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尾猿煊赫一时  

(选自《纳尼亚传奇·最后一战》第三章)

[英]C.S.刘易斯 著    陈良廷  刘文澜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马儿师傅,马儿师傅,”蒂莲一边匆匆忙忙地割断马身上的挽缰,一边说道,“这些外国人是怎么来奴役你的?难道纳尼亚被征服了?可曾打过一仗?”

“不,陛下,”马儿喘息着说道,“阿斯兰在这儿。一切都是按照他的命令办的。他曾经吩咐——”

“我们处境危险,陛下。”珍宝说道。蒂莲抬起头来,看到卡乐门人(其中还夹杂着几头说人话的野兽)正开始从四面八方向他们跑来。两个人一声也没叫喊就死了,所以一时之间其余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他们知道了。他们大部分人手中拿着出了鞘的弯刀。

“赶快。骑在我背上。”珍宝说道。

国王飞身跨上他老朋友独角兽的背脊,它转过身子,疾驰而去。它改变方向两三次,及至敌人看不见他们时,便立刻渡过了一条溪流,脚下的步子没有松懈,口中大声叫道:“陛下,跑到哪儿去?到凯尔帕拉维尔去吗?”

“朋友,你停下步来,”蒂莲说道,“让我下来。”他从独角兽的背上滑了下来,面对着独角兽。

“珍宝啊,”国王说道,“我们干了一件可怕的事。”

  “我们都被痛苦地激怒了。”珍宝说。

“然而,他们毫无武装——我们也没有向他们发出挑战——却人不知鬼不觉地向他们扑了上去——呸!珍宝,咱俩是杀人犯。我永远丢脸出丑了。”

珍宝垂下了头。它也感到羞愧。

“还有,”国王说道,“那马儿说是按照阿斯兰的命令办的。老鼠也这么说。他们都说阿斯兰是在这儿。但这消息是否确实呢?”

“但是,陛下,阿斯兰怎么会下令干如此可怕的事呢?”

“阿斯兰并不是一头驯服的狮子,”蒂莲说道,“我们怎么会知道阿斯兰会干什么呢?我们,是杀人犯啊。珍宝,我决意要回到那儿去。我要交出我的剑,把我自己也交到那些卡乐门人手里,并且要求他们把我带到阿斯兰面前。让阿斯兰公平地审判我。”

“那么,你就会走向死亡了。”珍宝说。

“如果阿斯兰判我死刑,你认为我会介意吗?”国王说道,“那就微不足道了,压根儿微不足道了。与其担心害怕阿斯兰已经来了,但他又不像是我们所信仰所渴望的阿斯兰,恐怕还是死掉倒要好得多。这就像有一天太阳升起来了,却是个漆黑的太阳。”

“我知道,”珍宝说,“或者仿佛你喝水,水却是干的。你说得对,陛下。这是万物的尽头了。让我们回去投案吧。”

“无需我们两个都去投案啊。”

“如果我们一向彼此相爱,那就现在让我跟你一起去吧,”独角兽说道,“如果你死了,如果阿斯兰不是原来的阿斯兰了,剩下我一个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们淌着辛酸的泪水,一起转身走回去了。

他们刚来到正在伐木运木的地方,卡乐门人便发出一声呐喊,手中拿着武器向他们跑来了。但国王伸出来的剑却是剑柄向着他们的,他说道:

  “我过去是纳尼亚王国的国王,现在是个耻辱的武士,我向阿斯兰狮王自动投案。带我去见阿斯兰吧。”

“我也自动投案。”珍宝说道。

于是黑皮肤的人们向他们围拢来,成了密集的一群,发出大蒜和洋葱的气味,白色眼睛在褐色脸上可怕地闪烁着。他们在珍宝的脖子上套了个用绳子做的笼头。他们拿掉了国王的剑,把他的双手反缚在背后。其中有个卡乐门人,他不戴缠头巾而戴头盔,仿佛是个发号施令的人,他从蒂莲的头上抢走了一个金箍,急急忙忙塞在他衣服里边的什么地方。他们把这两个羁押犯带上山去,带到有一大块林中空地的地方。这便是羁押犯所见到的情况。

空地的中央,也就是小山的最高处,有一间像马厩似的、茅草屋顶的小屋。屋子的门关着。门前草地上坐着一头无尾猿。蒂莲和珍宝原是指望看到阿斯兰的,却还没听说过有头无尾猿,他们看见那猿猴时心中就十分诧异惶惑了。无尾猿当然就是诡谲,但是,看起来,它比它住在大锅渊旁时丑陋十倍,因为它现在打扮起来了。它正穿一件猩红色茄克衫,原是给小矮人缝制的,所以它穿起来并不十分合身。它的后爪子穿了镶嵌珠宝的拖鞋,拖鞋不合脚,也穿不牢,因为,你知道,无尾猿的后爪,确实像人的手。它头上戴一顶仿佛是纸王冠的帽子。它身边有一大堆坚果,它不断地用上下颚喀啦喀啦咬着坚果,把果壳吐出口来。它也不断拉起猩红色茄克衫给自己搔痒。一群说人话的野兽面对着无尾猿站在那儿,在这一群中,几乎每张脸看上去都是悲惨的焦虑而又惶惑。它们看到谁是羁押犯时,大家都呻吟呜咽了。

“阿斯兰的代言人,诡谲阁下,”卡乐门人的头目说道,“我们送羁押犯来了,凭我们的技巧和勇敢,倚仗伟大的塔什神的允诺,我们把这两个亡命的杀人犯活捉了。”

“把这人的剑给我。”无尾猿说道。所以他们就取了国王的剑,连同剑带一起递给猿猴。无尾猿把剑和剑带挂在它的颈子上,显得十分愚蠢无知。

“这两个人以后再处理。”无尾猿说道,朝着两个囚犯把果壳吐了过去,“我先要办别的事。他们不妨等着。现在,大家听我说。我首先要说的是关于坚果的事。松鼠的头目在哪儿啊。”

“在这儿,大人。”一头红松鼠说道,它上前一步,忐忑不安地鞠了一个躬。

“啊,你是,是你吗?”无尾猿说道,神情令人作呕,“现在注意听我的吩咐。我要——我的意思是阿斯兰要——阿斯兰还要些坚果。你们已经送来的那些坚果是十分不够的。数量要翻一番。明天太阳落山时必须送到这儿。其中不许有一颗坏的或一颗小的。”

其他的松鼠连声发出一阵惊惶的咕咕哝哝的声音,松鼠头儿鼓起勇气说道:

“对不起,阿斯兰可以亲自对我们说说这件事吗?如果允许我们见到狮王——”

“你们不行,”无尾猿说道,“也许狮王十分仁慈(尽管你们大多数不配消受),今儿个夜里会出来几分钟。那时你们大家可以看上一眼。但狮王可不愿让你们大家挤在他的周围,用各种问题跟他纠缠不清。你们要说给狮王听的不论什么话,都得通过我向狮王汇报,如果我觉得那事情是值得麻烦狮王的话。同时,你们所有的松鼠们,最好还是去张罗坚果吧。要保证明儿晚上把坚果送到这儿,不然的话,你们就会吃苦头的。告诉你们,我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

可怜的松鼠便统统惊惶地跑开了,仿佛有一条狗儿在追它们似的。这个新的命令对它们是个可怕的讯息。它们小心翼翼地藏起来过冬的坚果,如今差不多都被吃掉了;从留下来的那么一点儿里边,它们已经拿出来交给无尾猿的数量,也远远超过了它们所能节省下来的了。

然后是一个深沉的声音——属于浑身粗毛、长着獠牙的巨大野猪的声音——从另一部分群众中发出来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堂堂正正地见到阿斯兰,同阿斯兰说话呢?”它说,“在以往的日子里,阿斯兰经常在纳尼亚出现,大家都可以面对面地同他谈话。”

“你们别相信这话,”无尾猿说道,“即使这话是真的,时代也已经变化了。阿斯兰说,以前他对待你们太温和了,你们明白吗?哦,他再也不会温和了。这一回,他要把你们整顿得像个样子。你们以为他是好说话的狮子,他就要狠狠地教训你们。”

但听得野兽之间发出一阵低低的呻吟呜咽的声音;这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那可更悲惨了。

“如今你们还有另一件事应该好好认识的,”无尾猿说道,“我听说你们有些人说我是无尾猿。告诉你们吧,我不是猿,我是人。如果我看上去像只猿猴,那是因为我老而又老了,我已经几百岁几千岁了。而且,就因为我年纪那么大,所以我那么聪明。就因为我是那么聪明,所以阿斯兰一直是只跟我一个人说话。阿斯兰不耐烦跟许多愚蠢的动物谈话。他会把你们必须照办的事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其余的人。接受我的忠告吧,你们要留神用加倍的速度办好事情,因为狮王是无意忍受胡言乱语的。”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只听见一只小獾的号哭和它妈妈竭力叫它别哭的声音。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无尾猿一面把一颗新的坚果塞进嘴巴里,一面继续说道,“我听见有些马儿在说,让我们抓紧干活,把这运木头的活儿尽可能迅速完成,我们就可以重新获得自由了。哦,你们立刻从脑子里把这种想法排除出去吧。而且,不仅马儿要排除这种想法。凡是能干活的,将来都要叫它去干活。阿斯兰和卡乐门的国王已经就这个问题达成了协议;我们的黑脸朋友——卡乐门人,都管这国王叫‘蒂斯罗克’。一切马儿、公牛、驴子等,都要送到卡乐门去干活谋生——干那拖呀拉呀以及其他国家马儿所干的种种营生。一切挖挖掘掘的动物,像鼹鼠、松鼠以及小矮人等,统统要到‘蒂斯罗克’的矿山里去干活。还有——”

“不,不,不,”众野兽号啕道,“这不可能是真实的。阿斯兰决不会把我们卖给卡乐门国王做奴隶的。”

“别来这一套!不许吵吵闹闹的!”无尾猿咆哮着说道,“谁说过要去做奴隶的?你们不会成为奴隶的。你们会得到报酬——还是很好的工资哩。那就是说,你们的工资,都将收归阿斯兰的国库,阿斯兰将把钱都用在为大家谋福利上。”无尾猿这就瞧瞧那卡乐门人的头儿,几乎跟他眨巴着眼睛。那个卡乐门人鞠躬回答,都是卡乐门式的浮夸风度。

“阿斯兰狮王最最贤明的代言人,对于这个审慎明智的计划,‘蒂斯罗克’(愿他万寿无疆)同阁下是完全一  致的。”

“好啦!你们瞧瞧!”无尾猿说道,“全都安排好了。全都是为了你们的福利。你们挣来了钱,我们就可以用来改造纳尼亚,使之成为一个值得居住的国家。橘子和香蕉会大量涌到——还要建设公路、大城市、学校、办公楼、马鞭子、口勒、马鞍子、笼子、狗窝、监狱——啊,建设一切的一切。”

“但这些东西我们并不全要,”一头老熊说,“我们要自由,我们要听到阿斯兰亲自说话。”

“你们可别开始辩论,”无尾猿说,“因为这是我容忍不了的。我是人,你不过是头肥胖的、愚蠢的老熊。你懂得什么自由?你以为自由就是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告诉你,你错了。那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意味着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赫—恩—恩—赫。”老熊悻悻地咕哝道,它搔搔脑袋,觉得这种问题真是难以理解。

“对不起,对不起。”一头浑身是绒毛的小羊的高而尖的声音说道,它是那么幼稚,竟敢大胆讲话,大家都感到 惊讶。

“这又是什么意见了?”无尾猿说道,“快讲!”

“对不起,”小羊说,“我搞不懂。我们跟卡乐门人有什么相干?我们属于阿斯兰。他们属于塔什。他们有个神,叫做塔什。据说,塔什神有四条胳膊,一个鹰头。他们在塔什神的祭台上杀人。我不相信竟有像塔什那样的人物。然而,如果有的话,阿斯兰怎么能和他做朋友?”

所有的野兽都斜斜地抬起了脑袋,它们明亮的眼睛都向无尾猿炯炯注视。它们知道这是个任何人都还没有提到过的、最最厉害的问题。

无尾猿直跳起来,啐了小羊一口唾沫。

“娃娃!”无尾猿嘶嘶地骂道,“愚蠢的小羊崽子!回家到你娘身边去吃奶吧。这种事情你懂个啥?可是你们其他的野兽听着:塔什不过是阿斯兰的另一个名字。一切老的观念,说什么我们是正确的、卡乐门人是错误的,全是蠢话。现在我们比较明白了。卡乐门人用的词儿不同,然而我们指的都是一个意思。塔什和阿斯兰不过是两个不同的名字,指的是谁,你们都知道。所以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争吵。你们这些愚蠢的野兽,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塔什就是阿斯兰,阿斯兰就是塔什。”

你知道你自己家里的狗,脸色有时看上去能悲伤到何等地步。想想家狗的脸,然后再想想这些说人话的野兽的脸——所有这些诚实的、谦卑恭顺的、惶惑失措的鸟、熊、獾、松鼠、鼹鼠等等的脸,都远比家狗的脸悲伤多了。每条尾巴都是下垂的,每根胡须都是萎靡不振的。看到它们的脸,你就会十分同情它们,就会为之心碎。只有一头畜生看上去压根儿没有一点儿不快乐的样子。

那是一头姜黄色的猫——一头正直盛年的了不得的大雄猫。它笔直地坐在一切野兽的前面,尾巴绕在脚趾上。它始终盯住无尾猿和卡乐门头目直瞧,连眼睛也从不眨眨。

“请原谅,”雄猫十分客气地说道,“我倒对这问题感兴趣。从卡乐门王国来的、你的朋友也这样说吗?”

“你尽管放心好了,”卡乐门头目说道,“开明的无尾猿——我的意思是人——说得很正确,阿斯兰就意味着塔什,不多也不少。”

“特别是阿斯兰并不意味着超过胜过塔什。”

“压根儿超不过。”卡乐门头目说道,眼睛紧盯着雄猫的脸。

“姜黄猫,用这话答复你,绰绰有余了吧?”无尾猿  说道。

“噢,当然啦,”姜黄猫冷冷地说道,“十分感谢你。我只不过是要彻底搞清楚。我认为我正在开始明白起来了。”

直至此时此刻,国王和珍宝都没说什么;他们正在等候无尾猿叫他们说话,因为他们觉得插嘴是没有用的。但,现在蒂莲环顾纳尼亚走兽们悲惨的脸,而且看到它们都会相信阿斯兰和塔什是一而二、二而一的,蒂莲就再也忍受不 了了。

“无尾猿,”国王大声喊道,“你撒谎。你恶劣地撒谎。你像卡乐门人一样撒谎,你像无尾猿一样撒谎。”

他本来还想说下去,他想责问:喝人民的血的、可怕的塔什神,同那以自己的血拯救了整个纳尼亚的、善良的狮王,怎么可能是同一个神祇呢?如果让他说话,无尾猿的统治也许当天就完蛋了;野兽们就可能看到真相,把无尾猿推翻了。然而,在他再说一句话之前,两个卡乐门人就使出浑身力气痛击他的嘴巴,另一个卡乐门人又从背后踢他的双脚。他倒下时,无尾猿又是愤怒又是恐惧,尖声叫道:

“把他带走,把他带走。把他带到一个地方去,叫他听不见我们说话,我们也听不见他说话。把他绑在那儿的树上。以后我要——我的意思是阿斯兰要——审判他。”

(选自译林出版社2005年11二版的《纳尼亚传奇 责任编辑 张远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