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莉阿姨不是真正的阿姨(小说)

(选自《蒂莉阿姨的魔法箱》第章)

(德)彼得·赫尔德林  著  王泰智  沈惠珠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其实,准确地说,蒂莉阿姨并不是阿姨,也不愿意别人叫她阿姨。但母亲却坚持让这么叫。蒂莉阿姨只能是阿姨,而不能是别的什么。至少对大卫是这样,尽管蒂莉真的不是他的阿姨。

母亲在这种事情上特别固执。她也不许大卫管她叫妈妈或者妈咪或者阿妈或者伊尔莎。尽管所有这些称呼都是对的。有一次,他只是出于高兴叫了母亲一声妈咪,她立即就跳了起来,并警告他说,如果他要是再这么叫一次,她就会生气而脸皮变绿,而且永远绿下去。大卫当然不想有一个绿脸皮的母亲。

蒂莉阿姨也是因为大卫才搬到他家来的。但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在他婴儿时代发生的事情。父亲在国外主持一个巨大的工程项目,要在南美修建一座水坝。他每半年才能回家一次休假,只能住三周。等他走了以后,母亲就会说,现在该轮到她休假了。

大卫出生后不久,父亲又走了。母亲忙得几乎到了发疯的程度。她必须为歌剧院新一轮演出缝制服装。大卫那时还裹在尿布里,所以需要有人来照料。母亲问过很多人,但她们都没有时间,或者都说没有时间。就在这个紧急时刻,母亲想起了她过去认识的一个信友:蒂莉阿姨。其实她完整的姓名是奥蒂莉·韦威尔卡。

母亲的母亲,就是外婆,1945年时,和蒂莉阿姨,那时她还是一个“纯情少女”,从捷克一个城市布鲁诺被赶了出来。那时外婆和蒂莉阿姨在一起共患难过一段时间。她们当时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唱歌和一起找男人。

外婆死后,母亲还和蒂莉阿姨保持了一段通信联系。现在,她求蒂莉阿姨至少暂时到法兰克福来住一段时间。开始时,蒂丽阿姨还有些不乐意:“植物要是老了,就不能随随便便移植花盆了!”但后来她还是答应了。这都是十二年以前发生的事情。

 

现在,蒂莉阿姨不再埋怨了。“老植物”在新花盆里感觉良好。她住在走廊尽头一个大房间里,她觉得,房间里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床和钢琴。她躺在床上唱歌,但在钢琴旁却不唱。她说,一边弹钢琴一边唱歌,这会使约翰内斯,就是她的那只虎皮鹦鹉受不了的。这些年来,这只鹦鹉的音乐素养提高得很快,只要你唱错一个音,它就会吱吱地叫起来。

蒂莉阿姨在房间的四扇窗子上都挂了特别漂亮的窗帘。看上去,它们就像是舞台上的幕布,拉开和关闭时,还发出沙沙的响声。

蒂莉阿姨老是不断变换自己的形象。有一次来吃早饭时,她变成了一个特别年轻的小姑娘,染红的头发,超短的裙子。她还特别让母亲和大卫注意她的大腿:“你们看看这儿!有这两条腿,我可以参加任何一场时装表演。”有时她又扮成流浪女,拖到脚腕的深色长裙,满脸的皱纹,一缕灰发垂在额头上。

母亲不喜欢这种买弄。“你知道吗,蒂莉,你这个滑稽样子我无法接受。”

可这却不太能影响蒂莉阿姨的兴致:“你们俩所做的一切,如果我都能接受,那我早就把我的宽容之心吃掉了。”

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这对蒂莉阿姨是一种享受:完全进入角色以后,她会兴奋地称自己是狂人。

她只在床上唱歌,早已不在舞台上。但却在舞台下面。或者说半下面,就是在舞台边缘的一个小房子里。那叫提词暗室。蒂莉阿姨坐在里面,如果舞台上的男女演员有时忘记了台词,就由她给他们提示。

母亲知道,蒂莉阿姨当提词员不仅很受赞赏,而且几乎是名扬四方。

蒂莉阿姨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但这正是她所希望的。父亲逃逸到遥远的世界,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责任的。这个想法,有时也在大卫的脑子里闪过。但他永远也不会说出去。否则,蒂莉阿姨会大发雷霆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父亲一回到家来,老是不断和蒂莉阿姨发生摩擦。父亲叹气说,她就是骚乱的化身。在客厅里,父亲感觉很不舒服,因为她在墙壁上贴满了戏剧招贴画和印有可怕的男女歌星的可怕的图片。可大卫却觉得这个“舞台装饰”很不错。

 

今天好像有什么不大对头。“你母亲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就像一只快要进汤锅的母鸡。”蒂丽阿姨说。 

刚刚放学回来的大卫,思想还在学校里,但觉得蒂莉阿姨这种比喻太粗俗。

大卫知道,蒂莉阿姨这几天在剧院没事干。她一轻松下来,总是显得有些无奈。她穿着一件闪着银光的晨袍,萎缩在厨房的椅子上。晨袍她穿着太大,罩在身上,就像是一顶小帐篷。她的脸用面油涂了一个白色的“面具”,露出的两只眼睛闪着绿色的光芒。她把头发梳了一个发髻,就像是帽子上的绒球。

母亲站在灶旁烧午饭,向蒂莉阿姨抛过来一个疑惑的目光。或者是试探的目光。或者是深思的目光。大卫一边在餐桌上摆放餐具,一边暗暗地观察着。然后他坐下来,等着母亲把锅从灶台拿下来放到餐桌上。她给大家的盘子里分蔬菜和土豆。

蒂莉阿姨把盘中的一块肉推开。“今天是我吃素的日子。”她嘟囔着说。

母亲坐直了身体,把刀叉放在盘子旁边,嘴里咀嚼着,尽管她什么都没有吃,然后,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必须请你们俩单独生活两个礼拜。”

“什么?”大卫问。

“原来如此。”蒂莉阿姨说。

“对。”母亲点头。

“为什么?”蒂莉阿姨问。

大卫不知说什么更好,所以也重复这个问题:“为什么?”

蒂莉阿姨尖刻地说:“难道你是我的回声?”

“我要和剧院一起去巴黎巡回演出。”母亲轻声说,甚至有一些担忧。

“那我呢?”蒂莉阿姨不满地问,似乎要消失在她的银色帐篷里。“难道让我的休闲日子浪费在这孩子身上?”

大卫眼睛盯着盘子里的蔬菜说:“你太卑鄙,蒂莉阿姨。”

“我很愿意这样。”她说。

然后,三个人都沉默不语地吃饭。最后,蒂莉阿姨边吃边说:“我们会好好利用这几天的,伊尔莎,等你回来,你肯定会为我和大卫这期间所做的和所经历的一切感到羡慕的。”

“天啊,这是什么意思?”

“喏,”蒂莉沉思地晃着头说:“比方说房间起火。或者水管爆裂。或者我们搬到旅馆去,因为我们受不了天天做早饭、拉着吸尘器满屋子跑之苦。”

母亲不知所措地盯看着蒂莉阿姨。

蒂莉阿姨向她点头笑了,把手放在大卫的手上。“我们会应付一切的。你去收拾行装吧。”

大卫很高兴,但同时也有些害怕。他将第一次和蒂莉阿姨单独生活这么长的时间。

“你难道没事干吗?”蒂莉阿姨把他赶出了厨房。

大卫和布鲁诺有个约会,还得去做数学作业。母亲曾给他讲过,他出生时特别小,小得可怜!母亲当时对他很是担心。但母亲说,他当时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婴儿!父亲见到他以后,立即就给他取了个合适的名字:大卫!就像那个曾给巨人格利亚带来恐惧的大卫。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很渺小。他聆听一下房子里的声音。母亲的房间寂静无声。蒂莉阿姨正在浴室里高歌。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蒂莉阿姨的魔法箱 责任编辑 陈晓梅)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