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阿贝漂流记第十二章

(选自《老鼠阿贝漂流记》)

[美]威廉.史代格 著    徐玮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十二月份到了,阿贝添了个自说自话的习惯。他原来也这么做过,可是仅是不出声音地自言自语。现在他是大声地说出来,他自己的声音与身体产生的共鸣让他感到充满活力。他会自己叫着自己的名字,给自己提意见,或是自问自答。有时他还会自己与自己争论不休,阿贝对阿贝,而且有时甚至会因为不同意自己的意见而恼羞成怒。他时常发现自己实在是个很难说服的人。

他也会和阿曼达的塑像大声说话。他肯定自己会再见到她和其他他爱的人。毫无疑问,他会离开这个岛的,虽然现在他还想不出怎么离开。他是很有耐性的人;这意味着,他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很有耐性了。因为要是其他同样看重爱情、妻子、家庭的人,谁能像阿贝一样这么处变不惊、这么头脑冷静呢?

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雪下了一尾深。阿贝穿上自己做的雪地鞋,一手拿着自制的铲子,另一只手拿着长矛,走向放书的地方。他把书从雪里挖出来,开始读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里那场熊之战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许多熊非死即伤。这使阿贝思考着文明到底是什么。可是,一想到那只野生的猫头鹰,也的确是非常好战的。书的主角布林上尉,从战地给那位第一章里曾和他共舞华尔兹的小姐,那位他深爱着的小姐写信。书中描写的故事也是发生在冬季,一个喝醉酒的中士说了些听上去很蠢,但实际上很明智又好笑的话——他说与其打仗他还不如去冬眠呢。有些对白让阿贝在书上打着滚儿,笑得快要抽筋了。

读完之后,他很难合上那本书,因为落叶都一大片一大片得冻到了一起。他的爪子冷得要命。回到家,阿贝喝了些酒来逼走那刺骨的寒气。

在他读完第二十一章回家的路上,他再次遭遇了那只猫头鹰。但是他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只要长矛在手,那猫头鹰就得对阿贝提防着点儿,就如同阿贝显然也在提防着猫头鹰一样。他们都必须时刻保持小心翼翼——一个是潜在的杀手;一个是可能被猎杀的对象。

猫头鹰从一棵枯树(待在枯树里有家的感觉)上俯冲下来,想要攻其不备,但是阿贝就在猫头鹰要抓住他的一霎那竖起了长矛向猫头鹰刺去,这时猫头鹰突然转了个弯,佯作认输般飞走了,但是忽然它又是一个俯冲。这次阿贝从侧方猛砍,并向上猛刺着,虽然猫头鹰没吭声,但他可以感觉到刀尖刺入了猫头鹰的身体。

它退缩了,用一只爪子挡着长矛,另一只爪子撕破了阿贝的斗篷。既害怕又愤怒的阿贝拼命地一下又一下毫无目的地刺着。这种暴怒使猫头鹰都感到不安和迷惑起来,它朝上飞去,停在了一棵树的枯枝上,疑惑地盯着下方。

阿贝没有在有利时机选择逃跑,而是竖起长矛向猫头鹰挑衅着,叫它飞下来继续战斗。而猫头鹰只是继续盯着阿贝。

“胆小鬼!”阿贝叫道,连脖子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下来打啊——你这死鸟!卑鄙的家伙!魔鬼!我管你是什么坏蛋!”猫头鹰好像并未表现出被阿贝的羞辱激怒的样子,它只是眨着眼睛盯着阿贝瞧。

“下来啊!你这魔鬼!带着你的邪恶给我下来啊!”阿贝叫嚣着,并用尽全力愚蠢地向这掠食者不停挥舞着手中长矛。突然长矛卡在了猫头鹰站的树枝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就在阿贝想要捡回他的武器时,猫头鹰一冲而下。阿贝闪身躲开了,然后围着树干跑了起来。猫头鹰划圈飞行比阿贝跑得慢,所以他们当中总是隔着树。追逐就这样进行着,不时还会调转方向。

这种旋转木马般的疯狂游戏使猫头鹰彻底失去了那种自古就有的礼仪,它晕头转向地栽进了树丛里。它得找个地方好好坐下来深呼吸一番,梳理梳理自己的羽毛,再重拾自己那种无情的沉着。阿贝则一把抓起长矛和斗篷,惊惶失措地逃回了家。

上帝保佑这猫头鹰会像阿贝期望的那样吃点苦头。阿贝希望它的羽毛变得和铅块儿一样,让它从世界上最高的树上跌下来;或是它的喙腐烂掉,就连软糊糊都吃不了;或是它瞎得像只蝙蝠,然后自己飞到一头龙喷火的嘴巴里;或是它陷进混着碎玻璃渣儿的流沙里,慢慢地慢慢地陷进去,那痛苦越久越好,阿贝幻想着许多类似或更加严厉的惩罚。

十二月的天气越来越冷了。阿贝开始撕下书页的空白边来,塞在屋门口那堆石头的缝隙里。即便如此,寒冷还是不断袭来,特别是刮风的时候。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老鼠阿贝漂流记》责任编辑 高彦)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