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魔法灰姑娘》第四章

[美]尔·卡森·乐文 著   赵永芬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的嘴巴自动张开,一汤匙热乎乎的但不烫嘴的汤倒进了嘴里。曼蒂已经把一锅红萝卜炖到最甜、最具红萝卜风味的程度。除了红萝卜之外,还若有若无地掺杂着其他许多口味:柠檬、甲鱼,还有一种我说不出名字的香料。真是全世界最棒的红萝卜汤,惟有曼蒂才熬得出这种神奇美味的好汤。

那块地毯,这锅好汤,这是神仙熬的汤。曼蒂是个仙女!

可是,如果曼蒂真是仙女,妈妈怎么会死呢?

“你才不是仙女。”

“怎么不是?”

“你要是仙女的话,就能救活她。”

“哦,甜心,我要是能救,当然救啦。如果她没把我那碗治病药汤里的尾巴毛给拿掉,她今天还会好好儿的。”

“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还由着她?”

“我是后来她病得很重的时候才知道的,我们挡不住死亡。”

 我身子一瘫,随即坐在炉子旁边的凳子上大哭出声,哭得喘不过气来。这时曼蒂拥住了我,我埋在她围裙领子的荷叶边里啜泣,那里向来是我为了其他大小事情而哭泣了好多次的地方。

一颗眼泪落在我的手指头上。曼蒂也在哭,哭得整张脸红通通的,还有一块块的污斑。

“我也是她的仙女干妈,”曼蒂说,“还是你外婆的。”她擤了擤鼻子。

我钻出了曼蒂的怀里,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盯着她看。她不可能是仙女。仙女都是瘦瘦的,而且年轻又美丽。以仙女小巧的身材来看,曼蒂算是挺高的,可是有谁听说过一头灰白头发、双下巴的仙女呢?

“你证明给我看。”我要求道。

“证明什么?”

“证明你是个仙女。把自己变没或是别的什么。”

“我不必变任何把戏给你看。而且,除了露欣达之外,仙女从不当着其他生灵的面消失。”

“你们能变得别人看不见吗?”

“能,但是我们不这么做。露欣达是我们仙界惟一够野蛮又够愚蠢的。”

“为什么这样是愚蠢?”

“因为这么一来,人家就知道你是仙女了。”她开始洗盘子,“来帮我忙。”

“纳森和柏莎知道吗?”我把盘碟搬到水槽里。

“知道什么?”

“你是仙女。”

“哦,还在说那个。除了你,没有人知道。你也最好保守秘密。”曼蒂看来从来不曾如此严厉。

“为什么?”

她只对我怒目而视。

“我会保守秘密的,我保证。可是为什么呢?”

“我就告诉你吧。人们只喜欢神仙的想法,等他们碰上了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神仙什么的,麻烦就来了。”她清洗一只大盘子,“你来擦干。”

“为什么?”

 “因为盘子是湿的,这就是为什么。”她看见我一脸的惊讶,“哦,为什么会有麻烦?大半是因为两个原因。人们知道我们会施法术,于是就希望我们替他们解决问题。要是我们不这么做,他们肯定会发火。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是永生不死的。人们也很气这一点。小姐的父亲去世时,她整整一星期不肯跟我说话。”

“露欣达怎么不在乎别人知道她是仙女?”

“她喜欢让他们知道,那个傻瓜。她把她那可怕的礼物送给他们的时候,很希望得到他们的感谢。”

“每一件礼物都很可怕吗?”

“没错,都很可怕。不过有些人很乐意得到仙女送的礼物,就算是让他们很痛苦也一样。”

“妈妈怎么会知道你是仙女?为什么我不知道?”

“所有伊莲娜这一支的后代,都是神仙的朋友。你身上也流着神仙的血。”

 神仙的血?芽!“我会法术吗?我会长生不老吗?如果妈妈没生病的话,是不是也会永生不死?神仙有很多朋友吗?”

“非常少,你是吉利国仅存的一个。还有,你不会法术,也不会长生不老,你身上只有一滴神仙的血。不过有一方面已经渐渐看得出来了,我敢说你的两只脚几年都没长了。”

“我全身上下都好几年没长了。”

“你身体的其他部分很快地就会长高、长大。可是,你会有一双仙女般的小脚,就像你母亲一样。”曼蒂撩起她的裙子和里面的五层衬裙,露出她和我差不多大小的一双小脚,“对这么一双小脚来说,我们长得实在太高了。这是我们惟一无法用法术改变的事。仙界的男性会在鞋子里塞东西,所以没人看得出来,我们女性就用裙子遮住脚。”

我把一只脚伸出长裙底下。小脚是很流行,可是等我越长越高,这双小脚会不会让我更加笨手笨脚呢?我还能不能保持平衡啊?

“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不可以让我的脚长大一点儿?或者是……”我努力寻觅另一个奇迹。雨点打着窗户,“或者是你能不能让雨停?”

 曼蒂点点头。

“让雨停下来嘛,求求你。”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我,我要看法术,大大的法术。”

“我们不变大大的法术,变大法术的只有露欣达

一个,这么做太危险了。”

“停止一场暴风雨,会有什么危险?”

“也许没事,也许有什么事,好好儿用用你的想像力。”

“天气晴朗挺好的,人们可以到外面去。”

“好好儿用用你的想像力。”曼蒂又说了一遍。

 我想了想。“草需要雨水。谷物需要雨水。”

“再想想。”曼蒂说。

“也许一个强盗正打算抢劫什么人,但是因为天气的关系,决定不抢了。”

“你说对了。也或者是我引发一次旱灾,于是我必须想办法解决,因为旱灾是因我而起。又或者是我变出来的雨水压垮了一根树干,树干又砸穿了人家的屋顶,那我也得收拾善后。”

“那也不是你的错,屋子的主人应该把屋顶盖得

坚固一点儿啊。”

“或许是,或许不是。也或者是我引起一场水灾,许多人因此而溺死。这就是大法术的问题。我只变小法术。烹调出好吃的东西,我的治病药汤,我的神奇补品。”

“露欣达对我施咒语的时候,算是大法术吗?”

“当然是大法术。那个呆子!”曼蒂使劲刷洗着一只锅子,弄得那锅子不断撞击着铜质的水槽铿锵作响。

“告诉我怎么打破咒语,曼蒂,拜托你了。”

“我也不晓得,我只知道可以办得到。”

“要是我告诉露欣达,说她赐我的礼物有多么可怕,你想,她会不会解除我的咒语呢?”

“我很怀疑,但也有可能。不过,她很可能解除了一种咒语之后,再给你一个更糟的。露欣达的问题在于她的点子会没头没脑地冒出来,随即变成一个个的咒语。”

“她长什么样子?”

“跟我们其他人都不一样,但是你最好希望自己

一辈子也别看见她。”

“她住在哪里?”我问。要是我能找到她,说不定可以说服她解除对我的诅咒,毕竟曼蒂也可能搞错啊。

“我们早都不说话了,我才不会去留意那个白痴

露欣达曾经待过什么地方。小心那个碗!”

她的命令来得太迟了,我拿了扫帚来,“仙界的朋友都是笨手笨脚的吗?”

“不是的,甜心。神仙的血不会让你变得笨手笨

脚,人的血统才会。你就没见到我掉碗、摔盘子的,是不是?”

我开始扫地,然而根本不必多此一举。破碗的碎片竟然自动聚集起来,飞进了垃圾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顶多做到这样,蜜糖。这种小小的法术不会伤到任何人,有时候还挺方便的。地上一点儿尖锐的碎片也不会留下。”

我望着垃圾桶发愣,破碗的碎片就躺在里面。“为什么不把它变回一个碗呢?”

“那种法术就太大了。看起来虽然好像不怎么样,但确实是大法术。很可能会伤害到什么人。这是很难说的。”

“你的意思是说,神仙也看不到未来?要是你看得见的话,你知道的,你会不会想要弄明白呢?”

“我们就跟你一样,并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

事情。只有地精能知道,至少是少数几个。”

屋子里不晓得什么地方响起了铃声,父亲正在传唤什么仆人。妈妈从来就不曾摇过铃。

“你也是我曾外祖母的仙女干妈吗?”成百上千个问题排山倒海而来,“你当我们的仙女干妈有多久了?”曼蒂究竟几岁了呢?

柏莎进厨房了,“小小姐,彼得爵士请你到书房去。”

“他要干吗?”我问。

“他没说。”她不安地绞着她的一条辫子。

柏莎什么东西都怕。有什么好怕的呢?我父亲要跟我说话,这是可以料想到的。

我擦干一只盘子,再擦干一只,然后是第三只。

“还是别耽搁的好,小小姐。”柏莎说。

我伸手拿第四只盘子。

“你还是赶快去吧。”曼蒂说,“还有,他可不想看你身上穿的那件围裙。”

 曼蒂也在害怕呢!我脱下围裙离开了。

 我刚刚跨进书房的门口便停下了脚步。父亲坐在妈妈的椅子上,细细把玩着腿上的什么玩意儿。

“啊,你来啦?”他抬头说道,“走近一点儿,爱拉。”

 我对他怒目而视,好厌恶他的命令。然后,我往前走一步。这是我经常跟曼蒂玩儿的游戏,遵从命令与违抗命令。

“我请你走近一点儿,伊莲娜。”

“我走近了啊。”

“还不够近。我又不会咬人,只是希望多了解你一点儿。”他朝我走过来,然后领我到他对面的一把椅子前。

“有没有见过比这个更精巧、更细致的东西?”他把刚才放在他大腿上的东西递给我,“你可以用手捧的。这东西不大,但挺重的。来,拿着。”

 既然他这么喜欢那玩意儿,我决定把它掉在地上。可是我先瞧了它一眼,随即又狠不下心了。我手中捧的是一座有我两只拳头大小的细瓷城堡,六个好小好小的高塔顶端,是一个个小巧的烛台。还有,哦!两座高塔的窗户之间,都拉了一根细如蛛丝的陶瓷线,上面悬吊着——洗干净的衣服!一件男士的紧身裤,一件袍子,一件婴儿的围兜,件件都细细薄薄的,像是蜘蛛网。还有,楼下一扇窗户前面画了一名挥舞着丝围巾、笑容满面的女孩。反正看起来像是丝围巾就是了。

 父亲把它从我手中拿开,“闭上眼睛。”

 我听见他把重重的窗帘拉上。我眯着眼睛偷看,我才不信任他呢。

 他把城堡放在壁炉架上,插上蜡烛之后,把它们点亮了。

“睁开眼睛。”

 我跑过去看个清楚。那小小的城堡化作一个光彩夺目的神奇境界。火焰为城堡的白墙绘上了珍珠般的光泽,一扇扇窗户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告诉人们里面燃烧着烛火呢。

“噢!”我叫道。

 父亲拉开窗帘,把蜡烛吹熄了。“好可爱,是不是?”

 我点点头,“哪里弄来的?”

“从精灵那里,一个精灵做的。他们真是了不起的陶瓷工匠。这是阿古伦的一个学生做的。我一直都想要一件阿古伦的作品,可是到现在还没有。”

“你要把它放在哪里?”

“爱拉,你希望我把它放哪儿呢?”

“放窗户前面。”

“不放在你的房间?”

“放任何房间都行,但要放在窗前。”这样它才能对每一个人眨眼睛,不管是对屋里的人,或是外面街上的人。

 父亲盯着我看了良久,“我会叫买下这东西的人把它放在窗前。”

“你要把它卖掉?”

“我是个商人,爱拉,我卖东西。”他自言自语了一分钟,“也许我可以骗人说这玩意儿是阿古伦的作品,谁又分辨得出来呢?”他回过神儿来又对我说道,“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商人彼得爵士。可是你是谁呢?”

“一个本来有妈妈的女儿。”

 他不理会我的话。“可是爱拉是谁呢?”

“一个不希望受到审问的姑娘。”

 他高兴了。“你很有勇气,敢这么跟我说话。”他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那是我的下巴。”他碰碰我的下巴,我立刻往后缩,“倔强、坚决,那是我的鼻子。希望你不在意鼻孔外张。还有我的眼睛,不过你的眼睛是绿色的。你的五官长得比较像我。我很想知道等你长大以后,会是一张什么样的女人脸。”

 他凭什么以为他可以不把我看作一个女孩,反倒当成一幅肖像似的品头论足?

“我该把你怎么办?”他问自己。

“为什么非得把我怎么办?”

“我总不能让你长大成为厨子的帮手。你得受教育才行。”他换了话题,

“你觉得欧嘉夫人的女儿怎么样?”

“她们不怎么会安慰人。”我说。

 父亲放声笑了,那是真正的开怀大笑,头甩向后,肩膀上下抖动着。

 有什么好笑的呢?我不喜欢受人嘲笑。这害得我想要替令人作呕的海蒂与阿莉说些好话。“我想她们是好意吧。”

 父亲抹掉了眼里的泪水。“她们才不是好意呢。那个年纪大的是个叫人讨厌的阴谋分子,像她母亲一样爱算计人,年纪小的则是个蠢货。她们脑袋里从来就没什么好意。”他的口气变得若有所思起来,“欧嘉夫人既有头衔也有钱。”

 这中间有啥关联呢?

“或许我应该送你到淑女精修学校,跟她女儿在一起。说不定你会学着走路婀娜多姿一点儿,哪儿像现在跟头小象似的东磕西撞。”

 淑女精修学校?呀!那么我就得离开曼蒂了。他们会成天叫我做这做那,无论是什么,我都必须听话照做。他们会想尽办法训练我手脚利落,不再笨手笨脚,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他们会惩罚我,我也会惩罚他们,报复回来,然后他们会给我更多的惩罚。

“我为什么不能待在这里呢?”

“我想可以请个女家庭教师来教导你,要是我能找到什么人……”

“我宁可要一个女家庭教师,父亲。如果我有一个女家庭教师的话,肯定会用功读书的。”

“否则就不会用功?”他扬起眉毛,但是我看得出他觉得颇为有趣。他站起来,走到妈妈算我们家流水账的书桌前,“你可以退下了,我还有工作要做。”

  我走了。离开书房之际,我说:“也许他们不准小象进淑女精修学校。也许小象怎么也修不成大家闺秀。也许他们……”我住了嘴,他又在放声大笑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魔法灰姑娘》 责任编辑 张小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