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遗产的战斗

(选自《帅狗杜明尼克》第七章)

[美]威廉·史代格 著  赵永芳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杜明尼克出门散了好久好久的步,想了好多好多。星星出现的时候,他仍在走着。悲伤的他躺在地上仰望点点繁星。生命真是神秘难解。巴塞勒谬·獾早在杜明尼克出生之前就已经活了许久——早在别人想都没想到有这么一条狗之前。两个小时以前,巴塞勒谬·獾还活着。可是这会儿,他却已经走了。这世上再也没有巴塞勒谬·獾了,只剩下一份回忆。他的一生结束了。杜明尼克的一生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生命甚至还没开始成形呢,可是他们终究会成形的,到了未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崭新的世界,一批全新的生灵,有的重要,有的不重要,他们中有的也会跟杜明尼

克现在一样,纳闷着生命是怎么回事。那将是他们的一生,到时杜明尼克的一生也将结束。 他们中许多人将会想着过去,也就是眼前的现在,可是到那时候,此刻的未来又将成为他们 的现在。

不知怎的,这样的思索使得杜明尼克觉得比平常更加虔诚了。他在布满广大穹苍的闪烁星斗之下睡着了,跨入梦的世界时,他觉得自己悟到了生命的秘密。可是晨光一旦出现,他刚刚睡醒的时候,那秘密也随着星星一块儿消失了。谜团仍然在那儿,这激发出他满心的好奇。

他回到屋子里。他不想吃早餐,实在没有那个心情。他到工具间去拿了獾先生的铁锹,并且顶着上午的阳光劳动。他挖了一个深深的洞。那洞就在前院一棵高大且如獾先生一样老迈的橡树底下。之后,他把老猪埋在洞里。

埋完了,他靠在铁锹上休息,那木头把手给他握得暖暖的。刚刚忙完的刹那,他觉得一颗心为之震动了,他忍不住哭了起来。人生突然变得太悲哀了,但却十分美丽。悲伤满溢的时候,美于是黯淡下来;悲伤过去之后,美也会再度出现。所以不知怎的,美丽与悲哀虽然截然不同,却互相归属。

杜明尼克无法忍受长久的意志消沉。意志消沉既凄凉又阴沉,杜明尼克却是精神抖擞,喜欢纵情嬉戏的,因此他非得动身去游历不可。他甩掉了忧郁,而且既然手中仍握着那把埋葬獾先生的铁锹,他便准备跑去挖宝藏了。

他走到屋子后头那棵梨树前面,再借着屋顶上的风信鸡指示的世界四大方向测出自己的方位。接着他面向南方,背着梨树,小心翼翼地走了一百零三步,这才停下脚步,寻找着老猪描述的那四块排成正方形的石头。可是他什么也没瞧见。

也许他弄错了。冷静。他走回梨树,确定自己对着正确的方向,然后又走了一百零三步,可还是没有看见石头。他坐下来想。“啊哈!獾先生讲到走几步的时候,”他想道,“他讲的是他自己的步伐,是猪的步伐,不是狗的步伐!”他跳起来再一次回到梨树旁,先走了一百零三步,接着继续往南迈步,在走到第一百五十一个杜明尼克的步子时,他发现了獾先生所说的那四块黑色的石头。他移开石头挖了起来。

就在土表的下方,他的铁锹碰到什么硬硬的东西,原来是一个小箱子,四周用金属带子固定得密密实实的。他握住箱子的铁手柄把它拉出来打开了。箱子里是满满的珍贵的珍珠。老猪最钟爱的就是珍珠了,而天底下他最不愿意做的就是让珍珠埋在土里。再往下挖还有第二个箱子,比第一个大一些。杜明尼克用一块石头把锁敲开了。箱子里装的是满满的钻石、红宝石、翡翠、紫水晶、蓝宝石、紫翠玉、石榴石和其他珍贵的宝石,全都镶成光亮耀眼的项链、戒指、耳环、鼻环、别针、手链、坠子和手镯。这些东西一旦摊在炫目的阳光下,那清澄、晶莹、闪耀的光芒便向各方闪射了。

杜明尼克为这番奇景大感惊异。他继续往下挖。在洞的底部土质较硬的地方,埋了一个皮袋子,里头装了一些圆鼓鼓的金子。袋子里还有些别的东西。仿佛是为了证明是命运促使杜明尼克出来闯荡,然后带领他来到老猪的家,并且终于挖到宝藏似的,袋子里竟然是一支纯金打造的短笛,正是他最爱吹奏的乐器。

他立刻试吹这支新的乐器,连吹出来的音符都跟乐器一样是金色的。那些在阳光中闪闪发光的宝石,自他的短笛中流泻而出的欢喜音乐和他周遭的野花一起,扫去了仍然萦绕在他心中的些许忧愁。

他高兴得忘了形,没有注意他周围出现的不怀好意的歹徒。世界末日帮全部的土匪——四只狐狸、三只黄鼠狼、八只雪貂、一只野猫、一匹狼、六只雄猫、两只野狗和一大窝老鼠——他们已经在他四周围成一个大圈,而且个个从头到脚都带了各式各样的武器。他们躲在石头、大树、小丘、房子、工具间,以及谷仓、马厩之类的附属建筑物和任何可以藏身的东西后面,眼睛一直盯着杜明尼克和那些美不胜收的金银珠宝死命地瞧。

突然,杜明尼克那原本心不在焉的鼻子渐渐专注起来,他知道有麻烦了。他停止吹奏,四下张望一番,他看见的景象已经足以让他知道自己身处困境。他的矛枪!他那神勇非凡的矛枪呢?他凶狠地狂吠一阵,吓唬吓唬他的对手,然后飞奔到屋里,抓起矛枪,再赶在那帮恶徒之前冲回金银珠宝旁边。就在这时,匪徒们把他团团围住了。

好一场激烈无比的战役啊!杜明尼克以寡敌众,一只狗对抗世界末日帮所有的土匪。土匪的如意算盘是能抓一点儿珠宝是一点儿,当然也想压制杜明尼克。可是杜明尼克是打不败的,也是压制不了的。他倒不是非常在意那些珠宝首饰,只是痛恨所有类型的邪恶行径。那些土匪挥舞他们的武器,摆动他们的匕首、棍棒与刀剑;他们或者从侧面攻击,或者从前方与后方飞冲上来,可是杜明尼克将矛枪使得出神入化,力道十足,气势逼人,而且灵活巧妙,所以没有一个无赖能够碰到一丁点儿的珠宝。

在亮晃晃的炙阳下,武器碰撞得铿锵作响!为了保护老猪的金银珠宝,同时也为了自保,从来不曾有人像杜明尼克一样战得如此猛烈,如此一丝不苟。这一帮祸害乡里的匪徒使尽了坏,害得善良的老猪日子难过,因此他决意不让其中任何一个坏蛋拿走一颗珍珠。他也并不需要前不久才挖的洞的提醒,他记得这些坏东西曾经以为他稳稳落入他们的掌中了。

这场战役就这么继续打啊,打啊,打啊,终于杜明尼克开始觉得疲倦了。这么多匪徒对付他一个。坏蛋们可以休息,可以轮番上阵,可以一次上一个、两个、三个,杜明尼克却完全没有机会休息。他大口地喘着气,知道自己的力气撑不了太久了;倘若想要活命的话,到时他便不得不抛下珠宝逃命了。他四下看了一眼,想寻找一条出路。什么也没有。

紧跟着他听见了什么声音。一开始还模模糊糊的,后来很快变得越来越大声起来,那是一种最最不可思议的嗡嗡声。好几千只愤怒的黄蜂发出的嘈杂的嗡嗡声响彻四面八方,黄蜂群铺天盖地而来,瞄准了世界末日帮的土匪,蜇了右边蜇左边,蜇完左边蜇中间。只听得一声又一声哀嚎与痛呼!好一阵子疒参 人的惨叫!多么尖锐!多么凄厉!多么惨痛!他们胡乱飞奔逃窜,有的冲到水沟里,连滚带爬躲藏起来,有的躲进深深的草丛、树林与树丛间,就连荆棘丛,他们也照躲不误。

大群涌来的黄蜂,把已经败得东倒西歪的坏蛋们追赶得四处逃窜,溃不成军,最终不见了踪影。可是有一只黄蜂在蜂群离去时留下了,当它确定杜明尼克注意到它时,它便在空中写下这样几个字:

 

记得我吗?

 

“谢谢你!”杜明尼克大声说道。

 

谢谢你

 

那黄蜂又写道。

(新蕾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帅狗杜明尼克》 责任编辑 刘海昊)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