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地牢去

(选自《浪漫鼠德佩罗》第三十章)

[美]凯特·迪卡米洛 著   王昕若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在城堡中,米格在她年轻的生命中第一次有足够的东西吃了,而且她吃了。她很快变得丰满起来,而且后来更加丰满了。她变得越来越圆滚滚、越来越高大了。只是她的头还是那么小。

读者,作为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我有责任时常讲些不容置疑的和令人很不愉快的事实。本着诚实的精神,我必须告诉你米格有一点点懒惰。而且,她也不是抽屉里最锋利的刀子,就是说,她的头脑有点儿迟钝。

因为这些缺点,路易丝很难找到一些让米格里·索可以有效地完成的工作。米格先后换了很多工作:米格不适合做一个女侍臣(她在试穿一位来访的公爵夫人的长袍时被抓住了);不适合做一个缝纫工(她把一位骑术教练的斗篷缝到了她自己的上衣上,把两件衣服都给毁了);不适合做女仆(被派去打扫房间时,她张着嘴傻呵呵地站在那里,欣赏着那金色的墙壁、地板和挂毯,一遍又一遍地惊叫:“天哪!那不是很漂亮吗?天哪!那不是件贵重的东西吗?”而且根本就没有打扫房间)……

这些家务杂工米格都屡试不成,而与此同时,城堡里发生了其他一些重要的事情:下面地牢中的那只耗子在黑暗中踱着步并轻声低语着,伺机要向公主报仇;在城堡的楼上,公主遇见了一只老鼠,而且那老鼠爱上了她。

会有结果吗?当然。

正是因为米格不能很好地完成任何工作,于是产生了结果。作为最后的一着儿,路易丝把米格派到厨房去,那里的厨师在善于处理难题方面是很有名的。在厨师的厨房里,米格把蛋壳儿掉到搅拌的蛋糕稀面糊里;她用食用油而不是去污剂擦洗厨房的地板;她在就要给国王端去的猪头肉上面口无遮拦地打喷嚏……

“在我所遇到的所有的没有用的人中,”厨师大声说,“你肯定是最差的、最开花耳朵的、最没有用的。只有一个地方是留给你的,那就是地牢。”

“嗯?”米格说着用一只手托着她的耳朵。

“你将被派到地牢去,你要去给狱卒送午饭。从现在起那就是你要干的活儿。”

读者,你知道城堡的老鼠害怕地牢。要我告诉你人类也害怕地牢吗?当然,地牢的阴影在他们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在春暖花开的时节,从地牢那黑暗的深渊里冒出一股臭味儿,漫遍了整座城堡。在寂静、寒冷的冬天的夜晚,可怕的嚎叫声从那黑暗的地方传出来,好像那城堡本身在呻吟和哭泣。

“那只不过是风声,”城堡里的人们彼此想使对方相信,“那不过是风声罢了。”

许多女仆被派往地牢给那狱卒送饭,回来的时候面色苍白,流着眼泪,双手颤抖着,牙齿打着颤,坚持说她们再也不会去了。更糟糕的是,私下里传说那些接受给狱卒送饭工作的女仆下楼到地牢去以后,就再也不见踪影了……

你相信这将是米格的命运吗?

天哪!但愿不是。没有米格这个故事还有什么可讲的?

“听着,你这开花耳朵的傻瓜!”厨师叫道,“这就是你要干的事。你把这盘食物拿到下面的地牢去,你等那老人吃完再把盘子拿上来。你以为你能干好这件事吗?”

“当然,我估计可以,”米格说,“我把盘子给老人拿去,他吃了盘子里的东西,然后我再把盘子拿上来。那么,盘子里可能已是空空的了。我把那空盘子从深深的地牢拿上来。”

“对了,”厨师说,“看起来很简单,不是吗?可是我肯定你还是会用什么法子把事情搞坏。”

“嗯?”米格说。

“没有什么,”厨师说,“祝你好运。你正需要好运。”

她看着米格从地牢的楼梯下去。读者,那就是小老鼠德佩罗前一天被推下的同一个楼梯。不过和那小老鼠有所不同,米格有烛光照亮儿:在一只盛食物的盘子上有一根闪烁不定的蜡烛为她照路。她在楼梯上转过身来望了望厨师,并且微笑了一下儿。

“那个开花耳朵的、无用的傻瓜,”厨师摇着头说,“请问,一个微笑着走入地牢的人会有什么结果?”读者,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得接着往下看。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浪漫鼠德佩罗 责任编辑 李华敏 高彦)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