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逊·艾的故事(上)

(选自《玛丽阿姨回来了》第章)

[英]帕梅拉·林登·特拉弗斯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请跟着过来吧!”玛丽阿姨在公园里推着摇篮车向她喜欢的座位走,车上一头是双胞胎,一头是安娜贝儿。

    这是张绿色的椅子,就在湖边。她选中它,因为她在那里随时一侧身就能看到水上自己的影子。她的脸在睡莲之间闪现,看了总有一种心满意足的快感。

    迈克尔在后面一步一步拖着脚走。

   “咱们老得跟着,”他低声对简发牢骚,小心不让玛丽阿姨听见,“总不能上别的地方去。”

    玛丽阿姨回过头来看着他。

   “把你的帽子戴好!”

    迈克尔把帽子往眼睛上一拉。帽箍上印着“英国皇家军舰军号兵”几个字,他觉得这顶帽子对他最合适了。

  可玛丽阿姨藐视地看着他们两个。

    “哼!”她说。“我得说你们两个看着象幅画。你们像一对乌龟似地慢腾腾地爬,鞋子上鞋油都没有了。”

    “今天罗伯逊·艾放假,”简说。“我想是他走以前来不及擦。”

    “唉!真懒惰,吊儿郎当,不干好事,他就是这么个人。老这样,将来也改不了!”玛丽阿姨狠狠地推着摇篮车向她那张绿色的椅子走。

    她把双胞胎抱出来,用头巾紧紧地裹住安娜贝儿。她看着湖上阳光照着的自己的影子,高兴地微笑,理理脖子上的新缎带结。接着她从摇篮车拿出毛线袋。   

    “你怎么知道罗伯逊·艾的?”简问。“你到这儿来以前就认识他了吗?

    “不问问题就听不到谎话,”玛丽阿姨动手给约翰打毛线背心,一本正经地说。

    “她什么也不肯告诉我们!”迈克尔卿嚷说。

    “这个我有数!”简叹气说。

    他们很快就忘记了罗伯逊·艾的事,开始玩班克斯先生两夫妇和两个孩子的游戏。接着他们扮印第安男人,让约翰和巴巴拉扮印第安女人。后来他们又玩走绳索,把椅子背当绳索。

    “请你们小心我的帽子!”玛丽阿姨说。这顶帽子是褐色的,缎带上插一根鸽子毛。

    迈克尔顺着椅子背小心地一步一步走,走到头就摘下帽子挥挥它。 

    “简,”他叫道,“我是城堡的国王,你是……”

    “别响,迈克尔!”简打断他的话,指着湖对岸。“瞧那边!”

    顺着湖边小路走来一个瘦长的人,衣着很古怪。他脚上芽一条红黄条纹的长袜子、身上穿一件扇形边的红黄条纹紧身上衣,头上戴一顶尖顶的红黄条纹宽边高帽。

    简和迈克尔好奇地看着他过来,脚步懒洋洋的,双手插在口袋里,帽子拉到眼睛上。

    他大声吹着口哨,等走近了,他们看到他紧身上衣的衣角和帽子的边都挂着小铃铛,走起路来象奏乐似地丁丁当当响。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人,可又有点眼熟。

    “我想我曾经见过他,”简皱着眉头说,挤命在回想。

    “我也是的。可我记不起在哪儿。”迈克尔在椅子背上坐端正了身体,看着他。

    那古怪人吹着口哨,浑身丁丁当当响着,无精打彩地来到玛丽阿姨身边,靠在摇篮车上。

    “你好,玛丽!”他说着懒洋洋地用一个指头碰碰帽子边。“过得好吗?”

    玛丽阿姨把眼睛从毛线上抬起来看他。   

    “承问,”她回答了一声,很响地吸吸鼻子。

    简和迈克尔看不见那人的脸,因为帽边拉得很低,可是听那丁丁当当声,知道他在笑。

  “我看你还那么忙!”他瞧着她打的毛线说。“你一直那么忙,在王宫里也这样,不是给王座掸灰尘就是给国王铺做他的左右手,他很懂事理,给他出好主意。

    可是国王没有智慧。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而且他自己也知道!说实在的;他没法不知道,因为所有的人,从王后、大法官直到下面,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件事。连公共汽车司机、火车司机、店员都禁不住让国王知道,他们是知道国王没有智慧的。他们倒没有不喜欢他,只是有点看不起他。

    国王这么愚蠢可不能怪他。他从小就一直想学到智慧。可是上课上到半当中,直到大起来还这样,他一下子会嚎啕大哭,用貂皮衣边擦着眼睛叫道:

    “我知道我永远学不进去,永远学不进去!干吗还要我学呢? 

    可他的那些老师还是继续努力。全世界的教授都来设法教会城堡国王,哪怕是教会一点儿也好,譬如二乘二或者是MAo拼成猫。可是没有一个人取得一丁点儿效果。

    王后有了一个主意。

    “哪一位教授能教会国王一点儿智慧,我们可以奖赐!”她对大法官说。“要是一个月还教不会,我们就砍下他的头钉在城门上示众,让其他教授知道不成功会有什么下场。”

    因为教授们都很穷,这笔奖金又很大,他们还是不断来试,结果失去了希望,也失去了脑袋。城门上钉的人头都挤满了。

    情况越来越糟,最后王后对国王说:

    “埃塞尔伯特,(这是国王的私名)我的确认为,你最好把王国交给我和大法官管理,我们两个事情懂得多!

    “那可不公道!”国王抗议说。“王国到底是我的!

    不过他最后还是屈服了,因为他知道王后比他聪明。可他很不甘心在自己的城堡里听人摆布,并且只好用那根弯的权杖(因为他老嚼那很好权杖的圆头),于是继续请教授们来教他智慧,可到头来还是因学不会而大哭。他哭既为他们也为自己,因为看见他们的头钉到大门上很不是味儿。

    每个新教授来都充满希望和把握,问他原先那位教授没问过的问题。

    “请问陛下,六加七是多少?”老远来的一位年少英俊的教授问他。

    国王想了半天,然后急着探出身子回答:

    “还用说,当然是十二!

    “嗨嗨嗨!”站在宝座后面的大法官说。

    教授哼哼说:

    “六加七是十三,陛下!”

    “嗅,对不起1请再出个题目吧,教授1第二个题目我准做对。”

    “那么五加八呢?

    “这个……让我想想看!别提我,话都到嘴唇边了。对!五加八是十一!”

    “嗨嗨嗨!”首相说。

    “是十三,”年轻教授绝望地叫起来。

    “可是我亲爱的,你刚才说六加七是十三,那么五加八怎么又是十三呢?总不能有两个十三啊?

    年轻教授只好摇摇头,松开衣领,垂头丧气地跟着刽于手走了。

    “这么说十三不止一个?”国王激动地问。

    大法官厌恶地转身走了。

   “真抱歉,”国王自言自语说,“我太喜欢他的模样了。得把这个脑袋钉在大门上,太可惜了。

    从此他挤命做算术,希望下一位教授来他能答对。

    他坐在城堡台级顶上,就在吊桥旁边,膝盖上搁一本乘法表,一个劲儿地念。他看书念得都对,闭上眼睛一背就错。 

    “七一得七,七二三十三,七三四十五……”有一天他开始背,一发现错了就气得把书扔开,把头埋在斗篷上面。

    “没有用,没有用!我永远聪明不起来!”他绝望地大哭。可也不能哭一辈子,他擦着眼泪,靠在他的金色椅子上。正在这时候他吓了一跳,因为一个陌生人推开门口的卫兵,一路上城堡来。

    “喂,”国王说,“你是谁?”因为他记不得人家的脸。

    “我倒要请问你是谁?”陌生人回答。

    “我是城堡的国王,”国王说着捡起弯权杖,想显得威风些。

    “那我是坏蛋。”那人回答。   

     国王惊讶得张大眼睛。   

    “不过你这是真话吗?太有意思了1我很高兴见弥。你知道七乘七是多少吗?

    “不知道。于吗我要知道?

    国王听了高兴得大叫,跑下台级来拥抱那陌生人。

    “我到底,到底找到一个朋友了!”国王叫着说。“你跟我住在一起吧!我的就是你的!我们永不分开!

    “不过埃塞尔伯特,”王后反对说,“他只是个平民。你不能把他留在这儿。”

    “陛下,”大法官板板六十四地说,“这不可以。”

    国王第一次反对他。

    “完全可以!”他庄严地说。“这儿谁是国王——你还是我? 

    “当然,说起采是你,陛下,不过……”

    “好吧,给这个人戴上铃铛帽子,他可以做我的傻瓜!”

    “傻瓜!”王后绞着手叫起来。“我们傻瓜难道还不够,还要傻瓜?

    国王不回答。他搂住陌生入的脖子,两个跳着到城堡门口。

    “你先请!”国王客气地说。

    “不,你先请!”陌生人说。

    “那么一起走!”国王大方地说,两人并排走进门。

    从这天起国王不想上课了。他把书全堆在院子里烧掉,他和他的新朋友绕着火堆边跳边唱:

“我是城堡的国王,

         你是个大坏蛋!”

     “你只会唱这支歌吗?”有一天傻瓜问。

     “对,我很抱歉,我是只会唱这文歌!”国王很难过地说。“你还会别的吗?

     “噢,天哪,当然啰!”傻瓜说着,很甜地唱起来。

“闪亮闪亮,

          蜜蜂飞来飞去忙,

          扔下点蜜糖,

          让我们吃晚饭时尝尝!”

    又唱:

          “荡啊荡,雪地上面荡秋千,

          龙虾走得七歪八倒,只把贝壳捡。

          知道吗?

    又唱:

          “男孩,女孩,大家出来玩;

           翻过一座一座山,走得远又远,

 

        羊在草原上,牛在牛栏里,

        还要来娃娃,来摇篮,来所有的东西!”

    “好听极了!”国王拍手大叫了“现在弥听我的!我也想出了一支!是这样的:

        “所有的狗,的的打!

        它们讨厌青蛙,的的打!

    “唔,”傻瓜说。“还不坏1

    “等一等!”国王说。“我又想出了一支!我觉得这一支

更好。你仔细听着!

    他唱起来:

        “给我采朵花,

        给我摘颗星,

        把它们在牛油里面熬,

        在蜜糖、焦油里面蒸。

        的的打!

        味道好得很!”

    “呱呱叫!”傻瓜大叫。“这支歌咱们来一起唱吧!

    他和国王跳舞穿过城堡,唱着国王的两支歌,唱完一支又唱一支,调子非常特别。

    等到唱累了,他们在大走廊上倒成一团,睡了。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5年7第一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玛丽阿姨回来了 刘海栖主编)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