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阿贝漂流记第八章

(选自《老鼠阿贝漂流记》)

[美]威廉.史代格 著    徐玮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九月时阿贝又想出一个回家的办法来。他想把自己投到对岸去。他把衣服里塞满了草,这样下落时草就能起到缓冲的作用,把一个小木桩作为绞车似的装置,他想要试着用绳子把一棵小树拉弯到地面,这样一来树就可以把他弹到河对岸了。但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也只能把小树弯曲两尾半而已。所以,这计划又以失败告终了。

几天后,阿贝能够自己钻木取火了。他在学校时学习过这种原始的生火方法,但是他自己从未亲身尝试过。经历了几次失败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木棍来钻合适的干木头,还有合适的易燃物来点燃第一丝火种。这火对他来说,就如同对其史前的祖先一样神奇。

他第一步用火来做烽火台,在远岸树林中可能居住着的文明社会的人,他们也许会注意到。他点火后,就用厚厚一堆树叶盖住火的一部分,这样就可以升起滚滚浓烟了。

他学会了把种子放在火旁边的岩石上来烤熟它们。不久他就能做各种蔬菜了,加上些野大蒜或洋葱调味,然后把它们装到一个用岛尾低洼处的红土做成的罐子里。这些粘土得用持续的猛火烤很久才能变硬。

他还用这种粘土做了许多像纸一样薄的小碗,一次又一次地把小碗放进河里,顺流漂走,小碗里放一张纸条,再放上一支花或者一根小草,从碗里探出来,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他在一片小纸条上这样写着:

谁捡到这个纸条,请交给我妻子——阿曼达·狄·奇利可·弗林特,地址是莫斯威利镇河岸街89号。

亲爱的天使——我还活着!我被流放孤岛,位置应该是在这张纸条发现地的前方,上帝保佑是这样。这小岛尾部北方有一棵很高的樱桃桦。岛有一万两千尾长,下方有一个瀑布。别担心我,派人来救我。

全心全意爱着你的

阿贝

谁捡到这个纸条,也请来救我。我会给予重酬。

有时阿贝会爬到樱桃桦顶,或别的树顶,上下左右地挥动半天他的白衬衫,希望有人能看见他打的信号,奇迹般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来营救他。呼救是无济于事的,嘈杂的水声不会让他的声音传多远的。

秋分时节下雨的时候,阿贝会在屋里郁闷地待上一整天,聆听着木屋外的倾盆大雨,透过屋门和自制的舷窗观赏着雨景——那无尽的雨帘;低垂潮湿的植物;雨水沿着一切滴滴流淌,就好像自己数着滴数一样;池塘和小沟;雾蒙蒙的远方——无不带给人一种远古的愁思。

雨水会让人反思生命中那阴暗不幸的一面——那些逃避不了的哀伤、无声的渴望、失望、悔恨和冰冷的痛苦。雨天还会让人有空去思考一些在阳光明媚的忙乱日子里不可能问到的问题;而且如果雨天里舒服地待在屋檐下,就好像阿贝似的,虽然母亲并不在他身边,也会卸下一身的责任感,感到如同待在母亲的怀抱中一样。阿贝十分珍视他这间干爽的木屋。

夜幕降临,天也晴了,阿贝来到屋外潮湿的草地上,一轮明月消失在了云后,然后又重新出现,就这样反反复复,好像一个海中的泳者般忽隐忽现。他回到屋中,把门口挡好,拿着阿曼达的纱巾躺了下来。

屋中烂木屑的味道使他麻醉,阿贝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屋外的蟋蟀叫声嘈杂,那永不停歇的河水仍在呼啸,皎洁的月光撒满了这个威严的世界;但是屋内却如同地窖般黑暗又安静。

这个漂流的人整晚梦见的都是阿曼达。他们又回到了一起,在他们的家中。但是他们的家不在莫斯威利镇河岸街89号;而是在一个花园中,就像这个小岛一样,到处都是花儿。这本来是个很普通的梦,但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阿贝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他肯定他妻子也在做着同样的梦,他们就如同在真实世界那般接近彼此。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老鼠阿贝漂流记》责任编辑 高彦)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