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蹦跳跳的马乔乔

(科学童话)

(选自《生命的骄子马乔乔》第一章)

(获广东省第五届儿童文学著作系列优秀奖)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一股清泉从碧绿的山上“哗啦啦”地喷涌出来,洒落在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里。阳光把飞腾的水珠照耀得如一颗颗透明的珍珠,“丁丁冬冬”地打在一个光屁股的小男孩身上。小男孩快活地在水中嬉戏,一会儿任白胖胖的两只脚丫,在激浪中飞奔,像一只贴水飞翔的燕子;一会儿把整个身子钻进潺潺的流水中,像一条自由自在游荡着的鱼儿。溪里的鱼虾,仿佛有意跟他玩耍,一尾鱼用嘴巴碰碰他的屁股,他“哎呀”大叫一声从水下蹦起来,“忽啦!”一下子荡起漫天水花;一只螃蟹偷偷挥动大钳要钳他的小鸟儿,搔得他忍不住沉入水下,去抓捣蛋的螃蟹,反被螃蟹钳了一下手指。

“小坏蛋!”小男孩急忙钻出水面,拾起一块石头,向着刚才潜水的地方掷去,“咚!”围在他身边的鱼虾吓得四处逃散。“哈哈哈!”他一昂头,站在齐腿深的水中,不再理会那些“偷袭者”,大步走去,一边走,一边用双手戽着水,抛向溪流两岸,嘴里还大声唱着随口而出的自编歌儿:

 

哈哈哈

水咬脚丫

手弄水花

我啥也不怕

 

    歌声沿着溪岸回响,把躺在岸边的浪娃吵醒了,他也是一丝不挂,伸手揉揉眼睛,白皙皙的身子一蹦,便跳到到小男孩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腰肢,笑呵呵地说:“马乔乔,我等你老半天了,走吧!”

    马乔乔一扭灵巧的身子,弓着腰,把圆滚滚的头伸进浪娃胯下,猛然一站,把他架在半空,一摔摔到水里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人的笑声,在溪流里打滚,引得群山也被传染上了这么清爽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马乔乔把浪娃拖起来,手拉着手儿,踩着水波,顺流而下。

    四只小脚丫像四根大鼓槌,又快又密地敲着,敲得小溪“哗哗”地响,溅起一簇簇晶莹的水珠。来到了一个陡坡顶上,浪娃忙拉住马乔乔,说:“停,下面是一个大瀑布,危险哪!”

    “不怕!”马乔乔和浪娃一起坐在瀑布上面,像滑滑梯一样,“吱溜——”从高高的顶上,滑了下来。“咚!”一声,落到墨绿色的深水潭里,激起了几丈高的水柱。水柱把他俩托起来,马乔乔顺势从水柱顶上一个跟斗翻到潭边的石块上,站得稳稳的。接着,他一把拉住浪娃的手,说:“浪娃,你真行!”

“嘿嘿,我是溪流的孩子,在水中摔惯了。你倒比我还强哩!”浪娃搂住马乔乔的脖子说。

没错,浪娃是水的孩子,水给了他生命和活力,也给了他驾驭水的能力和智慧。人们都说他是水的精灵。

马乔乔用一种羡慕的眼神望着浪娃。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跟他一样高的同龄孩子,由于经常在烈日下出入水中,浪娃皮肤柔嫩黝黑,眼瞳水汪汪的,灵活得像一尾青鱼。

    马乔乔忽然提议:“我们比赛跑步,看谁在水面上跑得最快,好吗?”

    “比就比!”浪娃不甘示弱。

    “预备——跑!”马乔乔举起握成手枪状的右手大声喊。

    两个小家伙撒开腿就跑,他们从急浪中冲过去,弄得鼻子嘴巴满是水。他们跳过一块又一块挡在水中的石块,滑倒了,爬起来又跑。溪流瞪着惊奇的眼睛,望着这对精力充沛又调皮的小伙伴。

“马乔乔,加油!”戴着鸟头形帽子、穿着五颜六色彩衣的鸟孩,在岸边一面跟着跑,一面大声喊着。

马乔乔一边使劲跑着,一边斜眼瞥了一眼鸟孩。他猛然有一个想法打脑海里闪过:这鸟孩是不是鸟的化身?样子像鸟,可他又真的是人!如果我也能像他一样有一对飞翔的翅膀就好了。

“加油!”鸟孩的声音清脆动听。那声音似乎渗进了马乔乔的心里。马乔乔跑得更快了。

浪娃让马乔乔在前边跑一阵,自己又加快速度超过他。马乔乔落在浪娃后面了,怎么跑也赶不上,心里突然冒出一个鬼主意,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快跑到浪娃旁边时,他假装摔一跤,把一条腿横在浪娃前面,浪娃被拦,“扑通”,摔在水里,马乔乔乘机猛向前冲。

    风囡刚打这里经过,她走得那么轻盈,身上的薄纱衣柔软地吹拂着,突然,她看见这两个光屁股的小家伙,在溪流里你追我赶,脸颊立即臊红了。她躲在野花丛中,对正在赏花的花妮嘀咕着:“瞧,羞死了!”

    穿着花衣服的花妮是个俊姑娘,头上戴着美丽的花环。她抬眼一看,忙用手中的花束遮住脸儿:“哎哟哟,还好意思在我们女孩子面前跑哩。风囡,我们快躲到那边去吧!”

    两个小家伙跑得正起劲,忽然,一个全身闪光的孩子跑到溪流中间,把他俩拦住了。

    马乔乔抬头一望,说:“亮儿,干什么拦住我们?”

    “别跑了,那边有女孩子呢!”亮儿向花丛那边一指。

    马乔乔像触电一样,把身子一缩,迅速蹲进了水里。

    浪娃停了下来,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说:“在哪里?在哪里?”果真,他看见了风囡和花妮,才“扑通”一声,扑到水中,“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

花妮和风囡见被他们发现了,都把红红的脸蛋埋在花丛中。花妮真像一朵绽开的鲜花,水灵灵,鲜艳艳。她躲在花丛中,一下子还分不出哪是鲜花,哪是花妮哩。

风囡迈着轻盈的脚步挪到花妮身边,花妮感到一阵清风从自己身边掠过,连忙抓住风囡轻柔白嫩的手,说:“你听,他们在争论什么?”

    “我第一!”是马乔乔响亮的童音。

    “你第二,我第一!”浪娃高声争辩时,声音如激浪拍岸。

    鸟孩站在岸边,两手叉腰,以裁判员的语调说:“比赛结果,马乔乔得了冠军,浪娃亚军。上岸来领奖吧!”

    马乔乔从水面上望去,看见时间老人的小孙女小笛妲,也站在鸟孩的旁边。小笛妲拿着一条碧绿的短裤衩,向马乔乔招手。

    马乔乔不好意思起身,心想,一个女娃怎么厚着脸皮拿我的短裤衩站在面前,她不知道我光着屁股吗?忙说:“听口令,女孩子一律向后——转!”

小笛妲一动不动,还一个劲地冲他笑呢:“谁叫你调皮,还知道害臊哩!”

“笛妲”是秒针“滴答、滴答”的谐音吧。小笛妲想:时间对每个人——无论男女、不管老少都是一视同仁的。女孩子只不过比男孩子少了一点东西,其他有什么不同呢!没什么好害羞的。

    亮儿轻轻揪住马乔乔的头发向上提,说:“有要紧事呢!快穿衣服。”

    马乔乔双手紧紧地遮掩着小鸟鸟,“哗”地从水中站起来,一个箭步冲到小笛妲跟前,大家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已经迅速把短裤衩穿好了。

浑身挂着水珠儿的马乔乔,回过头来招呼浪娃,浪娃已穿上一套白色柔软的衣服,站在他身边了。马乔乔咬着浪娃的耳朵,悄悄地问:“你的小鸟鸟有没有被鱼咬掉?”

浪娃下意识地摸摸下身,也靠在马乔乔耳边说:“还在,你的呢?”

马乔乔斜眼看见有女孩子来了,嘬着嘴巴“嘘——”了一声。

风囡和花妮见他俩穿上了衣服,才从花丛中跑出来。

    马乔乔急切地问亮儿:“刚才,你说有要紧事,是不是想跟我摔跤?”

    “你要穿戴整齐,我才告诉你。”亮儿忽闪着发亮的眼睛说。

    “行了,你快说吧!”马乔乔装着撒娇的样子,催促着,“你不说,我就……”他本来想说“我就还光着屁股”,可一瞧,小伙伴们都围拢上来了,花妮和风囡还一直掩着嘴巴偷笑,他便把后半截话儿咽下肚里去了。

    “好,我说吧。”亮儿把嘴巴靠近马乔乔的耳朵……

    “大声说,大声说!”小伙伴们把亮儿拉到圈子中间。

    “是这么回事,”亮儿显得很正经地说,“刚才,我碰见一位老音乐家,他有一支神奇的指挥棒,说要送给一个最爱唱歌的孩子。我忽然想到了马乔乔,喂,你不是最喜欢唱歌的吗?快去吧!”

小伙伴们“噼哩啪啦”拍起掌来。

马乔乔望着亮儿的眼睛,奇怪地问:“你怎么会碰到老音乐家呢?”

亮儿的眼睛突然放射出两道刺眼的光亮,说:“我每天到处跑,哪里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很快知道。”

马乔乔用手掌遮着眼睛,说:“亮儿,你这样看我,是不是想把我的眼睛刺瞎呀!”

能发光亮,是亮儿的拿手本事,只要他运一运力,一推掌便会射出强烈的光,那光亮的强度足够摧毁地上的东西。不过,那不是随便用来玩的。

亮儿对马乔乔笑了笑,一眨眼睛,把光亮收起,说:“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

马乔乔抓住亮儿的肩膀,说:“‘对不起’就行了呀,快教我怎么才能从眼睛里发出光亮来。”

“这个,这个怎么教得了呢,是天生成的。我生下来就像爸爸一样,眼放光束。”亮儿把马乔乔抓住的手瓣开,说,“你快去吧,老音乐家正等着你呢!”

马乔乔说:“好吧,我先去见老音乐家。”说着便甩着光膀子大步走去。

浪娃大声笑着:“喂,马乔乔,你就这样赤膊上阵呀?别把老音乐家吓晕啦。”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眼睛都往马乔乔身上盯着。

马乔乔抡抡手臂,做出个大力士比试的架式,说:“老音乐家看见我这么健美,肯定夸奖我。”

花妮掩着嘴笑笑,轻声说:“臭美!”

    小笛妲像大姐姐一样,摸着马乔乔的头,说:“马乔乔,你说穿什么衣服好呢?你是生命的骄子,是我们小伙伴的代表,当然,从你穿的衣服上面,也能体现我们各人生命的存在。”

    “哎呀,小笛姐姐姐,你的话真不好懂,你直说怎么办吧?”花妮说。

    小笛妲一眨她的大眼睛,说:“我们每个小伙伴都送一件礼物,把马乔乔打扮起来,好不好?”

    大家跳了起来:“好!”

    “不过,每人送的礼物,要最能代表你本人的特色哟。”小笛妲补充。

    “明白了。”大家点点头。

    小家伙们分头去准备自己的礼物,忙得团团转。

一会儿,浪娃首先跑了过来,送给马乔乔一双像雪一样洁白的跑鞋,说:“马乔乔,你和我一样,是最喜欢奔跑的,穿它最合适。”

马乔乔一屁股坐到石头上,伸手拍拍脚板,穿上白跑鞋,双脚一跳,“哇,好爽!”

风囡轻盈地走了过来,在马乔乔面前抖开一件金黄色的薄纱衣,边给他穿,边说:“穿上它,你和我一样,就能快步如飞。”

“试一试。”马乔乔说。风囡拉着马乔乔的手跑了一会。

马乔乔轻抚着黄纱衣,说:“嘿,真有一种飞起来的感觉。”

这时,亮儿把一顶闪亮的鸭舌帽,扣到马乔乔头上,说:“这顶帽子,像我一样,白天黑夜都能闪光。”

“哇,那我也能像你一样发出光亮了?”马乔乔有点激动地搂着亮儿。

“我说的是这顶帽子闪光。”

“能发光就成了。”马乔乔立正向大家敬了个礼。

    鸟孩见马乔乔从头到脚都已经打扮好了,心急起来。送什么给他好呢?对了,他爱唱歌,我也爱唱歌,我就在他这件衣服的前襟上,缀上蓝色的五线谱,他就会永远有一个清脆的歌喉。于是,他轻轻地唱着歌,伸手把唱出的声音抓住,在马乔乔的黄纱衣上轻轻一抹,五条蓝色的丝线便出现了,上面还跳跃着各种颜色的音符。

    花妮娴静地站着,张着眼睛,望望这个,瞧瞧那个,最后视线落到马乔乔身上。送什么给他好呢?她盯着手里捧的这束鲜花,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她偷偷地笑着,走开了。

    浪娃一把拉住她:“花妮,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什么礼物也不送吗?”

    “现在还是个秘密。”花妮莞尔一笑,说,“还不快去,等会儿老音乐家走了,看你们还高兴什么。”

亮儿兴冲冲地走在前头,大家簇拥着马乔乔蹦蹦跳跳地跟着走去,像一支五彩缤纷的队伍。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