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草原套野马()

(选自苹果树上的外婆第3章)

[奥]米拉·洛贝 著    张桂贞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草原位于山脉的后面。汽车沿着坡陡上的小路蜿蜒向上。然后开上摇摇晃晃的小木桥,越过一条湍急的山涧,爬上一座山峰,又从山的另一侧疾驶而下,来到平原上。

草原一望无际。安迪从斗篷下钻出来,因为草原上不会有交通警察记下他的姓名、地址。这里只有很高很硬的草,安迪下了车就被淹没在草丛之中了,即使是外婆,人们最多也只能看到她的羽饰帽子。安迪又爬回到红色皮座椅上,盼望着野马的出现。草原一直延伸到天边。有时从荒凉的草地上冒出几棵矮树或是一些灌木。只是在那最远的地方,隐约能看见一群什么东西在移动。当他们把车开得靠近一些时才辨认出,那些正是野马,它们的鬃毛在小跑中飘动。安迪和外婆已经听到马蹄猛击大地发出的低沉隆隆声,甚至听到野马的嘶鸣和打响鼻的声音。

“准备好套索,安迪!”外婆喊道,“你挑一挑,你想要哪一匹?我想要一匹白色的,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像一位王妃。”

安迪想要一匹黑色的,他想让自己像一个强盗王。马群中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匹黑马,它的眼睛和漆黑的皮毛闪闪发光。它性情火暴,头高傲地向后扬着,因此安迪决定就选这一匹。

安迪深深吸了口气,用尽全力把套索抛了出去。套索在空中旋转,但是既套不到安迪的黑马,也套不到外婆的白马,而是劈啪劈啪地打在奔马之间的草地上。马群已经发觉它们正在被人追捕。一场激烈的狩猎开始了。

安迪挑选的黑马受了惊,在前面飞奔起来,其他的马跟在后面奔跑,汽车在后面紧追着。一匹马只有一个马力,可一辆小汽车至少有一百马力,所以他们很快就追上了那匹黑马。

这次,该轮到外婆抛套索了。她在她的羽饰帽子上方快速地挥动绳索,大声喊道:“哎!”套索飞了出去,套住黑马马头,惊恐的黑马后腿腾越而起。野性大发的黑马向后甩着头,嘶鸣着,打着响鼻,伺机逃脱。

但是这一切都无助于黑马逃脱套索,尽管它拼命挣扎,发出怒吼,外婆还是紧握套索,把它越拉越近。

“安迪,从我的挎包里拿出一块糖来!我两只手都占着,驯服马匹没有比糖更好的东西了。”

安迪在挎包里找来找去,只找到口香糖,没有找到糖块。

口香糖或是糖块对黑马似乎都一样。它闻了闻,让外婆把口香糖塞到它的嘴里,它惊异地转动着眼珠:这种奇怪的东西它从来没吃过!它咬着,嚼着,把两只耳朵竖起来,它的牙齿再也不能正常开合了,这令它感到非常惊奇。它全神贯注地对付着嘴里这块不熟悉的东西,把自己已被俘获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于是顺从地跟在汽车后面小跑起来。

“哎!”外婆又喊起来,在帽子上方旋转套索。这一次绳索套住了一匹白马的脖子,它的反抗远不像安迪的黑马那么强烈,只是害怕地嘶鸣着,想跟着逐渐消失在高高草丛中的马群后面跑。安迪也用口香糖喂了这匹白马,于是它也停止了嘶鸣,跟在汽车后面驯服地慢跑起来。

他们向草原边界驶去。外婆开车,安迪攥着松散地拴着黑马和白马的绳索。

“你会驯马吗,安迪?等我们从高高的草丛中出来,我就教你怎么驯马。在相信我,跟在后面的这两匹马完全可以养成按照咱俩的意图行事的习惯,而不再由着它们自己的性子。”外婆说。

安迪和外婆在草原和平坦的草地交界处停了下来。那两匹马一直在受着口香糖的煎熬。它们不耐烦地抖动着鬃毛,用蹄子跺着地,扬起尘土。

外婆打响马鞭使马安静下来,她做得像一位马车夫那样好。然后她掰开白马的嘴,把粘成一团的口香糖取出来。白马很是感激,温顺地站着,很高兴那黏糊糊的一团终于被清除掉了。即使外婆现在纵身一跳骑到它的背上,它也会乖乖地一声不响,温顺地向前走。

安迪模仿着外婆的样子,勇敢地把手伸进黑马嘴里,给它清除了口香糖。然后安迪一跃跨上黑马马背,然而黑马不是感激地、顺从地驮着它的骑手,反而因受惊而吼叫着奔跑起来。它跳跃着,把头垂到前腿中间,向后乱踢乱蹬,一句话,它竭力要把骑手摔下来。虽然安迪用尽全力紧抓着马的鬃毛,但他还是滑到马腹下面吊在那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重新跨上马背。当他最终来到外婆身边时,他已经端坐在马背上,紧紧拽着黑色的马鬃。

外婆坐在她的白马上更像一位女王,因为对于王妃来说,外婆的确有点儿太老了。白马即刻听从了外婆的命令,外婆只需轻声地打一下响鞭,白马就顺从地、跳舞般地转着圈。外婆再大一点儿声打响鞭,白马便慢跑起来。外婆喊一声:“嘿!”白马就开始快跑,像一匹赛马一样飞奔而去。

“你怎么能骑得这么好呢?”安迪羡慕地问。

“哈哈,听着!我曾在马戏团待过很多年!”

安迪差点儿从马上摔下来。

“你曾在马戏团待过?你一定得给我讲讲关于马戏团的事!你在那儿做什么?艺术骑手吗?”

“什么都做过!艺术骑手,空中飞人表演者,高级射手,飞刀投掷者。只有吞军刀我不喜欢,这项表演太不合我的心意了!把这样一把刀吞到肚子里,凉得要命。”

安迪唉声叹气,带着期待的口气说:“我也想去马戏团,可是我母亲不同意。当时你的父母二话没说就允许你去了吗?”

“我父亲可是马戏团团长。”

安迪差一点儿第二次从马上摔下来。“我想,你说过他是发明家!”

“起先他是发明家。后来他发明了一种新的笼子,在这种笼子里,狮子感觉像在沙漠里一样暖和,而旁边的北极熊却觉得像在北极一样寒冷。因为这项发明,所有的动物和马戏团的成员都感谢我父亲,所以父亲就留在他们那里,并且当了团长。”

“原来如此。”安迪说。他不反对他的外曾祖父曾经是一位马戏团团长。当他把马驾驭到外婆的马旁时,他又问外婆:“你也驯养过老虎吗?”

“当然喽。”

“那么我们可以一同去打猎,去捉老虎了?!”

“当然,我们明天就去。今天有点儿太晚了。”

这时,他们想起得回家了。一路上两匹马拉着汽车,越过山岭,穿过田野、草地和村庄,回到城里。天空阴沉沉的,太阳躲藏到云层里去了。

 “天气多闷热啊!”外婆说,“这对去印度捕捉老虎来说,可是一个好季节。,快下雨了。”

“印度远吗?”安迪问。

“相当远。印度在大海后面。幸亏我父亲是船长,他留给我一只帆船。”

安迪睁大了眼睛,但是什么也没说。他勉强接受了他有一个除了发明家和马戏团团长之外还是船长的外曾祖父这个事实。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曾外孙安迪一定还会得知,除了这些之外他还从事过哪些职业。

“那是一只漂亮的大帆船。”外婆说,“这只船足可以把我们的马和汽车全装下。”

他们骑着马走进花园大门,下了马又回到苹果树上。

“你帆船驾驶得好吗,外婆?”安迪问,“在海上航行危险吗?”

“只有当风暴来临时才危险。那时我必须再把我的帽子别紧,请你提醒我!”

“那么海盗呢?”安迪问,“你看我们半路上会遇上海盗吗?”

外婆否认了这一点:“可惜,现在再也没有海盗了!”她遗憾地摇摇羽饰帽子,“当我父亲在各大洋航行时,他经常碰到海盗。但是现在的人们必须有很大的运气,才能碰到真正的海盗……”

约尔格从房子里出来,两只手放在嘴的前面像一个喇叭,喊道:

“安迪,吃晚饭!”

“那就明天再见啦!”安迪说。

外婆向他点点头。

当安迪从树下抬头向上看时,外婆已经消失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苹果树上的外婆》责任编辑 张盷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