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启航

(选自《纳尼亚传奇·银椅》第章)

[英]C.S.刘易斯 著    陈良廷  刘文澜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斯克罗布看上去那么邋遢的原因(吉尔也一样,只要她能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就好了)是他们周围的景象雄伟。我最好立刻把这一切描绘一下。

吉尔快到陆地时,曾经从那些山峰的一条裂缝中看到过遥远的内地,夕阳的余辉正泻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草地尽头,风向标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矗立着一幢有很多尖塔和很多角楼的城堡,吉尔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城堡。近处是一个大理石砌的码头,停泊在这儿的是一艘船;一艘高高的船,有高高的船首楼和高高的船尾楼,漆成金色和深红色,桅杆顶上有一面大旗,甲板上旗帜迎风招展,沿着舷墙是一排银光闪闪的盾形纹徽。一条跳板通向船上,就在跳板脚下,有一个很老很老的人站在那儿,正准备走上跳板。他身披一件贵重的猩红色斗篷,前面敞着,露出里面银色的铠甲。头上有一条细细的金环。他的胡子白得像羊毛一样,一直垂到近腰部。他站得笔直,一只手搁在一个衣着华丽的贵族肩上,那人似乎比他年轻一点,但你能看出他也很老了,而且身体虚弱。看上去一阵风就能把这人吹走,他两眼泪汪汪的。

国王这时趁着还没上船,转身向他的百姓讲话——紧挨着国王前面是一只小小的轮椅,前面套着一匹小小的驴子,比一只大猎狗大不了多少的驴子。这把椅子上坐着一个胖胖的小矮人,他的衣服和国王一样华贵,但因为他是胖子,又弓起身子坐在软垫堆上,结果看上去竟大不一样,他看上去就像乱糟糟一小堆毛皮、丝绸和丝绒。小矮人和国王一样老,但更健壮,目光锐利。他没戴帽子,脑袋都秃了,而且其大无比,在夕阳下就像一颗特大台球似的发亮。

再往后,一溜儿站成半圆形的,吉尔一看就知道是大臣们。如果光看他们的衣服和盔甲,那倒是值得一看的。实际上他们看上去更像一个花坛,而不像一群人。但真正使吉尔目瞪口呆的是那些百姓。就是说,如果用“百姓”这个字眼合适的话。因为其中只有五分之一是人类。其他都是你在我们的世界里从来没见过的。有羊怪、树精、人头马,吉尔叫得出这些名字,因为她看见过这些怪物的图画。还有小矮人。还有很多动物她也认识:有熊、獾、鼹鼠、豹、老鼠以及各种鸟儿。不过这些动物比起英国的同类动物可大不相同。好多动物都大得多——比方说老鼠吧,它们用后腿站着,就不止两英尺高。而除了这点以外,它们看上去全都不一样。你从它们脸上的表情就看得出,它们能说话,也能想,就像你能说能想一样。

“天哪!”吉尔想道,“原来这竟是真的。”但过了一会她又说,“不知它们对人是不是友好?”因为她刚刚注意到在人群外围还有一两个巨人,以及她完全叫不出名字的百 姓呢。

正在此时,阿斯兰和他的指示又突然回到她脑海里。这半个小时她本来已经忘记得干干净净了。

“斯克罗布!”她悄悄说,一面抓住他的胳臂,“斯克罗布,快!你看见哪个认识的人没有?”

“原来你又钻出来了啊?”斯克罗布不高兴地说(他这样也有道理),“行了,安静点,好吗?我要听听。”

“别犯傻了,”吉尔说,“没时间耽搁了。你看见这儿有什么老朋友吗?因为你得马上去跟他说话。”

“你在说些什么呀?”斯克罗布说。

“阿斯兰——狮王——说你一定得去的,”吉尔绝望地说,“我见过他了。”

“啊呀,你见过他了吗?他说什么了?”

“他说你在纳尼亚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一个老朋友,你一定得马上去跟他说话。”

“唉,这儿可没有一个人是我以前见过的;再有呢,不管怎么说,我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纳尼亚。”

“我想你说过你以前到过这儿的。”吉尔说。

“哼,那么你想错了。”

“亏你说得出口,你告诉过我……”

“看在老天的分上,快住口,我们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国王正在跟那个小矮人说话,但吉尔听不出他在说什么。她只弄明白那小矮人虽然一个劲儿地点头或摇头,却没回答国王的话。接着国王扯开嗓门对全场的人讲话,但他的声音苍老嘶哑,她听得懂的话实在太少了——尤其是这番话全都是关于她从来没听见过的百姓和地方的。讲完以后,国王弯下腰吻了小矮人两颊,再站直身子,举起右手,似乎是在祝福,然后拖着有气无力的步子慢慢地走上跳板,上了船。那些大臣似乎都为他的起程深受感动。好多人拿出了手帕,四面八方都是哭声。跳板撤掉了,船尾楼响起了喇叭声,船离开了码头。(船是由一条划艇拖走的,不过吉尔没看见那划艇。)

“好了……”斯克罗布说,不过他没说下去,因为就在这时一个又大又白的东西——吉尔一时还以为那是只风筝呢——从空中滑过来,停在他脚边。原来是一只白猫头鹰,不过个儿真大,站在那儿竟有一个大个儿小矮人那 么高。

它眼睛眨巴眨巴,像近视眼似的盯着他们看,脑袋歪在一边,以一种柔和的唬唬叫声说:

“喔嗬,喔嗬!你们俩是什么人啊?”

“我叫斯克罗布,这一位是波尔,”尤斯塔斯说,“你能告诉我们,我们在哪儿吗?”

“在纳尼亚的土地上,在凯尔帕拉维尔国王的城堡。”

“那个刚刚上船的就是国王吗?”

“太对了,太对了,”猫头鹰晃着大脑袋伤心地说,“可你们是谁呢?你们两个身上有魔法。我看见你们到的:你们是飞来的。大家都忙着为国王送行,没人知道。只有我。我正好注意到你们,你们飞过来了。”

“我们是阿斯兰派到这儿来的。”尤斯塔斯低声说。

“喔嗬,喔嗬,”猫头鹰说着,一边竖起了羽毛,“天色还很早,我可受不了。太阳下山前我总是不大自在。”

“我们是派来寻找失踪的王子的。”吉尔说,她一直巴不得插进来谈谈。

“这事我可是第一回听到,”尤斯塔斯说,“什么王子?”

“你们最好马上就去跟摄政王谈谈,”它说,“那个就是,就在那边的驴车里,小矮人杜鲁普金。”猫头鹰转身开始领路,一面喃喃自语,“嗬!喔嗬!乱哄哄的!我还不能好好想一想呢。天太早了。”

“国王叫什么名字?”尤斯塔斯问。

“凯斯宾十世。”猫头鹰说。吉尔不知斯克罗布走着走着干吗突然停下,脸色也异常了。她心想自己还从来没见过他看上去对任何事那么难过呢。但她还来不及问什么,他们就已经走到小矮人身边,他正好收起驴子的缰绳,准备驾车回城堡去。那群大臣也散开了,三五成群,往同一个方向走去,就像人们看完运动会或比赛散场一样。

“喔嗬!嗯哼!摄政王。”猫头鹰弯下身子,嘴巴凑近小矮人耳朵说。

“嗨!什么事?”小矮人说。

“两个陌生人,大人。”猫头鹰说。

“守林人①?你什么意思?”小矮人说,“我看见两个非常邋遢的野小子。他们要什么?”

“我叫吉尔。”吉尔说着挤到前面。她急于要说明他们来此办理的那件重要大事。

“姑娘名叫吉尔,”猫头鹰尽量大声说道。

“什么?”小矮人说,“姑娘都被杀了②!我一点也不相信。什么姑娘?谁杀了她们?”

“只有一个姑娘,大人,”猫头鹰说,“她叫吉尔。”

“大声讲,大声讲,”小矮人说,“别站在那儿,对着我耳朵叽叽喳喳的。谁被杀了?”

“没人被杀。”猫头鹰叫道。

“谁?”

“没人。”

“好了,好了。你用不着嚷嚷。我还没聋到那个地步。你到这儿来告诉我没人被杀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该有人被 杀呢?”

“你最好告诉他我是尤斯塔斯。”斯克罗布说。

“这个男孩是尤斯塔斯,大人。”猫头鹰尽量大声叫道。

“没用处?”小矮人性急地说,“我敢说他是没用处的。你有什么理由把他带到宫里来呢?嗯?”

“不是没用处,”猫头鹰说,“是尤斯塔斯。”

“有事没事吗?说真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格里姆费瑟大师,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吧,我年轻时,这个国家就有了会说话的兽类和鸟类,那才是真正会说话的。完全不是这种咕咕哝哝,叽叽喳喳,悄声细气。这种说话一刻都不能容忍。一刻都不行。乌纳斯,请拿我的助听器。”

一直悄悄站在小矮人身边的一只小羊怪就递给他一只银制的助听器,这东西做得就像一种蛇形的乐器,因此那管子就盘在小矮人的脖子上。他正在戴助听器时,猫头鹰格里姆费瑟突然悄悄对两个孩子说:

“我脑子现在清楚一点了。别提任何有关失踪的王子的事。回头我再解释。那样不行的,不行的,喔嗬!哦,乱哄  哄的!”

“行了,”小矮人说,“如果你有什么合情合理的话要说,格里姆费瑟大师,那就说说看吧。先深深吸口气,别企图说得太快了。”

在两个孩子的帮助下,尽管小矮人一阵阵咳嗽,格里姆费瑟总算解释说这两个陌生人是阿斯兰派来访问纳尼亚宫廷的。小矮人换上一种眼神迅速看了他们一眼。

“是狮王亲自派来的,嗯?”他说,“而且是从——呣——呣——从另一个地方,从世界尽头以外来的,嗯?”

“是的,爵爷。”尤斯塔斯对准助听器大声叫道。

“是亚当的儿子和夏娃的女儿吧,嗯?”小矮人说。但实验学校的人们都没听说过亚当和夏娃,因此吉尔和尤斯塔斯对此没法回答。不过小矮人似乎并不在意。

“好了,亲爱的,”他说着拉起第一个的手,接着又拉起第二个的手,稍微点了点头,“衷心欢迎你们。要是我可怜的主人,善良的国王此时此刻没乘船去七群岛的话,他准会对你们来到表示高兴的。这会把他暂时带回他的青年时代——暂时。而现在呢,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明天早上你们可以把你们的事在全体会议上告诉我。格里姆费瑟大师,务必要以最隆重的规格为这两个贵宾提供卧室和合身的衣服以及其他一切。还有——格里姆费瑟——你耳朵凑过 来……”

说到这儿,小矮人嘴巴凑到猫头鹰脑袋旁边,毫无疑问,他是打算悄悄说话的:但正像其他聋子一样,他对自己的声音估计不足,两个孩子都听见他说:“务必让他们好好洗洗干净。”

说罢,小矮人用鞭轻轻打了一下小驴子,驴子就向城堡出发了,步子不快不慢,摇摇摆摆(拉车的是一头很胖的小驴子),而羊怪、猫头鹰和两个孩子就放慢步子跟着。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空气也变得凉爽了。

他们穿过草地,接着穿过果园,来到凯尔帕拉维尔的北门,大门敞开着。里面是一个长满青草的院子,在他们右面的大厅窗户里已经透出了灯光,正前方一大片更复杂的楼房里也有灯光。猫头鹰领他们走了进去。在那儿叫了一个很讨人喜欢的人来照顾吉尔。她跟吉尔个子差不多,却苗条得多,而且显然是个成人,她像杨柳一样文雅,头发也像杨柳,里面好像还有青苔呢。她把吉尔带到一座塔楼上的一间圆形的房间,那里地面上嵌着一只小浴缸,壁炉里生着火,木柴香气扑鼻,拱形屋顶垂下一条银链吊着一盏灯。从朝西的窗户里可以看见纳尼亚陌生的国土,吉尔看见落日的余辉仍然在远处的群山后发着红光。这使她渴望更多的奇遇,而且确信这还只是个开头。

她洗完澡,梳了梳头,穿上已经给她放好的衣服——这些衣服不仅摸上去舒服,看上去也好看,还有股香味,走动时还发出好听的声音——她本想再回去细看窗外令人兴奋的景色,不料门砰的一响打断了她的思绪。

“进来。”吉尔说。于是斯克罗布走了进来,他也洗了澡,穿着华丽的纳尼亚服装。但他脸上并没有高兴的神情。

“哦,总算看见你了。”他发着脾气说,一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我老早就在想法找你了。”

“得,你现在找到啦,”吉尔说,“哎呀,斯克罗布,这儿的一切太令人激动了,好得没法说。”这时她已经把指示和失踪的王子忘得一干二净。

“哦,那是你的想法吧?”斯克罗布说,接着,他停了一下,“我倒但愿我们根本没来过。”

“究竟怎么啦?”

“我受不了,”斯克罗布说,“看到国王——凯斯宾——成了那样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儿。这真——这真可怕。”

“为什么,那碍你什么事?”

“哦,你不明白。现在我想起来了。你没法想像的。我没告诉你这个世界的时间跟我们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什么意思?”

“你在这儿度过的时间并没花掉一丁点儿我们的时间。你懂吗?我意思是说,无论我们在这儿过多久,我们将来回到实验学校仍然是我们离开的那会儿……”

“那就不怎么有趣了……”

“哦,快住口,别老打断我。一旦你回到英国——在我们的世界里——你就说不出这儿的时间是怎么过的。我们在国内过上一年,这儿就可能是不知多少年了。佩文西家兄妹对我解释过这一切,可我竟像个傻瓜似的忘了。自从我上回到这儿来算起,按纳尼亚的年份来说——如今显然已经有七十年了。现在你懂了吧?我回来一看凯斯宾竟是个老老 头了。”

“那么说国王原来是你的一个老朋友啰?”吉尔说。她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我真该认为他是的,”斯克罗布痛苦地说,“这位朋友要多好有多好。上回来的时候,他只比我大几岁,看看那个白胡子老头,再想想我们占领孤独群岛的那天早上的凯斯宾,还有大战海蛇那时的凯斯宾——哦,这真可怕,比我回来发现他死了更糟。”

“哦,住口,”吉尔不耐烦地说,“事情比你想的糟得多,我们已经把第一点指示错过了。”斯克罗布当然听不懂这句话,于是吉尔把自己和阿斯兰之间的谈话,以及四点指示,还有交给他们寻找失踪的王子的任务一一告诉了他。

“因此你明白了吧,”她结束道,“正像阿斯兰所说的,你的确看到了一个老朋友,你本来应该立刻上去跟他说话的。而现在你没去,刚开头一切就都乱了套。”

“可我怎么会知道呢?”斯克罗布说。

“我想方设法告诉你的时候,你只要听我说,我们就没事了。”吉尔说。

“是啊,只要你不在悬崖边上胡闹,差点送了我的命——对了,我是说送命,我随时高兴还要再说,以便让你保持镇静——我们早就可以一起上这儿来,那么两个人都知道该干什么了。”

“我看,他就是你看见的第一个人吧?”吉尔说,“你一定比我早到了好几小时。你肯定没有先看见别人吗?”

“我只比你早到一分钟,”斯克罗布说,“他一定把你吹得比我快。补上耽搁的时间:你耽搁的时间。”

“别那么坏,斯克罗布,”吉尔说,“喂,什么事啊?”

原来是城堡里响起晚餐钟声,这样一来一场唇枪舌剑就此皆大欢喜地中断了。两个人这时候胃口都特别好。

在城堡大厅里用晚餐,可是他们两个人从未见识过的豪华大场面。因为尤斯塔斯虽然以前到过这个世界,可是他来访的整个时期都是在海上度过的,对纳尼亚人在自己国土上的排场和礼节一无所知。屋顶上垂下一面面旗帜,每道菜上来时都要吹号击鼓。一道道汤叫你一想到就要垂涎欲滴。那种叫帕文德的好吃的鱼,还有鹿肉、孔雀肉和馅饼,雪糕和果冻,水果和果仁,以及各种各样的美酒和果汁。就连尤斯塔斯也高兴起来,承认这顿饭“像样”。等到一本正经的吃喝全部结束,一个盲诗人就走上前来,开始演唱美妙的老故事:《能言马与男孩》,讲的是科奥王子和阿拉维斯以及一匹叫布里的马,那是彼得在凯尔帕拉维尔当至尊王的黄金时代,发生在纳尼亚和卡乐门以及其交界土地上的一次奇遇。(尽管这故事很值得一听,可我现在没时间说了。)

等到他们拖着脚步慢吞吞上楼去睡觉,两个人都呵欠连天。吉尔说:“我敢说我们今晚都会睡得好。”因为这一天已经过得满满当当了,而这仅仅说明没人知道下一步他们还将碰到什么事。

(选自译林出版社2005年11二版的《纳尼亚传奇 责任编辑 张远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