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糖马(下)

(选自《玛丽阿姨打开虚幻的门》第五章)

[英]帕梅拉·林登·特拉弗斯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喂鸟吧!两便士一袋!谢谢,亲爱的!”那胖女人快活地叫道。

“迈克尔!”简惊讶得喘了口气,叫道,“我相信她就是那位鸟太太!”

迈克尔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当那胖女人把身体靠在手杖上时,手杖向上微微跳了一跳。接着,它在她张开的裙子下面突然飞起来,把她带到了空中。

“雏菊飞起来了!我走了!”鸟太太抓住薄荷糖手杖的把手,拼命夹紧她的篮子。

手杖飞过人行道,飞过栏杆。空气中响彻洪亮的长声马嘶,孩子们惊奇地看着。

“抓紧了!”迈克尔担心地大叫。

“你自己抓紧了吧!”鸟太太回答说,因为迈克尔的手杖在他下面已经飞起来。

“哎呀,简,我的手杖也飞起来了!”他尖叫道。这时他的手杖已经轻快地带他飞走。

“小心,迈克尔!”简在他后面叫。可就在这时候,她自己的手杖也摇摇晃晃往上飞了。简骑在她那根粉红和白色条纹手杖上,跟着迈克尔的手杖飞。她飞过月桂树篱。当她飞过丁香矮树丛时,一个人呼呼地飞过她身边。这是抱了许多大包小包的罗伯逊·艾。他全身扒在他那根手杖上,一面飞一面打盹。

“我和你比赛谁先到那橡树,简!”迈克尔在她追上来时叫道。

“请安静!这不是马术表演,迈克尔!你们把手杖抓牢,跟着我!”

玛丽阿姨抓着她的鹦鹉伞,慢悠悠地飞过他们的身边。她整洁端庄,像在一张摇椅上坐着那样。她一只手牵着两根绳子,绳子拴在双胞胎那两根手杖上面。

“它们全是用最好的砂糖做的!”卡利科小姐的吆喝声传上来,而地面在他们下面沉下去。

“她卖了几百根手杖!”迈克尔叫道,因为天空中很快就满是骑手杖飞的人。

“那是弗洛西姑妈——她飞过那些大丽花!”简指着下面说。他们下面飞过一个骑手杖的中年太太。她的羽毛披肩迎风飘动,帽子被吹到一边。

“是她!”迈克尔蛮有兴趣地看着说,“那是拉克小姐……带着她的两只狗!”

在柳树上飞着一根很细巧的薄荷糖小手杖,上面骑着拉克小姐,样子十分紧张,她后面是她的两只骑在手杖上的狗。威洛比吃了童车轮胎,依然是老样子,它粗鲁地朝孩子们笑。可安德鲁紧闭双眼,登高总是弄得它头晕。

嘚!!传来奔跑的马蹄声。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地震了!”一个沙哑困惑的声音叫道。

孩子们扭头去看,看到特林莱特先生在他们后面骑着手杖狂飞起来。他双手紧紧抓住薄荷糖手杖,脸白得像白纸。

“我想吃口我的手杖,”他哀叫道,“可看看它怎么对待我!”“价钱便宜!只要一根别针!你给什么会得到什么!”下面传上来卡利科小姐的吆喝声。

这时候天空像个赛马场。骑手杖的人从四面八方飞来,孩子们觉得,他们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买了薄荷糖马。一个帽子上插羽毛的人飞过,他们认出来,他就是两个高级官员中的一个。远远地他们看到卖火柴的人,他骑着一根闪亮的粉红色手杖在一路飞。扫烟囱的带着他刷煤烟的刷子飞驰而过,卖冰淇淋的在他旁边飞,还在舔着一块草莓雪糕。

“请让路!请让开!请让开!”一个煞有介事的响亮声音叫道。

他们看到大法官用脖子都要折断的速度飞行。他身体弯得低低的,伏在他那根手杖的弯颈上,像是骑着一匹德比马赛得冠军的马。他的单片眼镜牢牢夹在他的一只眼睛上,他的公文包一路上一跳一跳的。

“十万火急!”他们听到他叫,“我必须及时赶到王宫去赴宴!让开!请让开!”他骑着手杖过去,很快就没影了。

公园里是多么混乱啊!人推人。“过去点!”“你到哪里来了!”骑手杖的人都在大叫大嚷。手杖像怒马一样打着响鼻。

“靠左点!别抢道!”公园管理员在他们当中慢慢地飞,大喊大叫。

“不许停下!”他叫道,“这是人行横道!时速规定一小时20英里!”

“喂鸟吧!两便士一袋!”鸟太太在人群中飞。她从蜂拥般的翅膀中间飞过去_是些鸽子、掠鸟、黑鸟和麻雀。“喂鸟吧!两便士一袋!”她一边在空中撒坚果一边叫。

公园管理员史密斯勒住他的手杖叫道:“哎呀,老妈妈,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你应该在圣保罗教堂!”

“你好,史密斯,我的孩子!我在喂鸟!吃茶点时候见!两便士一袋!”

公园管理员看着她飞走了。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她这样做过,哪怕在我小时候!喂,你们怎么啦!小心你们在朝哪儿飞!”他对一根飞驰而过的粉红色手杖叫道。

那上面骑着埃伦和警察,他们下午出来玩。

“噢!噢!”埃伦尖叫说,“我不敢朝下看!我朝下看觉得头晕!”

“那你就别朝下看。你就看着我好了!”警察抱住她的腰说。他们的手杖很快飞走了。

所有的薄荷糖手杖飞啊飞,它们的粉红色在早晨的太阳光中闪耀。它们带骑着它们的人飞过树木,飞过房屋,飞过云朵。

在他们下面,卡利科小姐的声音越来越轻了。

“薄荷糖!价钱便宜!全用最好的砂糖做的!”

最后简和迈克尔觉得,这不再是卡利科小姐的声音,而是远处草地上小狗的尖叫声。

他们骑着他们的薄荷糖手杖,在拥挤的骑手杖的人群中穿过。风轻快地掠过他们的脸,马蹄声在他们的耳朵里回响。噢,他们骑到什么地方去啊?回家吃中饭?或者到天涯海角去?

一直是玛丽阿姨在他们前面引路。她姿态优美地骑在她的雨伞上,双手按着伞上的鹦鹉头,衣服像鸽子的翅膀那样展开,没有一个皱褶是乱的。他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她的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好像心中十分得意。

樱桃树胡同越来越近。海军上将那架望远镜在阳光中闪耀。

“噢,我希望我们永远不用下去!”迈克尔叫道。“我希望我们能骑一整天!”简叫道。

“我希望我们1点钟到家。请大家跟上我!”玛丽阿姨说。她把鹦鹉伞的鹦鹉嘴对准17号。

他们叹了口气,虽然知道叹气也没用。他们拍拍手杖的弯颈,跟着玛丽阿姨从天上飞下去。

花园草地像一片闪亮的绿色围场,慢慢地向他们迎上来。几根薄荷糖手杖向它俯冲下去,退一退,像小马那样蹦跳。罗伯逊·艾第一个着地,他的手杖在三色堇花坛里停下。罗伯逊·艾张开眼睛,眨巴了几下。他打了个哈欠,把大包小包收拾起来,跌跌撞撞地进屋。

孩子们飞过樱桃树胡同,他们一直下去,下去,直到青草碰到他们的脚,手杖在草地上停下了。

与此同时,鹦鹉头雨伞在鲜花中掠过,它的黑绸皱褶张开,像一对翅膀。玛丽阿姨用小姐的姿势跳到地上。接着她轻轻地抖抖雨伞,夹在胳肢窝里。看到她和雨伞是那么整洁可爱的一对,你怎么也不会猜想到,曾用那样古怪的方式飞过公园。

“噢,骑得多么开心啊!”迈克尔叫道,“你有那些别针,真是太幸运了,玛丽阿姨!”他穿过草地朝她奔去,抱住她的腰。

“这是花园还是废旧杂货拍卖场?请你放开我好不好?”她厉声说。

“我再也不会丢掉我的好心情了!我觉得那么美那么好!”简说。

玛丽阿姨不相信地微笑。“多么难得啊!”她说着弯腰捡起那些手杖。

“我拿我自己的,玛丽阿姨!”迈克尔说着要去抓住一个糖把手。

可是她把所有的手杖都举到她的头顶上,高视阔步地进屋去了。

“我不会吃它,玛丽阿姨!”迈克尔求她说,“我连舔也不舔它的把手!”

玛丽阿姨根本不理他。她一言不发,在胳肢窝里夹着那些手杖就飘也似的上楼去了。

“可它们是我们的!”迈克尔转向简抱怨说,“卡利科小姐叫我们把它们留着!”

“不,她没有,”简摇摇头说,“她说如果我们做得到,我们可以留着它们。”

“我们当然做得到!”迈克尔犟头倔脑地说,“我们要留着它们一直骑!”

真的,那些手杖竖立在玛丽阿姨的床角,迈克尔看上去非常有把握,因为,孩子们高兴地想,谁会偷走这四根黏糊糊的糖棍呢?那些粉红色和白色条纹的手杖好像已经成为儿童室家具的一部分了。

它们把手挽着把手靠在一起,好像四个忠实的朋友。它们全都一动不动。它们就像别的手杖一样,那些手杖在满是灰尘的角落里静静地等候着和它们的主人一起出去散步。

 

下午过去了,睡觉时间到了,儿童室充满薄荷香味。迈克尔洗完澡急急忙忙进来时起劲地闻。

“它们没事!”当简进来时,迈克尔悄悄地说,“不过我想,今天晚上我们得醒着不让任何事情发生。”

简点点头。她已经看到那些手杖会做出希奇古怪的事,觉得迈克尔的话是对的。

玛丽阿姨走开以后,他们一直醒着躺在那里,看着那个角落。那四个暗淡的影子站在帆布床旁边一动不动,静悄悄的。

“我们明天上哪儿去好呢?”迈克尔问道,“我想骑着它们去看弗洛西姑妈,问问她对骑手杖有多喜欢。”他打了一个哈欠,闭上他的右眼。他想:用一只眼睛看得同样清楚,这样另外一只可以休息一会儿。

“我倒想去廷巴克图看看,”简说,“光这名字听上去就很好听。”冷场了好大一会儿。“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迈克尔?”

可是迈克尔没有回答。他已经把另一只眼睛也闭上了,他只想闭上一会儿,可就在这时候,他睡着了。

简坐起来,忠诚地看着那些手杖。她看啊看啊看啊看啊,直到她的头也倒在枕头上。

“廷巴克图。”她迷迷糊糊地喃喃道,眼睛对着角落里那些细长的影子。接着她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因为她也睡着了。

 

楼下的老爷时钟敲响10点,可是简没有听见。她没有听见玛丽阿姨悄悄进来脱下棉布睡袍里面的衣服。她没有听到班克斯先生锁门,也没有听到屋子安静下来过夜。她在做关于马的美梦,在梦中传来迈克尔叫她名字的声音。

“简!简!简!”传来十万火急的轻轻叫声。

她跳起来,甩开眼睛上的头发。在睡着的玛丽阿姨那边,她看到迈克尔坐在他的床边,一个指头放在嘴上叫她不要响。

“我听到奇怪的响声!”他轻轻地说。

简竖起耳朵听。不错!她也听到了。她听到很高、很尖、很远的口哨声。她屏住了气。

“咻——咻!咻——咻!”

这声音越来越近,接着忽然间,他们听到外面黑夜里传来尖厉的呼叫声。

“来吧,砂糖!来吧,快腿!来吧,糖手杖!来吧,薄荷!不要再等了,否则就要来不及。这是规矩!”

与此同时,玛丽阿姨床边的角落响起很急的拖脚行走声。

喀哒!踢乓踏!

四根手杖一根接一根升起来,飞出窗子。

孩子们像闪电一样下了床,靠在窗台上。外面一片漆黑。是个没有星星的夜。可是在樱桃树上空,什么东西在闪耀着奇怪的、不是人间的亮光。

那是卡利科小姐。她像一只银色小刺猬一样骑着一根薄荷糖手杖飞过天空。她的马鞭在空气中很轻地噼啪响,她的口哨声划破凝静的黑夜。

“上来吧,你们这些慢吞吞的马车!”她叫道。这时四根手杖跟着她,拼命地嘶鸣。

“你这跳舞的驴子,上来吧!”她叫道。从下面什么地方,从厨房台阶上,另一根手杖飞上去。

“那一定是罗伯逊·艾的!”简说。

“你在哪里,特里西?上来吧,我的女孩!”卡利科小姐又抽她的马鞭。从拉克小姐最好的那个卧室窗子跳出另一根手杖,追上那些手杖。

“来吧,条纹!来吧,棒棒糖!快上来吧!”于是手杖从四面八方飞上去。

“抖抖一条腿吧,花儿!看准了,喂,蜜糖!四处流浪的必须回家。这是规矩!”她吹口哨让它们上去。当它们在空中向她飞去时,她抽响马鞭,哈哈大笑。

现在整个天空满是手杖,响彻了薄荷糖马奔腾的马蹄声和高声嘶叫的雷鸣声。起先它们像是黑影,原先闪亮的背的颜色没有了。可是初升月亮的光从公园照上去,它们一下子都闪闪发光。它们在跑,闪闪烁烁;它们粉红色的腿在初升的月光中闪动。

“上来吧,我的小马们!上来吧,我的老马们!你们全都是最好的砂糖做的!”

卡利科小姐叫她那些马回家时,她的声音又高亢又甜美。噼啪!她的马鞭抽响,它们全在跟着她飞跑,嘶叫着,抬起它们薄荷糖的头。

接着月亮完全升起来了,升到公园的树木上空,又圆又清朗。简看着它倒抽一口气,抓住她弟弟的手。

“噢,迈克尔!你看,它是蓝色的!”她叫道。

它的确是蓝色的。

从地球另一边来了这巨大的蓝色月亮。它在公园和樱桃树胡同上空放射出蓝色的光芒。它悬在天空的最高处,像盏灯那样照耀着这个睡着的世界。

卡利科太太和她那一串飞马在它的光芒中飞过,像是一群蝙蝠。这一群影子在蓝色的大月亮上很快地飞过,在它的亮光中闪耀了一下。接着飞驰的薄荷糖手杖飞走了,穿过远方闪亮的天空。马鞭的噼啪声越来越轻。卡利科小姐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含糊。到最后,她和她那些马好像融入到月光之中。

“它们全都是用最好的砂糖做的!”

最后传来一个很小的回声。

孩子们靠在窗台上沉默了一阵。

接下来迈克尔开了口。

“我们到底不能留着它们。”他难过地喃喃说。

“她本不要我们留着它们。”简望着空荡荡的天空说。

他们一起从窗口回过身,蓝色月光照进房间。它像水一样洒在地板上。它爬过孩子们的床,来到角落那张床。它明亮地、大胆地、蓝蓝地照着玛丽阿姨。她没有醒来。可是她露出神秘的、满意的微笑,好像即使在最深沉的梦中,她仍旧完全自得其乐。

两个孩子站在她旁边看着那古怪的微笑,气也透不出来。接着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聪明地点点头。

“她都知道。”迈克尔悄悄地说了一声。简轻轻回答了一声:“是的。”

他们对着睡觉的玛丽阿姨微笑了一会儿,然后踮起脚,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去。

蓝色的月光洒在他们的枕头上。当他们闭上眼睛时,它笼罩着他们。它照在躺在旧帆布床上的玛丽阿姨的鼻子上。可是,好像什么蓝色月亮对她都无所谓似的,她很快把脸转过去了。她把毯子拉过了她的头,在毯子下面蜷缩得更紧。不一会儿,儿童室里惟一的声音就是玛丽阿姨的呼噜声。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5年7第一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丽阿姨打开虚幻的门责任编辑 张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