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里的孩子(上)

(选自《玛丽阿姨的神怪故事》第四章)

[英]帕梅拉·林登·特拉弗斯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咔嚓!咔嚓!咔嚓……

咯噔!咯噔!咯噔……

割草机推过来推过去,在后面留下一排排刚割掉的草。

割草机后面,用足力气推的公园管理员气喘吁吁。每推一行,他就停下来朝公园四周看一遍,确保所有人都遵守规则。

忽然,他从眼角看到一张大网兜在月桂树后面晃来晃去。

“本杰明!”他大声警告说,“本杰明·温克尔,请你记住规则!”动物园管理员从一丛树叶后面伸出头来,把一个指头放在嘴唇上。他是个样子紧张的小个子,一撮像套住火腿的纸那样的胡子长在他的脸上。

“嘘!”他悄悄说,“我在跟踪海军上将!”

“海军上将?在月桂树林子里你不会找到他。他住在那边,在胡同头上,大房子,旗杆上有一个望远镜的。”

“我说的是红色海军上将!”动物园管理员嘶嘶地说。

“哈,他就够红的,那张脸像暴风雨中的落日!”

“我跟踪的不是一个人,弗雷德。”动物园管理员用严肃的责难眼光看看公园管理员,“我在给昆虫馆捕捉蝴蝶,可捉到的,”他泄气地看看网兜,“只有一只白卷心菜。”

“卷心菜?”公园管理员又在草地上咔嚓咔嚓一路走过来,“如果你要卷心菜,我的花园里有一些,还有洋蓟,还有芜菁!你好,埃格伯特!”他对那个抄近路穿过公园上班的警察说。

“也许不太好!”警察看着十七号的窗口说。他希望能看到埃伦一眼。警察叹了口气。“也许不太坏!”他闷闷不乐地加上一句,因为一点儿看不到埃伦。

阳光让割成一道一道的草地闪闪发亮,在公园和胡同上像把扇子一样展开。阳光甚至照到马戏场那么远,照到荡船、旋转木马、上面写着“马奇游艺场”金色大字的蓝色旗子……

公园管理员又割了一行,在头上停下来,向四周投去老鹰似的一瞥。

一个小狗脸的大胖子正漫步穿过通往游艺场的小门。他把一顶圆高帽歪戴在后脑上,嘴里含着一支大雪茄烟。

“不要踩草地!”公园管理员叫他。

“我没踩草地!”那胖子回答说,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只是把规则说给你听。所有废物扔进废物篓……特别是,马奇先生,在马戏场!”

“史密斯先生,”那胖子用十分自信的口气说,“等到马戏结束,你哪怕找到一张邮票,那我……真的,我要奇怪死了。否则马戏团可以请你大吃一顿,要不我的名字就不叫威利·马奇。”

他把两个大拇指插进上衣的袖口,一摇一摆地走了,样子非常了不起。

“去年,”公园管理员在他后面叫道,“我扫出了好几袋邮票呢!可我没在那儿吃晚饭,我回家去吃的!”

他叹了口气,又回过头来干他的活儿。割草机发出持续稳定而让人打瞌睡的声音。割到最后一行,那是在玫瑰园旁边草地的边上,公园管理员仔细地环顾四周。他觉得现在是休息一下的时候了,只要没有人向市长大人打小报告。

玫瑰园由一圈玫瑰花坛围着一小片绿地,绿地当中有一个池子,池子当中有一个白色大理石喷泉,样子像朵盛开的玫瑰。

公园管理员从开花的矮树丛间望过去。在喷泉旁边躺着简和迈克尔。就在玫瑰园后面,在一张大理石椅子上坐着一位老绅士。他似乎忘了戴帽子,因为他的秃脑袋戴着一顶报纸折的尖帽子挡太阳。他的鼻子埋在一部大书里,那书借助放大镜才能看。他一面翻书一面叽里咕噜。

简和迈克尔也有一本书。简正读给迈克尔听,她的声音和喷泉的声音融合在一起。

这是一个和平的景象。

“破例安静一次。”公园管理员咕噜道,“我只要打个眨四十下眼工夫的盹!”他小心地在矮树丛中躺下来,希望有人走过,会把他当做一棵玫瑰树。

如果他朝另一个方向看看,也许会更好地想想,而不这样匆忙地行事。因为在不远处的紫藤底下,一辆儿童车在有节奏地给推过来推过去,推车的人就是玛丽阿姨

咯噔,咯噔,车轮转来转去。

安娜贝儿在抽抽搭搭地哭,她在出第一颗牙齿。

“现在睡吧,现在睡吧!”玛丽阿姨用心不在焉的声音喃喃说。

她在想着她那件粉红色新上衣,口袋里插着那条花边手帕的。她觉得它和她头上那顶有郁金香的帽子多么相配啊!她忍不住希望公园里有更多的人欣赏这好看的衣服,在每一张椅子上和每一棵树下都应该有一个仰慕的观众才对。瞧那迷人的波平斯小姐,她希望他们说,她总是那么整洁和可敬!

可是只有零零落落几个陌生人在小路上急急忙忙地走,对谁也不注意。

玛丽阿姨看得出那警察可怜巴巴地抬头朝第十七号的窗口看,那含着雪茄烟的胖子尽管有公园管理员的警告,还是在草地上走。当卖火柴的伯特啃着一个红苹果,穿过公园门从容走来的时候,她打扮了一下。她想,也许他是在找她,于是抹平她整洁的黑手套。

玛丽阿姨还能看到拉克小姐,她带着她的两只狗出来跑跑。它们汪汪地大笑大叫,顺着林阴长道跑来,拉克小姐两只手抓住皮带,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她的帽子歪在一只耳朵上,头巾一飘一飘,像旗子在风中飞扬。她的手套和眼镜都掉了,项链、珠串和手镯朝四面八方晃动。

玛丽阿姨哼了一声。她想,拉克小姐不像她不能提起的某人那么整洁!她露出自得其乐的微微一笑,继续摇安娜贝儿。

现在割草机不响了,公园里难得有什么声音,只有喷泉的音乐和简的声音,她快把故事读完了。

“这就是女巫的结局。”她最后说,“国王和少女第二天结婚,从此快快活活过日子。”

迈克尔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咬一片红花草叶子。在玫瑰园后面,老绅士摘下他的眼镜,把手帕铺在脸上,在大理石长椅上打盹。

“讲下去,简,不要停,”迈克尔说,“再读一个。”

简翻着那本《银色童话》。它又破又旧,因为它的一生又长又忙。它曾经是班克斯太太的,在这以前是她母亲的,又是她母亲的母亲给她母亲的。许多插图不见了,剩下的插图全用蜡笔涂上了颜色。有简和迈克尔涂的,有他们的妈妈涂的,也许还有他们的姥姥涂的。

“挑出一个故事来太难了。”简咕噜道,因为每一个故事她都喜欢。

“那么,让书落到地上,打开的地方是哪一个故事就读哪一个故事吧像你一向做的那样!”

简合上书,用两只手捧了一会儿,然后放手。书啪嗒一声落到草地上,正好在中间打开。

“好啊!”迈克尔说,“是《三个王子》。”他于是定下心来听她读。

“从前有一个国王,”简读起来,“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弗洛里蒙德,第二个叫维里泰恩,第三个叫阿莫尔。好,有一回……”

“让我看看画!”迈克尔打断她。

这幅画他特别喜欢,因为他和简在一个下雨的下午给它涂上了颜色。三个王子站在一座森林边上,他们头上的树枝又结着果子又开着花。一头鞴了鞍的独角兽站在他们旁边,缰绳套在老大的手臂上。

弗洛里蒙德王子的衣服给蜡笔涂成绿色,帽子涂成紫色。维里泰恩王子穿着橘黄色紧身无袖外套,帽子是深红色。阿莫尔小王子全身蓝色,腰带上插着一把金色的短剑。两个哥哥金黄色的鬈发一直披到肩上,小弟弟光着的头上有一圈金黄色的短鬈发,像戴着一顶王冠。

至于独角兽,从鬃毛到尾巴都是银白色的除了眼睛。眼睛是勿忘我的颜色,那只角红黑相间。

简和迈克尔低头看书,对画上的孩子们微笑。三个王子也从书上抬起头微笑,好像从森林探出身来。

迈克尔叹气:“我能有一把阿莫尔那样的短剑就好了,它的大小给我正合适。”

微风把公园的树吹得沙沙响,涂上颜色的画好像也哆嗦起来。

“弗洛里蒙德和维里泰恩这两位王子,我怎么也没法挑选一个。”简喃喃说,“他们两个都那么英俊。”

喷泉发出欢笑的沙沙声,这欢笑好像从书里面传来回声。

“我把它借给你。”最小的王子一下子把短剑从腰带上拔出来说。

“为什么不同时挑选我们两个呢?”两个大王子叫着走到草地上。

简和迈克尔气也透不过来。出了什么事啦?难道画出来的森林搬到公园里了吗?或者是玫瑰园到了画里面?是我们在那里,还是他们在这里?到底是在那里还是在这里?他们问自己,可是回答不上来。

“你不认识我们吗,简?”弗洛里蒙德微笑着问道。

“是的,当然认识!”她喘着气说,“不过……你们怎么来到这里的?”

“你看不出来吗?”维里泰恩问道,“你们对我们微笑,我们也对你们微笑。你们那幅画看上去那么明亮你和迈克尔以及那些画出来的玫瑰……”

“因此我们干脆跳到了故事书里面!”阿莫尔最后快活地说了一句。“你是说你们跳出了图画吧?”迈克尔叫道,“我们这里不是故事书,我们是真的人,你们才是图画!”

王子们摇摇他们的鬈发,哈哈大笑。

“你摸摸我!”弗洛里蒙德说。

“握我的手!”维里泰恩劝简。

“这儿是我的短剑!”阿莫尔叫道。

迈克尔接过那把金短剑。它锋利,实实在在,还带有阿莫尔身上的热气。

“现在谁是真的呢?”阿莫尔问道,“把它插到你的腰带上吧。”他对迈克尔目瞪口呆的脸微笑着说。

“你瞧,我是对的!”当简把一只手放在弗洛里蒙德的袖子上,把另一只手放在维里泰恩伸出来的手掌上时,弗洛里蒙德说。

“不过……”简还是不同意,“这怎么可能呢?你生活在从前,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噢,不!”维里泰恩说,“是‘一切时候’。你记得你的曾曾曾曾祖母吗?”

“当然不记得。我太小了。”

“我们记得。”弗洛里蒙德微笑着说,“那么你的曾曾曾曾孙女呢,你想你会看见她吗?”

简有点渴望地摇摇头。那遥远未来的可爱女孩,简多么想看见她啊!

“我们能看见。”维里泰恩有把握地说。

“可怎么可能呢,你们是故事里的孩子。”

弗洛里蒙德大笑着摇头。

“你们才是故事里的孩子!我们经常读到你们,简。看着图片,我们一直希望认识你们。可今天当书落下来打开的时候我们轻而易举就走进来了。我们进过所有人的故事里,对我们来说,曾祖父母和曾孙儿女都是一样的。可是大多数人都不注意。”他叹了口气,“就算注意到,他们很快就忘掉。只有几个还记得。”

简抓紧弗洛里蒙德的袖子,觉得她会永远忘不了他,哪怕活到四十岁。

“噢,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解释上面了。”阿莫尔求他,“我们要在这图画里冒险!”

“我们来带路!”迈克尔一把抓住阿莫尔的手,急着叫道。他也不去管他是个真的孩子抑或是故事里的孩子,只要那把金短剑神气地插在他的腰带上。

“我们来跟上!”维里泰恩叫着跟着他们跑。

弗洛里蒙德尖声吹了一声口哨,拉拉他手臂上的缰绳。

他身边马上不知打哪儿出现了那头独角兽。

弗洛里蒙德拍拍它丝一般光滑的脖子,然后在简旁边走着,急切地四下里看。

“瞧,弟兄们,湖就在那边!你们看到内莱乌斯和他的海豚了吗?那一定是十七号房子,我们以前从来没能把它看清楚。”弗洛里蒙德向简和迈克尔解释说,“在图画里它隐藏在树木后面。”

“噢,一座很小的房子。”阿莫尔看着说。“可它很结实和友好。”维里泰恩好意地说。

“而且草地十分广阔。”弗洛里蒙德做了一个大幅度围圈圈的手势,然后弯腰去闻一朵玫瑰花。

“喂,喂!你在干什么?”公园管理员从他的眨四十下眼的打盹中醒来,坐起身子揉眼睛。

“要遵守规则!”他伸着懒腰咕哝道,“不许采花!”

“我没在采花,只是闻闻。不过当然,”弗洛里蒙德有礼貌地说,“我会很高兴从简的花园里得到一朵玫瑰花作为纪念品你知道!”

“简的花园?”公园管理员看着他,“这不是私人花园,是公园。它不属于简!什么纪念品!”他气急败坏地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噢,我不以为……不,我知道!”王子回答说,“我是弗洛里蒙德,国王的长子。这两个是我的弟弟。你不记得了吗,我们的任务是战胜恶龙。”

公园管理员的眼睛简直从脑袋上掉下来了。

“国王的长子?恶龙?龙不许进入公园,马也不许进入公园!”他一眼看到轻轻踏在草地上的银色蹄子,加上一句。

阿莫尔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简和迈克尔咯咯笑。

“那不是马。”维里泰恩反对说,“你没看出来吗,它是独角兽!”

“好了,好了!”公园管理员站起身子,“我看见马应该能认出来,那是一匹马……或者我自己是……天啊!”

银白色的巨兽抬起它的头。

“这是……这是一头独角兽!角和全身……就像一幅画。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至少……”公园管理员皱起了眉头,就像拼命要想起什么来。“不,不!”他咕噜道,“我不可能见过,我小时候也不可能见过一头独角兽!我必须打个报告!温克尔,你在哪里?你们待在这儿,孩子们……”他向三位惊讶的王子转过身来,“你们让它安安静静地、乖乖地等到我回来,不要让它乱走!”

他跳过花坛走了。“角和全身!”他们听见他在月桂树间飞跑着大叫。

三位王子惊讶得瞪圆眼睛,直到公园管理员的身影不见了。

“你们这位园丁似乎非常激动。”弗洛里蒙德对简说。

简正要解释,说公园管理员不是她家的园丁,一声尖叫打断了她。

“等一等,等一等,别跑得那么快!我的胳膊几乎要脱臼了!噢,我怎么办?我的围巾飞走了!”

拉克小姐冲进玫瑰园,前面奔着那两只狗。它们狠狠地拉着她,皮带绷紧了。她的帽子摇摇欲坠,头发在她脸上一绺一绺垂下来。

“噢,天啊,它们又跑了!安德鲁!威洛比!回来!”

可是两只狗只是汪汪大叫,它们狠狠拉紧她手里的皮带,快活地朝三位王子奔来,跳到阿莫尔那儿。

“噢,简!噢,迈克尔!”拉克小姐气喘如牛,“请帮帮我捉住这两只狗,我不喜欢它们和陌生人说话。瞧那古怪的孩子在亲安德鲁,他可能感冒,狗就要给传染上了!这些孩子是谁?多么奇怪的衣服,头发也太长了!”

“这一位是弗洛里蒙德。”简很有礼貌地说。

“这一位是维里泰恩。”迈克尔加上一句。

“还有这一位是阿莫尔!”阿莫尔大笑着说,亲亲威洛比的鼻子。

“古怪的名字!”拉克小姐说,“不过……”她那张脸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我好像以前听说过。会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呢,在哑剧里?”

她看着三位王子,摇摇头。“他们毫无疑问是外国人。他们有一只什么啊,一头驴子?天啊!”她惊奇得尖叫起来,“它不可能是驴子,对了!不对!对了……它是……是一头独角兽,多么了不起啊!”

拉克小姐心醉神迷地握住自己的双手,像只云雀那样啼啭:“角和全身!一头独角兽!可为什么没有人照料它呢?”

“我们在照料它。”弗洛里蒙德平静地说。

“胡说!荒唐!可笑!它要由可敬的人照料!我要到不列颠博物馆去找馆长教授。安德鲁和威洛比,离开那孩子,跟妈妈来!快点,快点!”她抓住皮带,“我们必须马上去求他帮助!”

两只狗相互眨眨眼,全速飞跑起来。

“噢,不要那么快!”拉克小姐叫道,“你们要把我拉得翻跟头了!噢,天啊,噢,天啊……我的手镯丢了,不要紧!”维里泰恩弯腰把它捡起来,拉克小姐回头叫道:“给我保存着,我不能浪费时间!”

她在狗后面跌跌撞撞地跑掉了,头发和项链飘来飘去。

“警察!”他们听见她叫,“玫瑰园里有一头独角兽,你一定不能让它逃走!”

“逃走?”阿莫尔说,“为什么要逃走,它离开了我们永远不会快活。”

当独角兽把头伸到阿莫尔和迈克尔之间,用鬃毛搔他们脸颊痒痒时,阿莫尔对迈克尔露出可爱的微笑。

“一头独角兽?”警察看着她顺着小路飞跑,说,“拉克小姐变得越来越古怪了!”

“喂!看你走到哪儿了,马奇先生,你不可以这样对警察的!”因为一个大胖子撞到了他身上,又上气不接下气地要走,警察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一头独角兽,那老小姐说的!”马奇先生沉重地喘气。“一头独角兽?”走过的陌生人们叫道,“我们不相信!我们一定要写信给《泰晤士报》!”

“当然,我知道没有这种东西,是有人开个小小的玩笑。”马奇先生擦他的小狗脸颊,“不过我想去看看。”

“那么你安安静静地去。”警察教训他说,“要尊敬警察!”

他放开马奇先生的手臂,大踏步走掉了。

“来吧,让我们更深入到这图画里去。”弗洛里蒙德说。他轻轻地拉住简的手,维里泰恩走到她的另一边。

“快点,迈克尔,让我们试试那秋千,然后可以到湖上划船。”阿莫尔拉拉迈克尔的手,“可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五个孩子朝他们四周看。原先那么静的公园,如今满是人。他们全都飞也似的朝玫瑰园奔来,一边跑一边大叫。警察在他们前面神气地大踏步走。

孩子们转身要离开玫瑰园,警察那蓝色的大身体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朝独角兽看了一眼,眉毛抬到了他的警察帽盔边上。

“拉克小姐总算没说错。”他咕噜着,接着严厉地看三位王子。

“我可以问一声,你们打算来干什么吗在公共场所扰乱安宁?我倒很想知道,你们三个小淘气是怎么抓到这动物的!”

“他们不是小淘气!”迈克尔反对说。他对警察的话感到震惊,难道警察看不出他们是谁吗?

“那么是吉普赛人,看他们的衣服就看出来了。对于可敬的人来说,它们太华丽太俗气了。”

“可你记不起他们了吗?”简叫道。她喜欢这警察,不想他犯错误。

“我一辈子没见过他们。”他拿出他的本子和铅笔,“现在,我要记下来。最好老老实实,孩子们,因此清楚地说出事实来吧。首先,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从虚无的地方来!”阿莫尔咯咯笑。

“从任何地方来!”维里泰恩说。

“从太阳的东方,月亮的西方来。”弗洛里蒙德严肃地加上一句。

“好了,好了,这样不行!我的问题明明白白,我要的回答也明明白白。你们住在什么地方,在地图上的什么地方?”

“噢,它不在地图上。”弗洛里蒙德说,“但如果你真想找,那很容易找到,你只要有这个愿望就行。”

“没有固定地址。”警察一面在他的本子里写,一面咕噜着,“你们瞧,他们是吉普赛人就像我刚才说的。现在,年轻人,你爸爸的名字?”

“菲德利奥。”弗洛里蒙德回答。

“妈妈的名字?”警察仔细地舔舔铅笔。

“埃斯佩兰扎。”维里泰恩告诉他,“‘扎针’的‘扎’。”他加上一句帮警察的忙,因为看来他写不出这个字。

“姑妈呢?”警察又问,费劲地在本子上写。

“噢,我们有几百个。”阿莫尔露出牙齿笑,“灰姑娘、白雪公主、白猫、小双眼、巴巴雅加……当然,还有睡美人。”

“睡美人……”警察咕噜道。

接着他把写下来的东西看了看,生气地抬起头来。

“你们是在戏弄警察!”他叫道,“睡美人不是什么人的姑妈,她是故事书里的人物。好,听我说,既然你们这几个孩子拒绝告诉我你们的亲戚是谁,照管这只动物就是我的责任。”

警察果断地向前走。

独角兽怒吼一声,扬起它的后腿。

“别碰它!别碰它!”公园管理员大叫道,跳过玫瑰丛来把警察推向一边。

“就是它,本杰明!”公园管理员得意地大叫。这时动物园管理员激动地挥动他的捕蝶网,踮起脚尖走进玫瑰园。

“瞧它的角和全身就像我告诉你的!”公园管理员伸手去抓银辔头,马上向后翻了个跟头。

因为独角兽把头低下来,用角顶了他一下。

“哎呀!哎呀!”动物园管理员吓得大叫,躲到警察后面,“天啊,它有危险吗?它咬人吗?那只角看上去够尖的!”

“尖而且硬,本杰明!”公园管理员后怕地摸他的肚子。

“它温柔善良。”弗洛里蒙德反对说,“它只是对陌生人不习惯。”

“嗯,那么你最好把它带到动物园,关到笼子里。”

“笼子?噢,不!”简和迈克尔生气地跺着脚叫道。

独角兽好像也不愿关进笼里,也在草地上跺蹄子。

“可它在笼子里做什么呢?”阿莫尔问道,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兴趣。

“做什么?”动物园管理员跟着说了一声,“做其它动物所做的事啊就站在那里给人看!”

“噢,它不会喜欢那样的。”维里泰恩马上插嘴说,“它习惯于自由自在。再说,”他很有礼貌地微笑着加上一句,“你知道,它是我们的!”

“自由自在?”警察扬扬他的拳头,“没有什么动物可以自由自在地踢警察!”

“停下吧!”动物园管理员叫道。

“我不会停下!”警察叫道,“我只做该做的事!”

“我在对它说话。”动物园管理员咕噜着,指着疯狂蹦跳的独角兽。

“好了,”他哄它说,“做只乖乖的小马。我们给你点干草,在河马隔壁给你一间干净的好屋子!”

独角兽把它的尾巴一甩,在动物园管理员身上拍了一下。很明显,它没有跟河马做邻居的打算。

“别哄它了,本杰明,把它带走就是了!”公园管理员把他的朋友推了一下。

“噢,不!还没到时候,再等一分钟!”

拉克小姐的声音比平时更尖厉,她急急忙忙回到现场来。她一只手拉起她破了的裙子,另一只手拉着一位戴报纸折的帽子的老绅士。他拿着一本大书和一个放大镜,看上去非常困惑。

“太幸运了!”拉克小姐上气不接下气,“我找到了在长椅上睡觉的教授。瞧吧,教授,”她甩出手来,“你还能说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不相信什么?”教授喃喃说。

“去你的!给你讲过十几次了,我找到了一头独角兽!”

“真的?”教授把手伸进他那些口袋里摸,直到最后找到了眼镜,戴在鼻子上。

“哦……我要看的是什么,亲爱的小姐?”他似乎已经完全忘掉要戴上眼镜做什么。

拉克小姐叹了口气。

“独角兽啊!”她耐心地回答。

教授眨眨眼,转过头去。

“这个,这个……哦……了不起!”

他伸过头去要靠近点看,独角兽把头一伸,用角尖顶顶教授。

“你说得对!”教授朝后倒退。“它是……啊……一头独角兽!”

“它当然是一头独角兽!”公园管理员讥笑他,“我们不需要一个戴纸帽子的人告诉我们这个消息。”

教授一点儿不在意这话,他在翻书,同时移动着放大镜。

“A,B,C,D……啊,有了!对,一种传奇野兽,极少人如果说有的话见过……普遍认为它价值连城……”

“价值连城!”警察眼巴巴看着,叫起来,“一匹头上有点骨头的马!”

“突出的特点……”教授急急忙忙、含含混混地说,“白色的身体,颜色相似的尾巴,宽额头,上面有一只角……”

“好了,好了,教授!”拉克小姐插进来,“我们知道它的样子像什么,不用告诉我们这些。问题是,我们拿它怎么办?”

“拿它怎么办?”教授从眼镜上面向外看,“只有一件事要办,小姐,我们必须安排一下……哦……把它做标本!”

“做标本?”拉克小姐倒抽一口气。她不安地看着独角兽,它责备地看了她好一会儿。

“做标本!”简用恐怖的声音叫道。

“做标本!”迈克尔尖声跟着重复一遍,这种事他连想也不敢想。

三位王子摇他们长着金发的头。他们看着教授,目光严肃同时充满对他的不满。

“标本?胡说八道!”一个沙哑的声音说。这时马奇先生的脸色看上去比任何时候更红,笨拙地走进玫瑰园。“没有人能把一只对我马奇大有用处的动物做成标本,它在哪里?”他大声问。

当他那双鼓起来的金鱼眼睛落到那银色的动物身上时,鼓得更加厉害了。

“啊,这个……我真是见所未见!”他轻轻地吹了声口哨,“这是我见到过的最聪明的伎俩。什么人在一匹马的头上粘上一只角呢?我说话算数,这将是多么好的一个穿插表演节目啊!这只动物是谁的?”

“是我们的。”弗洛里蒙德、维里泰恩和阿莫尔说。

马奇先生转过身来打量三位王子。

“是马戏班出来的,我看出来了!”他龇着牙齿笑,“你们干什么的,杂技演员?”

三位王子微笑着摇摇头。

“好吧,你们可以和这匹马一起来,那些天鹅绒外套正合适。一天三顿,这匹马吃干草。我将在海报上称你们为马奇的独角兽和它的三个仆人。喂,退后,你这匹马,瞧你在干什么!”

马奇先生朝旁边一跳,正好及时避开,没让独角兽咬住。

“快,抓紧那缰绳!”他尖声大叫,“小心!它脾气够坏的!”

“噢,不,它脾气不坏。”弗洛里蒙德连忙说,“不过它不要演穿插节目。”

“我们也不是它的仆人!”维里泰恩说。

“根本是凑不到一块儿的事!”阿莫尔加上一句。

“好了,不要这样没规矩,我的孩子们,还是把它牵来,你们规规矩矩的好。在马戏表演开幕之前,我们得把它安顿好。”马奇先生说。

独角兽扬扬它的银鬃毛。“对不起,马奇先生,这头独角兽可是动物园的!”

砰!独角兽的角在草地上一顶。

“胡说八道……嗯……!”教授说,“它必须跟我到不列颠博物馆去,站在……啊……一个台座上供全世界的人参观。”

“它该在笼子里,全世界的人可以参观。”动物园管理员固执地说。

“你是说在马戏场吧?”马奇先生坚持说,“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独角兽!不满意,包退款。请进,请进来观看!看一看,六便士!”

“它属于三位王子!”迈克尔叫道。

可是没人听他的话。

公园里嘈杂起来,人们从四面八方跑来,提出不同的观点。

“给它个马笼头!”“捆住它的腿!”“把它绑起来!”“抓住它!”“用链条把它锁上!”

独角兽甩它的蹄子,像挥舞宝剑一样把它的尖角向四周摆动,让所有的人离得远远的。“它属于警察局!”警察拿出警棍咆哮。

“属于马奇马戏场!”马奇先生大叫,“儿童半价,婴儿免费!”

“属于动物园!”动物园管理员在空中挥舞他的网兜,声嘶力竭地叫道。

“什么事,出了事故吗?”卖火柴的伯特从人群中挤过来,从容地走进玫瑰园。看到他平静和快活的脸,简松了口气。

“噢,请你帮帮我们吧!”她朝伯特跑过去,“他们要带走独角兽!”

“带走什么?”伯特惊奇地问,看看喷泉旁边那群人,他大吃一惊。

“安静,孩子,安静,没什么的!”他抓住独角兽的鬃毛,把他正在啃的苹果伸过去。独角兽低下动来动去的头,用疑问的样子闻他伸出来的手,然后满意地叹了一口气,把苹果吃下去了。

伯特友好地拍拍它,接着热切地转向三位王子,单腿跪下,亲吻弗洛里蒙德的手。

玫瑰园霎时间鸦雀无声。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5年7第一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玛丽阿姨的神怪故事责任编辑 唐仲明)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