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无选择

(选自《浪漫鼠德佩罗》第四十七章)

[美]凯特·迪卡米洛 著   王昕若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德佩罗哆哆嗦嗦地站在楼梯上。那线肯定不在了。他听不到它的声音,也看不到它的踪影。他本来有机会把它系在自己身上,可是现在已经太晚了。

德佩罗忽然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可怕。他是满是耗子的、曲里拐弯儿的、黑暗的地牢中一只体重只有两盎司的孤零零的小老鼠。他只有一根缝纫用的针可以用来自卫。他必须找到公主。他一旦找到她就必须把她救出来。

“那是不可能的,”他对黑暗说,“我不能那么做。”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我要回去。”他说。可是他却没有动窝。“我必须回去。”他向后退了一步,“可是我不能回去。我不能选择。我别无选择。”

他向前迈了一步,接着又迈了一步。

“别无选择。”在他下楼梯的时候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别无选择,别无选择,别无选择……”

在楼梯的底部,那耗子博缔塞里正坐在那里等候着,当德佩罗下了最后一级台阶来到地牢的地上时,博缔塞里大声呼唤着他,好像他是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啊,”博缔塞里说,“你来啦!一点儿不错,我一直在等你。”

德佩罗看到一只耗子黑暗的身影,那是他一直很惧怕的东西,终于从阴暗中走出来迎接他了。

“欢迎,欢迎!”博缔塞里说。

德佩罗把爪子按在了那根针上。

“啊,”博缔塞里说,“你武装起来了。多么迷人啊!”他把两只爪子高高地举起来。“我投降。哦,是的,当然,一点儿不错,我投降!”

“我……”德佩罗说。

“是的,”博缔塞里说,“你。”他把那金质小匣从脖子上拿下来,开始来回摆动它。“请继续说。”

“我不想伤害你,”德佩罗说,“我只需要从你旁边经过。我……我在探险。”

“真的?”博缔塞里说,“太令人惊奇了!一只小老鼠在探险。”金质小匣来来回回地摆动着。“为什么去探险?”

“为救公主而去探险。”

“公主,”博缔塞里说,“公主,公主。这些天来一切事情似乎都是和公主有关的。你知道,国王的人也到这里来找过她了。他们没有找到她。那是当然的。可是现在来了一只小老鼠。他正在营救公主的探险途中。”

“是的。”德佩罗说。他向博缔塞里的左边跨了一步。

“多么令人鼓舞啊!”博缔塞里说。他懒洋洋地向他的右边跨了一步,挡住了德佩罗的去路。“小朋友,干吗那么急匆匆的?”

“因为,”德佩罗说,“我必须……”

“是的,是的。你必须去救公主。一点儿不错。可是在你救她之前,你必须找到她才行。对吗?”

“是的。”德佩罗说。

“如果,”博缔塞里说,“如果我告诉你我确切知道公主在哪儿将如何呢?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带你一下子就找到她又将如何呢?”

“嗯——”德佩罗的声音在颤抖着。他抓住那根针的爪子在发抖。“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我为什么要那样做?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为什么要帮助……为的是为人类尽我的一份力量。为的是去帮助营救一位公主。”

“可是你是一只……”

“一只耗子,”博缔塞里回答,“是的。我是只耗子。我从你的哆哆嗦嗦中看到对我们的邪恶本质过分夸大了的谣言已传到了你那过大的耳朵里。”

“是的。”德佩罗说。

“如果,”博缔塞里来回摆动着那金质小匣,“如果你允许我提供帮助的话,你就帮了我一个大忙了。我不仅可以为你和公主做件好事,而且我的行为也有助于消除这似乎如影随形地缠着耗子的说耗子邪恶的可怕的鬼话。你同意让我帮助你吗?你同意让我帮助我自己和我的同类吗?”

读者,这是不是一个诡计?

当然是!

博缔塞里并不想帮助谁。根本就不想。你知道博缔塞里想要干什么。他想让别人受罪。他特别是想让这只小老鼠受罪。这样做有多大好处呢?

哎哟,把他直接带到他想要去的地方,公主那里。让他看到他一心渴望见到的人,而那时,正是在那时,面对他所爱的,德佩罗会死去。在这一切结束之后,那小老鼠的味道多好啊……还有希望和泪水、面粉和油以及受挫的爱情来调味!

“小朋友,我的名字叫博缔塞里·雷莫索。你可以相信我。你必须相信我。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德佩罗。德佩罗·缔林。”

“德佩罗·缔林,把你的爪子从你的武器上拿开。跟我来。”

德佩罗盯着他看。

“来吧,来吧,”博缔塞里说,“放开你的针吧。抓住我的尾巴。我将把你带到你的公主那里。我保证。”

读者,根据你的经验,一只耗子的承诺能有什么价值吗?

没有!完全没有!一点儿没有!等于零!

不过,我也一定要问你这个问题:除此之外,德佩罗还能抓住什么呢?

什么也抓不住!

于是,那小老鼠伸出爪子。他抓住了那耗子的尾巴。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浪漫鼠德佩罗 责任编辑 李华敏 高彦)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