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宝库

(选自《纳尼亚传奇·凯斯宾王子》第二章)

[英]C.S.刘易斯 著    吴力新 徐海燕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不像是个花园,”苏珊想了想说,“这准是个城堡,我们站的这个地方就是城堡的院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彼得说,“对,那是塔楼的废墟,那是楼梯,直通顶层。你们再看这些又宽又浅的台阶,一直通往门廊,那门准是通往大厅去的。”

“看上去可真有些年头了。”爱德蒙说。

“不错,”彼得接着说,“但愿咱们能发现当年住在这里的是些什么人,以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我觉得这一切都十分稀奇古怪。”露茜说。

“是吗,露?”彼得转过身来,眼睛盯着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是今天这个奇怪的日子里所发生的最奇怪的事情。我真想知道咱们是在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

他们一边交谈,一边穿过院子,走进另一个门道。这里曾经是个大厅,可是现在,与外面的院子几乎没什么两样,屋顶早就没有了,只见一片荒草和雏菊丛生的空地,不过比较窄,比较短,墙比院墙高一些。在另一端有个平台,比别处大约高三英尺。

“奇怪,这儿以前真是个大厅吗?”苏珊说,“那平台是做什么用的?”

“哎,你这傻瓜,”彼得突然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你还看不出来,那是国王和贵族们坐的地方。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自己就曾经是国王和女王,坐在王宫的高台上,那台子跟这个都差不多的。”

“我们的凯尔帕拉维尔城堡,”提起往事,苏珊心驰神往,如在梦中,“它就坐落在纳尼亚大河的入口处。我怎能忘记呢?”

“这一切若能重现,那该多么好哇!”露茜说,“干脆咱们把这儿当做凯尔帕拉维尔。这座大厅和我们过去举行宴会的王宫十分相似。”

“只可惜没有宴会。”爱德蒙总是很实际,“天色晚了,你们看,影子这么长,而且天气也没那么热了。”

“要是我们不得已在这儿过夜的话,就必须准备一堆篝火,”彼得说,“我有火柴,咱们分头去找,看能不能搜集些干树枝来。”

大家都意识到这是明智的,便立即行动起来。果园里枯枝并不多,他们只好穿过大厅,从一扇小小的侧门来到城堡的另一端去碰碰运气。这儿像一个迷宫,有许多石堆和空地。他们猜想,以前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小房间,可现在早已是杂草丛生,满目荒凉。再往前去,他们看见围墙上有一个大豁口。穿过豁口,来到一个小树林,这儿的树颜色很深,也很高大。在这里他们找到了大量的干枝、朽木、枯叶和冷杉树的球果。他们来回搬运,抱了一捆又一捆,在城堡平台上堆起了好大一堆。幸运的是他们还在大厅外面找到了一口井,这口井被埋没在草丛里。他们把井边的杂草清理干净,发现那井水清凉、甘甜,水也很深。随后,女孩子们又跑去摘来一些苹果,两个男孩子则弄好篝火。他们用了好多根火柴,篝火终于燃起来。这时候,他们相信世上简直找不出更舒适温暖的地方了。接着,他们把苹果插在小棍尖儿上,试着烤苹果吃,可是,没有白糖,烤苹果的味道实在谈不上如何美妙。太烫时没法儿用手拿着吃,等你可以用手去拿时,它又凉得一点儿都不好吃了。结果,他们只好吃生苹果充饥。爱德蒙说得不错,学校食堂里的晚餐其实并不那么糟糕——“要是这会儿来一片厚厚的奶油面包,我倒是没什么不乐意。”他加上一句。但是,一股冒险的热情在激动着大家,谁也没有真的就想回学校去。

吃完了最后一只苹果,苏珊又跑到井边去喝水,回来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看,”她的声音有些异样,“我在井边捡到的。”她把那东西交给彼得,然后坐了下来。从她的表情和声音里,其他几个都以为她就要哭出来了。爱德蒙和露茜极感兴趣地弯下身来,向彼得手里望去——那是个小小的、亮晶晶的东西,在篝火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唷,我……我……真是怪事!”彼得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异样了。他随手把那东西递给其他几个。

现在,大家都看清楚了,那是一个象棋里的马,它的大小与普通棋子没什么两样,只是分量特别重,因为它是用纯金制成的。那马头上的小眼睛是两颗小宝石,说准确些是一只眼睛,因为另外一只已经掉了。

“咦?!”露茜吃了一惊,“这像是我们在凯尔帕拉维尔做国王和女王时常玩的!”

  “你怎么啦,苏?”彼得注意到苏珊在那儿发愣。

“不知怎么搞的,”苏珊喃喃地说道,“这棋子把我带回了……哦,多么迷人的日子。我还记得和小矮人以及那些善良的巨人们一起下象棋时的情景,还有水族的朋友们在海里歌唱,还有我那匹骏美的小马,还有……还有……”

“现在,”彼得的声音有些激动,“咱们该认真思考一下了。”

“思考什么?”爱德蒙问。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想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彼得说。

“你说呢,你说呀!”露茜急切地喊道,“几个小时以来,我一直感到这是个神秘的地方。”

“你接着说,彼得,”爱德蒙说,“我们都听着呢。”

“我们就在凯尔帕拉维尔的废墟上。”彼得很有把握地宣称。

“可是,我说,”爱德蒙不停地眨巴眼睛,“你怎么解释这一切呢?这个地方在很久以前就给毁坏了。看看那些大树,它们沿着大门一直长了上去,再看看这些石头。随便什么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地方几百年都没人住过了。”

“我想过了,”彼得说,“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先把这个搁在一边,我想把我的根据一条条地摆出来。首先,这个大厅的形状和大小与凯尔帕拉维尔的那个完全一样。你们只要想像一下,上方是个穹顶,再把那些草地改成彩色的路面,墙上挂起壁毯。好了,现在咱们已经在宫廷宴会大厅里了。是不是?”

谁也没有讲话。

“第二点,”彼得继续说,“这城堡的水井与我们的水井位置完全相同,在大殿偏南一点儿,而且,大小和形状也没有两样。”

其他几个仍然一言不发。

“第三点:苏珊刚刚发现的棋子,与我们过去玩的棋子一模一样。”

还是没人答话。

“第四点。你们还记得么——就在卡乐门国王的大使到来的前一天——我们在凯尔帕拉维尔城堡的北门外种了很多果树。森林里所有精灵中最高贵的果树女神波莫娜亲自前来,为我们的果园做了祈祷,而动手刨坑的正是那些打扮得十分体面的小鼹鼠。你们还记得不记得它们的首领,那个上了年纪的哩哩格拉唔?它靠在铁锨上说:‘请相信我,陛下,总有一天,这些果树将给你带来快乐。’瞧,真给它说 中了。”

“这一切我全记得,全记得呀!”露茜拍起手来。

“可是你看这儿,彼得,”爱德蒙犹豫地说,“我们不可能紧挨着大门种植果树——我们不会这么傻的。”

“那当然,”彼得说,“可能是后来果园慢慢延伸到大门跟前来了。”

“另外,”爱德蒙说,“凯尔帕拉维尔原来并不是一个小岛。”

“对,我对这一点也一直感到奇怪,但那要看你怎么称呼它。这里可能是一个半岛,很像一个小岛。也许在我们以后的年代,有什么人挖了一道海峡,使它变成了现在的  样子。”

“等一等!”爱德蒙说,“你说在我们以后的年代,可是我们从纳尼亚回来才不过一年时间。怎么会在短短的一年里,城堡就倒塌了,巨大的森林形成了,而我们亲眼看着栽种的小树苗都变成了古老高大的果树?天晓得还有其他什么奇迹。可这全是不可能的!”

“我想起一件事,足以证明这儿是不是我们的城堡。”露茜激动地说,“假如这就是凯尔帕拉维尔,那么在高台的这一端应该有一扇门。实际上,这扇门应该就在我们的身后。你们都知道——它通向我们的宝库。”

“看不出来。”彼得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

他们身后的墙上垂下大片的藤叶。

“我们马上就能搞清楚。”爱德蒙说着拿起一根准备用来生火的粗树枝,开始敲打那爬满青藤的墙壁。嗒,嗒,棍子打在墙上发出坚实的响声;再打下去,仍然是嗒,嗒,嗒。突然,通,通,通,敲打声变了,这是一种打在木头上的声音。

“听!”爱德蒙惊呆了。

“我们必须先清除这些藤。”彼得说。

“哦,千万别去动它,”苏珊说,“咱们明天早晨再开这门吧。如果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我可不愿意在身后有一扇敞开的大门,里面黑咕隆咚,往外散发着凉风和潮气,什么可怕的东西都可能从洞里跑出来!再说,天马上就要  黑了。”

“苏珊!你怎么说这种泄气的话?”露茜责备地瞥了她一眼。两个男孩子则太激动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珊讲了些什么。他们开始用小刀割去青藤。转眼间,他们刚才的“安乐窝”被搞得一片凌乱。一阵忙碌过后,那扇门完全暴露出来了。

“肯定上了锁。”彼得说。

“没关系,木头已经腐朽了,”爱德蒙信心十足,“咱们可以毫不费事地把它砸成碎片,这样我们还可以多些劈柴。来吧。”

事情可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容易。这时,沉沉暮色已笼罩大地,天上出现了几颗星星。孩子们站在一堆劈得乱七八糟的木片上,向那刚刚打开的阴森漆黑的洞里望去,不禁一阵微微的颤栗。

“行了,拿个火把来。”彼得吩咐妹妹。

“哎呀,现在别下去,”苏珊急忙阻拦,“爱德蒙   说……”

“我现在可没那么说,”爱德蒙打断了她的话,“现在我还没有弄懂,不过我们会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情的。彼得,你也下来吧?”

“我们大家都下去,”彼得说,“勇敢些,苏珊。我们现在又回到了纳尼亚,像小孩子那样是没有用的。你在这里是女王。而且,不管怎么说,心里装着这样的秘密,谁也睡不 着的。”

他们用树枝燃起火把照亮,但这办法不行。燃烧的那一头朝上的话,火就会熄灭;换一头的话,火苗就会灼痛手,烟会熏着眼睛。最后他们不得不用爱德蒙的电筒。幸好一个礼拜前爱德蒙生日时得到一只电筒,电池几乎还是新的。他拿着电筒第一个走了下去,接着是露茜和苏珊,彼得走在  最后。

“我已经来到台阶跟前。”爱德蒙大声报告。

“数一下,看有多少级。”彼得说。

“一——二——三——”爱德蒙嘴里数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一直数到第十六级台阶。“到底了。”他朝身后喊道。

“那么这里真的是凯尔帕拉维尔,”露茜说,“以前的台阶就是十六级。”再没有谁讲一句话。直到他们走下最后一级台阶,紧靠着站在一起。爱德蒙打开手电筒,光柱缓缓地移动着。

“哇!”孩子们立即发出了一阵欢呼。

现在无可怀疑了,这儿就是凯尔帕拉维尔那古老的宝库。作为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王,他们曾是这里的主人。房子正中有一条甬道(就像暖房里一样),两边每隔不远就竖立着一套辉煌的盔甲,犹如卫士在守护着那些宝藏。在甬道两旁的架子上,盔甲之间,摆满了奇珍异宝——项链、手镯、戒指以及纯金餐具和长长的象牙,还有成堆尚未镶嵌的宝石,像石子或者土豆一样散乱地堆在那里——钻石、红宝石、绿宝石、红玉、黄玉,还有紫水晶。架子下面放着一个个钢片镶边的栎木箱子,上着大锁。这里冷得要命,又静得出奇,孩子们几乎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那些宝贝上面盖着厚厚的尘土,要不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并且又回想起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他们简直无法相信那些是珠宝。渐渐地孩子们由新奇而产生的兴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伤感与惆怅,甚至有些恐怖,因为这里完全像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就被遗弃的地方。因此足足有几分钟,谁也没有讲话。

他们慢慢朝前走去,不时把手边的东西拿起来仔细看看,就像遇到久违的老朋友,一边发出阵阵感叹:“噢,看!咱们的加冕戒指——你还记得头一次戴上它时的情景  吗?——咦,这不是那枚我们都认为丢失了的胸针吗?——瞧,这不是你在孤独岛那次比武大会上穿的盔甲吗?——那还是小矮人们为我特制的呢!——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用那只号来喝酒?——你还记不记得?……”

突然,爱德蒙停住了脚步:“听我说,不能再浪费电池了,也许以后会更需要它。咱们是不是拿上需要的东西,然后赶紧出去?”

  “我们首先得拿上那些礼物。”彼得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纳尼亚的圣诞夜,他、苏珊和露茜都得了一些礼物,他们把这些礼物看得比整个王国都珍贵。爱德蒙没有礼物,因为当时他没有和大家在一起。(这是他自己的过错,你在另一个故事里可以读到。)

大家都同意彼得的话,于是顺着甬道径直朝宝库的另一端走去。不出所料,那些东西依然挂在墙上。露茜的礼物最小了,是一个宝石小瓶子,里面还剩有半瓶多神水;这神水可以瞬间治愈所有的创伤和疾病。露茜十分庄重地、默默地把它从墙上取下来,用背带斜挎在肩上。苏珊的礼物是一张弓、一壶箭和一只号。那张弓依然完好无损,旁边是那只盛满了羽翎箭的象牙箭壶。可是,号却不在。

“喂!苏珊,”露茜问,“你的号在哪里?”

“唉,真糟糕!”苏珊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我在最后一天带着它,就是我们去围猎白色牡鹿的那一天。它肯定是在我们回人类世界时给弄丢了。”

爱德蒙吹了声口哨,深表惋惜。这是一只神奇的号。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吹响它就会及时得到帮助。

“在这样的地方,我们正需要这种宝贝。”他说。

“别担心,我还有弓箭呢。”苏珊说着从墙上把弓箭取下来。

“弓弦不会已失去弹性了吧,苏?”彼得问。

可能是宝库里的空气有些奇异之处,那张弓仍然很好用。苏珊在学校里是射箭和游泳的好手,她立即拉开弓,轻轻弹了一下弓弦。嗡的一声。弓弦那震撼人心的声响,在整个屋子里回荡。这轻轻的响声,把孩子们带回往日那美好的时光。战斗、狩猎、欢宴……一幕一幕又都浮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随后,她放松了弓弦,把箭壶挎在身边。

接着,彼得取下了他的礼物——镶着一只红色巨狮的盾牌,和那柄神圣的宝剑。他吹掉剑鞘上的灰尘,在地毯上擦了擦,佩在身旁。然后把那盾牌拿在手里试一试。开始他担心宝剑会锈在剑鞘里拔不出来。可令他欣喜不已的是,那把宝剑轻轻一拉便出了鞘,在黑暗中发出一道寒光。

“这是我的宝剑,我用它杀死了那只豺狼。”他自豪地说,声音里充满了自信与勇气。其他几个这时都觉得面前站着的已不是个普通的男孩子,而是威严的彼得国王。大家突然想起,他们必须节约电池了。

他们沿着台阶回到地面,重新燃起熊熊的篝火,然后紧紧地靠在一起,以便互相取暖。地面很硬,很不舒服,可他们太疲倦了,不久便沉沉睡去。  

(选自译林出版社2005年11二版的《纳尼亚传奇 责任编辑 张远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