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总统

(科学童话)

叶永烈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大大小小的官儿送来了大大小小的花圈

这几天,稀里哗啦市的记者们,简直忙得北斗朝南、四脚朝天。

忙什么呢?你只消看看 《呱啦呱啦日报》头版头条大字标题,就明白了:

汪汪先生不幸殉职 总统主持葬礼并致悼词

汪汪先生何许人也?他呀,粽子脸,长舌头,身穿黑白相间的皮袍,名副其实是总统的“走 狗”。由于他一开口就“汪汪”直叫,所以大家都喊他“汪汪”先生。

汪汪先生还有两个奇怪的绰号,叫做“总统狗”、“狗总统”。乍一听,这两个绰号的意思 是一样的,其实“总统狗”与“狗总统”含义不同:“总统狗”是总统的狗的意思,而“狗 总统”则是说狗当上总统。汪汪先生是总统的狗,这谁都明白。为什么会喊他“狗总统” ?原来,自从大富翁哈哈先生当上了总统以来,他的爱犬也过着总统般的生活。比如说 ,哈哈先生要吃香蕉,他剥开皮以后,总是让汪汪先吃半根,过了半个小时,哈哈先生才咽 下剩余的半根;哈哈先生要喝牛奶,他放

好糖以后,总是倒半杯给汪汪喝,过了半小时,哈哈先生才喝剩余的半杯;最奇特的是,哈 哈先生每顿饭、每盆菜,总是要让汪汪尝过以后,过了半小时,他才坐下来吃。由于汪汪和 总统享受同等待遇,所以有了“狗总统”美称。

哈哈先生每天要吃三次水果、喝三杯牛奶、吃五顿饭,大量的脂肪堆积在他的肚皮里,使他 变成个皮球般的大胖子。汪汪呢?他吃得跟总统一样好,也发福了,身体变得滚圆滚圆,看 上去像肥猪似的。

哈哈先生让汪汪当“狗总统”,用意很清楚的:他生怕有人谋害。 在汪汪吃过以后,安然 无事,他才敢吃。

哈哈先生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果然,发生了惊人事件:一天中午,汪汪吃了厨师给总统 准备的中饭之后大约十分钟,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死去。经过法医鉴定,菜里有毒药, 汪汪是中毒而死的。

哈哈先生平常总是未说话先哈哈一笑,可是,汪汪之死使他深为震惊 ,笑容从圆圆的脸上消失了,两道浓眉紧锁。他除了命令警察局长哼哼先生,马上着手破案 之外,还决定为汪汪举行隆重的葬礼。

在举行葬礼那天,哈哈先生手下大大小小的官儿,给汪汪敬献了大大小小的花圈。 花圈上 写着挽联,人们在比赛着谁的字写得最漂亮,谁的挽联写得最有诗意。他们与其说是在为汪 汪歌功颂德,倒不如说是在炫耀自己的文笔。

葬礼是由总统哈哈先生亲自主持。他噙着泪水,宣读了长篇悼词。其中有这么几句:

“我的爱犬不幸离开了人世。他是为我而死的,没有他的死也就没有我的生。正因为这样, 我怀着比铅还沉重的心情,追悼汪汪的亡灵。

我认为,汪汪是我的部下的榜样——

第一,他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对我永远俯首贴耳,寸步不离。第二,他忠于职守,为了保卫我,就连献出最宝贵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第三……第四… …第五……总而言之,汪汪值得我的所有部下学习。至今,我认为,在我的部下之中, 没有一个能与汪汪相比。”

在哈哈先生致悼词的时候,闪光灯不时把大厅照的雪亮。

者们忙哪,忙着报道总统主持一只狗的葬礼这样的天下奇闻。他们忙得北斗朝南,四脚朝天 。

“最好看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和“最最好看电视台”的摄像师,也忙坏了,把这一天下奇 闻全部拍摄下来。

谁知就在举行汪汪葬礼的当天晚上,又发生了一桩奇闻……

在花圈背后抓住了一个小偷  他的名字叫拉拉

夜幕降临了。给汪汪送葬的人们,早已离去。哈哈先生也早已擦干泪水,回到了总统府。

只有警察局长哼哼先生还留在那里。哼哼先生五短身材,鼻孔很大。平常,他的金鱼眼睛总 是朝上翻,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简直谁都看不上眼,鼻孔不时“哼”的一下,所以人称“ 哼哼先生”。

自从汪汪死后,哼哼先生的日子不大好过。因为那菜里的毒药是谁放的,查不清楚。哼哼先 生把几位给总统烧菜的厨师统统抓了起来,严刑拷打,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哼哼先生想, 也许给汪汪举行葬礼这天,可以找到一点线索。他那朝上翻的金鱼眼终于朝下看了,仔细审 视每一个前来参加葬礼的人,注意每一个花圈上的挽联。唉,那大大小小的官儿送的大大小 小的花圈实在太多了,那长长短短的挽联实在太多,加上哼哼先生上了年纪,戴着老花眼镜 ,看得又慢又吃力。

晚上,当哼哼先生在灯光下正继续看着花圈上的挽联,忽然,后边的一个花圈居然动了起来 ,把他吓了一大跳!

哼哼先生本能地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腰间掏出了手枪。奇怪,这时花圈“立正”原地不动了 。

难道是眼睛花了?哼哼先生到底是老警察,他把花圈推到,细细进行检查。当他把后排的一 个花圈推倒时,他终于发现,地上蹲着一个人!显然,这是一个偷花圈的贼。不过,当哼 哼先生定睛一看,又把他吓了一跳:这小偷长着两道浓眉,鼻大如靴,嘴唇厚厚的,两只招 风耳朵。这形象是哼哼先生极为熟悉的。

“是总统?是哈哈先生?他是偷花圈?”哼哼先生的脑海里,一连闪过这么三个问号。

不过,他感到不可理解:堂堂一国总统,怎么会来偷花圈?这时,小偷惶恐不安地站了起 来。哼哼先生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小偷瘦得像一炷香插在那里,显然不是总统。然而, 他的脸跟总统实在太像了!

哼哼先生的鼻孔使劲哼了一声,那声音简直像雷鸣一般响亮。这小偷战战兢兢,束手就擒, 并不反抗,也不逃跑。

哼哼先生把小偷带到警察局,马上开始审讯。

审讯异常顺利。小 偷似乎很老实,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我没名也没姓,从小靠拾垃圾 为生,人家都喊我‘小拉拉’。如今长大了,‘拉拉’成了我的名字。”

“我在三岁时死去了父亲,八岁时失去了母亲。拾垃圾,成了我的终生职业。垃圾箱,成了 我的家。”

“不过,光是拾垃圾,我常常饿肚子。我的伙伴告诉我,殡仪馆里有许多花圈 ,可以偷去卖钱。起初,我不愿意做小偷,因为我觉得穷也应穷得有志气。不过,我的伙伴 劝我,花圈是送给死人的,在葬礼结束之后,偷死人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再说,我的肚子 也实在太饿了。就这样我当起小偷来,这么多年,我一直只是偷死人的花圈,从来没有偷过 活人的东西。想不到,今天……”

晚上九点钟,审讯就结束了。哼哼先生把拉拉先押在牢房里,然后连夜赶往总统府。

出乎意外,接着发生一件哼哼根儿想不到的事情……

 

一个垃圾瘪三居然与堂堂的总统长得一模一样

总统府戒备森严,特别是在发生了汪汪之死以后,更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就连哼哼先生 来了,轿车也只能停在大门口,然后手持特别通行证,经过一道道岗哨查验,才算来到总统 的住所。

哈哈先生神态忧郁地斜靠在沙发上。唉,下毒药的罪犯,至今还没有抓住,怎能不令人心焦 ?正因为这样,当哈哈先生看见哼哼先生连夜来到,心里十分高兴。他想,大概破案有 了眉目了。哼哼先生所汇报的,正是总统最关心的事儿。

哼哼先生在向总统汇报了审讯拉拉的情况之后,加上了如下推理:“依我看,他跟下毒药的 人是一伙的。也许,他们以为用毒药没有毒死你,想趁汪汪葬礼时杀害你。拉拉可能在花圈 后面用枪瞄准你……”

“你从他身上搜出了手枪?”总统关切地问道。

“嗯……没有。”哼哼先生的心里,有点慌了。这几天,他一直没有抓住下毒药的凶手,心 里本来就发慌。他想把拉拉作为凶手,一推了之。他也就可以向总统交帐。谁知总统问得这 么仔细,使他无法搪塞过去。不过,哼哼先生哼了一声,马上换了个话题,说道:“总统 先生,我感到非常奇怪,那个名叫拉拉的人,怎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是吗?天底下居然会有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是的。不过,你们之间也有不同,你很胖,他很瘦”。

“你马上把他带来,我要见见这位跟我一样的人!”总统的话,完全出乎哼哼的意料之外 。

晚上十点多,哼哼把拉拉押来了。拉拉套着手铐、脚镣,在铺满红地毯的总统府里慢慢 走着。他从来到世界之后,还没有来到过这样金碧辉煌的地方。唉,整个天花板和四壁,全 都发出柔和的彩色光芒,使人仿佛觉得来到了神话世界。拉拉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不明白自 己为什么会来到这样的地方。

哈哈先生见到拉拉,脸上露出惊奇的神色。是呀,多么令人奇怪,拉拉跟他多么相像——一 个垃圾瘪三,居然会与堂堂的一国总统长得一样!

哈哈先生命令哼哼先生把拉拉的手铐、脚镣统统去掉,让他坐在松软的、散发着香味儿的沙 发上。拉拉从未坐过沙发,他还不知道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舒服的椅子。

哼哼先生疑惑地站在一旁。他实在不明白,总统为什么把一个拾垃圾的穷光蛋,一个小偷, 当作上宾?“拉拉先生,我想请你在总统府担任一个重要职务,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总 统和颜悦色地对拉拉说道。

天哪,要一个穷人在总统府任职?不,不,还不是一般的任职,是“担任一个重要职务”!哼 哼先生在一旁竖起耳朵听着。他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拉拉呢?他木然地坐在那里。他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是这样的……”总统继续和 颜悦色地对拉拉说道:“我很喜欢汪汪。我在为汪汪所写的悼词中,倾注着我对他的深情。

当时,你虽然躲在花圈后面,也一定能够听清我所念的悼词。汪汪不幸以身殉职,目前他的 职位空缺。我想请你代替汪汪。我会像爱护汪汪那样爱护你。万一你也像汪汪一样遇到不幸 ,我会像追悼汪汪那样隆重地超度你的亡灵,号召我的所有部下向你学习……”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哼哼先生的鼻孔里发出轻微的“哼”的一声。总统朝他白了一眼, 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拉拉也明白了。他,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人,如今又被当作小 偷抓起来,面对着堂堂的总统大人,不答应是不行的。

就这样,拉拉接替了汪汪的职位,在总统府里担任了“重要工作”。

嘿嘿,没多久,谁都意想不到,拉拉竟然当上了“总统”……

拉拉也学会了未说话先哈哈一笑这一习惯动作

一个垃圾瘪三居然当上了“总统”?不,不,严格地说,是享受着总统般的待遇。

每天,拉拉跟总统一样,吃三次水果,喝三杯牛奶,吃五顿饭,而且他总是吃在总统前头, 拉拉从小只在垃圾堆里见到过发黑发鼻的香蕉皮,从来不知道香蕉是什么味儿的。如今,他 不仅天天吃香蕉,而且天天吃山珍海味。

很快的,拉拉发福了。他每天吃得那么好,而他的唯一的工作就是吃,当然会发福的。拉拉 的肚子变得滚圆滚圆,于是,变得跟总统一模一样。

这时候,哈哈先生交给拉拉更为重要的工作—— 让他当“总统”!

拉拉真的会当上“总统”?

不,不,请你注意,这总统两字是打引号的。

原来,哈哈先生是一个很有眼力而又聪明绝 顶的人。他当初看中拉拉,是有他特别的用意:在他看来,任何一个人(只要不是死人)或者 任何一只狗(只要不是死狗),都可以接替汪汪的工作。然而,拉拉是不可多得的。拉拉长胖 以后,变得跟他一样,那将做着汪汪做不到的事儿……

比如说,每年元旦这天,稀里哗啦市总要举行盛大的阅兵典礼,而总统总是要坐在主席台, 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他想,那么多背着枪的士兵从面前走过去,万一有谁朝他开了一他,不 就呜呼哀哉?唉,坐在主席台上,简直成了枪靶子!

自从找到了拉拉,哈哈先生就不再出席阅兵式了。他让拉拉穿上总统服,坐在主席台上,每 隔五秒钟向士兵招一次手。至于自己,只消坐在总统府里看看电视就行了。刺客的子弹只会 射向主席台上的假总统,绝不会从荧光屏里射向正在看电视的真总统。

再如,在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说,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说不定,在总统聚精会神念演说稿 时候,会从什么地方飞来一颗子弹!正因为这样,哈哈先生每次出席群众大会,总是战战兢 兢。就连那次在汪汪葬礼上念悼词,他都暗暗捏了一把汗。

当然,如今哈哈先生再也不必发愁——请假总统拉拉代他出席就行了。

不过,发表说不比阅兵。在阅兵的时候,假总统只消机械地不断招手,就行了。哪怕是弄个 机器人坐在那里,也许也能冒充。发表演说可不一样,假总统的神态、声调、口音以至习惯 动作,都得酷似真总统。

哈哈先生从“最好看电影制片厂”悄悄地请来了第一流的电影导演,把拉拉当成演员似的教 练。拉拉倒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快就学会了哈哈那一套,就连哈哈未说话先哈哈一笑这一 习惯动作,也被他学到手了。

就这样,假总统简直出足风头,活像真总统一般。拉拉曾作为“总统”,主持了庆祝叽哩咕 噜法院建立五十周年大会,发表了长篇演说;拉拉三天两头要坐着轿车到飞机场,迎接外国 政府首脑,念完欢迎词,然后陪同外国首脑坐敞篷汽车,驶过稀里哗啦市的中心大街,接受 成千上万市民的夹道欢迎。拉拉还曾主持了一次又一次葬礼,为总统手下死去的官儿念悼词 ……一句话,拉拉成了大忙人,成了大人物。拉拉的形象,出现在《呱啦呱啦日报》上,出 现在“最好看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新闻电影里,出现在“最最好看电视台”摄制的新闻节目 里,说明词都把他说成总统哈哈先生,竟然没有被人看穿!

拉拉也成了一个极为神秘的人物。知道拉拉底细的人,只有四个——总统哈哈和他的夫人, 警察局长哼哼,还有那位电影导演。哈哈先生对拉拉进行严格的控制:哈哈从自己的住所里 ,分出一个小房间给拉拉居住。如果哈哈先生外出,拉拉必须呆在那个小房间里;如果需要 拉拉冒充总统,那么,在拉拉外出的时候,哈哈就呆在住所里。这样,人们不会同时看见两 位“总统”,当然也就不会知道其中的奥秘。

至于每天五顿饭,还是老样子:胖厨师把饭菜送来,放在餐桌上,胖厨师退出。这时,拉拉 从小房间里走出来,先吃了一番,吃完以后,回到他的小房间过了半个小时,哈哈先生走出 卧室,他先去看看拉拉,如果拉拉像平常一样活着,说明饭菜里没有毒药,哈哈这才坐下来 吃,吃完,一按电铃,胖厨师进来收拾盘碗。

日子一天天飞快地过去。尽管哼哼先生一直没有查出那次放毒药的人,大抵由于上帝保佑, 从那以后一切平安,没有发生过妄图毒死或者暗杀总统的事件,所以拉拉很愉快地过着总统 般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讲,拉拉这位假总统,比真总统还愉快:他吃的总是热菜,而真总 统却吃着他吃剩下来的冷菜;几乎所有出风头的场合都是他出面,而真总统却躲在房间里独 自看着电视,监视着拉拉的一举一动。

嘿嘿,就在拉拉当上假总统以后,发生了好多有趣的事儿……

等拉拉回到总统府那座大楼早已烧光

记得那是在庆祝叽哩咕噜法院建立五十周年的时候,拉拉在大会上,以未说话先哈哈一笑的 总统风度,发表了长篇演说。

演说稿是叽哩咕噜法院的院长事前替总统拟好的,经哈哈先生在上面画了一个表示同意的圆 圈,便交给拉拉去念。拉拉当然一字不差地照念。这演说稿是非常动人的,其中有一大段是 赞扬叽哩咕噜法院五十年来办案公正,坚决拒绝贿赂,是一个伟大的“清水衙门”。

就在拉拉吃力地念完发言稿准备回总统府的时候,叽哩咕噜法院院长悄悄地附在他的耳边说 道:“总统先生,收到了吗?”

拉拉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问道:“什么东西?”院长的脸,一下子拉长了,露出惊讶的 神色:“区哟,真是‘贵人善忘事’。那天,我不是送给你一盒罐头,轻轻地告诉过你,罐 头里不是糖果,满满的都是钱!”

拉拉依旧莫名其妙,问道:“干嘛送那么多的钱给我?”

院长急得直跺脚,说道:“哎哟哟,你怎么那样健忘?我不是把我儿子的事情,拜托给你。

只要你签一个字,他那走私……”

说到这里,院长见别的人走过来跟“总统”打招呼,也就没有说下去了。

当拉拉回到总统府,把这件事告诉哈哈先生。谁知他还没有说完,哈哈先生早就知道了。原 来,哈哈先生在拉拉的衣服里放了微型窃听器,所以拉拉外出时的一言一语,他都听得清清 楚楚。

哈哈破例没有未说先笑,板着脸对拉拉说:“今后你碰上你不知道的事情,‘嗯、嗯’几声 ,就行了。”拉拉照办了。

那是在主持一位官员的葬礼之后,拉拉准备回总统府,这时死者的妻子擦干了眼泪,脸上露 出了笑容,悄悄地问拉拉道:“总统先生,听说你与你的太太感情不太融洽,是吗?”

拉拉记起了总统的嘱咐,连连不住地点头道:“嗯,嗯。”

那女人脸,笑得像朵花,轻声问道:“总统先生,你喜欢我吗?”

拉拉又照总统的吩咐, 连连点头道:“嗯,嗯。”

正当那死者的妻子死皮赖脸地缠住拉拉的时候,别的人走过来跟“总统”打招呼。那女人只 好赶紧掏出手帕,假装起哭哭啼啼来了。

当然,这一次拉拉回来,还没开口,哈哈先生已经气呼呼的了。他虎着脸对拉拉说:“下一 次你碰上你不知道的事情,就说‘对不起,让我考虑一下,回去以后再告诉你’。”

拉拉又照办了。

没几天,拉拉去机场送走了一位外国首脑。当他坐着轿车回总统府时,半路上被一辆红色的 救火车拦住了。

从救火车上跳下消防队队长,他来到总统轿车跟前,“啪”的一声,把一双穿着黑色高统消 防靴的脚一并,举起左手,朝“总统”敬了一个礼。然后,急急地报告说:

“总统先生,稀里哗啦大楼着火了,火势很猛。我一接到火警报告,就准备出发救火。大楼 的主人打电话给我,叫我不必去救,因为他的大楼已经向保险公司保险,这座大楼已经旧了 ,烧掉以后,可以用保险金盖新楼。我刚搁下电话耳朵,保险公司来电话,要我无论如何扑 灭大火,不然他们会亏本。紧接着,大楼四周的居民纷纷来电,要我赶快去救火,不然大火 会把他们的房子也烧掉。我是消防队长,我的职责是救火。我决定了动消防车。一路上,车 子一边开,车内的移动电话铃声不断。刚才,我们顶头上司——警察局长哼哼先生打电话来 ,叫我掉头回去,不要救火。我知道,他跟那座大楼的主人是亲戚,一定是大楼的主人要他 打电话在的。我不能不去救火,我又不能不听顶头上司的话。我矛盾极了,左右为难。正在

这个时候,我的部下看到你的轿车——一看车的号码就知道是总统的轿车。我斗胆拦车,向 你当面请示。哼哼先生是我的顶头上司,而你又是哼哼先生的顶头上司。我绝对服从你的命 令。”

这时,拉拉记起了哈哈先生的话,就照他的叮咛答道:“对不起,让我考虑一下,回去以后 再告诉你。”

就这样,消防队长把消防车停在原地不动。他一直守候在电话机旁,等待总 统的指示。

唉,当总统回到总统府,那座大楼早已烧光。风助火威,大火已经蔓延到四周的大楼。

不幸的拉拉在不幸中离开了人世比狗还不幸

就这样,日子过得飞快、飞快。大概是上帝保佑,拉拉这个假总统生活得很愉快。尽管他 常常以总统身分出现于大庭广众,但是他很老实,从来没有借用总统身份做半点非分的事情 ,所以哈哈对他很放心;尽管他常常闹各种各样的笑话,但是他很忠厚,总是用总统吩咐他 的话回答别人,所以哈哈并不责怪他。

不过,晴久了会下雨,暖和久了会转冷。

一位外国的总统决定访问稀里哗啦市。当然,到机场去迎接外国总统的,是拉拉。

欢迎仪式十分隆重。一百辆摩托车分成两队,缓缓驶过大街。拉拉站在第一辆敞篷汽车上, 为外国总统开路。他的旁边坐着哼哼先生。在第二辆、第三辆、第四辆、第五辆敞篷汽车上 ,分别站着外国总统、总统夫人、总统儿子、总统孙子。

车队驶过稀里哗啦市中心大街。成千上万的人夹道欢迎,高呼着“哈哈万岁”、“总统万岁 ”。

突然,从一座高楼的窗口,射出一束密集的子弹。坐在第一辆敞篷汽车里的拉拉,马上倒在 血泊里。许许多多人亲眼看见,子弹射中了“总统”的脑袋!

顿时,大街上乱作一团。幸亏哼哼先生还算冷静。命令司机驾车直奔稀里哗啦市医院。

突然,汽车上的电话铃声响了,里面传出哈哈先生严厉的声音:“哼哼,不要开往医院,马 上开到总统府!”

很显然,那位真总统哈哈先生已经在电视荧光屏上,看到了刚才的一切。

这下子,稀里哗啦市记者们,又忙得北斗朝南,四脚朝天。

记者们忙哪,忙着写《暗杀总统目击记》;记者们忙哪,忙着写《哈哈先生命运如何》; 记者们忙哪,忙着写《糟糟先生的声明》。

糟糟先生是谁呢?他呀,是稀里哗啦市的市长。由于他长了一个酒糟鼻子,大家都喊他糟糟 先生。

糟糟先生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发表出下声明:

“子弹射中了总统哈哈先生的脑袋,很显然,天底下没有一个医生能够使他重返人世。”

“是谁暗杀哈哈先生?是谁曾给哈哈先生下过毒药?”“是我!是我!”“哈哈死了,我要 当总统!我杀死哈哈,就是为了当总统!”

就在糟糟先生刚刚开完记者招待会,“最最好看电视台”播出了惊人节目:哈哈先生头缠纱 布,出现在荧光屏上!尽管他受了伤,但是神志非常清醒,居然在哈哈一笑之后,发表了长 篇演说,猛烈的谴责了糟糟市长的卑劣行径。

糟糟市长看了看电视,目瞪口呆。很自然的,没多久,哼哼先生就奉总统之命,逮捕了糟糟 市长。

“糟,糟,糟……”糟糟市长一边这样叹息着,一边被押进了监狱。

不过,糟糟市长不明白,为什么哈哈总统会活过来?其实,稀里哗啦市的记者们、市民们, 也不明白。

不幸的拉拉,在不幸中离开了人世。唉,他比不幸的汪汪还不幸。汪汪死后,总统亲自主持 葬礼,亲自念悼词,大大小小的官儿送了大大小小的花圈。可是,拉拉死去,无声无息。尽 管哈哈先生说过这样的话:“万一你也像汪汪一样遭到不幸,我会像追悼汪汪那样隆重地超 度你的亡灵,号召我的所有的部下向你学习……”然而,总统的话就像空头支票一样,是不 会兑现的。

唉,苦命的拉拉,还不如一条狗!

哼哼先生为拉拉之死感到高兴,因为如果拉拉不死,糟糟市长不会举行记者招待会,他也就 永远无法破案。

然而,正当哼哼先生的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心里非常轻松,却接到总统的新命令:“

马上给我去找一个长得像拉拉一样的人。不,不,应该说,马上给我找一个长得像我一样的 !不然,当心你的脑袋!”

哼哼先生的心,立即又收紧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叫我到哪里去找呢?”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