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污染的头头变成了“怪鱼”

(选自水妈妈的美梦· 中篇:水妈妈的美梦生了怪病 第8章)

获第十二届冰心儿童图书奖、中国图书奖)

(长篇科学童话)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下午,各厂厂长和市长依时到达“护美别墅”。马乔乔、庄帅帅和水妈妈在石洞门前迎接。

“世界环保组织的高级考察员呢?”市长问。

“我就是。”

市长循声望去,见是一个鸡蛋大小的小人儿,忍不住大笑,转而发怒地说:“你们这班小不点儿,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们走!”

“市长先生,请留步。”马乔乔很有礼貌地向市长深深地一鞠躬,说,“‘美丽河’已经奄奄一息了,再不整治,大家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你对得起现在的市民和将来的子孙吗?”

“这个不用你们小孩子操心,我自有主张。”市长向厂长们挥挥手,“我们马上回去要干更重要的事,走。”

庄帅帅气呼呼地拦住他们:“市长先生,厂长先生们,我们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大事,就是让‘美丽河’的水重新变清。两岸的几个工厂应该马上治理废水毒液。”

一个胖厂长“嘿嘿”笑着,说:“黄毛丫头也来多管闲事。快回家去跟小朋友玩捉迷藏吧,别来这里烦我们。”

“你,你!”庄帅帅气得说话也结巴了,“你认为乱排污水是应该的吗?要你们治理怎么会是‘闲事’?”

“我们没时间跟你们磨牙斗嘴。”市长越来越烦,“再缠住我们不放,我叫警察叔叔把你们送回家去!”

“我来说几句。”水妈妈看市长根本不理会孩子们的建议,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是谁?也有兴趣凑热闹。如果你是他们的妈妈,我看你应该好好管教自己的孩子。”市长对水妈妈不屑一顾。

“我现在要先管教你们几个。”水妈妈觉得心里面的火气正往上窜,“孩子们的建议,你们怎么能置之不理呢?”

“瞎胡闹!”市长一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几个厂长也紧跟在市长屁股后面溜了。

魔蛋飞到他们前面,停在市长的眼前,说:“你想不想看那些顽固不化要搞污染的人,会得到什么惩罚?”

市长冷不防一手把魔蛋抓住,“哈哈,一个臭鸡蛋也想在堂堂市长面前耍赖。”说着高高举起,狠狠地向石头上面一掷。

魔蛋从石头上弹跳起来,刚好落在胖厂长手上,胖厂长使劲捏,想把他捏碎,见不行,便向河里掷去,恶狠狠地说:“淹死你!”

魔蛋从水里飞向空中,直线飞落到市长光秃的头顶上。

一个瘦个儿厂长冷眼望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大肚皮厂长悄悄地走到市长后面,偷偷地伸手抓住魔蛋,另一只手按着打火机,用火烧他。魔蛋任他烧,烧了一会,魔蛋全身发烫,跳上他的肩膀,从大肚皮厂长的衣领里滑到他的胸口,烫得他“呜哇”乱叫。

魔蛋从大肚皮厂长的身上钻出来,跳到市长的肩头上,说:“你们都是有头有面的人物,我再一次问你们:你们还让污水废液一股脑儿地流到‘美丽河’里吗?

市长领教过这个他瞧不起的“臭鸡蛋”的厉害,态度温和了许多,说:“这个事我们有十年规划,十年后‘美丽河’会有新的面貌。”

厂长们的骄横气焰也稍稍收敛了些,异口同声地回答:“等我们赚够了钱,自然会想办法。”

魔蛋知道这是他们在搪塞,说:“你们还在骗我们小孩子。什么‘十年’呀,‘赚够钱来’呀,到那时候,‘美丽河’早已成了臭河、死河,你们却享清福去了。不行,今天,我要让你们看看自己创作的‘作品’。”

市长冷笑着,心想:看你耍什么鬼花样,我叫警察把你们抓住关起来,你们还嘴硬得了吗?他悄悄地从口袋里取出精巧的移动电话,拨着号码。可是拨来拨去,竟没有信号。

魔蛋笑笑说:“我已经控制住这里的电波,你还是老实点好。”

胖厂长见事态正向危险的方向发展,一时难于脱身,便不声不响地走到庄帅帅后面,把她的手扭到一块用带子绑起来,说:“你们不让我们走,这个女孩子便首先倒霉!”

马乔乔冲上去,想把庄帅帅救出来,被胖厂长推倒在地。

马乔乔怒喝道:“你们抓一个女孩做人质,事情的性质便变了。”

魔蛋听到这句话,决定教训教训他们。他飞到胖厂长面前,说:“你把她立即放了。”

“我不放,你咬我呀?”胖厂长紧紧地抓住庄帅帅的手。

“好,你就自作自受吧,尝尝被你们污染过的河水是什么味道。”魔蛋向河里一指,一道闪光落处,一只黑不溜秋的怪物从鸟黑发臭的河水中爬上岸,径直向胖厂长走去。

怪物冷不防在胖厂长的大腿上咬了一口,说:“谢谢胖厂长,给了我怪诞的生命。”胖厂长立即变成了一尾人头鱼身的怪鱼,翻滚着落入河水里。

市长和另外几个厂长大惊失色,慌忙四处奔逃。

怪物撒开四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一追上,在市长和其他几个厂长的大腿上各咬了一口。

魔蛋说:“你们喝了‘美丽河’里的脏水,看看你们有什么感想,看看要不要治理这条河吧!”

变作人头鱼身的怪鱼们,去体验生活在油污废水中的滋味了。

庄帅帅揉揉扭痛的手,说:“蛮不讲理的人,总喜欢品尝自己酿造的灾难。活该!”

水妈妈目睹这一切,真是感慨万分,她想不通:他们当市长、厂长的不是也要吃饭喝水吗?为什么要把好端端的河水搞得乌七八糟,连别人的劝告也听不进去?她们真的不知道可怕的后果吗?

水妈妈说不出这会儿心里是什么滋味,呆呆地望着在河里挣扎的几条肥肥胖胖的怪鱼。

“市长鱼”把头浮出水面,无奈地游了一阵,就觉得浑身怪痒,想伸手搔,可是,手脚都变成了鱼鳍,没办法,他只好游到岸边挨着石头磨蹭。

“胖厂长鱼”游到“市长鱼”身旁,吓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呆了足足三分钟,他才惊讶地说:“市长,不好了,你满身都是红斑,身上的肉会不会腐烂呀?”

“别吓唬我。”“市长鱼”的声音在颤抖。

突然,“大肚皮厂长鱼”惊叫一声,喊道:“哗,你们看,高个子厂长成了一尾畸形鱼!”

几尾人头鱼都向“高个子鱼”望去,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只见“高个子鱼”的头歪向一边,身体从半腰里扭曲成45度的样子,尾巴也只剩下小半截了。

“大肚皮厂长鱼”庆幸自己虽然成了鱼,但没有什么不舒服,于是挑战似的吹起了口哨。吹着吹着,自己也听出来了,好像嘴巴严重漏风。在水中一照,立即拉长了脸,哭着说:“我的嘴巴一下子就溃烂得这么难看,变成豁嘴鱼了,回去怎么见人!”

“吭吭吭,吭吭吭!”这是“胖厂长鱼”在咳嗽,他嘟囔着说:“这河水真难闻,刚喝了那么几口,就感到翻肠刮肚的难受。”

“哎呀,胖厂长,你怎么了,你该改改称呼了。”“市长鱼”半开玩笑地说。

“我怎么了?市长呀,落在这样糟糕的环境里,你还有情绪开玩笑哩。”“胖厂长鱼”绷着脸说,“你说,我该改什么名字?”

“‘瘦厂长鱼’!”

“我现在不胖了吗?敢情是这河水帮我减了肥。”“胖厂长鱼”似乎有点儿得意。

“这不叫减肥,而是出奇地瘦。”“市长鱼”揶揄地说。

“许是你们厂里的废水在这河里作怪,让你瘦得皮包骨头了。”“大肚皮厂长鱼”带着讽剌的意味说。

“胖厂长鱼”立即反击:“‘大肚皮厂长鱼’,你们厂排出的毒液,好像也特别眷恋你,一口一口地亲你咬你,连肉也不客气地撕来吃了吧!”

“高个子厂长鱼”知道自己也是被自家厂排出的污水弄畸形的,没什么话好讲,只好沉默不语地呆在一边,听着他们斗嘴。

“瘦个儿厂长鱼”不言不语,自叹倒霉。

“市长鱼”比这几个大腹便便的“厂长鱼”要多点同情心和责任感。他不顾浑身痒痛得难受,径直向岸边游来。

岸边,马乔乔和他的小伙伴坐在石块上面,一直注视着这几尾怪鱼的一举一动。不消说,最忙的是魔蛋,他扛着全息自动微型摄像机,不停地拍摄着怪鱼们的精彩镜头。

马乔乔见“市长鱼”向岸边游来,眼睛望着自己,便走到水边,问:“市长先生,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吗?”

“首先,我抗议你们这样的惩罚,你们要对一切后果负责。”“市长鱼”的声音颇为严厉,“其次,你们必须马上让我们恢复人的原样,洗去变鱼的耻辱。第三,立即帮助我们上岸,找全市最好的医院给我们治疗。”

马乔乔回答:“尊敬的市长先生,有个事实要弄清楚:不是我们惩罚你们,而是你们自己惩罚自己。那怪物不是我们的朋友,而是厂长们的杰作。”

市长忿忿不平地说:“谁的责任先别管,你们一定要迅速想办法救我们。”

“但你要答应我们一个要求。”马乔乔跟市长讲条件。

“什么要求?”

“叫几个排污厂立即整治,不准向‘美丽河’排放废水毒液,让‘美丽河’重新变清变美。”马乔乔毫不退让。

“如果我不答应你们的要求呢?”市长摆出他平日的姿态。

魔蛋火了:“不答应嘛,就叫你们几个永远在这条臭河里自食其果。”

“市长鱼”被魔蛋这句话镇住了。他想:这一阵子已经够难受,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还算“活”吗?没办法,他只好召集几个“厂长鱼”在河里开碰头会。

看起来他们的争论十分激烈。他们聚会的地方不时地掀起水花激浪,还互相用嘴巴顶撞,用尾巴甩打。“市长鱼”多次喝住几尾“厂长鱼”,他们稍为安静下来,一会儿,又对骂着要动武。

通过摄像机拍摄的镜头,放大他们说话的声音,才知道他们争执的内容:

“胖厂长鱼”说:“建化工厂时,我说要同时安装排污设备,你当市长的却不批钱。现在又说我是制污者,这不是推卸责任吗?”

“高个子厂长鱼”也趁机向市长泄愤:“听说批给我们冶炼厂的排污设备费,也是市里挪作他用了,有这回事吧?现在‘美丽河’弄成这样,市长先生,你有何见解?”

“大肚皮厂长鱼”也不失时机地向市长开炮:“本来,当年建造纸厂时,我就反对建在母亲河旁边,市长先生,你却说这里交通方便,如今,怎么对付这些黑滚滚的废水?”

沉默寡言的“瘦个儿厂长鱼”突然像火山爆发:“市长大人,我们打过一百次报告了,要求把远离甘蔗产地的糖厂,搬到产地附近去,可你们总是‘研究研究’,至今没有下文。‘美丽河’污染这么严重,市里没有责任吗?”

“市长鱼”耐着性子听他们说了一大通之后,神情非常严肃地说:“这么说,一切责任都应该由我一人承担,你们钱包赚爆了,屁股却推给我来擦,这合理吗?”

“要是你当年不……”

“当年,当年,建这些污染严重的厂,不都是你们要求批这些地的吗?”“市长鱼”越说越火了,“再说排污设备的经费,拨给你们,至今不见动静,钱去了哪里?听说省里就要派检查组来我市查这个问题了,你们当心乌纱帽!”

马乔乔看了这段对话直摇头:“不像话,不像话!”

“等省检查组来了以后,我们把这盘录像带送去,也许有用。”魔蛋神秘兮兮地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