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是童话是童话》节选一

(选自《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德)玛亚蕾娜棱贝克   著  李明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李明明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在读博士。现在德国柏林学习。

从前有一个国王、一个王后和一个公主,他们生活在一座很大很大的童话城堡里。城堡周围是一个美丽无比的玫瑰园。这座城堡共有五个尖塔,每个尖塔里都有一个房间。城堡里还有一个舞会大厅,大厅的墙上绘满了白雪公主、海的女儿、七只小山羊和其他童话人物。

国王一家在黄色的房间里用早餐,吃午餐是在绿色的房间里,而晚餐就在有蓝色墙壁的那一间。城堡里还有一间铺着紫色地毯的书房,地毯上一只大龙正在使劲地喷火。书房的书架上摆满了世界各国的童话故事书。生活在城堡里的还有国王的男仆,王后的侍女—她还要负责照看小公主,厨娘和其他几名仆人,他们住在地下室里。地下室里还有一间厨房,厨房里有一个七眼炉灶和工作台,这些都在厨娘的掌管之下。

星期一厨娘会把汤锅放在最小的那眼炉灶上,这上面能放四口汤锅。星期二她用第二眼炉灶,这上面一下能放六口汤锅或者煎锅,就这样一直到星期天。这一天她当然会用到第七眼炉灶,这个炉灶大得很,能在上面同时做十六道不同的菜肴。

城堡和玫瑰园的四周散布着老百姓的房子,这些老百姓将会成为国王的子民。房子的外墙涂着鲜亮的颜色,看上去非常诱人。不过房子里面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住上人。国王经常在城堡里走来走去,思考着他的子民们的未来,尽管他们根本都还不存在。公主喜欢在花园里散步,沐浴在玫瑰花的芬芳中。可怜的王后却饱受着失眠的痛苦,当深夜来临的时候,她只能在黑暗的走廊里来回游荡。

城堡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国王和公主刚刚起床。他们在仆人的帮助下穿好衣服,坐在金碧辉煌的早餐厅里等候用餐。

玛丽推着镀金的餐车走了进来,她是照料公主的女仆,还兼管着许多其它的事情。餐车上有松脆的切片吐司,覆盆子酱,黑莓酱,醋栗酱,鹅莓酱,珍异水果,各色奶酪,香肠,火腿,还有咖啡和可可奶。玛丽为国王倒上一杯咖啡,给公主端上一杯可可奶。

国王抿了一小口滚烫的咖啡,公主细细品味着可可奶,等着女仆为她抹好果酱吐司。

可是玛丽一动也不动。她站在长长的桌子旁,好像变成了一块石头。

“玛丽!”国王大声喊道,“玛丽!”

玛丽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于是国王呼叫自己的男仆,他就站在餐厅的门前。

“路德维希!”他喊道,可是并没有人答应他,于是他再次喊道:

“路德维希,你耳朵聋了吗?我在和你说话呢!”

“没有,国王!哦,是的,国王,我听见您在说话,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的手被捆起来了。”

“什么意思嘛?你被别人抓起来了吗?”

“没有,国王,但是作家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么写的:忠实的仆人路德维希站在早餐厅的门前。至于其它的指令,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收到!”

国王叹息道:“你怎么这么依赖作家写的故事呢!难道作家的话比国王的话还要重要吗——还有你,我的宝贝女儿,别盯着你的盘子看了。你难道就不能自己动手抹一次果酱吐司吗?”

公主把她金色的发卷往脑后一甩,冷冰冰地盯着她的父亲,问道:“那玛丽呢?如果我自己来抹黄油和果酱,那还要她干什么?”

“这该是玛丽考虑的问题。仆人们总是有事可做的,只要他们想做的话!”

国王摇了摇他尊贵的头,说道:“我必须多关心一下你的教育了,你母亲从来都不过问这事。”“这又不是她的错,”公主说,“她晚上睡不着觉,所以只好白天睡!”

正在这时门开了,王后走了进来。她穿着淡紫色的晨袍和便鞋。王后用手掩在嘴前,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我怎么老是睡不着觉啊。亲爱的,我希望你能想点什么法子。整个晚上我都在沉睡的城堡里游来荡去,只好白天爬上床去扮演睡美人。也不知道写这个童话的年轻人到底上哪儿去了?”

王后又舒服地打了一个呵欠,然后说:“玛丽,请给我倒一杯咖啡。”

玛丽一声不吭地看着她,纹丝不动。

“她怎么了?”王后边问边为自己倒上咖啡。

“那位年轻的作家可能已经走了。没有他的指令,仆人们什么也做不了。”国王解释道。

“这真是太好了,”王后说,“如果他发不了指令,那就交给我来办吧,我正好有这个兴趣。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整个白天都保持清醒,只有当星星布满天空,月亮挂在天边的时候,我才上床睡觉。另外我还要取一个新名字。就叫‘黑夜女王’吧!多好笑的名字啊。仙人掌叫这个名字还差不多!”

“我要给自己找一个英俊的王子。”公主说。

国王摇了摇头。

“幸好离你找王子的时间还远着呢。再说我现在也不想跟什么童话王子打交道。我在想:我们需要作家吗?如果那个年轻人不回来的话,我们会怎么样?我们有没有童话之外的生活呢?”

“你考虑的问题还真不少呢,”王后嘲笑说,“难怪他把你叫做问号国王呢。满脑子尽是些问题和担忧!”

“胡说!我才不叫问号国王呢,问号的意思只是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为我找到一个尊贵显赫的名字而已。不过,我们真的不应该等着别人来安排我们的生活,更何况眼下根本就没人来操心这些!也许我们应该学着掌握自己的生活。”国王说。

他来回踱着方步,激动地说着比划着,自问自答着。最后他停住脚步,朝王后看去,他想从她那儿得到最后这个重大问题的答案。可是,王后睡着了。

“所有的改变都应该是从这个问题开始的:我为什么要做正好打算去做的事情。”国王说。

“行了!”王后睁开眼睛,“我一直都在强调,那个年轻人,我们的作家,他一点儿想象力都没有!他连国王的名字都起不了,还写什么童话呀。”

国王摇了摇头。“你又没有听我在说什么。我早就不再谈论那个作家的想象力了。”

“他还是有想象力的!在所有的人物中,他最喜欢的就是我。他会把我嫁出去的,只是他还没有找到配得上我的王子。”玫瑰红公主插话道,她自豪地微笑着。

“就算他找到了一个王子,你现在要谈婚论嫁也为时过早!这一点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别老幻想着未来的事情,享受你的童年吧!”国王说。

“怎么享受?”公主问,“我连一个一起玩的伙伴都没有。”

“这个应该由作家来操心。”王后打着呵欠说。

“我发现,你们根本就不想听我说说我的担忧。那咱们就吃早饭吧。谁知道,咱们下一顿饭要到什么时候才吃得上呢。”国王说。

他们吃啊吃,直到所有的面包都被吃光了,所有的碗都空了,咖啡和可可奶也被喝得一干二净。王后打着呵欠,想赶走倦意,公主百无聊赖,开始在鬈发上编起辫子。国王用一根金牙签剔着牙齿,眉头紧锁。然后他朝窗外看去,那里是平日花团锦簇的城堡花园。红色和白色的花瓣从玫瑰花枝落到地上,绿色的叶片无精打采地挂在枝杈上,似乎很久以来它们就这样站在七月的骄阳下,没有得到一滴水的浇灌。

“作家再也不关心我们和我们的生活了。”国王叹着气说。

“他出走得越来越频繁了。你别老想着这件事。人们把这个叫做创造性休息。”王后说。

国王用手指向花园。“我们的花园也开始休息了。玫瑰凋零,枝叶低垂,连蝴蝶也飞走了。仆人们也在休息。他们什么都不干。可能只有当作家发出命令,他们才会动一动吧。”

“他们应该学会独立行事!他们不必照着作家的每句话去做!”王后说,“毕竟还有我们呢。”

“可是还会有多久呢?”国王问道。

“我们不会有事的。但愿城堡的仓库里还储满了食品,如果这些仆人们不愿意行使他们的职责,那就请便吧!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动手!”王后说。

国王突然感到浑身发抖。“这里就像冬天一样寒冷。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把辫梢放进嘴里,爬到王后的怀抱中。她突然觉得自己格外幼小。国王站到她们椅子后面,搂住她们俩。三个人突然都感到害怕起来。

“我们必须去寻找作家。”国王说。

玛丽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可是大颗的泪珠却从她眼角滚落下来。

“看在老天的分上,姑娘,不要哭了,眼泪会把字弄花的!”王后焦躁不安地喊道。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的《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责任编辑 欧阳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