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莉阿姨登场演出

(小说)

(选自《蒂莉阿姨的魔法箱》第三章)

(德)彼得·赫尔德林  著  王泰智  沈惠珠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在共和国广场,汽车堵塞在一起。连有轨电车都走不动了。天下着蒙蒙小雨。秋天在向路上的行人平均散发着感冒病毒。大卫站在红绿灯前,观察着周围的人。有的人等到绿灯时才过马路,也有的人干脆就这么过去,因为反正汽车都停在那里不动。

身边一个老年男子举起胳膊,用拳头向下雨的老天示威。

当大卫终于决定要穿过马路时,有人在他背后捅了一下。他生气地转过身去,几乎和葆拉鼻子尖对上了鼻子尖。他目瞪口呆地扭曲了面孔,觉得自己的怪脸好像凝固在那里。

葆拉微笑着看他那张变了形的面孔。“你怎么了,大卫?”

“噢,没有什么。”

葆拉抓住了他。“我问过我的母亲,能不能和你一起做数学作业。她觉得这很好。你当然还能得到点好处。”

一股美妙的暖流从他的身体里流过,从头一直到脚。

她又捅了他一拳。可这次他的感觉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说点什么呀!”

他像蛇一样弯曲地穿过那些停止不前的、喷着臭气的和按着喇叭的汽车。葆拉跟在他的身后。“你倒是说点什么呀!”她又催促说。

就好像是中了魔法 他心里很高兴,但却不能表现出来。

但葆拉却不松口。她紧跟在他身后,恳求着,声音很轻,不抱很大希望:“说点什么吧,大卫。”

“好,”他在马路的喧嚣中崩出了这个字。

“什么?”她问,并尽量设法走在他身边。

但在汽车的头尾夹缝中穿行的路线却使她无法达到这个目的。

他们终于到达了马路的彼岸。葆拉一下抓住他的手。

他像发疯一样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母亲肯定不会反对。蒂莉阿姨更不会。”

“你觉得,她会到学校来看我们吗?”

“她都有点等不急了。”大卫也抓住葆拉的手,快到学校时才松开。

“你会认识她的。她明天就到班上来。”

葆拉在他前面跑了起来。“快。我们要迟到了。”她的乌黑的短发,在头上飞舞着。看起来,就好像一顶帽子很快就会从头上掉下来。

罗登布鲁克先生对蒂莉阿姨的决定很高兴。“我很乐意为她提供我的课时。”

当大卫向蒂莉阿姨转达罗登布鲁克先生的邀请时,她并没有感到奇怪。她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是谁?”她问约翰内斯,那只虎皮鹦鹉。其实对那只鸟来说,这根本就是无所谓的。这个问题,她已经向它提过无数次了。

然后她就开始做准备。为此,她不需要大卫。“干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我干我的事。”

她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和他一起吃晚饭,而只是从房间里探出头来问一句:“好吃吗?”

等他把电视节目遥控器上按键轮流按了一遍以后,他就去卫生间刷牙,并听着蒂莉阿姨房间的动静。但什么都听不到。

只是当他躺到床上,想关灯的时候,她才出现在房门口,穿着睡衣,头发上满是发卡,额头和下巴上涂着厚厚一层脂粉。“我们明天早上坐出租车去学校,”她说,“我得带上不少东西。”

大卫想提出异议。但她却抢先他一步:“晚安。”说完这句问候,就把房门关上了。他只好叹一口气,把头埋在枕头里。

这天夜里他做了好多梦。所有的梦里,几乎都是蒂莉阿姨唱主角。有时也出现葆拉。在一个梦里,蒂莉阿姨乘热气球去了学校。她喊叫着,摇着手,并把一根绳子从上面扔了下来。学生和老师都去拉绳子,但就是拉不到校园中来。

他又气又羞地醒来。蒂莉阿姨已经活生生地站在他的床前:“早上好,大卫!”她响亮地向大卫问候,满面春风,呼吸均匀,同时搓着双手。

大卫一时还无法立即从梦中醒来。然后又是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就像是变戏法一样,蒂莉阿姨返老还童了。她的头发虽然还是花白,但在额头上却有一缕淡紫色发束垂下。看起来,至少他觉得,显得调皮和欢快。她几乎没有化妆,但面孔却很平滑,眼睛里闪烁着无限的活力。她的很多衣服,大卫都觉得过于老派和破旧。但现在这件他很喜欢。红色立领衬衫,配以比平时稍短一些的裙子。她完全有理由为她漂亮的大腿感到骄傲。大卫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短暂地靠在蒂莉阿姨的身上,闻她那浓郁的香水味道。

“你觉得怎么样?”他听到蒂莉阿姨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我这个样子,你能带我去吗?我够不够帅?”他又打量了一下蒂莉阿姨,从调皮的一缕头发直到擦得甑亮的皮鞋,但还是有一种复杂的感觉。“很好,很好。”他说。他觉得蒂莉阿姨真是很棒,但却仍然对共同去学校有一丝顾虑。

她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和他一起走到卫生间门前,然后安慰地说:“其实,我对这堂课是做了足够的准备的,我的乖大卫,你不必有什么顾虑。”

乖大卫 这是一种昵称,只有蒂莉阿姨才能这样叫,而且只有在他情绪很好,或情绪很坏的时候。

“抓紧时间,孩子。”

他们站着吃了早点。大卫抓起书包,蒂莉阿姨带上她的东西,化妆盒和一只箱子大小的黑皮桶。

出租车已经等在门口。蒂莉阿姨坚持让他坐在后座上她的身边。手袋她放在膝盖上;两只黑箱子放在两侧。

“歌德中学!”

出租车司机审视地看了一眼反光镜。

“我们必须准时到达。”蒂莉阿姨又强调了一句。

大家都已经在那里等侯。班里的几个代表站在大门口欢迎,稍微有点紧张和拘束。葆拉也在其中。蒂莉阿姨让他们帮助提箱子。胖子格雷戈尔提那只黑皮桶。“注意拿好我那个宝贝箱子,孩子!”

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她也有点激动。她的面颊不仅因为擦粉有些发红。她的手在寻找大卫的手,但却没有找到。大卫躲到了旁边,藏在葆拉的身后。他觉得,和蒂莉阿姨手牵手进入教室,对他太难堪了。

但,蒂莉阿姨却使大家都着了迷:罗登布鲁克先生用鞠躬向她表示欢迎,而班上的学生中则出现了一片窃窃私语。

大卫忘记了一切担忧和惧怕,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他心中充满了自豪。这个机灵的、发疯的、奇妙的蒂莉阿姨!

她烦琐地把几个箱子摆好。“我必须随手能够拿到它们。”她解释说。

而且,它们马上就出现在蒂莉阿姨的故事当中。她把化妆盒里面的抽屉一个一个地拿出来。“这是什么?”她问。

“一只唇膏。”下边乱轰轰地回答。

不止是一只!紧接着拿出了一大堆唇膏来:浅的、深的、玫瑰色的、紫色的、白色的、灰色的、蓝色的。

然后又拿出了很多画笔。

“这都是干什么用的,你们知道吗?”蒂莉阿姨举着那些小物件,就好像是集市上的叫卖农妇。“怎么样,你们知道吗?我现在就给你们表演 一下。”只是用一只黑笔描了几下,她的眼睛就变得又黑又疲倦了。然后用一块布把这副苦脸再擦掉。用另外一只笔给嘴画了一个淡淡的圆圈。

“这是 …… ?”她把一个小盒举起来。

“胭脂。”孩子们喊道。但已经不像开始时那么有把握。因为蒂莉阿姨的魔术使他们感到神秘莫测。

“不过,这对我还不够。”蒂莉阿姨把手指伸进小盒里,然后把面颊染红。“这叫Rouge,即面颊红。”

随后她又拿出一个又一个小盒。其中有蓝、浅红、深红、灰、黑和白各种颜色。瞬间,她就把下巴染成了白色,变成了一个小丑。

“请看!”她喊道。

“但这还不是一切,”她说,“只是一点点。”

她又把手探到箱子里,拿出一块橡皮泥一样的东西。飞速的把它贴在两颊,面颊立即塌陷了下去,看起来就好像她已经多日没有吃东西了。

大卫已经忘掉了周围。只是当有几个人鼓掌,另外几个人高喊“妙极了”,罗登布鲁克先生也高呼“太好了”的时候,他才又回到了现实。罗登布鲁克先生坐在学生当中,目不转睛地看着。

这时,蒂莉阿姨不再表演唇膏和脂粉了,她开始讲述自己的事情。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她说,站了起来,左右走动着,双手放在脸上,只是几个动作,就把一顶假发套在了头上,“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生活在布鲁诺附近的一个村庄里。布鲁诺是捷克的一个城市。我上的学校很小,只有一个老师和十一个学生,我喂养鹅、鸡和一群笨蛋,当时只有一个梦想:演戏!因为有一次,一个叔叔带我去布鲁诺看歌剧 这就足够了。我想学唱歌,想长得漂亮,想出名。”

她有时说得很快,有时又很慢,有时变成了一个少女。她在变化,她在演戏。

大卫盯看着她,张大了嘴。

突然,她又戴上了另外一个假发。她讲述,她如何向一个年老的大歌唱家学习。她不仅演自己,还在演她的女老师。她不断更换假发,不断改妆,都是在转身之间。

“我的第一个角色是《被出卖的新嫁娘》中的玛丽。这是斯美塔纳的一部歌剧。”

蒂莉阿姨变得丰满了,变得年轻了,她穿的那条紧身裙子,好像变得宽松和飘逸了。大卫还从来没有听过蒂莉阿姨唱歌。她自己老是说,她只能像乌鸦那样嘶叫。可是现在,她却用响亮而清晰的声音唱了起来。

在这个课时中,假发的颜色不断变换。蒂莉阿姨的表情和动作也是如此。大卫不再听她唱歌,而只是盯看着她。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蒂莉阿姨又变回了她自己,当然是渐渐的。

她讲述她作提词员的工作。讲她如何在她的小提词间,或者坐在幕后或站在布景之间,为健忘的男高音,提示歌词和曲调。她像玩游戏一样,又把各种物件放回化妆盒,把假发放回黑皮桶。

“是啊,现在我就只有我的大卫了!”

大卫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全班响起了嬉笑声。罗登布鲁克先生站起身来,走到前面,向蒂莉阿姨致谢,他弯腰鞠躬多次,最后还向阿姨致了吻手礼。

有人又嬉笑了起来,大卫觉得这很蠢。如果他现在更大一点,这样一节课以后,他也会去吻蒂莉阿姨的手的,特别是在如此精彩的表演之后。

罗登布鲁克先生允许他送蒂莉阿姨上出租车。他替阿姨提那只装假发的皮桶。

她吃力地进入汽车的后座。她微笑了一下,脸上的皱纹显现了出来。

“我还好吗,大卫?”

大卫努力寻找合适的词语,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双手按在胸前:“你真棒,你简直是登峰造极!”

她向大卫眨了眨眼睛。出租车开走了。

罗登布鲁克先生今天笑的次数比往常多了很多。蒂莉阿姨的艺术打动了他。

布鲁诺在课间给大卫买了一块口香糖。

放学时,大卫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女秘书把一束又大又艳的鲜花塞到他的手上。“校长表示感谢,”她说,“当然向你和你的阿姨。”他尽可能不招摇地拿着花束离开了学校。在街上遇到了葆拉。他真想把花束藏起来。

葆拉帮助他解脱了困境。“你应该把这送给你的阿姨。交给我,我帮你拿到电车站。”

有时,他真是很喜欢她。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蒂莉阿姨的魔法箱 责任编辑 陈晓梅)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