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斯莱魔法把戏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5)

(英)J.K.罗琳

马爱新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利越转越快,胳膊肘紧紧地贴在身体两侧,无数个壁炉飞速闪过,快得简直看不清楚。最后他感到有些恶心,闭上了眼睛。随后,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吐了的时候,他猛地伸出双手,及时刹住。还好,他差点儿脸朝下摔倒在韦斯莱家厨房的壁炉外面。

    “他吃了吗?”弗雷德兴奋地问,一边伸过一只手,把哈利拉了起来。

    “吃了,”哈利说着,站起身子,“那是什么东西?

    “肥舌太奶糖,”弗雷德眉飞色舞地说,“乔治和我发明的,整个夏天,我们一直想找个人试一试……”

    小小的厨房里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利环顾四周,看见罗思和乔治坐在擦得干干净净的木桌旁,旁边还有两个红头发的人,哈利以前没有见过,不过他马上就知道了,他们一定是韦斯莱兄弟中最大的两个:比尔和查理。

    “你好吗,哈利?”两兄弟中离哈利最近的那个咧开嘴笑着,伸出一只大手。哈利握了握,感到自己的手指触摸到的是许多老茧和水泡。这一定是查理,他在罗马尼亚研究火龙。查理的身材和那对双胞胎差不多,比豆芽菜一般的珀西和罗恩要矮、胖、结实一些。他长着一副好好先生似的阔脸,饱经风霜,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雀斑,看上去几乎成了棕黑色。他的手臂肌肉结实,一只手臂上有一道被火灼伤的发亮的大伤疤。

    比尔站了起来,笑着,也同哈利握了握手。比尔的样子多少令人感到有些意外。哈利知道他在古灵阁,即巫师银行工作,而且上学的时候还是霍格沃茨学校男生学生会主席。哈利一向以为比尔是珀西的翻版,只是年龄大几岁而已,也是那样对违反校规大惊小怪,喜欢对周围的每个人发号施令。今天一看,才知道不是这样,比尔一副——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很“酷”的样子。他个子高高的,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巴,耳朵上还戴着一只耳环,上面悬着一个小扇子似的东西。比尔的那身衣服,即使是去参加摇滚乐音乐会也不会显得不合适。不过哈利看出来了,他的那双靴子不是牛皮而是龙皮做的。

    大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阵轻微的爆裂声,韦斯莱先生在乔治身边突

然冒了出来。他气坏了,哈利从没见过他这么生气。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弗雷德!”他嚷道,“你到底给那个麻瓜男孩吃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给他,”弗雷德脸上带着坏笑说,“我只是不小心撒在地上……谁叫他自己捡起来吃的,这可不能怪我。”

    “你是故意把它弄撒的!”韦斯莱先生怒吼道,“你知道他肯定会吃的,你知道他在减肥——”

    “他的舌头肿得多大?”乔治急切地问。

    “一直肿到四尺多长,他父母才让我把它缩小了!

    哈利和韦斯莱兄弟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这不是开玩笑!”韦斯莱先生大声嚷道,“这种行为严重损害了巫师和麻瓜的关系!我一生致力于反对虐待麻瓜的工作,结果我自己的儿子——”

    “我们不是因为他是麻瓜才给他的广弗雷德气愤地说。

    “是啊,我们捉弄他是因为他专门欺负人。”乔治说,“是吗,哈利?

    “没错,他就是那样,韦斯莱先生。”哈利很认真地说。

    “问题不在这里!”韦斯莱先生气呼呼地说,“你们等着吧,我要告诉你们的妈妈——”

    “告诉我什么?”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韦斯莱夫人正巧走进厨房。她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女人,面容非常慈祥,不过此刻眼睛眯着,露出怀疑的神色。

    “你好,哈利,亲爱的。”她看见哈利,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接着,她又把目光投到丈夫身上,“告诉我,亚瑟,怎么回事?

    韦斯莱先生迟疑着。哈利可以看出,他尽管对弗雷德和乔治很生气,却并不真的打算把事情告诉韦斯莱夫人。韦斯莱先生紧张地望着妻子,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就在这时,两个女孩子出现在韦斯莱夫人身后的厨房门口。一个长着非常浓密的棕色头发,两个门牙很大,这是哈利和罗恩的好朋友赫敏,格兰杰。另一个身材矮小,一头红发,是罗思的小妹妹金妮。两个女孩都朝哈利露出了微笑,哈利也对她们笑着,这使金妮立刻羞红了脸——自从哈利第一次拜访陋居以来,金妮就对他非常迷恋。

    “快说,亚瑟,怎么回事?”韦斯莱夫人又问了一句,口气有点儿吓人。

    “没什么,莫丽,”韦斯莱先生含糊地说,“弗雷德和乔治刚才——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

    “他们这次又干了什么?”韦斯莱夫人说,“如果又和韦斯莱魔法把戏有关——”

    “罗恩,我们带哈利去看看他睡觉的地方好不好?”赫敏在门口说。

    “他知道他睡在哪儿,”罗恩说,“在我的房间,他去年就睡在那儿——”

    “我们都去看看。”赫敏严厉地说。

    “嗅,”罗恩这才心领神会,“好吧。”

    “对了,我们也去。”乔治说。

    “你们不许动!”韦斯莱夫人大吼一声。

    哈利和罗恩小心翼翼地侧身溜出厨房,和赫敏、金妮一起,穿过狭窄的过道,踏上摇摇晃晃的楼梯。那楼梯曲里拐弯,通向上面的几个楼层。

    “韦斯莱魔法把戏是什么东西?”他们上楼时,哈利问道。

    罗恩和金妮都大笑起来,只有赫敏没笑。

    “妈妈打扫弗雷德和乔治的房间时,发现了那一沓订货单,”罗恩小声说,“长长的好几页价格表,上面都是他们发明的玩艺儿。搞笑的玩艺儿,你知道。假魔杖啦,魔法糖啦,一大堆东西。真是太棒了,我从来不知道他们一直在搞发明……”

    “好长时间了,我们总是听见他们房间里有爆炸的声音,但从来没想到他们真的在做东西,”金妮说,“我们还以为他们只是喜欢听响儿呢。”

    “不过,那些东西大多数——唉,实际上是全部——都有点儿危险。”罗恩说,“你知道吗,他们计划把这些东西拿到霍格沃茨去卖,挣一笔钱。妈妈听说以后,简直气疯了。警告他们不许再搞这类玩艺儿,还把他们的订货单烧了个精光……她一直就在生他们的气,他们的OWLs成绩也让她失望。”

    OWLs是普通巫师等级考试,是霍格沃茨学校的学生十五岁时参加的一种考试。

    “那一次吵得可凶了。”金妮说,“妈妈想让他们今后进魔法部工作,像爸爸那样,可他们对她说,他们只想开一家玩笑商店。”

    就在这时,二楼平台上的一扇门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一张脸来,戴着牛角边的眼镜,表情很不耐烦。

    “你好,珀西。”哈利说。

    “唤,你好,哈利。”珀西说,“我不明白是谁弄出这么大的响动。你知道,我正在这里工作呢——我要为办公室赶写一份报告——可是老有人在楼梯上轰隆隆

地乱跑,使我很难集中精力。”

    “我们没有轰隆隆地乱跑,”罗恩恼火地说,“我们在走路。如果我们打扰了魔法部的最高机密工作,那么很抱歉。”

    “你在忙些什么?”哈利问。

    “为国际魔法合作司写一份报告。”珀西得意地说,“我们准备按标准检验坩埚的厚度。有些外国进口产品的埚底太薄了——渗漏率几乎以每年百分之三的速度在增长——”

    “真了不起,这份报告会改变世界的。”罗恩说,“我想,《预言家日报》会在头版头条登出来:坩埚渗漏。”

    珀西的脸涨成了粉红色。

    “你尽管挖苦嘲笑吧,罗恩,”他激动地说,“可是必须颁布施行某种国际法,不然我们就会发现市场上充斥着伪劣产品,埚底薄,脆弱易碎,严重危害——”

    “好了,好了。”罗恩说着,又抬脚往楼上走。珀西重重地关上卧室的门。哈利、赫敏和金妮跟着罗恩,又爬了三层楼梯,仍然能听见下面厨房里传来的喊叫声。似乎韦斯莱先生已经把太纪糖的事告诉了韦斯莱夫人。

    罗恩睡觉的那个顶楼房间和哈利上次来住的时候没什么差别:还是到处都贴着罗恩最喜欢的魁地奇球队——查德里火炮队的海报,那些队员们在墙壁和倾斜的天花板上飞来飞去,还不停地挥手致意。窗台上还是放着金鱼缸,里面原先养着蛙卵,现在却是一只大得吓人的青蛙。罗恩的那只老掉牙的老鼠斑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只到女贞路给哈利送信的灰色小猫头鹰。它在一只小笼子里跳上跳下,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闭嘴,小猪。”罗恩说着,侧身从两张床中间挤了过去,房间里一共放了四张床,挤得满满当当。“弗雷德和乔治也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因为比尔和查理把他们的房间占了,”他对哈利说,“珀西硬要一个人占一个房间,因为他要工作。”

    “对了——你为什么管那只猫头鹰叫小猪?”哈利问罗恩。

    “因为它有点儿傻头傻脑,”金妮说,“原先的名字是朱薇琼。”

    “是啊,那个各字倒是一点儿也不傻。”罗恩讽刺地说,“是金妮给它起的,”他对哈利解释道,“金妮觉得这名字特别可爱,我想把它换掉,已经来不及了,猫头鹰只认这个名字,叫它别的,它一概不理。所以现在它就成了小猪。埃罗尔和赫梅斯讨厌它,我只好把它养在这儿。说实在的,我也蛮讨厌它的。”

    朱薇琼快活地在笼子里蹿来蹿去,发出刺耳的呜叫。哈利太了解罗恩了,知道对他的话不能当真。原先,他也是整天抱怨他那只老耗子斑斑,可是当他以为赫敏的猫克鲁克山咬死了斑斑时,他别提多难过了。

    “克鲁克山呢?”哈利又问赫敏。

    “大概在外面的园子里吧。”她说,“它喜欢追赶地精,它以前从没见过这玩艺。”

    “看来,珀西挺喜欢工作的,是吗?”哈利在一张床上坐下,看着天花板的海报

上那些查德里火炮队队员嗖嗖地飞来飞去。

    “喜欢?”罗恩愁闷地说,“如果爸爸不把他硬拉回来,他根本不肯回家;他是个工作狂。你千万别引他谈起他们老板。克劳奇先生认为……我是这样对克劳奇先生说的……克劳奇先生是这样想的……克劳奇先生告诉我……他们现在随时都会宣布正式聘用他。”

    “你暑假过得好吗?”赫敏问,“你收到我们寄给你的好吃的和其他东西了吗?

    “收到了,太感谢了。”哈利说,“多亏那些蛋糕,我才死里逃生。”

    “对了,你有没有收到——”罗思刚说到一半,赫敏瞪了他一眼,他便不往下说了。哈利知道罗思想打听一下小天狼星的情况。罗思和赫敏都积极参加了帮助小天狼星逃脱魔法部追捕的行动,所以他们像哈利一样关心他教父的安危。可是,当着金妮的面谈论他是不明智的。只有他们和邓布利多教授知道小天狼星是怎样逃跑的,并相信他是无辜的。

    “我想他们大概吵完了。”赫敏看到金妮好奇地望望罗思,又望望哈利。她为了掩饰这片刻的尴尬,说道,“我们下去帮你妈妈准备晚饭,好吗?

    “行,好吧。”罗恩说。四个人离开了罗恩的房间,回到楼下,发现韦斯莱夫人正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情绪坏到了极点。

    “我们在外面的园子里吃饭,”他们进去以后,她说,“这里可容不下十一个人。姑娘们,你们能把这些盘子端出去吗?比尔和查理在摆桌子呢。你们两个,拿刀叉。”她一边吩咐罗恩和哈利,一边用魔杖点了点水池里的一堆土豆,可是没想到她用的劲儿大了一点,土豆自动脱皮的速度太快,一个个都蹿到墙上和天花板上去了。

    “哎呀,天哪。”她恼火地说,又用魔杖对着一个侧立的簸箕点了一下。簸箕立刻就跳了起来,在地板上滑来滑去,把土豆一个个撮了起来。“这两个家伙!”她恶狠狠地说,一边从碗柜里抽出许多大锅小锅,哈利知道她指的是弗雷德和乔治。“真不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儿。没有一点雄心壮志,整天就知道变着法儿闯祸……”

    韦斯莱夫人把一口黄铜大炖锅砰地扔在厨房的桌上,将魔杖伸进去呼呼地转着圈儿。随着她的搅拌,一股奶油酱从魔杖头上喷了出来。

    “他们不是不聪明,”她把炖锅放在炉子上,又用魔杖捅了一下,把火点着,继续气呼呼地说着,“可那些聪明用的不是地方,除非他们很快振作起来,改邪归正,不然会倒大霉的。从霍格沃茨飞来给他们告状的猫头鹰,比其他所有人的加起来都多。如果他们照这个样子下去,最后准会被送进滥用魔法办公室。”

    韦斯莱夫人又用魔杖捅了一下放刀具的抽屉,抽屉猛地弹开了。哈利和罗恩赶紧跳开,只见抽屉里蹿出好几把刀子,在厨房里飞过,开始嚓嚓地切起土豆来。那只簸箕刚才已经把土豆又倒进了水池。

    “我真不明白我们什么地方教育得不对。”韦斯莱夫人说着,放下魔杖,又拽出几只炖锅,“好多年来一直是这样,出了一个乱子又一个乱子,根本听不进——哦,又不对!”

    她从桌上拿起她的魔杖,结果魔杖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橡皮老鼠。

    “又是他们搞的假魔杖!”她嚷嚷道,“我对他们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把这些玩艺儿到处乱放!

    她抓起真魔杖。一转身,发现炉子上的奶油酱已经冒烟了。

    “走吧,”罗思从打开的抽屉里抓了一把餐具,急急地对哈利说,“我们去帮帮比尔和查理吧。” 

    他们撇下韦斯莱夫人,出了后门,进了园子。

    刚走几步,他们就看见了赫敏的那只姜黄色的、罗圈腿的猫克鲁克山。它匆匆地在园子里跑来跑去,瓶刷子似的尾巴高高地竖着,正在追赶一个东西。那东西粘满泥巴,活像一个长了腿的土豆。哈利一眼就认出那是个地精。身高不足十英寸,坚硬的小脚啪哒啪哒随地走得飞快,穿过园子,一头钻进散放在门边的一只惠灵顿皮靴里。克鲁克山把一只爪子伸进了靴子,想抓住地精。哈利听见地精在里面疯狂地咯咯大笑。就在这时,房子的另一头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他们走进园子,这才发现这番骚动是怎么引起的。他们看见比尔和查理都拔出了魔杖,正在调动两只破破烂烂的旧桌子在草坪上飞着,互相撞击着,每只桌子都想把对方从空中打落。弗雷德和乔治在一旁欢呼,金妮哈哈大笑,赫敏在篱笆边徘徊,看样子又觉得好玩,又感到紧张,不知如何是好。

    梆的一声,比尔的桌子击中了查理的桌子,把它的一条腿打掉了。这时,头顶上传来一阵清脆的撞击声。他们同时抬起头,看见珀西的脑袋从三楼的窗口探了出来。

    “你们能不能小声点儿?”他吼道。

    “对不起,珀西,”比尔笑嘻嘻地说,“坩埚底怎么样啦?

    “很糟糕。”珀西没好气地说,砰的一声关上了窗户。比尔和查理轻声笑着,用魔杖指引桌子稳稳地降落到草地上。然后,比尔用魔杖轻巧地一点,把那根桌腿重新接上,又凭空变出了桌布。

    七点钟的时候,两张桌子在韦斯莱夫人妙手做出的一道道美味佳看的重压下,累得直哼哼。韦斯莱一家九口,还有哈利和赫敏都坐了下来,在明净的深蓝色的夜空下吃饭。对一个整个夏天都吃着越来越不新鲜的蛋糕的人来说,现在他就像进了天堂一样。起先,哈利只顾大吃鸡肉、火腿馅饼、煮土豆和沙拉,根本顾不上说话。

    在桌子的那一头,珀西正在告诉父亲他撰写坩埚底厚度报告的情况。

    “我对克劳奇先生说,我星期二就能完成,”珀西挺得意地说,“比他预期的要快一些,但我想一切都争取主动。我如果按时完成,他会感到很满意的,因为目前我们司里事情特别多,都忙着筹备世界杯呢。我们从魔法体育运动司得不到我们所需要的支持。卢多·巴格曼——”

    “我喜欢卢多这个人,”韦斯莱先生温和地说,“多亏了他,替我们弄到这么好的世界杯球赛票。我原先帮过他一个小忙:他弟弟奥多出了点儿麻烦——把一

架割草机弄出了许多特异功能——是我把整个事情摆平的。”

    “是啊,当然啦,巴格曼是挺可爱的,”珀西不以为然地说,“可是拿他和克劳奇先生一比,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当上司长的!如果克劳奇先生发现我们司里有人失踪,一定会着手调查,而不会听之任之。你知道,伯莎·乔金斯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到阿尔巴尼亚度假,再也没有回来。”

    “是啊,我向卢多询问过这件事。”韦斯莱先生说着,皱起了眉头,“他说在这之前,伯莎就失踪过好多次——不过说句实话,如果是我司里的人,我会感到担心……

    “唉,伯莎这个人确实让人很伤脑筋。”珀西说,“我听说这些年,她从一个部门被赶到一个部门,惹的麻烦比做的事情还多……但是不管怎么说,巴格曼还是应该想办法找找她。克劳奇先生个人一直很关注这件事,你知道,伯莎以前在我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我认为克劳奇先生还是很喜欢她的——可巴格曼总是哈哈一笑,说伯莎大概是看错了地图,没有到阿尔巴尼亚,而是到了澳大利亚。不过,”珀西派头十足地叹了口气,深深地饮了一口接骨木花酒,“我们国际魔法合作司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没有闲工夫替别的部门找人。你知道,世界杯之后,我们还要组织一项大型活动。”

    珀西煞有介事似的清了清喉咙,扭头望着桌子这边哈利、赫敏坐的位置。“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活动,爸。”他微微抬高了嗓门,“这是最高机密。”

    罗恩翻了翻眼珠,低声对哈利和赫敏说:“自打他开始工作以来,就一直想逗我们问他那是什么活动。大概是一次厚底坩埚展览会吧。”

   在桌子中央,韦斯莱夫人正在和比尔争论那枚耳环的事,看来这耳环是最近才戴上的。

    “……上面还带着一个可怕的大长牙。真的,比尔,银行里的人怎么说?

    “妈,银行里的人根本不关心我穿什么衣服,只要我找回许多财宝就行。”比尔耐心地说。

    “你的头发也难看得要命,亲爱的,”韦斯莱夫人说着,一边慈爱地抚摸着自己的魔杖,“我真希望你能让我修剪一下……”

    “我喜欢。”坐在比尔旁边的金妮说道,“妈,你太落伍了。而且,和邓布利多教授的头发比起来,这根本不算长……”

    在韦斯莱夫人旁边,弗雷德、乔治和查理正在热烈地讨论世界杯赛。

    “肯定是爱尔兰队胜出,”查理嘴里塞满了土豆,嘟嘟囔囔地说,“他们在半决

赛时打败了秘鲁队。”

    “可是保加利亚队有威克多尔·克鲁姆呢。”弗雷德说。

    “克鲁姆是不错,但他只是一个人,爱尔兰队有七个好手呢,”查理不耐烦地说。“不过,我真希望英格兰队能够出线。真是太丢脸了。”

    “怎么回事?”哈利急切地问。他暑假里一直守在女贞路,与魔法世界完全隔绝,想起来真是懊恼透顶。

    哈利自从在霍格沃茨上一年级时起,就进了格兰芬多学院的魁地奇球队。他还拥有世界上最棒的飞天扫帚火弯箭。对于哈利来说,骑着扫帚飞行是魔法世界里最轻松自然的事,他好像天生就具有这种本领。他在格兰芬多球队里担任找球手。

    “输给了特兰西瓦尼亚队,十比三百九十。”查理愁眉苦脸地说,“表现糟糕透了。威尔士队败给了乌干达,苏格兰队被卢森堡队打得落花流水。”

    韦斯莱先生变出了一些蜡烛,把渐渐暗下来的园子照亮了,然后大家开始享用自己家里做的草莓冰淇淋。大家都吃完了,飞蛾低低地在桌子上飞舞,温暖的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和金银花的香气。哈利觉得自己吃得很饱。他坐在那里,望着几只地精被克鲁克山紧紧迫赶着,它们一边飞快地穿过蔷薇花丛,一边疯狂地大笑。这一刻,哈利真是从心底里感到满足。

    罗思小心地抬头望望桌子周围,看家里人是不是都忙着聊天,然后用很轻的声音对哈利说:“你说——你最近收到过小天狼星的来信吗?

    赫敏抬头张望了一下,仔细听着。

    “收到过,”哈利小声说,“两次。看来他一切都好。我昨天给他写了封信。我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他会给我回信的。”

    他突然想起了他给小天狼星写信的原因,真想告诉罗思和赫敏他伤疤又疼起来的事,告诉他们那个把他惊醒的噩梦……但是他又觉得现在这么幸福、满足,他不想让他们担心。

    “看看时间吧,”韦斯莱夫人突然说道,一边看了看她的手表,“你们应该上床

睡觉了,你们大家——明天凌晨要起床去看比赛。哈利,你把学习用品的采购单

子留下来,我明天到对角巷去替你买来。我反正要给其他人买的。等世界杯结

束后大概就来不及了,上次的比赛持续了整整五天。”

    “哇——真希望这次也这样!”哈利激动地说。

    “噢,我可不希望。”珀西假正经地说,“我一下子离开五天,那我的文件筐里

还不堆满了文件啊,想到这点,真让我不寒而栗。”

    “是啊,说不定又有人将龙粪塞在信封里寄给你呢,珀西。”弗雷德说。

    “那是从挪威寄来的肥料样品!”珀西说着,脸涨得通红,“不是给私人的!

    “其实,”大家起身离开桌子时,弗雷德悄悄对哈利说,“那是我们寄给他的。”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5月出版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责任编辑 郑南勋 王瑞琴)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