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木马 ()

(选自《玛丽阿姨回来了》第章)

[英]帕梅拉·林登·特拉弗斯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旋转木马在菩提树中间那块空草地上。整座旋转木马是新的,闪闪发亮,一匹匹木马在那些铜杆上一上一下地向前转。棚顶上飘着一面条纹旗,到处华丽地装饰着金色的纸卷、银色的叶子、五彩的鸟和星星,跟拉克小姐说的一样;而且更美。

    旋转木马慢了下来,他们一到就停下了。公园的看守人大模大样地跑上来,抓住一根铜杆。

    “来吧来吧!三便士骑一次!”他严肃地叫道。

    “我知道我要骑哪一匹!”迈克尔说着向一匹马跑去。这匹马漆成蓝色和红色,金颈圈上写着“快腿”的名字。迈克尔爬上马背,抓住铜杆。

    “不可以乱扔废物,请遵守规则。”简跑过时,看守人大惊小怪地叫道。

    “我骑‘闪光’!”简叫着爬上一匹雪白的马,它的名字写在红色颈圈上。

    玛丽阿姨把双胞胎从摇篮车上抱起来,把巴巴拉放在迈克尔前面,把约翰放在简后面。

    “骑一个便士的,两个便士的,三个便士的,四个便士的,还是五个便士的?”旋转木马管理员来收钱的时候问道。

    “六个便士的。”玛丽阿姨说着给他四个六便士的硬币。

    孩子们看着她呆住了,他们从来没有骑过六便士的旋转木马。

    “不可以乱扔废物!”看守人看着玛丽阿姨手里的票子叫道。

    “你不上来吗?”迈克尔低头叫玛丽阿姨。

    “请抓紧!抓紧点儿!我骑下一轮!”她干脆地回答。

    旋转木马棚上的烟囱上面响起汽笛声,音乐又响了,木马开始慢慢地、慢慢地转动起来。

    “请抓紧!”玛丽阿姨严厉地叫道。

  他们抓紧了铜杆。

  铜杆穿过马背一上一下,树木在他们身边经过,夕阳照亮他们。

    “坐稳!”又传来玛丽阿姨的声音。

    他们坐稳了。

    旋转木马加快了速度,现在树木在他们身边团团转得更快。迈克尔抱紧巴巴拉,简反手抱紧后面的约翰。他们一路上越转越快,头发向后飘动,风狠狠吹在他们脸上。”快腿”和“闪光”背着孩子们转啊转,公园在他们周围旋转。

    他们好像永远不会再停下来,好像根本没有时间这个东西,好像世界就不过是一圈光和一群漆得五颜六色的木马。

    夕阳西下,暮色降临。可他们还在骑马,越转越快,最后连树木跟天空也分不出来,整个广阔的大地现在都在他们周围旋转,像陀螺似的发出沉闷的嗡嗡声。

    简、迈克尔、约翰和巴巴拉再也不会像这次骑马旋转时更接近地球的中心了,他们好像也知道这一点。

    “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当大地在他们周围旋转,他们在暮色中骑马转啊转的时候,心中想到的就是这个。

    现在树木不再是一个模模糊糊的绿点,它们的树干又能看见了。天空离开了地面,公园停止了旋转。马越转越慢,最后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来吧来吧!三便士骑一次!”看公园的在远处吃喝。

    四个孩子骑了半天,人都僵了,从马上爬下来。可他们的眼睛闪亮,声音兴奋得颤抖。

    “噢,好玩,好玩,好玩!”简用闪光的眼睛看着玛丽阿姨大叫,把约翰重新放进摇篮车。

    “我们能永远骑下去就好了!”迈克尔叫道,把巴巴拉举起来放进摇篮车,让她坐在约翰旁边。

    玛丽阿姨低下头来看他们,目光在越来越浓的暮色中异常温柔。

    “一切好东西都有完的时候。”她这一天里第二次说这句话。

    接着她仰起头看着旋转木马。

    “轮到我了!”她高兴地大声说,弯腰从摇篮车里拿起一样什么东西。

    接着她挺起腰,站着看了他们一阵,这古怪的目光好像要透过他们心中,看他们在想什么。

    “迈克尔,”她轻轻地摸摸他的脸颊说,“要乖乖的!

    迈克尔瞪大眼睛抬头看着她,心里很不舒服。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到底要发生什么事?

    “简,照顾好迈克尔和双胞胎!”玛丽阿姨说着抓起简的手,把它轻轻放在摇篮车的把手上。

    “上马!上马!”收票的叫道。

    旋转木马的灯光亮起来了。

    玛丽阿姨转过头去。

    “这就来!”她挥着鹦鹉头的伞叫道。

    她冲过隔开孩子和旋转木马的黑暗。

    “玛丽阿姨!”简叫起来,声音颤抖,因为她突然——也不知为什么——觉得害怕。

    “玛丽阿姨!”迈克尔也染上了简的害怕感觉,大叫起来。

    可是玛丽阿姨没有答理他们,她姿势优美地跳上平台,爬上一匹叫“焦糖”的马背,端庄地坐好了。

    “单程还是来回?”收票的问她。

    她好像把这问题考虑了一下,看看孩子们,又回过来看收票的。

    “也不知买什么好。”她想着心事说,“也许这样更好吧,我买来回票。”

    收票的在一张绿色票上打了个洞,递给玛丽阿姨。简和

迈克尔注意到她没给钱。

    音乐又响起来,先是很轻,接着很响,很狂热,很神气,漆过的木马开始慢慢转起来。

    玛丽阿姨直向前看,被木马带过孩子们身边。她伞上的鹦鹉头贴在她的胳肢窝里,被手套拉得很挺的双手握紧铜杆。在她面前,在马的脖子上……

    “迈克尔!”简抓住他的胳臂叫道,“你看见没有?她准是把它藏在座垫上了!她的毯子手提袋!

    迈克尔瞪大眼睛看。

    “你认为……”他悄悄地开口问。

    简点点头。

    “可她脖子上带着金盒子,项链也没断!我看得很清楚!

    双胞胎在他们后面开始呜呜哭,可简和迈克尔没理睬他们,只顾担心地看着闪亮的木马在旋转。

    旋转木马达时转快了,一转眼工夫,孩子们已经说不出哪匹马是“快腿”哪匹马是“闪光”。眼前的一切成了一片旋转的光,只有那个黑影既熟练又安稳地不断接近过来,又很快地转过去不见了。

    嗡嗡的音乐声越来越激烈,旋转木马越转越快。黑影又骑着那匹带斑点的马过来,这一次她经过的时候,脖子上一样闪亮的东西断了,飞到他们脚边来    简弯腰捡起它,是个金盒子,松松地挂在断了的金项链上。

    “真的,那么是真的!”迈克尔大叫,“噢,打开它吧,姐姐!

    简哆随着按开关,金盒子打开了。闪烁的光照射在玻璃上,他们看见面前是他们自己的画像,大家紧靠着一个人,她有挺刮的黑头发,严肃的蓝色眼睛,闪亮的粉红色脸颊,鼻子微微有点儿翘,像是荷兰玩偶的鼻子。

 

        “班克斯家的简、迈克尔、约翰、巴巴拉

         和安娜贝儿

         和

         玛丽·波平斯”

 

  简读画像下面框子里的那几行小字。

    “里面原来是这个!”看见简把金盒子关上,放进了她的口袋,迈克尔伤心地说。他知道现在没有希望了。

    他们转过脸去看迷失在使人眼花缭乱的旋转的光里的旋转木马。这时候木马转得从来没有的快,嗡嗡的音乐声也变得从来没有的响。

    接着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随着一阵震耳的喇叭声,整座旋转木马旋转着从地面升起来。它转啊转啊,越升越高,里面五颜六色的马也在转,带头的是“焦糖”和玛丽阿姨。旋转的光在树木间升上去,经过的地方,树叶被照得变成金色。

  “她走了!”迈克尔说。

  “噢,玛丽阿姨,玛丽阿姨!回来吧,回来吧!”他们向她挥手大叫。

    可她转开脸,在马头上面安详地向前凝视,一点儿不像听见他们叫声的样子。

    “玛丽阿姨!”这是最后绝望的呼唤。

    空中没有答应的声音。

    这会儿旋转木马早己离开树木,旋转着直上星空。它越去越远,越来越小,直到玛丽阿姨在旋转的光中成了个黑点儿。

    旋转木马就这样带着玛丽阿姨升啊升,穿过天空,最后成了闪烁着的一个光点子,跟其他星星没有分别,只是稍稍大那么一丁点儿。

    迈克尔吸着鼻子,摸他的手帕。

    “我脖子上抽筋。”他想解释为什么吸鼻子,但趁简不留意,赶快擦擦眼睛。

    简依旧盯住那闪烁的旋转光点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转过身。

    “咱们得回家了。”她想起玛丽阿姨关照过她要照顾好迈克尔和双胞胎,平静地说。

    “来吧,来吧!三便士骑一回!”看公园的刚去把垃圾捡进垃圾篓,回到这里来。他一看本来有座旋转木马棚的地方,大吃一惊,张大了嘴东张西望。他抬起头,眼睛差不多都进

出来了。

    “哎呀!”他哇哇大叫,“这是不可能的!刚才还在这儿,转眼没有了!这不合情理!我要你讲道理。”他对着空中拼命晃拳头,“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事!从来没见过!我要报告!我要报告市长!

    孩子们一声不响,转身走开。旋转木马在草地上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苜蓿丛里没有一点儿凹痕。除了公园看守人站在那里又叫又挥手,草地上空空的。

    “她买了来回票。”迈克尔慢腾腾地在摇篮车旁边走,“依你看,她会回来吗?

    简想了一下。“也许……要是我们太想她的话……”她慢慢地说。

    “对,也许……”迈克尔跟着重复一声,叹了口气,一直到回到儿童室都没再开过口……

  

  “大家听啊!听啊!听啊!

    班克斯先生跑过花园小路,冲进前门。

    “喂!大家在哪里?”他一步三级地上楼,嚷嚷着说。

    “什么事?”班克斯太大向他奔过来。

    “一件最希奇的事情!”他推开儿童室门叫道,“出现了一颗新的星星,我是一路回家的时候听说的,一颗空前未有的最大的星星。我问布姆海军上将借来了望远镜要看它,来看吧!

    他跑到窗口,把望远镜举在眼前。

    “一点儿不错,一点儿不错!”他起劲得跳着说,“看见了,在那里!一件奇迹!一个美景!一颗宝石!实在壮观!你自己看吧!

    他把望远镜递给班克斯太太。

    “孩子们!”他叫道,“出现了一颗新的星星!

    “我知道……”迈克尔说,“可它不是颗星星,是……”

    “你知道?不是颗星星?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理他,他不过是说傻话!”班克斯太太说,“喂,星星在哪儿?哦,我看见了!非常好看!是整个天上最亮的!我奇怪它是打哪儿来的!喏,孩子们!

    她把望远镜给简和迈克尔轮流看。他们从望远镜望去,明显地看到五彩木马、铜杆和黑点儿在团团转,那黑点儿不断地转过来,转过去,最后不见了。

    他们转脸相互看看,点点头。他们知道这黑点儿是什么,是一个整洁漂亮的人,穿镶银扣大衣,戴硬草帽,胳肢窝里夹一把带鹦鹉头的伞。她曾离开天空下来,如今又回到天上去了。简和迈克尔没法跟别人解释,因为他们知道玛丽阿姨

永远有无法解释的东西。

  有人敲房门。

  “对不起,太太,”布里尔太太满脸通红,急急忙忙进来,“我想你得知道,这……位玛丽·波平斯又走了!

    “走了?”班克斯太太听了简直不相信。

    “一下子……走了!”布里尔太太得意地说,“一声不响,也不跟你讲一声,就跟上回一样。她的行军床和手提袋都没了,连那本明信片簿子也没留下来做个纪念。就这么回事!

    “天哪,天哪!”班克斯太太说,“真烦人!多没意思,多……乔治!”她向班克斯先生回过脸来,“乔治,玛丽·波平斯又走了!

    “谁?什么?玛丽·波平斯?算了,别管这个!咱们有了一颗新的星星!

    “新的星星可不会给孩子们洗澡、穿衣!”班克斯太太不高兴地说。

    “它可会在晚上照进他们的窗子!”班克    他仍旧转过脸去看望远镜。

    “对吗,我的奇迹?”他抬头望着那颗星星问道。

    简和迈克尔靠过去挨着爸爸,望过窗台,望着外面的夜空。

    在他们头顶上,在高高的地方,那大点子旋转着穿过越来越黑的天空,闪闪发亮,把它的秘密永远保持下去,永远永远……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5年7第一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玛丽阿姨回来了》责任编辑 陈宇)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