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老奶奶(上)

(选自苹果树上的外婆 第5 )

[奥]米拉·洛贝 著    张桂贞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喂!小家伙!”又有人喊他。

这次是一位老奶奶,她站在苹果树下。“喂,小家伙,劳驾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安迪屏气息声地坐着没有回答。他不想劳驾,更不想被人打搅,只想去印度猎老虎。

老奶奶走近了一步。

“很抱歉,小家伙!”她向上瞅着树杈大声说:“我不想打扰你,可是你不愿意我今天夜里睡在马路上吧?”

是的,安迪当然不愿意。

他除了缓慢地、拖拖拉拉地爬下来,没有其他办法,为的是使老奶奶感觉到,他对被打扰是多么不乐意。他坐在最下面的树杈上说:

“我不叫小家伙,我叫安德烈亚斯!”

安迪挑衅地看着老奶奶。她身材矮胖,灰白的头发向两边分梳着,一双棕色的眼睛和蔼可亲。她右手提着一个鸟笼子,里面有两只虎皮鹦鹉;左手提着一个提篮,看上去相当沉重。 “你不想下来吗,安德烈亚斯?”老奶奶问:“还是你喜欢居高临下地和人交谈?”

安迪从树上跳下来,落到老奶奶面前的草地上。

“你好!”老奶奶说:“我是芬克太太,是你们的新邻居。家具搬运工说的话是真的吗?你可以拿到钥匙?”

安迪往提篮里看了看,他看见一个玻璃缸,里面有几条鱼游来游去。

“我试试看能否拿到钥匙!”安迪说。

“你真好。”老奶奶心情显然轻松了,“等我安顿好了,请你一定来看我。你最喜欢吃哪种蛋糕?”

“李子蛋糕。”

“好。那么我给你烤一个大的李子蛋糕,让你吃得饱饱的。”

安迪跑到房子后面,穿过栅栏,爬了进去。这家邻居的房子盖得与他家的很相似。几阶台阶从花园通往屋里,可是走廊上没有人,通向房间的门是关着的。安迪敲了敲门。佐伊伯利希太太头发蓬乱地出现在门口,显然是安迪把她从睡梦中唤醒了。她显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吓得安迪直想掉头就跑。

    安迪连忙说道:“家具搬运工站在外面,还有搬到这儿来的老奶奶。花园的门是锁着的。”

    安迪得到了钥匙,把它送到街上去。这时,家具搬运工正在卸车。在铺石路面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家具:桌子、椅子、抽屉柜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其中还有一台缝纫机和几盆花。鸟笼子和金鱼缸放在厨房餐具柜旁的衣物筐里。

   

安迪从波涛汹涌的海上返回苹果树上还需要一段时间。树下站着一个穿蓝色工作服的陌生人,看上去像一位家具搬运工。

“嗨,小家伙!你没听见吗?这里是22号吗?”

24号。”安迪不情愿地爬下两个树杈。

那个人摘下帽子搔了搔脑袋。他通红的脸上满是汗水。

“怎么会这样呢?”他嘟囔着,“最后一幢房子是20号,然后就是栅栏,上面没有门牌号,也没有户主的姓,然后紧接着就是这幢房子,应该是22号。我要把家具卸到22号!”

22号在栅栏后面。”安迪解释说,“那不是一幢大房子,而且位于树中间,人们从外面看不到它。佐伊伯利希先生和太太就住在那儿。”

安迪差一点儿说成“佐伊埃利希”。 (德语中“佐伊伯利希” Säuberlich是姓氏,而“佐伊埃利希”是“性情乖僻”Säuerlich的意思。——译者注)平时克里斯特尔和约尔格就是这样称呼22号的那对古怪夫妇的。这对夫妇没有孩子,从早到晚总是对左邻右舍发生的一切表示不满。

 

家具搬运工又把帽子戴到头上,生气地嚷道:“栅栏那边倒是有一个门,可是锁着!门铃都生锈了。”

安迪本来可以告诉他,那门铃不是生锈了,而是关掉了,为的是防止马路上的孩子们按了门铃就跑开;门锁着,是因为佐伊伯利希先生和太太不愿意有客来访……

“我现在怎么才能把家具搬进去呢?”那个人咕哝着。

“我可以从栅栏爬进去,从佐伊伯利希太太那儿取来花园门的钥匙。”安迪说:“……但是我不想去!”

“你不想去?!你这小子!”家具搬运工边说边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开了,发出冬冬的声音。

安迪盯着那个人如何在院子外面爬上他的车。那是一辆敞篷卡车,装满了箱子、盒子和旧式家具。

安迪又爬到较高的树杈上,眯起双眼等着,直到他又回到那只帆船上。风暴已经过去,外婆坐在船长室里,嘴里叼着烟斗,使劲抽着。

“啊嗬!”安迪有点儿难为情,他不知道外婆是不是对他生气了,因为他在最最恶劣的暴风雨期间丢下了外婆不管。

“啊嗬!”外婆抽着烟应答着安迪。

“你碰到海盗了吗?”安迪问。

“好多个。我必须独自把他们击退,因为你不在这儿。现在你去看看,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达印度?”安迪爬上望台。

“陆地,啊嗬!”他叫起来,挥动着海员帽。

在蓝色的远方,海岸隐约可见……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苹果树上的外婆》责任编辑 张盷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