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有一条伤心的小蛇

(选自《小花蛇找妈妈》之一)

(获湖北南少儿社心理教育童话作品奖)

戎 林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离冬冬家不远有条弯弯的小河,河上有座小石桥。每天,冬冬都要到桥下的柳树林边捞鱼虫。那是个夏天的清晨,冬冬正捞得起劲,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小哥哥,你早呀!

冬冬以为有人在跟他打招呼,四下看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再瞅瞅桥上,也没人。冬冬以为耳朵出了毛病,使劲揉揉,接着捞,没捞一会,那个声音又响了

小哥哥,你怎么不理人哪?

这回听清楚了,声音是从离他不远的柳树桩子下发出来的,冬冬忙蹲下身瞅瞅,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我在这儿呢,小哥哥!

顺着声音找过去,冬冬这才发现树桩下的泥洞里露出一只布满花纹的小脑袋,正瞪着一双黄莹莹的眼睛望着他——啊,蛇,一条小花蛇!冬冬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可见到蛇还是愣住了,连忙后退一步,大声问:你想干什么?

小哥哥,别害怕。小花蛇把脑袋探了出来,问,你见到我妈妈了吗?

你妈妈?你妈妈是谁?冬冬有些莫明其妙。

是一条老粗老大的大花蛇……”还没开口,小花蛇的眼泪已唰唰地往下淌了。

冬冬是个善良的孩子,看不得别人流眼泪,忙安慰她:别急,慢慢说。

小花蛇告诉他,她叫花花,前天中午,她跟妈妈在河滩上晒太阳,突然,不知从哪飞来一只大网,铺天盖地地把她母女俩罩住了,花花吓得紧紧地依在妈妈身边,妈妈把她猛地一推,大声说:孩子,快跑!

花花死死地缠着妈妈,说:不,要走我们一起走!

妈妈走不掉了,你快出去。只要我们还在这个世界上,以后一定还能见面……”妈妈说着,用嘴巴使劲扯着尼龙网,把网眼撑得大大的,硬把花花往外推。花花没办法,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妈妈。

花花一口气游到了河中间,回头看看,只见一条小船在河中间飘荡,船头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手里提着一张大网。隐约,能看见妈妈在网里挣扎,一边挠首向她张望,好像在说:孩子,没有妈妈,往后全靠你自己了!

花花从没离开过妈妈。以往跟妈妈在一起,妈妈弄什么,她吃什么;妈妈到哪里,她跟到那里;谁要欺负花花,妈妈就会往前面一拦,护着女儿。可现在,妈妈不在了,她怎么过哟!

冬冬听了花花的遭遇,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他恨死了那个捕蛇的男人,难道他不知道蛇对我们人类有益吗?难道他忍心让花花母女分离吗?难道他不知道没妈孩子心里的痛苦吗?……想到这,冬冬把胸一挺说:花花,你别怕,我会帮你找妈妈的!

真的吗?花花感动得把整个身子都伸到冬冬面前,那太谢谢你了!但要快,越快越好……”

冬冬点点头,在心里说:放心吧,我跟你一样着急呢!
一阵风从河面上吹来,冻得花花嗦嗦发抖,冬冬忙把她装进带来的塑料袋里,决定先把她带回家再说。一轮鲜红的太阳正在升起,阳光把冬冬全身照得金灿灿的,冬冬感到震奋。他走上小石桥,昂首挺胸,

大步朝前走着,他觉得自己就是《西游记》里的齐天大圣,正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冬冬的家住在城市边缘的一栋小二楼里。到了门口,花花不安地扭动起来,冬冬问是怎么回事,花花说她担心冬冬家里人不欢迎她,冬冬本想说没关系,我在家说话是算数的,想想没说,不管怎样,带回来的毕竟是一条蛇呀!冬冬决定把花花先藏起来再说。

妈妈在厨房里做早饭,冬冬用身体遮住塑料袋,侧着身子,哧溜钻进自己的小屋。

藏在哪儿呢?找遍了每个角落,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他想起贮藏室里有一只带盖子的红色塑料桶。进去一看,果然在,提了提,好沉,里面有小半桶黄豆,那是爸爸用来磨豆浆的。现在,为了花花,他什么也不顾了。他把桶里的黄豆倒进塑料袋,再把花花放进桶里。花花在里面打了个滚,说:好!正好!

花花感到肚子咕咕直叫,要是妈妈在身边,她肯定会大声嚷:我饿了,饿了嘛!可在现在怎么好意思麻烦别人呢。真奇怪,冬冬好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竟然也想起她大概一天没吃东西了,问她饿不饿,花花本想说老实话,但又不好意思,摇摇头说:……不饿……”

冬冬一眼看出来她说的是假话,说:你呀,怎么能这样呢!饿就是饿,不饿就不饿。冬冬钻进厨房,找了块蛋糕,叫她先垫垫肚子;第二天天麻麻亮,冬冬绕到农贸市场,买了一堆小鱼小虾,带回家往桶里一倒,让花花吃个饱。

一连几天,冬冬放了学就往河边跑,他希望能发现那只小船,看见那个用尼龙网罩蛇妈妈的家伙,但一直没找到。冬冬尽量往好处想,也许那家伙早把花花的妈妈送进动物园了,他准备星期天去打听打听。不一定,说不定他把花花的妈妈买给了城里的大饭店……那就不得了啦。

白天,冬冬上学去了,留在桶里花孤独得要命,她一直是提心吊胆,只要听见妈妈的脚步声,便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妈妈听见,过来把桶盖一掀……到了晚上,冬冬在台灯下做作业,在桶里闷了一天的花花老想跟他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她听见冬冬妈老是叮嘱冬冬,放学回家就赶快做作业,做作业要安心,不能一心二用,七想八想。可花花实在忍不住,等到冬冬胳膊写酸了,用手在使劲揉时,便问:冬冬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冬冬说:因为,因为我也是属蛇的呀!

什么什么?你也是条蛇?

不,我不是蛇,是属蛇。冬冬把字咬得特别重。花花问人怎么属蛇,冬冬想了半天,把手一摆,哎呀,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也讲不清楚。反正在这个世界上我跟你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不帮你谁帮你!”冬冬伸头问花花,你在桶里着急吗?

不急,就是有点害怕。

怕什么?

怕被你妈妈发现……”

不会的。

万一,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其实,我妈妈也是个善良的人,就是脾气有时不好,没关系。

花花有些纳闷,心想,既然没关系,为什么要把我藏在桶里?停了一会,又问冬冬,你家除妈妈还有什么人?你爸爸呢?他是干什么的?冬冬告诉她,爸爸是拉二胡的,人家叫他二胡演奏家。

——二胡演奏家?花花又懵住了,她从没听说过这个名词,更不明白二胡是什么玩艺。冬冬顺手打开桌子上的录音机,那里有爸爸录制的二胡独奏曲《江河水》。

听听,这就是爸爸拉的。冬冬自豪地说。

《江河水》在小屋里流淌起来,这是爸爸的成名曲,每次拉起来,都搏得上千人的掌声和喝彩。花花不明白,冬冬爸是在什么地方拉的,怎么有那么多人听,冬冬告诉她,爸爸在剧院里拉二胡,声音是通过麦克风传出来的。

——麦克风?花花眼直眨,问什么是麦克风?冬冬说:唏,你怎么连麦克风都不懂,麦克风就是一种能把不大的声音放得老大老大的东西……不说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看冬冬又埋头做作业了,花花不好再问,闭起眼,静静地听着,她不懂音乐,但还是被这美妙的声音深深地陶醉了,乐曲一完就问:你爸爸呢,我怎么没见到呀?冬冬说他随市歌舞团到外地演出去了,花花又问:这么说,你爸爸去过很多地方罗?能让她帮我打听打听我妈妈在哪吗?

可以,可以,不过,得等他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

花花问一句,冬冬答一句,渐渐地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妈妈听见房里有说话声,感到奇怪,推推门,里面拴死了,妈妈不停地敲,叫着冬冬,冬冬朝桶里了一下,花花舌头一伸,不再吭声。冬冬把门打开,见妈妈满脸疑惑地站在门口,问他在跟谁说话。

没人哪,就我一个。

妈妈往屋里瞟了瞟:那我怎么听到好像俩个人?

你把电视里面的声音听叉了……”

不,是有人说话。

冬冬白了妈妈一眼:那叫自言自语,你懂吗?

啊,自言自语,自言自语……”妈妈伸手摸摸冬冬的脑门,我看你是发烧了,在说胡话吧!

冬冬推开妈妈的手,脖子一犟:谁说胡话啦!人家在默读课文,别捣乱好不好!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