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魔法灰姑娘》第二十一章

[美]尔·卡森·乐文 著   赵永芬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极度恐惧的父亲不禁张开了嘴。

  “真是好浪漫啊,P爵士。”欧嘉妈妈叹息着把她的手臂伸进他的臂弯里。

  他的脸变了模样,而且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只要你高兴,我亲爱的,我的生命。”

  他看来一脸的神往,“我的爱。”

  阿莉踩到我的脚上大声嚷嚷着:“一个真正的仙女呃!”她挤过去要看仙女。

  道贺的客人围拢了父亲与欧嘉妈妈,不过没几个像阿莉那样鲁莽。那仙女很快就可以脱身往四处张望了,我赶快逃离房间。

  躲在外面的话,天太冷了。我决定冒险上楼。

  楼梯栏杆是开放的螺旋形,最适合一路滑下。我抑制着一股疯狂的冲动,好想滑一次试试。那样肯定一骨碌滑进露欣达的臂弯里。我听见了她的声音,于是赶忙跑上楼。

  在楼梯顶上,我打开一道门,然后跨进一条暗暗的走廊。我把门关上,随即颓然坐在地上,背靠着门,两腿伸出去搁在大理石地砖上。

  不知爸爸是否因为这份礼物变得比较快乐?露欣达这回是否终于给了受者一份实惠的礼物?我试着去想像他们的婚姻。爱情会使得父亲昏了头,看不见欧嘉妈妈的缺点吗?

  脚步声想必早已响起,可是我没听到。门从我身后打开。我往后一倒,才发现自己正抬眼望着——夏!

  “你还好吧?”他跪在我身旁急切地问道。

  我坐起来抓住他的袖子,连滚带爬地爬回走廊,而且连他一起拉了进来,这才把门关上。

  “我没事。”

  “那就好。”他站起来。

  我想他咧着嘴正在笑吧,不过他也可能是在大皱眉头。走廊太昏暗了,实在看不出来。他该如何解释我的行为?他在捉摸我干吗要躲起来呢?

  “我以为你还在巡视边境,在婚礼上没见到你。”

  “我们今天早上才回来。我到的时候,刚巧看见你冲上楼梯。”他停顿片刻,也许是在等我解释。我没吭声,有礼貌的他也没问下去。

  “我父亲的童年就是在这儿度过的,”他继续说道,“当时新皇宫还没盖好呢。他说在什么地方有个秘道,有人谣传说,秘道就是从这一层楼的一个房间开始的。”

  “它通到哪里?”

  “应该是通到壕沟下面的一条隧道,父亲以前还

找过。”

  “我们要不要找找看?”

  “你想找吗?”他听起来兴致勃勃,“要是你不介意错过舞会的话。”

  “我最喜欢错过舞会。”我打开走廊上许多门当中的一道门。

  光线涌入,我才看见刚刚夏不可能是在大皱眉头。原来他笑得好开心,使我忍不住想起“苹果”。

  我们置身于一间卧室,里面有一个空空的衣橱和两扇大大的窗户。我们敲着墙壁,听听有没有泄露玄机的空洞声音;我们也摸索着隐藏的缝隙。我们又试了试楼板,猜测谁可能用过秘道,又为了什么原因而用。

  “为了警告福瑞镇大难临头了。”夏提出他的想法。

  “为了逃避一个疯狂的仙女。”

  “为了逃避处罚。”

  “为了不想跳一支乏味的舞曲。”

  “这就是了。”夏同意道。

  可是无论为什么原因而逃避,其途径仍然是个秘密。我们细细检查过每一个房间,可是到后来却越来越不仔细了,到最后搜索变成了漫步。我们沿着走廊移动,一一打开房门,然后探头进去瞧瞧。要是有什么看来不寻常之处,我们才会进一步搜寻。

  我想到一个愚蠢的解释,可以交代我为何人在楼上。

  “你已经猜到我为什么把自己关在这里了。”我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打开一扇门,里面没什么值得仔细检查的地方。

  “为了避免诱惑。”

  “什么诱惑?”他咧嘴笑道,料准我要说笑话。他已经习惯我的作风,若要让他吃惊,我得花些精神。

  “你猜不到吗?”

  他摇头。

  “当然是从楼梯栏杆滑下去的诱惑啦。”

  他笑了,毕竟还是吃了一惊,“那你干吗躺着?”

  “我不是躺着,我是坐着。”

  “拜托告诉我,你为什么坐着?”

  “为了假装我正从栏杆上滑下去。”

  他又笑了,“你应该滑下去的,我会在底下接住你。”

  交响乐的旋律飘上来,传到我们耳朵里,是一首慢板的阿拉曼舞曲。

  我们置身的走廊走到尽头,是老城堡后方的一个楼梯,周围又是好多扇门,打开门还有更多的走廊,全都大同小异。

  “如果我们不小心,就会再走下这个楼梯一次,”夏说,“它们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子。”

  “汉森和葛瑞塔有小石头和面包屑为他们指路。我们什么也没有。”

  “我们有的东西比他们多,他们很穷呢。一定有什么吧……”他低头看看自己,然后用力扯着他紧身上衣的一颗象牙扣子,直到它松脱、被他握在手上为止。只见一小块丝质条纹内衣露出来了。我惊愕地看着他把那颗扣子放在距离我们刚刚离开的走廊一英尺的地砖上。“就用它标出我们走过的地方。”他咯咯笑道,“我没有滑下什么东西,却已经把自己的尊严毁了。”

  检查过六个走廊,并没有发现那条秘道,等夏的扣子都用完之后,我们爬上了后方的楼梯。楼梯顶端通往一座高塔的户外大道。我们匆匆跑过去,酷寒的冷风迎面袭来。

  高塔里面曾经是一座室内花园,木花盆里种了一棵棵的小树。我坐在一张石凳上。凳子冷冰冰的,不过风倒是吹不到我们。

  “国王的园丁来不来这里?”我问,“这些树死了吗?”

  “我不知道。”夏正盯着凳子看,“站起来。”

  我当然遵命。他用脚去蹬凳子坐人的地方,它居然动了。“这东西可以掀起来。”他惊呼道。

  “也许只是些种花的工具吧。”我说,同时我们一起掀起盖子。

  我说对了,但并非全对。我们发现一把圆锹、一只桶和一把小耙子。还有蜘蛛网与老鼠活动的痕迹,不过我实在搞不懂它们是怎么跑进去的。此外是一件皮围裙,还有两样东西。

  夏把围裙拉到一边,发现手套与一双鞋子。手套已经脏污,而且满是破洞,可是那双鞋却闪闪发光,仿佛新做的一样。夏小心翼翼地把鞋子拿出来。“我想它们是玻璃做的,拿着。”

  他的意思是要我两只鞋都拿着,可是我没搞懂。我只伸手拿一只,另一只就掉了。在它摔碎之前的片刻,我为失去如此美丽的东西而感到非常难过。

  可是它没有摔碎,鞋子还好好的。我把它捡起来轻轻敲着,正是指甲敲在玻璃上的声音,没错啊。

  “试穿看看。”

  完全合脚,我伸出脚来给夏看。

  “站起来。”

  “要是我站起来,鞋子一定会裂开的。”由于他的命令,我几乎快坐不住了。

  “也许不会。”

  我站起来,还走了一步。鞋子随着我的脚一起弯曲,我吃惊地转向夏。

  这时我又听到远远的下方传来交响乐团的曲调。我滑了一步,旋转身子。

  他向我一鞠躬:“年轻小姐绝不可以单独跳舞的。”

  在这以前,我只跟学校的同学或是老师跳过舞。

  他把手放在我的腰上,而我的心开始怦怦狂跳,比音乐的节奏更加剧烈。我拉着裙子,我们空着的手握在一起了。他的手摸起来好温暖,给我无比安慰的感觉,然而我也同时感到不安与困惑。

  接着,我们跳起来了。夏说出每一种舞的名字:一首甘伐舞,一首慢板的莎拉本舞曲,这是库朗特舞,那是阿拉曼舞曲。

  我们一直随着音乐起舞。有一回,在两支舞曲之间,他问我要不要回去跟大家一起庆祝。“他们不会找你吗?”

  “可能吧。”海蒂与阿莉会奇怪我到哪里去了。父亲与欧嘉夫人才不在乎。可是我不能回去,露欣达可能还在场,“你要不要回去?”

  “不要,我来只是为了看你。”他又加了一句,“好确定你安全到家了。”

  “安全得很。史提芬爵士把我保护得很好,而且巨人也都很照顾我。你有没有抓到更多的食人妖啊?”

  “撒,速司分母翁皮司阿步司。”?穴“有,而且他们真是美味。”?

  我笑了。他的腔调好不凶暴。

  他惨兮兮地耸耸肩,“他们听了也是笑,而且从来不听我的。伯特的食人妖语说得最好,他们有一半的时间会服从他的命令。”

  音乐又响起了,是一首中规中矩的孔雀舞。我们可以一边踩着舞步一边说话。

  “一位仙女送我父亲和新妈妈一份很不寻常的礼

物。”我把它叙述了一下,“你觉得这样的礼物如何?”

  “我不愿意受咒语的控制而去爱一个人。”

  想到父亲想把我嫁掉的计谋,我说道:“有时候我们结婚也是不得已的。如果有人非结婚不可,也许被逼着要相爱总是比较好吧?”

  他皱起眉头:“你这么想?我倒不以为然。”

  我没怎么考虑就脱口说了,“你当然没关系。你想娶谁都行。”

  “你也行吗?”

  我红了脸,气自己差点儿把咒语的秘密泄露了。“大概是可以吧。”我喃喃地说道。

  “反正我们两个结婚都还太年轻。”

  “是吗?”他咧嘴笑道,“我比你年纪大哟。”

  “是我还太年轻吧。”我说得理直气壮,“那仙女的礼物太恐怖了,要是让我非爱什么人的话,我会恨死。”  “我同意,人不应该听从命令去爱。”

  “人不应该听从命令去做任何事。”对未来的国王说这句话实在很白痴,可是我想的人是露欣达。

  他回答得很严肃?押“听得越少越好。”

  音乐奏完之后,我们一起坐在凳子上,望着天色渐渐暗下来。

  偶尔我们说说话,偶尔我们也默不做声。他告诉我更多猎捕食人妖的事,然后又说他两天以后又要离开了,要去阿育沙的宫廷里待一年。

  “一年!”我知道阿育沙与吉利国未来的统治者向来都在对方的宫廷里待很长的时间。这种做法使得两国维持了两百年的和平。可是为什么要现在去呢?

  我的大惊失色,逗得他微笑起来,“父亲说是时候了。我会写信给你,你就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你会回信给我吗?”

  “会啊。可是我没什么事好做,有也是很少。我来编故事好了,你得决定哪样才是真的。”

  马匹与马车车轮的噪音从下方传来,这就表示庆祝活动已经结束。我走到一扇窗子前面往下望。父亲与欧嘉妈妈正在跟他们的宾客道别,海蒂与阿莉立在一旁。露欣达在欧嘉妈妈身边。

  “那个仙女还在,”我说,“就站在新娘身边。”

  夏也跟过来看,“也许她打算监督她送的礼物成效如何吧。”

  “是吗?你这么想?”

  “我也不知道。”他看着我的脸,“我可以叫她走?熏她绝不会希望跟一个王子为敌的。”

 

  “不要!”就算是王子,也绝对不可以去麻烦露欣达,再说一只松鼠王子更不会麻烦到她了,“我们就在这里看好了。”

  又有好几位宾客离开之后,露欣达亲吻父亲与欧嘉夫人的额头。然后她举起手臂,再对黄昏的天空抬起头。一时间,我怕极了,以为她瞧见了我。可是没有,她只绽开她那令人目眩的微笑——随即消失不见了。

  夏惊讶喘息着?熏我叹了好长好长的一口气。

  “我们还是下楼的好,”我说,“他们很快就会急着来找我了。”

  光线暗得只够我们看路而已。不到几分钟,我们已经来到大厅上方的楼梯口。

  “这里没人,”夏说,“你不需要抗拒诱惑了。”

  “除非你也滑。”

  “我先滑,才好在下面接住你。”他那莽莽撞撞飞奔下楼的样子,我怀疑他在自己的城堡里已经练习多年了。轮到我了,这一滑简直是如梦似幻,比家里的栏杆更长、更陡。大厅自地上升起来迎接我,而且夏也在那儿。他接住我,然后抱着我转圈圈。

  “再滑一次!”他大声说道。

  我们飞快地跑上楼,他在我后面说:“等你滑家里的栏杆看看。”

  他家!我什么时候去滑他家里的栏杆啊?

  “我下去喽。”他滑下去了。

  我随后跟进,就快要滑到底下的时候,只见门打开了。我滑进夏臂弯里这一幕,全给父亲与我新的家人看在眼里,看得他们个个瞠目结舌。

  夏看不到他们,于是仍像刚才一样抱着我转圈圈,直到他转过来半个身子。这时他才轻轻把我放下来,然后向父亲与欧嘉妈妈一鞠躬,他那一颗扣子不剩的紧身上衣敞得开开的,笑得太厉害的他根本没办法说话。

  父亲咧嘴笑了。欧嘉妈妈笑得有点儿心神不定。阿莉仍皱着眉头,很困惑的样子。海蒂则是怒目而视。

  我利用他们分心的片刻,把那双玻璃舞鞋藏在裙子的褶皱里。

  “谢谢你赏脸,大驾光临我们的婚礼。”父亲说道,好让夏有时间恢复平静。

  可是时间还是不够。“我诚挚……”他爆出笑声,“祝福两位幸福……”又是一阵笑声。“永浴爱河……”一串笑声。“请原谅我,我不是在……”笑声。“……在笑你们,请谅解……”他声音越来越小了。

  父亲咯咯笑了。我也忍不住失声大笑,一手扒着楼梯栏杆撑住身体。我实在是忍不住,不过我知道海蒂肯定会让我付出代价的。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魔法灰姑娘》 责任编辑 张小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