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占占想回家
戎林
(获《童话城堡》2000年优秀童话奖)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谁都知道,钥匙一旦离开了锁,一点用处也没有了。有个叫占占的小钥匙现在就处于离开锁的危急关头。

他是门口信箱上的一把钥匙。昨天上午9点,爷爷在开过信箱后随手把占占往裤子口袋一揣就走了。他忘记了口袋底下有个小孔。占占就是从那个小孔里溜掉的。他先滑到裤脚,拐了个弯,便掉到地下,失落在花坛边的一个角落里。

占占知道自己离开爷爷意味着什么,急得把身子直扑闪,真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飞回爷爷家中,规规矩矩地躺在书桌边的小方盒子里,等着爷爷时天上午再用他来开锁。

爷爷是个作家,是专门给孩子们写童话的作家,他写了好几百个有趣的童话,飞到千百万孩子的心中。孩子们想念爷爷,就写信给他。每天,只要爷爷把信箱打开,那一封封雪白的信就会像一只只鸽子扑楞楞地飞到爷爷手中。

没有占占,爷爷用什么开锁?

锁打不开,那些鸽子肯定会闷死在信箱里。

一般来说,每把锁都有两把钥匙,但那把不知被爷爷丢哪去了。那天,爷爷找得满头是汗也没找到。奶奶说,别找了,还有一把呢。

现在,占占也被爷爷丢掉了。唉,这个爷爷,真是老了!占占撂心里盘算,现在离明天上午9点还有十多个钟头,他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回到爷爷身边,回到属于自己的岗位上。万一爷爷找不到他,心里一急,会干出让占占把鼻子哭歪的事情来的。

一群蚂蚁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占占面前经过,  喝连天,好像去办一件比天还要大的事情。

嘿,能不能帮我一把。占占轻声轻气地跟他们打召呼。

领头的大头吗蚁歪着脑袋听了听,终于听出这声音是从一蓬小草中发出来的,便朝占占走了过来,看见占占,用触须捣捣他,问: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是的,是的。占占欠欠身子,用钥匙尖指指爷爷家大门,我想请你们把我搬回爷爷家,他正等着我呢。

大头蚂蚁围着占占转了一圈,定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心事。紧跟他身后的一只脑袋半黄半黑的蚂蚁把胳膊一轮:我们要去运粮,哪有功夫帮你。

几只小蚂蚁一起跟着乱嚷嚷:

是呀是呀,我们的事都忙不过来,那有空帮你。

快走呀,天要下雨啦!

大头蚂蚁抬起胳膊朝下按了按,叫大家别吵,他想听听这个叫占占的小家伙说说他为什么会被遗弃在这里。占占伤心的说了一遍,末了,还重重地补了一句:如果我不能回到爷爷身边,明天,他就打不开锁,就看不到孩子们的信……”

唏,别以为地球离开你就不转啦!”“半黄半黑晃着脑袋说:没有你,爷爷到小铺子里再配一把不就得了!

另一个蚂蚁接过来说:再不行,把锁撬开!

对,重新买把锁!

撬开!换锁!占占不愿意听到的字眼轻而易举地从他们嘴里蹦了出来,占占听了心直跳。他明白,锁要是真被撬开,或者换把新的,那么,占占就失去了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在爷爷家的那只破篓子里,不是存放着好几把破钥匙吗,他们有的是自行车上的,有的是大门上的,有的是箱子上的,长长短短,型号不一,大多变形了,没用了,锈得胡子眉毛都分不清了。爷爷的老伴——那个慈祥的奶奶几次都要把那些破钥匙扔掉,可爷爷说什么也不肯,说每一把钥匙都是一段经历,不能把这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朋友抛弃掉。

不抛弃,不抛弃放在那有什么用!
占占实在不愿意做没用的东西。自从到了爷爷家之后,他就发誓在这里好好干一辈子,最后那怕磨成一只拿不上手的小簿片片,只要能把锁打开就行。

这愿望眼看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占占好不伤心。他真想对着天空痛哭一场。

大头蚂蚁真是个热心肠。没等占占说完就把两手一举,朝后面的蚂蚁吼了一嗓子:快,跟我上!

所有的蚂蚁都围上来,肩抬手扳,头顶腰拱,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可他们毕竟是不起眼的小不点,无论怎么用力,也不能将占占抬起。有好几次,占占感觉到身体开始活动了,离开地面了,可还没挪一指头长,便又的一下倒在地上,还压断了几只小蚂蚁的腿,差点压扁了一只红头蚂蚁的脑袋,痛得他们在地上直滚。

算了,别抬了。占占说这话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大头蚂蚁朝占占拱拱手:对不起,对不起!那只半黑半黄的家伙还冒出爱莫能助四个字,意思是他们想帮助占占,可是力不从心。占占很有礼貌地回答:谢谢,谢谢!他本来还想说,等他回到家就叫爷爷拿来些面包碴来慰劳大家,还有那只受了伤的小弟弟,也请爷爷想想办法。

这些话,他没说。占占不愿把没做的事提前讲出来。

蚂蚁们都走了,占占又回到孤独中。透过杂草的空隙,隐约能看到一只花蝴

在头顶上跳着欢乐的舞蹈,占占想请她过来,还没说出口,蝴蝶拍拍翅膀转了一圈,最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现在,我们的二号主人公小疙瘩就要出场了。
小疙瘩是住在爷爷家院子里的一只小老鼠,他老喜欢蹲在那只倒扣的花盆上打瞌睡,爷爷隔窗看见,活像一只小灰疙瘩,就给他起了这个有趣的名字。小疙瘩的尾巴特别长,长得常常影响到他的奔跑速度。所以,一碰到危险,小疙瘩总是迅速地把尾巴梢子往嘴上一叼,拼命地跑,跑得身子一拱一拱的,那模样,能把人笑死。

黄昏了,小疙瘩像往常一样,沿着下水道溜了一圈,再到外面透透气。他穿过花坛,顺着水泥路边的草丛往前跑,跑着跑着,忽然觉得尾巴触到了什么,回头一看,是一把不起眼的小钥匙。他知道小钥匙的名字叫占占,爷爷给他取这个名字,大概是因为字跟钥匙的样子差不多,要是下面的上再有一个小点代表钥匙上的小孔就更像了。可是,他不知道占占究竟是开哪一把锁上的钥匙。

占占也看见了他,知道小疙瘩是个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的家伙,不想睬他。小疙瘩却凑过去,嘻皮笑脸地向他问好:哟,这不是占占吗?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啦?

占占把眼一闭,不吭声。

小疙瘩真不知趣,还盯着问:是爷爷不要你啦?

占占火了:谁不要我啦,是爷爷无意中把我漏掉的。

漏掉的,漏掉的……哈哈哈!小疙瘩笑成一疙瘩了,快说说,是怎样把你漏掉的?看我能不能帮你一把。

小疙瘩想帮助我?占占仔细打量着小疙瘩,本来想问,你还有这样的好心肠?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灵机一动,心想,为什么不利用他的力量让自己回到爷爷身边呢!于是,占占悄悄告诉小疙瘩,他是专门为爷爷的小孙女欣欣开床头柜的钥匙……
一提起床头柜,小疙瘩口水直往外冒,因为他知道那柜子里锁着好多好多欣欣喜欢吃的东西,什么口香糖、饼干、果冻……要什么有什么。那些东西,也是小疙瘩做梦都想尝一尝的。小疙瘩特别注意到,欣欣每次做完作业,就把床头柜打开,拿几样好吃的东西往嘴里丢,嚼得满屋香喷喷的。这时候,也是小疙瘩口水泛滥成灾的时候。现在,如果能让占占把柜子打开,那么,好吃的东西不全归他啦!

太好了!快跟我走一趟!小疙瘩急得手直措,根本没注意到说了谎的占占脸色在发红。

小疙瘩兜着占占转了一圈,发现他的肚皮上有一个小圆洞,就把尖尖的尾巴梢子往里一插,拖着就往前走;好几次,占占从小疙瘩的尾巴上滑脱了,小疙瘩埋怨他,他说:你应该把尾巴梢子打个钩,我就不会掉了。小疙瘩真的把尾巴撅成一个弯弯的钩子,连钩带拉拖着占占往前走。到了楼前的水泥台阶下,小疙瘩叫占占当心,说着,猛地一跳,上去了。

爷爷家的门半开着,小疙瘩拖着占占,一躬一躬地进了屋。

爷爷是下午发现占占不翼而飞的,他把屋里所有占占能藏身的地方都找个遍也没找到。他拿出老虎钳,想用他把锁撬开,可老虎钳是占占的好朋友,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他们还在一起呆过一晚,他知道占占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孩子,如果真的用他把锁撬开,占占也就没用了;对占占来说,那实在是要命的事。所以,无论爷爷怎么使劲,他就是不张口。爷爷以为老虎钳锈死了,往他的牙缝里浇了几滴油,再扳,他还是咬紧牙关,纹丝不动。

爷爷累得气直喘,把老虎钳往旁边一扔,自言自语地说:邮递员明天上午才来,到时候再说吧。

奇怪,哪来的蚂蚁?爷爷忽然觉得小腿发痒,低头一看,裤脚上叮着好几只蚂蚁,他不知道那蚂蚁是来向他报告关于占占消息的,把脚一跺,几只小不点全都跌落在地,摔得鼻青脸肿。

爷爷往椅子上一躺,开始闭目养神,一边想着占占有可能丢在哪里。他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裤子口袋,猛然触到那个小孔,哎呀一声站起来:糟糕,肯定是从这……”他吃力回忆着下午去都过哪些地方,想得额头上全是沟沟坎坎才想起去邮局寄稿子的事。他推测,占占进了口袋,一直往下沉,很快就会顺着小孔跑出去的,那么,就很有可能丢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他连忙走到门外,顺着水泥路找了几个来回,什么也没找到。他怀疑是不是丢在草丛里,弯下腰在草丛里瞅了半天,瞅着瞅着,把天瞅黑了,把眼瞅花了,什么也没瞅到。

就在天完全黑透时,小疙瘩已经把占占拖进爷爷的家门槛,走到欣欣的房门口时,小疙瘩站住了。他看见欣欣正在灯下做作业,一条腿顶着床头柜的门。占占正想问他为什么不走了,小疙瘩了一声,把身体往门后一藏,悄悄对占占说:别急,等欣欣睡觉了再说。

占占心里乐开了花,因为既然进了屋,不管在哪里,都有可能进入爷爷的视线。爷爷呢?你在哪儿?你的占占回来了!回来了!他想喊,可喊不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10点,欣欣伸了个懒腰,用手掌拍拍正要打哈欠的嘴巴。这个动作表示,她想睡觉了。


欣欣的小床安放在一架钢琴旁边,不知是她弹琴忘了关琴盖,还是懒得关,琴盖就那么敞着怀,睁着眼仰在那里,望着欣欣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占占本来想要求小疙瘩把他丢下拉倒,可他那条长尾巴还紧紧地钩着他,使他脱不了身。一看欣欣睡着了,小疙瘩一个纵身跃上了书桌,蹲在桌边,长长的尾巴往下拖着,他想让拖在尾巴梢子上的占占把床头柜上的锁打开。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占占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那个本事,故意把身子往锁孔里探了一下,再探一下,小疙瘩不耐烦了,问:怎么还开不开?

我哪知道!占占说,哎,你能不能把尾巴再往上抬抬!他是想趁小疙瘩的尾巴往上挠的时候,就着那股劲,离开这根缠着他不放的尾巴。

床头柜还是打不开。

小疙瘩有些火了,把酸溜溜的尾巴收了回来,瞪着眼质问占占:你到底是什么玩艺?我看你根本不是开这把锁的钥匙,你骗我!

占占心想,反正我已经在屋子里了,怕什么,就说:不是怎么样!你敢把我吃掉!

好呀,看老子怎么治你!小疙瘩气得尾巴直甩,大声说,我要把你摔扁,摔得你什么锁都开不开,看谁还要你!

你敢,你敢!占占不甘示弱。

看我敢不敢!小疙瘩说着,把占占狠狠地往桌子角猛摔,直摔得占占头昏眼花,腰酸背痛,他再也忍不住,当小疙瘩再次把尾巴高高扬起时,哧溜一下飞了出去。他本想穿过半开的门缝里飞到对面爷爷的房里,即使进不了房门,落到堂屋的电话机边也好,那样,只要电话铃一响,爷爷肯定会来接电话,一接电话,就会发现占占。没想到他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之后,竟被该死门框弹了回来,正好落在欣欣的钢琴上,一头撞在“6”字键上,发出一声清脆的“6——”

奇怪的事发生了。那根被他踩得塌下去的琴键往上一弹,把占占送到空中,又重重落下,掉到“5”字上,发出一声“5——”接着,又弹到“1”上,很快又从“1”跳到其它键上。于是,一首奇妙的乐曲诞生了,诞生在这寂静的小屋里,忽高忽低,忽快忽慢;对面房间的爷爷睡不着,听见从孙女的小屋里传出如此美妙动人的音乐,他原以为是幻觉,仔细听听,是一首好听的歌。

巧了,这是一首名叫《小小的我》的歌曲,也是欣欣最爱唱的。她在梦里跟着那首曲子,轻轻地哼着:天地间走来了小小的我,小小的我,不要问我叫什么,叫什么……”音乐把她带进一个开满鲜花的山谷,在跨一条小溪的时候,她一惊,醒来了,侧耳听听,这乐曲分明是从自己的钢琴上发出的。

半夜三更的,是谁在弹?她地拉亮了灯。

随着那一声响,占占一下子定住了,身体横在两只琴键上,直愣愣地望着睡意朦胧的欣欣。欣欣有些发懵,上前一步,一把将占占拿在手里,叫了起来:爷爷,你的钥匙在这!

爷爷披着衣裳过来了,接过钥匙左看右看,半天才说:奇怪,他怎么会在这儿!

欣欣的眼里闪着惊喜的光:爷爷,他会弹琴,会弹琴!

墙角,一对亮晶晶的小眼睛在闪烁,那是小疙瘩一双惊喜的眼。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