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 口”  

(选自《魔法灰姑娘》第十四章

[美]尔·卡森·乐文 著   赵永芬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离开精灵之后的那天早晨,一个食人妖拿一根树枝把我戳醒:“醒醒,早餐,你喜欢煮成几分熟?血淋淋的?五分熟?或者是炸得酥酥脆脆的?”

八个食人妖包围着我。

“只会痛个一分钟而已。”我的食人妖(把我戳醒的那个)轻抚我的脸颊,“我吃得很快。”

我看看其他的食人妖怪,徒然想在它们中间找一张同情的脸。我看见我的鞍袋就在不远的地方,旁边是一堆骨头。谁的骨头呢?我不愿去想。后来我明白了,是精灵的小马。我抽筋似的吞着口水。我的胃上下搅动,终于吐了一地。

等我吐完了,我的食人妖朝我吐口水。他的唾液火辣辣地沾在我脸颊上。我用手擦掉了之后,连手也觉得灼烫起来。

“风恩私优一夫唉蒙唉夫努需欧恩。”(“它的味道会变酸好几个小时。”)他咆哮道。我居然已经成了“它”。我的食人妖语已经学会不少,几乎足以听懂每一句话了。

其中一个女的说话了。我猜她应该是个女的,因为她脸上的毛发比较少,也比我的食人妖矮一些,我想我的食人妖是个男的,她管他叫西夫,还问他是否打算一个人把我全吃了。他回答说人是他发现的,也是他抓到的,所以应该属于他。他又说,即使他想跟大家分吃,也不够分给每一位的。更何况他已经让大家一起吃那匹小马了。

她的回答是,小马是昨天晚上的事,这会儿他们肚子又饿了,而他总有一百个不肯跟大家分食的理由,又说只要他自己能吃一顿大餐,他根本就不在意整个部落挨饿。

他朝她冲过来,她也朝他冲过去。顷刻之间,他们已经一起在地上打滚,大伙儿则在一旁观战。

我躲开,正在找一个藏身之处。距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棵矮树,树上长着茂密的叶子。我可以偷偷跑过去,再爬到树上,说不定他们找我的时候,不会往上头看呢。

我往侧边一步步移动。两个正在扭打的食人妖互扯着头发,嘴里又咬又喊的。我距离那棵树只剩一半的路了。

“它要逃走了,西夫!”一名食人妖大声喝道。

一场格斗立刻结束。

“站住!”西夫操吉利语命令道。

我又走了几步,几乎就要走到树下边了,可是咒语却不准我再走一步。

西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不过掸不掸实在看不出什么差别。“我说过它很听话吧。”他操食人妖语说着,“根本不用费力气哄这个东西。只要我们开口,它会把自己煮熟了供我们享用。”

他说得对。要是他们想把我油炸了吃,我会自动跳进煎锅里。我站在原地,假装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又争吵了好半晌,总算决定带着我一起走,希望路上还能抓得到什么人或是动物,可以连我一起吃掉,算是正餐之外的补充吧,我想。

他们准许我带着我的鞍袋与旅行手提包。西夫还想知道里头装了吃的没有,我说有的时候,大家兴奋得要命。可是等他们打开精灵的瓶子,却恶心得直吐口水。

“拉夫翁!入及!” (“蔬菜!鱼!”) 食人妖说起这些字眼的时候,仿佛它们有毒似的。西夫搔搔他的脑袋。“真怀疑它吃那些东西, 会不会很可口啊?” 他问。

“说不定它根本不好吃,我们又没尝过。”说话的是刚才警告大家我快要逃走的食人妖。他比其他妖怪年轻一些,约莫是我的年龄。

我们动身上路了,速度快得几乎跟我的小马一样。我不得不骑在他们的肩膀上,两手抓着他们油腻的头发。我们越走,距离尤爱思的农场就越远了,而且又回到我来的路上。我猜想食人妖打算走向岔路,然后继续回到他们的芬士镇。这也没啥差别,反正我快要被吃掉了,那么距离目的地是近是远又有何妨呢?

一路上没有其他行人,我们行经的丘陵地也没有任何住家。食人妖们开始喃喃抱怨了。

“它变得越来越重了。”

“也许它会给我们带来厄运。”

“我们应该今晚就把它吃掉,明天再多找一些。”

他们羡慕地注视我一口一口吃着精灵给我的晚餐。我很吃惊自己还能吃得下,但我真是饿坏了。我请他们一起吃,可是只得到一种答复,那就是厌恶无比地全身发抖。

“搞不好你们也会喜欢啊,”我说,“也许你们会发现花椰菜比肉还好吃,豆荚比腿更可口呢。”

最后的一项建议,把他们都逗笑了。

那个最年轻的食人妖用他们的语言告诉西夫:“或许我们应该多多了解我们的食物才是。这个人挺会说笑话的。”

“可别把它当宠物。”西夫警告道。

晚餐后,那年轻的食人妖坐在我身边,“你千万别害怕。”他说。

不怕?

“我的名字叫尼许,你呢?”

我告诉他了。

“我父亲叫西夫,他可以说得让你以为我们不会

伤害你。我还没那么会哄人,不过我们最讨厌人们不高兴。”他同情地碰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觉得稍微平静了一些,我实在没办法,他的声音听了真的给人以安慰。

“经过这么可怕的一天,你一定累了。”

我打着呵欠。

“何不就在这里躺着?我保证你睡觉的时候,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他不打算把我绑起来?我心里不禁浮起一颗希望的泡泡。

“可是不准逃走哟。”

泡泡破掉了。

 

半夜时分,我醒了。西夫睡得跟我最靠近,他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而且不断地磨着牙。

食人妖睡得都很沉。我站起来,在他们的空隙间行走,但真是难走极了,因为他们几乎叠在一起睡。我撞到一条腿,不知是他还是她反踢了我一脚,不过仍然继续睡着。越过一堆横躺着的食人妖后,我发现了我的鞍袋。

我试图逃走,然而刚刚离开那一堆沉睡的食人妖仅仅几码的距离,我的一切不适就开始了:砰砰乱跳的心脏,紧绷的胸膛,发晕的脑袋。再走几英尺,我便跪在地上爬,而且不停兜着圈子。我只好又爬回咒语不会引起我浑身难受的最远的地点。

再过不久,食人妖就要把我宰了。我现在就得打破咒语。

“咒语解除了,”我轻声宣布道,“我不需要听尼许的话,我要逃走。”

可是不一会儿,我又跪了下来,只能无可奈何地嘤嘤哭泣。

我又试了一次。我模仿食人妖的声音,尽可能装出说服力十足的腔调。“咒语算什么呢?”我问自己,“不过是话语罢了。我可以从这些食人妖身边走开。我做得到。没有什么法术阻止得了我。”

我站起来迈开自信的步伐。我的脚步快捷,天不怕,地不怕。咒语破除了。

忽然我看见西夫就躺在我脚边,原来我走错方向了。

我气得只想哇哇大叫,但硬是吞了下去。我很快就要死了,再也找不到露欣达,再也过不了没有诅咒的日子了。

我又回到通体畅快与全身不适的无形边界,抗拒着满心的绝望。我的声音极富说服力,难道不能派上其他用场吗?我能不能模仿食人妖呢?我能不能哄得他们团团转呢?

有那么一会儿,我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太严肃了。不如蜂蜜那样甜稠,也不似油一般滑腻。我想像自己吞了蜂蜜加油的混合物,整个喉咙都裹了一层既甜又滑的玩意儿。

“西恩拉夫翁哈兹哩母翁拉夫翁唉夫司哇阿司波西撒不司。”意思是:“我们应该吃蔬菜,不该吃人,因为蔬菜吃起来更可口。”这声音在我听来挺有说服力的,我相信了。

我练习了好几个小时,练着练着就睡着了。

睡醒时,却看见尼许正拿我做练习呢。“醒醒,亲爱的。你没有趁夜里逃走,真是明智之举。这一带好危险的,可别给精灵逮去了。”

于是我仿佛看见一个手拿矛枪、凶恶无比的精灵朝我逼近。

“我们现在就吃了它吧,”一个女食人妖说,“不能给你统统吃掉,西夫。我们很快可以弄到更多的食物了。”

“好吧,要是我能分到一条腿的话。”他抓住我的肩膀。

她点点头,“如果能分到一只耳朵,我吃一只胳膊就大喜过望了。”

片刻之间,我身体各个部位全分光了。尼许本来还想再让我活一段时间,可是一旦他们同意把我的脖子给他,他终于让步了。

“最好吃的部分。”他说着靠近过来轻拍我的脖子。

西夫说,“让我来杀它吧。”他把我从尼许身边用力拉走。

“你是——”我操着食人妖语说起话来,结果一出口却像是吱吱叫。

西夫露出一口獠牙,尖尖的部分发着森森寒光,口水自他的唇边流出。

我又试了一次:“你才不是真的饿呢,你吃得好饱。”我的声音有点儿刺耳。再多搁一点儿蜜,多加一点儿油。

食人妖个个瞠目结舌,惊讶的模样活像是见到石头说话了。

“我就知道它很聪明。”听尼许的口气,像是颇以我为荣。

“可惜我们肚子饿了。”西夫蹲坐着,“否则它应该是个不错的宠物。”他抱住我的腿,那是属于他的部分,然后低下他的头,他的尖牙离我大腿只有几英寸了。

还得加蜂蜜与油:“你怎能吃我呢?你已经撑得根本吃不下了——你们都是一样。你们的肚皮撑得又大又圆,就跟装满西瓜的布袋一样。”

西夫不动了。

我继续说我的:“你们刚刚吃完八位胖女士的丰盛晚餐。要是把我也吃了,你们肯定会反胃的。你们只想睡觉,好把一顿大餐消化掉。”

西夫放开了我,我一步步从他身边走开。

“你们觉得好疲倦,地又是那么软,那么舒服。”我说。

尼许揉揉眼睛,伸着懒腰。

我继续用安慰的语调说着:“现在就醒实在太早了,这一天根本还没开始呢,而且它将是宜人、慵懒、瞌睡的一天。”

西夫坐下了,他的头垂到了他的胸膛上。

“你们尽管睡,而且梦里都是美味的食物。趁你们睡觉的时候,我会帮你们寻找更加丰盛的大餐,有小猪啦,人啦,精灵啦,大象啦,马啦,还有——”

“不要大黄蜂。”尼许在梦中喃喃地说道。

他们一个个都睡着了,而且又像昨天夜里一样挤成一堆,发出打鼾与呻吟的声音。

我差点儿笑出来,但那样就前功尽弃了。这会儿是谁在发号施令呢?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魔法灰姑娘》 责任编辑 张小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