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员内波穆克

(小说)

(选自《蒂莉阿姨的魔法箱》第十章)

(德)彼得·赫尔德林  著  王泰智  沈惠珠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喏,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十一月了。”蒂莉阿姨说。“现在已经是乘轮床穿行医院的时候了。”

大卫其实很怕听到这个计划,所以一直很高兴,因为蒂莉阿姨已经好久没有提这个问题了。这和十一月有什么关系,他反正无法解释。或许蒂莉阿姨知道是什么原由。

格鲁伯教授已经宣告,大卫的石膏下周就要去掉了。所有这一切都使蒂莉阿姨很兴奋,甚至比大卫还要兴奋。“你母亲和我,我们要陪你乘红十字汽车去康复医院,你可以想一想,或许还可以响几声警报器呢。”

“你竟瞎说,蒂莉阿姨。”

“喏,如果是瞎说,那也是个令人高兴的瞎说。”

大卫的脑子里充满了忧伤,怎么也无法摆脱。比方说,他又想起了,他可能不会正常发育,或许成个小矮人。或者他想到了父亲,可能又会寄一封信来,但最终会抛弃他、他的母亲和蒂莉阿姨。或者想到了母亲,即使坐在他的床边,思想也常常会飞向远方。只有蒂莉阿姨没有变化,还高高兴兴地坚守在阵地上。但有时她做事又太出格了。就像现在。

她飞快地走出房间,说要去找一下教授,但很快又像触电一样跑了回来:“现在可以走了。我们只需要和马特斯医生打个招呼,然后再请玛格丽特护士帮个忙。”

她像旋风一样做完了这些事。马特斯医生像预定好了一样,已经来到了房间,而不是找来的,他站在那里观望着,玛格丽特护士和一名护理员把大卫放到一张有轮子的病床上。没有什么人能够抵御蒂莉阿姨的能量。她把假发皮桶和化妆盒关起来,还想再出去一次。

马特斯医生挡住了她的去路:“稍等一下,韦威尔卡夫人,”他口吃地说,“我请求您。这是件很严肃的事情。您当然不能随便闯入任何一个房间。绝不能去观察室。”

蒂莉阿姨不耐烦地耸了耸肩膀,试图从他身旁走过去。“当然不会,难道我是个疯子?”

“不,不,”马特斯医生试图使她镇静下来,“玛格丽特护士将陪着您去。我们已经安排了孩子们在他们的房间里等待您的出现。”

“喏,如果您真的以为,我们必须在那里出现的话。”蒂莉阿姨现正在兴头上。

“而且,午饭前您必须回来。”马特斯医生说。

但他没有得到回答。蒂莉阿姨已经蹦跳着走出了屋外:“我马上就回来。”马特斯医生觉得,最好等蒂莉阿姨回来。他显然担心会出什么大事。尽管如此,蒂莉阿姨还是做了一件大家没有想到的事情。

有人敲门。“请进。”约纳斯喊道,今天他扮演了一个观众的角色。

门打开了,在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长袍,头上光光的小丑,一张大得直到耳朵的嘴,白色的面颊,白色的下巴。

“这不可能。”马特斯医生轻声说。

“太奇妙了。”玛格丽特护士称赞地说。

“真棒。”约纳斯吃惊地说。

“蒂莉阿姨?”大卫问,并给了她一个说话的机会。

“请允许,我是护理员内波穆克,要带病人大卫·劳赫去参观,或者说去逍遥游,或者进行考察。”蒂莉阿姨用一种尚未使用过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内波穆克 其实就是蒂莉阿姨 用他的黑笔圈成的小丑大眼睛巡视了一下房间,拎起一个彩色布口袋:“这我们路上需要!”他请求玛格丽特护士和他一起推着轮床,并请马特斯医生让开路:“否则您会被轮子碾过去的,我亲爱的博士。”

刚才还有些害怕和担心的大卫,现在开心地从一个病区走向另一个病区。他熟悉这一切,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灰色的走廊、病房、生病的孩子、他们的护士和护理员,但这些又同时属于一个宏伟的、美妙的梦 这都是内波穆克的功劳。他打开门,用轮床把大卫推进一个病房。

病房里的孩子们吃惊地坐在床上,一个个目瞪口呆。内波穆克向孩子们鞠着躬,把手按在胸前,先像一头熊一样吼了几声,然后开始她的演说:“请允许,我的名字叫内波穆克。我是新的护理员。而躺在床上的这个人”— 内波穆克伸开胳膊指着大卫 “是我最爱的病人。我时刻都不能离开他。过几天,他就要脱掉石膏裤子和石膏袜子,然后就要跳起舞来。但目前,他还只能在思想里跳舞。我会帮助他的。我将接住他的梦和愿望。”

各张病床之间的地方并不大。但这对内波穆克已经足够了。而他自己却显得越来越高大起来,因为他既是护理员,又是小丑,同时还是蒂莉阿姨。他从布包中掏出一个微小的捕蝶网,在原地走动起来。身体时而伸展,时而蹲下,时而迈着大步,时而迈着小步。有时还要开心地尖叫一声。“我抓住了,那个梦,一个小梦,但是一个好梦!”或者:“不,你不能逃跑,你这个又粗又圆的愿望。”每次当她用网抓到一个看不到的猎物时,都要跑到布包那里,把它塞进去。“你们都知道,”内波穆克说,“愿望是看不见的,梦呢,只有在熟睡的时候才能出现。可现在,你们却都是醒着,是不是?”

到了这时,那些惊呆了的孩子们才开始动弹。他们点头,鼓掌,并且齐声喊道:“是!”一个勇敢的小女孩要求内波穆克,专门为她抓一个愿望。内波穆克晃了晃头:“想追求的愿望特别难抓。”

他立即就开始表演了。动作越来越快,原地旋转着,向上跳着,摇摆着捕蝶网,突然,他跌倒了,是捕捉累倒的,同时也显得很难过,因为他没有抓到所追求的那个愿望。“呼!”内波穆克发出了蒂莉阿姨的声音,打开了布口袋,给每个孩子送一件礼物,那都是孩子们愿望和梦想的体现,有小玩偶、有书、有各种游戏。

“再来一次!”孩子们喊道,“求求你再来一次!”

内波穆克深深鞠了一躬,把双臂垂下,然后又抬起来,摇了摇头,轻声说:“喏,这是不可能的,亲爱的孩子们。护理员内波穆克只在今天上午存在。然后他就将永远消失,等待着你们去梦他。”

内波穆克又在其他四个房间进行了表演。又四次用网抓住愿望和梦想,四次拿出礼物,孩子们又四次不想让他离开。

他的表演已经传遍了医院的各个角落。观众的数量越来越多。当他最后一次扬起捕蝶网,在一个病房中又蹦又跑又舞蹈时,格鲁伯教授也赶来观看。

内波穆克再次鞠躬,再次告别时,他已经筋疲力尽,把头上的光头假发撕下来,露出来半个疲惫的蒂莉阿姨,但他的白色的大嘴和下巴却仍然是个小丑。

格鲁伯教授向她行了一个吻手礼。“您不仅使孩子们着了迷并得到了礼物,尊贵的夫人,同样也使我受益匪浅。”他说。

蒂莉阿姨和玛格丽特护士缓慢地推着轮床往回走。

“还不错,”蒂莉阿姨满意地说,“我们准时在午饭之前结束了演出。”

这当然。但她的表演还远没有结束。“天啊,我把约纳斯给忘了。”

约纳斯下午自己看了专场演出。大卫也很高兴,再次经历捕捉愿望的内波穆克的精彩表演。无与伦比的内波穆克,即蒂莉阿姨从彩色布口袋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送给了约纳斯:《红色的佐拉》,给大卫一盒小丑化妆用的油彩,包括光头橡皮头套。

当她最后终于坐到她的椅子上时,大卫才发现她的手在发抖。他真想去抚摩她的手,但他没有这样做。内波穆克会生气的。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蒂莉阿姨的魔法箱 责任编辑 陈晓梅)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