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的结婚典礼

(选自《帅狗杜明尼克》第十六章)

[美]威廉·史代格 著  赵永芳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杜明尼克已经对格兰村十分熟悉了。他直接赶到水晶跳舞厅,那儿里里外外张灯结彩,一派欢乐喜庆的景象。

他毫不迟疑地迈进大厅,听见饮酒作乐的喧哗声时,他竖起了耳朵——欢快的音乐,一阵阵的笑声,聒噪、嘈杂的聊天声。他的眼睛因为色彩缤纷的服饰、快乐的面孔而闪烁不已。他的鼻子留意着各种惹人喜爱的气味——贺客的气味、装饰在墙上的玫瑰花香、古龙水、化妆水、乳液、香水,以及宾客往身上大洒特洒的、各式各样的香粉味儿,还有当地厨艺最精的大厨准备的可口食物的诱人香味。

杜明尼克并没有错过太多,只迟到一个小时——那是贺客陆续单独或结伴前来的时候,这期间免不了与主人寒暄一番,把帽子与外衣挂在衣帽间,到化妆室去补个妆,或者是双方不认识的话,就互相介绍一下,对别人从头批评到脚,要不就是大加赞赏;随时随地只要是碰见了镜子,肯定抓住机会对着镜子顾影自怜;或者是羞答答地站在那里,说着好不自在的话,并且纳闷着自己满心期待的欢乐到底开始了没有。

杜明尼克到的时候,所有这些一开始的不舒适与不自然都结束了。跳舞厅里正进行着一曲活泼的甘伐舞。只见跳舞伙伴的脚和着音乐的重音符敲着地板,同时默默又热烈地旋转身子,真是好不快活!巴尼·史温正如一个好主人那样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一瞧见杜明尼克,立刻亲热地把他拥个满怀。他迅速请出新娘子介绍一番,还说,“我们今天的幸福美满,多亏了这位亲爱的狗兄弟。”

不久即将改姓史温的珍珠·史薇妮也亲热地把杜明尼克抱在怀里。如今望着眼前的她,杜明尼克总算了解为什么巴尼对她如此仰慕了。野猪能有多么可爱,她就有多么可爱,而且全身焕发着健康与幸福的光彩。她的美因为一件粉红花的丝质长礼服而衬托得更风姿绰约了。

珍珠深深地望着杜明尼克的眼睛说道:“你真是个天使。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我要给我们第一个孩子取名为杜明尼克,如果是女的话,就叫她杜明妮克。”

“我觉得好荣幸。”杜明尼克说,一如以往他对女士说话那样谦恭有礼。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阵轰隆隆的鼓声打断了,原来是宣布结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巴尼与珍珠道了声失陪,便到大厅的后面去了。

米汪那身穿非洲绅士的袍子,匆匆来到杜明尼克身旁。“你终于赶到了,谢谢老天,”他说,“我觉得好孤单,谁也不认识,也不晓得这种社交场合应该有什么行为举止。”

“想到魔术字眼了吗?”

“没有,”米汪那难过地说,“我让我的脑子休息一下,也许待会儿就自然而然把它想起来了。”

“是芦笋?穴Asparagus?雪吗?”杜明尼克说。

“不是。”米汪那说。

宾客各自聚集在跳舞大厅的两头,中间隔了一个狭长的走道。乐队奏起庄严的结婚进行曲,听来既肃穆又欢愉。巴尼与珍珠踏着整齐的步子走向牧师。新郎的眼睛闪着为爱奉献的光芒,新娘看来已经在爱情的深思中忘我了。

主持典礼的史文牧师也是一只野猪。当巴尼说“我以这枚婚戒与你结为连理”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有几分热切的沙哑,随即把那婚戒套在珍珠的鼻子上。于是牧师宣布他们正式结为夫妻,旁观的宾客发出欢呼声与喝彩声。每个人都走上前去道贺,并且亲吻新娘。站在一旁的巴尼显得骄傲无比,为那些得以亲吻或拥抱美丽的珍珠的客人高兴,不过如此殊荣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亲吻与道贺终于结束,来宾们的肚子也越来越饿了,厨房传出的食物香味更吸引着大家。可口的食物端进来的时候,全都用银色的托盘盛着,然后排放在长长的自助餐桌上,同时乐队开始演奏进餐的音乐。在精心准备的佳肴与菜品当中,包括了核桃酱烹煮的蔓越莓,法国草,橡实乳酪蛋白奶酥,大蒜酱马铃薯,浸了红酒的骨头,燕麦片,葵瓜子糊,塞了馅儿的西瓜,雏菊沙拉,苜蓿果冻以及柳橙面条。此外,饮料的种类也很多——蒲公英酒,蘑菇啤酒,核果与紫花苜蓿发酵做的麦酒,金银花果汁,甜酸水,树皮白兰地。打扮入时的宾客时而站着吃,时而绕着餐桌走动,时而鞠躬,或者说着笑话,要不就是道贺,或者愉快地交谈。

正用叉子戳着一块核果煎饼的玛蒂达·狐狸太太瞧见了人群中的杜明尼克,于是迅速地一摇一摆地带着她的五只小鹅来到他身边。那心存感激且慈爱的鹅妈妈把他搂在怀里亲了又亲,他也搂着鹅妈妈亲吻,并且按照字母顺序一一亲吻了她的五个孩子,以免冒犯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他们开心地呱呱叫着,试着同时争取杜明尼克的注意。米汪那拿了一盘香蕉与辣芦笋走了过来,于是杜明尼克把他介绍给狐狸全家。鹅宝宝傻愣愣地盯着侏儒象看,因为他们还从来没见过一头活生生的象呢。他们只看过图片,而且也被搞糊涂了,因为大家都说象的块头儿很大的。

“是香蕉?穴Banana?雪吗?”杜明尼克望着米汪那的盘子对他悄声说道。

“蔬菜和水果我都想过了,”他回答道,“都不是。”

杜明尼克瞧见那名叫伊来亚·猪的公驴也来了,于是也把他介绍给大家认识。

狐狸太太告诉杜明尼克说,她用他给的一部分财宝都买了些什么——买给她自个儿和孩子们的东西——一艘可以在池塘上玩耍的小船,一块跳水板,一把好大的遮阳伞,槌球的球棍等等。杜明尼克专心地听着,可是他同时也在专心聆听周围进行的一切,他的眼睛、耳朵与鼻子对人群的推挤、骚动与轻微的风吹草动保持高度的警觉。

突然灯光黯淡下来,冒着火焰的甜点由鱼贯而入的侍者端进大厅。烟火从所有的盘中同时射出的时候,人群中也爆出一声欢呼。这时灯光又亮了起来,孩子们开始绕着桌子或者在桌子底下互相追逐。乐队奏起一首快速旋转舞曲。许多人都在跳舞,开心又放肆地旋转着,裙子绕着圈,脚敲打着地,并且在滑亮的地板上溜来滑去。

杜明尼克满心欢喜,满面春风。他让人带着去跟新郎与新娘的亲戚见面——赫曼·史汪、玛莉贝儿·史文、马文·史温、卡洛琳·史瓦亨和她的孩子们。杜明尼克同玛蒂达·狐狸跳着快速旋转舞。他跳得真好,狐狸太太忍不住为他猛拍翅膀。受到狐狸太太的称赞与鼓舞,于是杜明尼克更不住地转圈与鞠躬。

伊利亚·猪同新娘的表妹玛莉贝儿·史文跳舞。他的蹄子在光亮的地板上作响。大家提议向史温先生与夫人敬一杯酒。此时又响起一阵轰隆隆的鼓声、丁丁当当的铃鼓声以及铿锵响的铙钹声。饮料在宾客之间传递着。“祝史温夫妇永浴爱河!”有人大声吆喝道,同时举起了手中的芒果白兰地酒。许多人也同声跟进,大声喊着,“同意!”接着就是杯子互击的丁当声,以及吞下饮料的咕噜声。

“是罗甘莓?穴Loganberry?雪吗?”杜明尼克问米汪那。

“所有的蔬菜水果我都想过了。”米汪那答道。

之后,一群神气的特技表演专家翻着筋斗上场了,宾客们于是让出跳舞厅的中央给他们表演。两只强有力的猪并肩站着,两只强壮的狗跳到那两只力大无穷的猪背上,并且稳稳地站在他们头上。一只猴子再爬上整个结构的顶上,同时还撑起一根竿子,竿子顶上是一个旋转的碟子。

杜明尼克被特技表演弄得越来越兴奋,他顺手抓起一根撑窗子的棍子,随即纵身一跃,便跳上了那只猴子的背上,再攀上竿子,把碟子丢到一边,然后单脚踩在竿子的顶端。他得到热烈的掌声,宾客们起立向他致敬;特技专家们跳回地面后,杜明尼克仍在房间里跑了一圈又一圈,又是翻筋斗又是前滚翻、后滚翻的。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乌龟雷米尔·华勒比也慢慢地爬进来了,并且问起结婚典礼举行了没有。等他知道结婚大典早就已经结束的时候,他真的好失望,于是开始爬向新郎与新娘,他们正在接待带了礼物来的宾客。杜明尼克为忘记带礼物来表示歉意,不过巴尼与珍珠提醒他,说他已经送给他们太多礼物了。

乐队再一次奏起音乐,这一回是一首华尔兹舞曲。杜明尼克受到感染,于是拿起他的短笛,坐下吹奏起来。他吹得如此令人心神荡漾,以至于其他乐手索性停止演奏手中的乐器,让他独奏他那慑人魂魄的音乐了。

这会儿,世界末日帮的三名歹徒——两只野猫与一只雪貂——走进跳舞厅,他们身穿华丽的服装,还摆出一副受到邀请的模样。当他们正溜向堆成高高一摞的礼物时,让玛蒂达发现了。她愤怒地大喊一声,音乐戛然而止,舞蹈也随之中断了。杜明尼克从乐队席一跃而出,冲向衣帽间,再出现时手中已经多了那根矛枪。不过那帮冒充宾客的歹徒快手快脚地溜到了门边,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杜明尼克尾随在后追赶而去。

当他回到跳舞厅的时候,大家都在为他欢呼。之后,他用短笛独奏一曲,并且加了许多漂亮的装饰音。这会儿雷米尔·华勒比已经爬到新婚夫妇的面前向他们道贺,也为自己的迟到表示遗憾。紧跟着侍者又上香槟了。一只臭鼬举起他的酒杯大声说道:“敬史温家以及他们的子孙。祝他们昌盛延年!”大家都干了杯。

侍者端来了更多的香槟。一只兔子叫道:“现在我宣布所有的动物永远亲如手足!”每个人又干了杯。

杜明尼克对活着的万物涌起一股不可抑制的幸福感。“敬无穷无尽的爱!”他大声喊道。每个人又干了一杯。

米汪那来到他身边,于是杜明尼克问:“是威士忌?穴Whiskey?雪吗?”

“不是含酒精的饮料,”米汪那说,“我全都想过了。我试过水果、蔬菜、饮料、花朵、家具物品、矿物名称,结果都不对。”

巴尼·史温此时已经登上乐队席,这里早已挂上红色的天鹅绒布幕,可以做舞台使用。“我很高兴在此宣布,”他用很大的声音说道,“一向享有盛名的演员团体番瓜表演班,特别为了大家,也为了今天这个场合,精心筹备了一出话剧。话剧的名字叫做‘杜明尼克的丰功伟业’。如果大家挑个好位子,就可以把舞台看个清楚。待会儿幕布就要拉开了,话剧即将开始。”

每个人都在看着杜明尼克。他好尴尬,对他来说,这可是挺难堪的。“丰功伟业?”他想,“我才没有什么丰功伟业。没什么值得演一出戏的啊。”

幕布拉起来了。舞台上的“杜明尼克”肩膀上扛着矛枪走在路上。番瓜表演班没有狗演员,于是杜明尼克的角色只好由一只猫来扮演。那只猫模仿他的动作十分不地道,应该是大跨步前进却成了匍匐潜行。这可把杜明尼克弄恼了。那只猫戴了一副大大的黑鼻子面具,还有两只下垂的假耳朵。

舞台上留了一个洞,那只猫——就是“杜明尼克”——掉进去了,接下来的一幕,即是那些世界末日帮的歹徒怎么讥笑他,折磨他。不过戏里的杜明尼克并没有像真实情况那样逃离洞穴,而是冲出一条血路,用他的矛枪杀死两个坏蛋,饶了另一个歹徒的小命,因为他答应改过向善,剩下的坏蛋也都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弃甲而逃。当他把獾先生的宝藏挖出来,受到攻击的时候,戏里的他仅仅靠一只狗的力量,就神勇非常地把整帮歹徒打得溃不成军。

“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杜明尼克对站在他身边的米汪那说,“对了,不会是薄肉片?穴Cutlets?雪吧?”

“不是。对不起,”米汪那说,“谢谢你这么努力尝试。”

舞台上正演出杜明尼克另一项“丰功伟业”。那些坏家伙把兔子扮演的玛蒂达·狐狸吊起来。“杜明尼克”骑着一只猪扮演的伊利亚·猪上了舞台,他驱散那些坏蛋,还杀死其中的三个。

“事实经过根本不是那样的。”杜明尼克喃喃道,这时幕布已经放下,宾客们全都转过身来为他鼓掌,而不是对那出戏报以掌声。

突然之间,骇人的火舌顺着幕布呼呼地往上蹿,演员一边哇哇乱叫,一边纷纷从舞台开放的侧边跳下,婚礼的来宾也抓起他们的孩子往出口冲。

“水!”有人吼道,“去拿水来!”跳舞厅的四处都燃起火来。火焰从一些窗口与门口蹿出。房间里回荡着惊惶的尖叫声。这会儿出口已经全都是熊熊大火,滚滚黑烟充塞整个房间,吞噬着每一样东西。只听得“空气!”“空气!”的阵阵喊声,大家都在狂乱的推挤与踩踏。

杜明尼克到处跑来跑去,评估着火情,同时也试图让大家冷静下来。有些动物用他们的外套拍打着火焰,更多的动物则是高声喊着“水”以及“空气”。

唯一有水的地方是厨房,可是厨房也已经着火了。巴尼·史温想尽办法要冲进去,然而却只是烫焦了他脸上的鬃毛。他匆匆赶回去保护他的新娘。有人试着往火焰上洒香槟,可是一点儿用也没有。白兰地则更糟——火焰因此燃烧得更炽烈了。

做妈妈的紧紧拥住自己的孩子,有些哭得好伤心。玛蒂达·狐狸的鹅宝宝全都挤在她的翅膀底下叫个不停,叫得好可怜。爬得比往常快一些的雷米尔·华勒比这会儿开始朝距离最近的门前进,许多动物纷纷踩在他的壳上,他仍继续向前走。

杜明尼克一把紧紧抓住米汪那。“你得把那个魔法字眼想起来才行!”

“我想不起来!”米汪那说。

“你可以的!”杜明尼克说,“试试看。别太激动。放松一下,然后,立刻,你就想起来了。”

“立——刻?穴Presto?雪!”米汪那尖声叫喊道,“就是它!就是这个字眼!立刻!”他说,“立刻。让火熄灭!立刻。”

大火立刻不见了。没有火焰,没有烟,没有四处喷溅的火星子,没有嘶嘶作响的木头。大家都愣站在那里哑口无言。真的烧了这一场火吗?他们刚刚真的目睹了一场火灾吗?没错,他们真的都看见了。大厅里发出一阵异口同声的叹息声。

“把这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杜明尼克对米汪那说。

“立刻,”米汪那说,“让这里恢复成着火以前的样子。立刻。”于是每一样东西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也并非完全一模一样,因为大伙再也没空想那出戏,也没有再对着杜明尼克鼓掌了。

这时,由于米汪那已经受够了这个新地方带给他的快乐与痛苦,于是他向杜明尼克道别,同时也请他代向其他人告别之后,这才许愿返回他非洲的家,说完即一溜烟似的消失了。

杜明尼克登上舞台,用他的矛枪柄敲着地板,借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因为我们的好朋友米汪那·彭巴在千钧一发间想起了一个魔法字眼,”他说,“我们才能死里逃生。”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杜明尼克又敲敲地板,让大家注意。“现在已经到了彻底解决世界末日帮的时候了。我们都很清楚这场可怕的大火就是他们放的。在数量上,我们显然跟他们不相上下。咱们不如去追赶他们,然后好好教训他们一顿!让我们拿起武器!跟我来,我的鼻子会为大家带路的?选”

(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帅狗杜明尼克》 责任编辑 刘海昊)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