识您的,”斑比友好地回答说,“您是住在上面的……”

小松鼠喜滋滋地注视着斑比。“您一定是把我同我的祖母搞错了。我的祖母当初是住在这上面,那时您还是一个孩子呢,斑比王子。她经常向我说起您来着。是的……可是后来她被黄鼠狼杀害了……这是在冬天……您想起来了没有?”

“可不是么。”斑比点头道,“这事我听说过。”

“祖母去世以后,我的父亲就搬到这儿来住了,”小松鼠说。他直起身子,瞪着两只惊异的眼睛,将两只前爪放在白乎乎的胸脯上。“可是……也许您把我同我的父亲搞混了……您认识我的父亲吗?”

“很遗憾,”斑比说,“我不认识他。”

“我父亲总是闷闷不乐的,显得十分胆小。他一般不同别人交往。”

“他现在呢?”斑比探询道。

“唉,”小松鼠叹息道,“一个月以前,猫头鹰把他捕获了。现在就我一个住在这上面。”

斑比想继续朝前走去,他迈开了脚步。

“您等一下,”小松鼠见他要走,连忙叫道,“我还有别的话要对您说。”

斑比站住了。“您还想说什么?”他耐着性子问。

“是啊……我想说什么呢?”小松鼠思索着。“对了!现在我知道了,”他絮絮地接着说道,“我是想说,您头上的角美极了。”

“您看见了吗?”斑比高兴地说。

“真的美极了!”小松鼠叫道,一边热情洋溢地将两只前爪朝自己雪白的胸脯前按了一下。“看见了,这么高!非常漂亮!这么长,角尖亮亮的!真是少见!”

“真的吗?”斑比问,他变得十分兴奋。

小松鼠仍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别的鹿在您这个年龄可没有这么棒的鹿角。去年夏天,您还是那么一点点小呐。”

“再见,”斑比说,然后跑掉了。他不喜欢别人提他去年的事;对他来说,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最主要的是,自从母亲失踪以后,他感到非常孤独;这个冬天持续的时间也好像特别长;春天却姗姗来迟,很晚了大地才开始泛绿。幸亏有内特拉太太照顾着他;内特拉太太在各方面总是尽量帮助他。尽管如此,他仍经常独自一人呆着。戈博到处都找遍了,可怜的戈博,他八成儿死了。这一阵斑比心里老想着他。法丽纳也难得见到了,她总是同她母亲在一起,胆子非常小。时光渐渐流逝而去,当天气终于变暖时,斑比才从萎靡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为自己头上长出的角感到自傲。可是没多久他又心灰意懒了,因为别的头上长有角的鹿一看见他就会驱赶他;他们不允许他靠近某个姑娘,所以总是欺负他。他现在害怕在他们面前出现,老是躲着他们,走起路来悄没声儿的,尽量压底声音。他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他非常想看到法丽纳或者别的一个什么女性朋友,即便偶尔看到或者从远处看到她们,他也会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冲动,这种冲动在不可抗拒地驱使他朝她们走去。可是,他一旦靠近她们,那些有角的鹿就会打他。罗诺和卡洛斯对他的态度也很不友好。不错,这不再是当初那美好的时光了。

刚才,小松鼠还傻里傻气地向他提起那档子事,难怪他突然火气一下子从心里冒了起来,转身跑开了。斑比气呼呼地从灌木丛里走过时,惊动了山雀,他们纷纷飞了起来,互相打听道:“这是怎么回事,谁得罪他了?”这话斑比没有听见。几听喜鹊激动地说:“出什么事了吗?”松鸦狡黠地叫道:“发生什么事了?”斑比根本没去注意他们。黄鹂这时唱道:“早晨好……我是……多么……快乐!”斑比对此也毫不理会。突然,有一个东西发出哒哒哒的声响,而且就在他脚跟前。原来是雅纳洛,那只野鸡,他受了惊动,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岂有此理!”他用他那粗里粗气的嗓门叫道。斑比站住了,并朝他打量着。“这简直太无情了……”他边上一个细声细气的嗓音又说道,这是雅纳丽纳,那只野鸡的妻子。只见她坐在地上,看样子她正在孵蛋。“我丈夫吓得可不轻,”她很不高兴地接着说,“我也是的。不过我是丝毫都不能挪动的……”

斑比有点儿难为情了。“对……对不起,”他吞吞吐吐地说。

野鸡太太说:“哦,没关系!我丈夫和我,我们太激动了。您多包涵……”

斑比心想:“这也没什么可包涵的,还是赶紧走吧。”于是他接着往前走去,这下他心里平静多了。森林里到处是鸟儿唧唧喳喳欢唱的声音。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大地上,树叶和青草散发出芳香。斑比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一股年轻的力量;他用脚蹄子使劲敲击着地面,使泥土哗哗地四溅。两只正在睡觉的鼹鼠被惊醒了,他们睁大了眼睛,打量着斑比的举动。“这家伙干的事多么可笑啊,”其中一只鼹鼠吱吱地说道,“别人翻土可不会这么翻……”

另一只鼹鼠也嘲笑道:“他简直一窍不通……他这么干人们马上就会……”

突然,斑比听到了什么动静,他昂起头,竖起两只耳朵仔细倾听着,同时透过树叶张望着。他看见不远处有鹿角尖在晃动。斑比不由得怒火中烧。“我不再害怕了,我不想躲着你们了!”他心里想。“我要让你们瞧瞧,我现在强壮了,我要让别人怕我!”

斑比看到那只鹿离自己已经很近了;他没有认出那只鹿是谁。他脑子里一个劲儿地在想:“前进!”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考虑。他将头上的角垂得低低的,然后径直往前冲去;他憋足了劲儿准备朝对方撞去。刹那间,他闻到了对方身上的味儿。这时候,对方做了一个小小的动作,将身体稍稍往边上一闪,使斑比扑了一个空。斑比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儿没摔倒;然后他又打起精神,回过头来又一次发起进攻。

这时候,他认出了眼前这只鹿,原来他是那只老鹿。斑比感到非常惊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好了。他十分惭愧,真想一走了之;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显得十分尴尬。

“怎么……?”那老鹿轻声问道。他那低沉的声音是平静的,但也显出一丝威严。斑比一声不吭。

老鹿又问了一遍:“怎么样……?”

“我想……”斑比吞吞吐吐地说,“我……以为……罗诺……或者……”他又不吭声了。

老鹿也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他头上的毛发全都白了;眼睛里透出一股炯炯的傲气。

“为什么你不向我进攻了?”老鹿问。

斑比望着他,正想说:“因为我爱你!”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回答说:“我不知道……”

老鹿打量着他:“我很长时间没看到你了。你长大了,变得强壮了。”

斑比又不吭声了。这时他在为老鹿这句话感到高兴,高兴得有点儿发抖了。

老鹿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他走近斑比。“你要乖……”他说。

老鹿转身走了。斑比站在原地纹丝儿没动;他久久地站着,直到老鹿的身影在他视野里消失。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小鹿斑比》 责任编辑:李学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