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笼子  

(选自《时代广场的蟋蟀》第七章)

[美]乔治·塞尔登 著   傅湘雯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当晚等白利尼一家都回去了,柴斯特就跟亨利和塔克讲起它上中国城的这趟旅行来。猫和老鼠都坐在架子上,柴斯特则是蹲坐在笼子里那个小铃铛的下面。每隔一两分钟,塔克就会站起来,绕过去,到宝塔的另一边看看。它真是羡慕极了。

“冯先生还给了玛利欧一块幸运饼干呢?”柴斯特说。

“我也非常喜欢中国食品。”亨利猫说道,“我常常到中国城的垃圾桶里翻东西吃。”

塔克老鼠总算停了一会儿,不再呆望着那个蟋蟀笼子,这会儿接了句腔:“以前我也考虑过要不要住在那里。不过那些中国人很会做些稀奇古怪的菜肴,比如用鸟巢做汤,鲨鱼鳍煮羹。搞不好他们也会拿老鼠来做道什么点心。所以最后我决定,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儿的好。”

亨利的喉咙里发出了几声低沉的轻轻的笑声。“听听,这像是老鼠说的话吗?”它一边说,一边还在塔克的背上拍了一下,害得塔克在地上连打了好几个滚。

“轻点儿,轻点儿,亨利?”塔克说道,一边站直了身子,“你不晓得自己的力气有多大。”它用后腿站了起来,从笼子的红漆栏杆朝里面望。“好漂亮的王宫?”它喃喃自语着,“太美了?住在这样的地方真的会觉得自己就像国王一样。”

“没错。”柴斯特说,“但我对老给关在笼子里这种事,可没有多大的好感。我还是比较习惯住在树桩和地里的洞穴中,关在这里面让我觉得挺紧张的。”

“你想出来吗?”亨利问道,说着就伸出了右前爪的一根脚趾,抬起了笼子门上的闩子。

柴斯特把门一推,门立刻应声开了。它也随即跳了出来。“能够自由自在的,可真让人很开心。”它一边说着,一边绕着架子蹦蹦跳跳,“再没有什么事情比自由自在更棒了?

“喂,柴斯特?”塔克说,“可以让我进去一下吗?我从来没有进过这种宝塔。”

“请便。”柴斯特说道。

塔克从门里爬进了笼子,在里面东张西望的。它躺了下来,先是靠这一侧躺躺,然后又转到另一侧躺躺,最后还来了个四脚朝天。“要是再有件丝袍子就好了。”说着又用它的后腿站了起来,一边还把一只爪子搭在栏杆上。“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中国皇帝了。怎么样,亨利?

“你看起来像只掉进了陷阱里的老鼠。”亨利说。

“每只老鼠最后都该到一个这么棒的陷阱里结束一生的。”塔克说。

“你想睡在这个笼子里吗?”柴斯特问道。

“噢,我可以吗?”这只老鼠兴奋地叫道。在它的观念里,所谓的“奢侈享受”指的就是在一个这样的地方待上一夜。

“当然可以啦?”柴斯特说,“我还是比较喜欢火柴盒。”

“惟一的遗憾是……”塔克说,一边跺了跺它左边的后腿,“这个地板,睡在上面稍微硬了一点儿。”

“我去排水管那儿给你找一些废纸来。”亨利自告奋勇地说。

“不行,这样会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塔克说,“我们可不要让柴斯特跟白利尼一家弄出什么不愉快来。”它犹豫了一会儿,“嗯,也许我们可以就在这里找点儿东西用。”

“拿点儿面巾纸怎么样?”柴斯特建议,“睡起来又软又舒服。”

“面巾纸是不错,”塔克说,“不过,我在想……”它吞吞吐吐地说。

“说啊,塔克,”亨利说,“你心里早就盘算好了吧。就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吧?

“嗯,”塔克开了口,“我在想,要是钱箱里有几张一块钱的钞票……”

亨利不禁放声大笑。“我就知道?”它对柴斯特说道,“除了它以外,还会有谁想睡在一堆一块钱钞票上?

柴斯特跳进了钱箱的抽屉里,抽屉还是跟往常一样敞开着。“这里有几张一块钱的钞票。”它叫了起来。

“这就够我弄个床垫了,”塔克说道,“麻烦你们给我递几张进来。”

柴斯特把一块钱钞票递给了亨利,再由亨利从门里塞进去。塔克抓住了钞票的一端,把它像张毯子似的抖了开来。这是张又旧又皱的钞票。

“小心别把它扯破了?”亨利说。

“我不会把它扯破的,”塔克回答说,“我可是只认识钞票价值的老鼠。”

亨利又塞进了第二张钞票,它比前一张新些也硬些。“我来看看?”塔克说。它把两张钞票的一角都抬了起来,各用一只爪子抓着。“这张新钞票可以垫在下面,我喜欢干净挺括的床单,然后比较旧的这一张就拿来当被子盖。现在,就只需要一个枕头了。拜托再看看钱箱里还有什么没有。”

亨利和柴斯特在那敞开的、分成一格一格的抽屉里又找寻了一会儿,里面还有些小零钱,只是不太多就是了。

“来个五分钱怎么样?”亨利说。

“太低了。”塔克说道。

抽屉的后半边还掩在钱箱的里面,柴斯特往里爬。里头很黑,什么也看不见,它四下摸索着,突然一头撞上了个东西。不管那到底是个什么,反正似乎是又大又圆就是了。柴斯特又推又拉的,好不容易才把它弄到了报摊上透有微弱光线的地方。原来那是妈妈的一只耳环,形状像个贝壳,上面都是闪亮的小钻石。

“耳环可以用吗?”它冲着塔克叫。

“嗯,我想想看。”塔克说。

“看起来上面还镶满了钻石呢?”亨利说。

“太好了?”塔克叫道,“把它送上来吧?

亨利把耳环递进了笼子里。塔克像个珠宝商似的,仔细地端详了一番。“我想这些钻石是假的。”最后它宣布。

“是啊,但还是非常漂亮的。”柴斯特说着,早就跳进那些钻石里头了。

“就用这个吧?”塔克说。它侧卧在那张新钞票上,头则枕在这只耳环上,然后把旧钞票拉上来,盖到了身上。柴斯特和亨利听到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我睡在皇宫里的一张钞票上了。”它说,“这真是美梦成真了?

亨利猫喵喵地轻轻地笑起来。“晚安,柴斯特?”它说,“我要回排水管里睡觉去了。”说着跳下了地板。

“晚安,亨利?”柴斯特回答说。

亨利一溜烟儿地从报摊边上的开口钻了出去,轻巧地跑过地板,回到了排水管的家,从头到尾没弄出一点儿声音,简直就跟一道影子一样。柴斯特也跳进了火柴盒里,它已经开始喜欢面巾纸的感觉了,这几乎就像它那根老树桩上软绵绵的木头,实在要比那个蟋蟀笼子更像个家呢?选而现在,它们都各自睡在自己喜欢的地方了。

“晚安,塔克?”柴斯特说。

“晚安,柴斯特?”塔克也回应着。

柴斯特蟋蟀深深地沉入软软的面巾纸里。它已经开始享受在纽约的生活了。就在它即将睡着的那一刻,蒙胧中还听到塔克老鼠在笼子里快乐地低吟着呢?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时代广场的蟋蟀》 责任编辑 杨敬东)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