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小号的天鹅》第九章)

(美)怀特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当天鹅爸爸拍打着有力的白翅膀朝比林斯飞去的时候,它的脑袋瓜里旋转着各种各样伤脑筋的念头。天鹅爸爸以前从来没有去访求过小号。它也没有钱买小号。它也担心飞到那里的时候,商店已经停止营业了。它知道在整个北美洲,它是—路飞到城里去要弄到一把小号的唯一一只吹号天鹅。

    “这是—次奇怪的冒险,”它对自己说。“然而这是一次崇高的冒险。我要尽一切力量帮助我的儿子路易斯——哪怕我卷进真正的麻烦。”

    靠近傍晚时分,天鹅爸爸向前一看,看到了远处比林斯的教堂、工厂、商店和住家。它决定迅速果敢地行动。它把这座城市绕了一遍,要寻找一家音乐商店。一下子它看到了一家。它有一个宽大的橱窗,橱窗的玻璃厚厚的。天鹅爸爸飞得低一些,打着转,好看得清楚些。它向商店里面看。它看到了一个漆成金色的鼓。它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吉他,带着电线的。它看到了一架小钢琴。它看到了班卓琴、号、小提琴、曼陀林、钹、萨克斯管、木琴、大提琴和许多别的乐器。接着它看到了它所要的东西,它看到了一把铜的小号,用一根红带子挂在那里。

    “现在我行动的时刻到了!”它对自己说。“现在我孤注—掷的时刻到了,不管它对我的感情会是怎么样的打击,不管它和支配人类生活的法律会如何抵触。我这就干!愿我好运!

    天鹅爸爸这么想着,振翅飞下去。它瞄准了那大橱窗。它把脖子伸直了,绷得紧紧的,准备着哗啦一声。它飞快地下潜,全速冲击那橱窗。玻璃哗啦一声破了。那响声是惊人的。整个商店都震动了。乐器纷纷落到地板上。玻璃碎片四溅。一位女营业员昏倒过去。天鹅爸爸感到一阵刺痛,一块玻璃碎片割伤了它的肩,但是它用嘴叼起那把小号,在空中猛一转身,飞出了橱窗玻璃上的大洞,开始飞快地升到比林斯那些屋顶上空。几滴血落到了下面地上。它的肩膀伤了。但是它成功地得到了它所为而来的东西。它嘴里牢牢叼住,在红带子上晃来晃去的是一把漂亮的铜的小号。

    你可以想像天鹅爸爸冲过橱窗时音乐商店里那一声哗啦。就在玻璃撞破的时候,一位店员正在给一位顾客看一个低音鼓,他只见一只白色大鸟撞破玻璃飞进橱窗,吓得拼命狠狠地敲鼓。

  “咚咚咚!”鼓响了。

  “哗啦!”玻璃给撞破的响了。

  女营业员晕倒的时候,她倒在钢琴的琴键上。

  “叮叮咚——叮叮咚—叮叮咚!”钢琴响了。

  店老板一把抓起他的猎枪,可是没打中,一枪在天花饭上打了个窟窿,石灰纷纷扬扬地洒下来。所有的东西飞起落下,响起了喧闹声。

  “咚!”鼓响。

  “砰!”班卓琴响。

  “叮叮咚——叮叮咚——叮叮咚!”钢琴响。

  “崩!”小提琴响。

  “救命啊!”一个店员大叫。“我们遭抢劫了。”

  “让开!”店老板大叫着向门口奔去,走到外面,朝飞走的天鹅又开了—枪——蓬!他这—枪开得太晚了。天鹅爸爸早巳在天上射程之外,十分安全。它高高地飞在比林斯的屋顶和尖塔上空,朝着西南方向飞回家。在它的嘴上叼着那把小号,在它的心里是犯了罪的痛苦感觉。

    “我抢了—家商店,”它对自己说。“我成了—个贼。对于一只像我这样具有高尚品格和崇高理想的天鹅来说,这是多么悲惨的命运啊!我为什么这样做呢?是什么事使我犯这个罪呢?我的过去一生是无懈可击的——良好行为和端正品德的典范。我天生是守法的。为什么,噢,为什么我做这件事呢?

  可是在它稳稳地在傍晚天空中飞行时,答案来了。“我做这件事是要帮助我的儿子。我做这件事是出于对我儿子路易斯的爱。”

    回头说比林斯吧,那儿消息很快传开了。这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天鹅竟闯入一家音乐商店叼走了一把小号。许多人不肯相信有这等事。报社编辑派了一名记者去这家商店看看。记者采访了店老板,为报纸写了一篇报道。这篇报道的标题是:

    大鸟破窗闻进音乐商店

    一只白天鹅撞破橱窗闯入,

    叼走了一把价格昂贵的小号

    在比林斯,人人买了这份报,细读这—桩异乎寻常的事件。满城都在谈论这件事。有人相信,也有人说这根本不可能。他们说,这不过是店老板想出这么个花招,要给他的店做广告罢了。不过店里的店员们说这件事的确发生了。他们指点地板上一滴滴的血。

    警方来查看损坏情况,估计损失约为九百元。警方答应设法找到窃贼并逮捕归案,不过警方听到窃贼竟是一只鸟时,觉得十分抱歉。“鸟类是特殊问题,”他们说。“鸟类很难对付。”

    又回过头来讲红石湖。路易斯的妈妈心急如焚地等着它的丈夫回来。当天鹅爸爸终于在夜空中出现的时候,天鹅妈妈看到它带着一把小号。它由一条带子挂在天鹅爸爸的脖子上。

    “好,”当天鹅爸爸滑翔下来,在水面上停住的时候,天鹅妈妈说,“我看到你办成了。”

    “我办成了,我亲爱的,”天鹅爸爸说。“我飞得又快又远,牺牲了我的名誉,现在回来了。路易斯在哪里?我这就要把它的小号交给它。”

    “它正坐在那边麝鼠窝上,梦想着它想得发疯了的那位天鹅傻小姐。”

    天鹅爸爸向它的儿子游过去,发表了一番赠送演讲。

    “路易斯,”它说,“我走远路去了人们常去的地方。我访问了一个生活沸腾、生意兴隆的大城市。就在那儿,我给你捎来了一件礼物,现在我充满爱心和祝福把它送给你。喏,路易斯,这儿是一把小号。它将成为你的嗓子——代替上帝没能给你的嗓子。学会吹它吧,路易斯,这样生活对你就将顺利些,容易些,丰富些,愉快些!有了这小号的帮助,你终于能够像所有其他天鹅那样说‘咯一嗬’。音乐之声将传到我们的耳朵里。你将能吸引迷人的小姐们注意。掌握这小号吧,你将能为这些小姐们演奏情歌,使它们充满热情、惊奇和向往。我希望这小号将带给你快乐;路易斯,将带给你新的更好的生活。我得到它是作出了一些我的个人牺牲,损失了一些我的自尊心的,不过我们现在不去谈这个。说来说去都只为我没有钱,我没有付钱就拿走了这小号。这是一个遗憾。不过更重要的是你学会演奏乐器。”

    天鹅爸爸说着,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小号,挂至鹏易斯的脖子上,让它和石板跟石笔挂在一起。

    “健康地挂着它吧!”它说。“快乐地吹奏它吧!让森林、群山、沼泽地回响起你青春渴望的声音吧!

  路易斯想对它的爸爸说一声谢谢,但是它说不出一个字来。它知道在石板上写“谢谢你”也没用,因为它的爸爸从来没有受过教育,不会读。因此路易斯只是拼命上下点它的头,摇它的尾巴,拍它的翅膀。天鹅爸爸从这些动作知道,它的儿子感谢它,接受了自己送给它的这把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