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阿姨和隔壁房子(节选二)

(选自《玛丽阿姨和隔壁房子》)

[英]帕梅拉·林登·特拉弗斯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海军上将挽着布姆太太的手臂,双双沿着胡同没精打采地走回去,后面跟着19号太太和20号先生,他们两个的样子也愁眉苦脸的。

“我得说,你们这些人真古怪。”那工人收拾好帐篷和工具,“为了这么一座空房子大惊小怪!”

“你不明白,”班克斯先生说,“对我们来说,它绝不是空的。”他也朝自己家转身去了。

他从胡同这边能听到那边公园管理员做他的例行公事,一路叫嚷:“请遵守规则。请记住规则。”17号烟囱顶上的椋鸟正发出它一贯的尖叫声。儿童室传来孩子们的笑声和叫声,夹杂着玛丽·波平斯的教训声。他能听到埃伦不停地打喷嚏声、厨房里碟子和盆的乒乒乓乓声、罗伯逊·艾的睡觉打呼噜声—家里所有熟悉的声音,一切都和往常那样,让人觉得舒服、亲切。

可现在,他心里说,样样都要乱套了。

“我有消息要告诉你们。”在门口一碰到班克斯太太,他闷闷不乐地说。

“我也有消息要告诉你。”班克斯太太说,“壁炉台上有一封电报。”

他走过去拿起那黄色信封,把它拆开,读了电文,一下子一动也不动了。

“好了,别就那么站着,乔治!说话吧!是弗洛西姑妈出什么事了吗?”班克斯太太很焦急。

“不是弗洛西姑妈来的。弗洛西姑妈不会拍电报的。我来把它念给你听:

回来住到18号。

明天4:30到达。

带来卢蒂。

不要帮忙。

班克斯先生停了一下。

“下面是署名,”他说,“尤菲米娅·安德鲁。”

班克斯太太轻轻尖叫了一声。

“安德鲁小姐!噢,我真不能相信。我们亲爱的18号!”

因为班克斯太太也有一个朋友在这房子里,一位非常像她自己的太太。当布里尔太太请假好多天去看她表兄的侄女的小宝宝,或者埃伦得了严重的感冒,或者罗伯逊·艾在玫瑰花坛上睡大觉的时候,这位太太一听说,就会张开双臂说:“唉,多么糟糕啊!你怎么办啊?”

这一来班克斯太太就感到舒服得多,而现在她必须单独一个人面对种种麻烦了。

“还带来卢蒂!”她叫道,“那是什么人啊!”

“可能不是什么人,而是什么东西。也许是她的一种药。”

班克斯先生跌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抱着头。他小时候,安德鲁小姐是他的家庭女教师。这位小姐是那么严格,那么严厉,那么叫人害怕,大家都知道她是一位“神圣女魔王”。现在别人不来,正是她又要来住到他隔壁那座充满他许多美梦的房子里。

他看着电报。

“不用帮忙,那倒是好事。我不用去给她的卧室生火,像上次她来住那样,结果她忽然之间大失所望,上南海去了。”

“我本希望她就此住在那里。”班克斯太太说,“不过来吧,亲爱的,我们必须去告诉孩子们。”

“我恨不得我自己在南海,在任何地方,就是不要在这里。”

“好了,乔治,不要苦口苦脸的。”

“为什么不?如果一个人在自己家里也不能苦口苦脸,那么在什么地方能够苦口苦脸呢?我倒想知道?”

班克斯先一面叹大气,一面跟着他的太太上楼梯,那神情就像他突然发现周围熟悉的世界一下子崩溃了那样。

儿童室里孩子们正在大吵大闹。安娜贝儿在桌子上拼命敲她的匙子。双胞胎约翰和巴巴拉相互要把对方从椅子上推下去。简和迈克尔双双在争最后一片吐司。

“这是一个儿童室还是一笼猴子?”玛丽阿姨正用她最严厉的声音在问大家。

“一笼……”迈克尔正想大着胆子说下去,房门猛地打开。

“我有消息告诉你们大家。”班克斯太太说,“来了一封电报。”

“是谁来的?”简问道。

“是安德鲁小姐。你们记得安德鲁小姐吧?”

“那神圣女魔王!”迈克尔叫道。

“嘘!我们必须时时刻刻有礼貌。她要回来住在18号。”

“噢,不!”两个大孩子同声反对,因为他们实在太记得安德鲁小姐了,记得她曾经来住过,又古怪地消失掉。

“可那房子是我们的!”迈克尔叫道,“18号属于我们。她不能来住到它里面!”他的眼泪都几乎要出来了。

“恐怕她能够。”班克斯太太说,“明天她就来,还带来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叫卢蒂的。而且,”她用劝告的口气说下去,“我们必须彬彬有礼,十分客气,对不对啊?玛丽·波平斯,请你注意让他们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准备好迎接她,好吗?”她胆怯地向玛丽阿姨转过身来,后者站得像门柱那样一动不动,根本不想说她是怎么想的。

“请问什么时候,”她尖刻地说,高傲得像一位公爵小姐,“他们不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这种想法太荒唐了。

“噢,从来没有不干净过,从来没有过。”班克斯太太颤抖着说,觉得就像一向那样,跟玛丽阿姨在一起,觉得自己只是个很小的姑娘,而不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不过你知道这位安德鲁小姐是多么爱挑剔?乔治!”她急着对她丈夫说,“你不想说句什么吗?”

“不,”班克斯先生很凶地说,“我什么也不想说。”

班克斯太太报告了这个不幸的消息以后,拉着她丈夫的手,把他拉走了。

“不过我有个朋友住在那里。”迈克尔说,“戈博,我们在马戏团见过的小丑,他让每一个人哈哈大笑,可他自己却那么愁眉苦脸。”

“我想是睡美人在那里,躺在一条花边被子底下,她的手指上有一个血斑。”简在那房子里也有她的梦想。

“她不可能在那里。”迈克尔反对说,“房子周围没有被荆棘墙围住。”

“有荨麻也一样。玛丽阿姨!”简转向那一动不动的人,“你认为18号该住着什么人呢?”

玛丽阿姨哼了一下。“五个乖乖的、安安静静的、有良好教养的孩子—不像有些我不能提起的孩子。”

她的蓝色眼睛是很严厉的蓝色,可是在它们的深处闪着光。

“好吧,如果他们那么完美,他们就不需要一位玛丽阿姨了。需要你的是我们。”迈克尔逗她说,“也许你会使我们完美。”

“哼,”她回答道,“看来不能。”

“人人需要她。”简拍拍玛丽阿姨的手,想逗她露出一个微笑。

“哼!”玛丽阿姨又哼了一声。不过在她看到镜子里的影子时,微笑出现了。当然,两者在相互告诉对方,每一个人都需要玛丽阿姨,怎么会不是这样呢?

接着镜子里外的两张脸恢复了它们严厉的样子。

“好了,别再争来争去了。立时三刻,你们上床去!”

于是他们不再争来争去,马上照吩咐他们的做。

出了很多事情。他们需要好好想一想,因为他们的脸颊碰到软软的枕头时,感到十分高兴,对于被子的温暖舒服,他们也感到十分高兴。

迈克尔在想他的戈博,简在想她的睡美人。他们飘渺的形象将从18号消失,而安德鲁小姐那实实在在的形象将取而代之,逗留在那房子里。

“我想知道,”简拼命想着说,“卢蒂到底是什么?”她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也许是一只动物。”迈克尔说,“可能是只袋鼠。”

“或者一只猴子—一只卢蒂猴。我会喜欢它的。”简说。

他们睡着了,梦见一只袋鼠或者一只猴子,在胡同里樱桃树之间快快活活地蹦蹦跳跳。

第二天他们就会知道,这既不是一只袋鼠,也不是一只猴子。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5年7第一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神奇的丽阿姨责任编辑 金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