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是童话是童话》节选五

(选自《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德)玛亚蕾娜棱贝克   著  李明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国王一家继续往前走。他们睁大眼睛,向每一家咖啡馆、每一个商店里张望,可是他们怎么也找不到那位作家。在街道的尽头,他们看见有一群人聚集在那里。

“快来!”公主说。“这里出了什么事!”

“孩子!你是个公主,说话要像公主的样子。”国王警告说。

“我看到远处有一群人,我们去那里看看吧!父亲,这些人好像有什么心事,快点,或许他们正忍受着伤痛呢。我们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看他们是感到满心欢喜,还是正承受着忧伤的折磨。”公主像朗诵诗歌一样地说道。

“难怪作家一直倾心于咱们的女儿呢,这丝毫也不奇怪!”国王激动地说。

“我可感到有些奇怪!可能我就是这样喜欢大惊小怪吧。”王后冷冷地说。

那些人站在一家工厂的大门前。他们在抗议这家工厂的关闭。有人正在演讲。突然,国王感到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他想对这些人说些什么。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一篇演说词。这篇演说词本来是为那一刻准备的,就是当作家把他介绍给他的臣民们,当他正式成为这些臣民的国王的时候。可是今天是最适合演讲不过的了。而且谁知道,他最后是不是还有机会站到他的臣民们面前呢。一切就像在梦里一样,他径直走过几个正在演讲的人,爬上一个小讲台,抓起麦克风:“亲爱的子民们!”

他突然又意识到,台下的人根本不是他的臣民。可是他已经站在了这里,那他就只好说下去了。

国王清了清嗓子,伸开双臂,好像他要跟每个人都拥抱一下似的。

“亲爱的人们,亲爱的妇女们,亲爱的孩子们,亲爱的男人们!感谢大家对我所寄予的深切信任。今天你们来到这里,共同见证我这位国王的加冕仪式。谢谢大家为我戴上了这顶王冠。”——国王突然停顿了片刻。他在想,他是不是应该提一下作家呢?可是这样就扯得太远了。他感到头脑有点混乱。他忘了该说什么了。但是现在不是随便捡个话头就能说的时候,他心里想,然后又接着说:——“大家聚集到这里,庆祝我们充满希望的未来的开始。我向大家鞠躬发誓,我会成为一个好国王的。在我的国家里,不会有人承受苦难,人人都有工作,都有好的报酬。如果有人生病了,我的御医将会亲自为他治疗,如果有人伤心难过,我会亲自为他擦干眼泪。如果房子不够大家住的话,我会邀请你们住到我的宫殿里。如果宫殿里的床铺不够了,我会为你们奉上我的床铺。因为在童话里,哪怕再微不足道的人物也是重要的。”

国王好像在对着一群聋子说话。下面的人不停地咒骂着。

有人大喊:“是些空头支票!我们就站在这里,等到工厂的大门被重新打开为止。哪怕得好几个星期,我们也要等。”

国王带着尴尬和迷惑不解的心情走下台阶。他精疲力尽地靠在王后身上。“他们误解了我的意思。”国王小声嘀咕着。“他们肯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

“亲爱的,他们根本没明白你在说什么。”王后边说边摸了摸他光秃秃的脑袋,“他们在听另一个人讲话。我刚刚才明白过来,原来人们根本听不到我们说话。所以他们才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没有注意到我们。他们既看不见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就像空气一样。只有当我们出现在书本里的时候,他们才能看见我们。即使是那样,他们也必须读上好几页,才能了解我们,理解我们的意思。”

“可是我们离城堡那么远,我们永远也回不去了!”公主伤心地抽泣起来。

“没有人能指给我们回去的路,他们根本听不到我们说话!”国王说,“我们没有指望了!”

“你总是那么轻易放弃!我们既然能找到这里来,为什么就找不到回去的路呢。”王后说。

可是国王没有感到一丝安慰。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人们听见他说话,可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或者根本就听不到他在说话。

国王一家离开了工厂的大门。

突然有个男孩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的嘴巴一张一张的,但是声音太小了,不管国王、王后还是公主,谁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他可能是想要钱。”国王说,他接着又补充道:“你虽然听不懂我的意思,但我还是要向你解释一下。我们没有钱。我们住在一座有许多漂亮房间的城堡里,我们每天都享用皇家级早餐,侯爵式中餐,下午茶有无比美味的奶油蛋糕,还有一顿盛大的晚宴。我们用的是黄金白银制成的餐具和精美绝伦的陶瓷杯碟,穿的是丝绸、天鹅绒和锦缎,我们有一个美丽的花园。总之,我们什么都有,但又一无所有,所以我们既无法给你,也无法给其他任何人这美妙的一切。因为我们是一本书里的人物。咳,什么书啊!不过是一堆散乱的纸片,一个也许永远没有结局的童话。”

这个男孩把手放到裤兜里,问道:“哪一页的?”

“天啊!你能听懂我们说话!”国王叫起来,“你从哪儿来?你从哪儿学的我们的语言?你说‘哪一页’是什么意思?”

男孩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我是第十三页的。我被赶了出去。”

“被赶了出去?从故事里?谁敢这么做?”公主激动地嚷道,她充满同情地问:“可怜的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是说过了嘛。十三页,我没有别的名字了。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配角。关于我只有这几行字:一个脏乎乎的可怜男孩站在街角,摊开小手在乞讨。然后作者就干脆把我删掉了,因为他觉得,他不需要我。”

“不需要你这个站在马路上乞讨的人!真无耻!”公主嚷道。“他当然需要你!你说呢,母亲?”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需要他,但是他绝对是需要别人照顾的。他还是个孩子呢。”

{译者简介}李明明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在读博士。现在德国柏林学习。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的《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责任编辑 欧阳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