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第10章)

[法] 圣埃克苏佩里 著

林珍妮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他居住的星球位于小行星325号、326号、327号、328号、329号、330号所在的地区。于是他决定首先拜访它们,在那儿找事干,并增长见识。

    325号行星住着一位国王。他穿着配有白鼬皮饰带的大红皇袍、坐在式样简单然而威严的宝座上。

    看见小王子,国王大声嚷:

    “哈!来了一个老百姓。”

    小王子心想:

    “他从未见过我,怎么认得出我呢?

    他不知道,国王们把世界看得很简单,他们以为普天下的人都是他的百姓。

    国王为终于成为另一个人的国王而自豪。他对小王子说:“过来,让我好好地瞧瞧你。”

    小王子用眼睛搜寻可坐之处,可是行星被国王豪华的鼬皮塞满了,他只好站着,因为累了,他打了个哈欠。

    “在国王面前打哈欠,违反礼节,我不准你打哈欠。”国玉说道。

    小王子抱歉地说:“我不是有意的。我长途跋涉,没有睡眠……”

    “既然如此,”国王对他说,“我命令你打哈欠。我已经多年没看见别人打哈欠了。依我看,打哈欠挺好玩的。快!打吧!这是命令。”

    “您的命令让我害怕……我打不了……”小王子涨红了脸。

    “嗯,嗯,”国王说,“那么我……我命令你一会儿打,一会儿不打……”

    显然,挨了小王子的冲撞,他有点气恼,话也说不流利了。

    国王最关心的是别人尊重他的权威,他不允许别人违抗他的命令,他是一个典型的专制君王,但他毕竟是个善良之辈,下达的命令都合乎情理。

    “要是我向一个将军下令,要他变成海鸟,将军是不愿服从的。这样,错不在将军,错在我身上。”他说,口齿很伶俐。

    “我可以坐下来吗?”小王子怯怯地问。

    “我命令你坐下。”国王说,他威风凛凛地一挥白鼬皮皇袍的下摆。

    小王子有个问题弄不明白:这颗星球小得惊人,国王统治什么?

    “陛下……”他说,“请原谅我向您提个问题……”

    “我命令你向我提问题……”国王急忙说。

    “陛下……您统治什么?”

    “统治一切!”

    国王指指他的星球,其他星球,所有的星球。

    “所有这一切?”小王子问。

    “所有这一切……”国王答道。

    因为他不但是个专制君主,还是宇宙之王。

    “所有的星星都听命于您吗?

    “当然啦,”国王说,“它们令出即行。我不能容忍无纪律的行为。”

    小王子既赞叹又羡慕国王的权威。如果他也掌握这样的权力,一天之内他就可以不止观赏44次,而是观赏72次,甚至100次,或200次日落,还不用挪动椅子!想到被他遗弃的小行星,他有点伤感惆怅。他壮壮胆,请求国王开恩:

  “我想观看夕阳西下……求您开恩……命令太阳下去吧……”

  “如果我命令将军像蝴蝶那样,在花间飞来飞去,或命令他写一部喜剧,或变成海鸟,如果将军接

到命令后不愿执行,你说是他的错还是我的错?

  “那是您的错。”小王子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

  “你说得对,不能强人所难。”国王说。“权威首先必须建筑在理性上。如果你命令你的人民跳海,他们定会造反。我有命令百姓服从的权利,那是因为我的命令合符情理。”

    “那么,我要求的日落呢?”小王子问道。一旦提出一个问题,他是不会中途而废的。

    “你会看到你要求的日落的,我会发布命令。要科学管理一个国家,下命令应等时机成熟。”

    “什么时候时机才成熟呢?”小王子问。

    “嗯,嗯,首先我要查看大皇历。嗯,嗯,要等到……今晚‘……1040分左右……左右……你会看到他们怎样执行我的命令。”

    小王子打了个哈欠。他感到惋惜,因为他的要求泡汤了。再说,他已经有点儿腻烦了。

    “我在这儿没事可干了,”他对国王说,“我要告辞了!”

    “你别走。”国王说,拥有一个百姓,在他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别走,我任命你为部长!”

    “哪个部的部长?

    “……司法部。”

    “可这儿没人可审呀!”

    “这可就难说了,”国王说,“我还没视察过我的王国呢。我上了年纪,这儿又没有停马车的地方,走路又太累了。”

    “啊,我已经看过了。”小王子俯身朝星球的另一端又膘了一眼。“那儿也没一个人……”

    “你就审你自己吧。”国王说。“这是最难办的事。审自己比审别人难得多。你若能审自己,你就是真正的聪明人。”

  “我嘛,”小王子说,“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能审自己,无需住在这儿。”

    “嗯,嗯,我知道。”国王说。“在我的星球的某一处,有一只老耗子。我在夜里听到的。你可以审这只老耗子。隔一段时间判它一次死刑这样,它的死活就由你的裁判决定了。但你每一次都要免除它的死罪,你要悠着点,因为就只有这一个犯人了

  “我可不喜欢判人死刑。”小王子说。“我看我该走了。”

  “别走。”国王说。

  小王子已经做好走的准备,但他不愿伤老国王的心,他对老国王说:“如果陛下您希望令出即行,您可以向我下达合理的命令。例如说,可以命令我在一分钟之内离开。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

    国王一言不发。小王子犹豫片刻,然后叹口气,抬腿走了。

    国王急忙大叫:“我封你为大使。”

    他摆出威风凛凛的神气。

    小王子一面赶路,一面自言自语:

    “大人们真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