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是童话是童话》节选四

(选自《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德)玛亚蕾娜棱贝克   著  李明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国王、王后和公主仍然在城里晕头转向地转来转去。

似乎没人能看见他们。当他们为撞到别人而道歉的时候,那些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人们都在赶往自己的目的地,想着自己的事情。

“非得在他们头上敲两下,他们才能注意到你。”公主生气地说。她本来多么希望大家能注意到她的漂亮裙子啊,而且她本人看上去不是也很漂亮吗?

“我们这样不显眼,倒也挺好的。”国王说,“如果跟那些人交谈起来,告诉他们,我们是从一个童话里来的,那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你不会跟他们说,我们是用文字虚构出来的吧!”公主叫道,“要是那样的话,我可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你不用为自己出生在童话世界里感到羞愧!别激动,孩子,”国王说,“我没打算在大街上宣传我们的身世,而且你也看到了,根本没人想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我只是好奇,他们是不是对所有的陌生人都这样冷漠,甚至带有敌意。”

“也许是,”王后说,“也许又不是。我们对这些人一无所知。他们对我们也一样。他们在为自己的生活操劳,我们也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

公主笑了笑,“我将永远活着!”

“如果书上是这么写着的话,”王后说。

公主解释道:“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有一个跟作家长得很像的年轻人来到我的床边,他轻轻地把我叫醒,问我说:‘美丽的公主,你真的想一直活下去吗?’我睡眼惺忪地看着他,轻声说:‘是的!’年轻人伤感地笑了笑说:‘可是你也会有死去的一天。人不可能永远活在世上。我将把你永远保存在一本书里,任何人都不能伤到你一根头发。’然后他就开始写起了童话,因为在童话里,国王和王后、王子和公主能够永远活着。”

“哦,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宝贝女儿啊!”王后叫道,“这个童话他至少写了七页,要不根本不会有你存在,也不会有我和你的父亲。也许你根本不是在做梦!我想,这个年轻人之所以会在深夜给你讲童话故事,那完全是因为他睡不着觉。还问你这种愚蠢的问题:你真的想一直活下去吗!他以为我们是在干什么呢?也许他倒该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活着!从现在开始,你们谈话时我都要在场。要不他又会吊你的胃口,而你还真的以为,有朝一日你能变成人。”

“但是我就是想变成人!我想变成人,并且永远活着!”公主大声喊着。

“宝贝,这恐怕不行。别老想着要变成人。有一个童话人物,一个丹麦的美人鱼也曾经有过这个梦想!我给你讲讲她的悲惨故事吧,这样,你就会永远忘掉这个变成人的梦想了。

小美人鱼是六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她和她的父母—海王和王后—还有她的姐姐们生活在海底世界。当这些美人鱼十五岁的时候,她们才可以浮到海面,看看陆地上的生活。小美人鱼的姐姐们总是跟她讲起她们曾经看到的东西。第一个姐姐被城市里的繁华景象给迷住了,第二个姐姐讲述着美丽的日落,第三个姐姐观察了海滩上的孩子们,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第四个姐姐喜欢海豚,她兴高采烈地讲着,海豚是怎样嬉戏和唱歌的。第五个姐姐出生在冬天,所以她是唯一一个看到冰山的,她认为冰山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小美人鱼焦急地等待着自己十五岁生日的来临。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她迫不及待地给鱼尾装饰上美丽的贝壳,头上还戴了一个美丽的花环。她从水中探出头来,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艘富丽堂皇的大船,船上的人们正在纵情欢庆。船上还有一位年轻英俊的王子。小美人鱼一下就爱上了他。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海底根本就没有什么年轻的小伙子。正当小美人鱼惊奇地打量着王子的时候,一场风暴突然从天而降,船被风浪打翻了,船上所有的人都被卷入海底。唯一幸免于难的只有这位王子。是小美人鱼救了他。她把他轻轻放在岸边。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因为她没有双腿。后来,当这位王子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美丽的面孔。”

公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打断了母亲:“那是小美人鱼的面孔,王子也爱上了她!”

“可惜并不是这样的!”王后说,“这个姑娘只是碰巧来到了海边。可是王子以为,是这个姑娘救了他,所以向她道谢。

小美人鱼日夜思念着那位王子。她一心想变成人,这样她就可以时刻陪伴在王子的身边。可是要实现这个愿望,她还缺少一双腿。一个海底的女巫答应帮助她实现梦想,可是作为交换条件,小美人鱼必须交出自己的舌头,因为她有着海底世界最美妙的声音。”

“真可怕!”公主叫了起来,“那她就没办法告诉王子,是她救了他!”

“这确实很可怕,可是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呢。如果王子没有娶小美人鱼为妻的话,那她就会死去。她将变成海中的泡沫!”

“但是王子肯定娶了她,她不是很可爱吗?”玫瑰红公主问道。

“是很可爱,可是还太年轻了。王子心里想着的是另外一个女孩,他一直以为,那个女孩是他的救命恩人!”王后继续讲着。

“是的,小美人鱼得到了双腿。每走一步她都会感到刀割一般的剧痛,可是她忍受着,毫无怨言。她一踏上岸就碰到了王子。王子被她美丽的外貌吸引住了。从这以后,小美人鱼就时刻陪伴在王子的左右。只是——王子并没有爱上小美人鱼。他时刻想着的是另一个女孩!”

“我知道,他想着的是他苏醒后看到的第一个女孩。”公主叹口气说,“小美人鱼不能说话,这真是太不幸了!可是王子肯定找不到那个女孩,所以他就和小美人鱼结婚了。”

“他找到了那个女孩,并且和她结婚了。按照当时和女巫谈好的条件,小美人鱼这时必须死去。不过她还有一个救自己的办法,那就是杀了王子。可是她做不到。她深爱着王子。所以就在王子举行婚礼的那天,她变成了海中的泡沫。”

“哦,真可怜啊!”公主叹息道。

“不过她并没有完全消失。风的女儿们邀她做伴,她们要一起吹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在告别的时候,小美人鱼化作一股轻烟,她轻吻了王子的额头,轻触了他妻子的脸颊!”

“其实根本没必要去碰那个女孩。”公主说。

“多么高贵的姿态啊!”国王动容地说,“这源于她显赫的出身和良好的教养。我希望你能明白,你母亲给你讲这个故事的用意。想想吧,那个可怜的孩子最后变成了什么。只剩下一点泡沫!”

“不是泡沫,爸爸,她最后变成了风中精灵。”公主叫道。

“那你总得考虑一下我们吧。要是我们的女儿变成了海中泡沫或是一丝空气,那我们该怎么办。失去了你,我们的童话都变得没意思了。再说你的心里也别老想着那个作家。要是那样,还不如梦想有一位王子,一位能辅佐我管理臣民的王子呢。”国王说。

“哪来的什么臣民?”王后问道,“我怀疑,城堡后面的那些低矮的小房子不过是些布景而已。”

“可是作家当初是怎样设计我们的呀?”国王问。

王后松开了抓着公主的手,把国王拉到一栋房子的门口。

“我不知道,我只是这么想来着。”王后说。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亲爱的?”

“我想,他是因为写不下去了才走的。一个作家写不下去了无非就是两个原因。要么就是他无话可说了,要么就是他遇到了困难。我想,我们的作家属于后一种情况。我甚至可以猜得出来,他为什么觉得这么难写的原因。他必须杀了我们当中的一个!最后他选中了我,他安排我白天睡觉,这样我在整个童话里就没有什么正式的任务,而他也不会真正了解我、喜欢我了。”

“可是亲爱的!他为什么想要杀了你?”

“他当然不会亲自动手了!但是他会再随便编一个人物来帮他完成这件事的!”

“可是出于什么目的呢?”国王问,“你的死能有什么意义呢?”

“你听好了!在每一个故事里,也包括童话故事里,都必须要发生点什么事情。是的—会发生一些事情的。我们将会遭遇敌军的突袭。他们想要抢走公主。我站到她前面保护她。突然一个士兵抽出一把利剑,朝着我胸口刺去。利剑一直刺入了心脏!”

国王不信地摇摇头。

“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能想象出这样血腥的场面。那我在这场争夺和杀戮的戏剧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你俯下身来看着我,眼里淌着热泪,说:我亲爱的夫人,你竟然被一个卑鄙士兵所残杀!我亲爱的夫人啊!”

“胡说八道!”国王说,“简直是一派胡言!我们的年轻朋友绝对不会写这些东西的。他害怕暴力场面。而且他绝不会让我说这种话的。他知道,我是不会说‘残杀’这种词的。我最多会说:一柄铁剑刺入了不死的胸膛!而且我也不信,他会让你成为某个爱情戏剧的牺牲品。他知道,我和玫瑰红多么需要你,尽管我们几乎无法与你见面!”

公主站在一个挂满了婚纱的橱窗前,入迷地看着那些镶缀着蕾丝花边的白色长裙。也许人们梦想着能成为童话里的公主或王子,就像童话人物梦想着成为真正的人一样,她一边看着婚纱一边想。

{译者简介}李明明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在读博士。现在德国柏林学习。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的《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责任编辑 欧阳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