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罗唆唆

(《“小溜溜”溜了》)

叶永烈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飞机真的降落在罗唆市。

一辆绿色的邮车,把小溜溜送到了啰唆市邮局。

小溜溜在啰唆市邮局的所见所闻,真的使他大吃一惊。尽管他这次“出差”,到过许许多多邮局,可是他却从未见过这样的邮局!

这儿的信,真怪!

这儿的信封,又大又厚,像小溜溜的书包那么大。每个信封都鼓鼓囊囊的,装满了信纸。信封上贴着许许多多邮票。几乎每一个信封上,都盖着红色的印章:“超重”。

信封里怎么会装着那么多信纸呢?

在邮局的营业厅里,小溜溜看到那儿放着一张供顾客写信的长桌,长桌两边座无虚席,每个坐着的人后面都排着长队。站着的人手里都拿着大信封和厚厚一大沓信纸。

长桌上放着西瓜那么大的墨水瓶。那些写信的人,个个像长篇小说的作家似的。在厚厚的信纸上沙沙地写个不停。

他们干吗写那么长的信?写些什么呢?

小溜溜识字不多,看不懂他们的长信。正巧,一个老爷爷已经把信写好,正在那里重看一遍,边看边改。他一边看,一边轻轻念着。小溜溜溜到老爷爷旁边,听见他这么念着:

 

我亲爱的儿子,我亲爱的唯一的儿子,我的像命根子一样重要的儿子,我的离我一千一百一十一公里的儿子,啊,我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连梦中也在想念着的儿子:

你好!我相信你一定好!不,不,你比我所想像的会更好!你不会不好,绝对不会不好的!

对啦,对啦,你看到这里,一定会马上想起来,问候你的父亲——“你好!我相信你一定好!不,不,你比我所想像的会更好!你不会不好,绝对不会不好的!”

是的,是的,我很好。我不会不好。我绝对不会不好。我一切都好。

不,不,说我一切都好,那也太绝对了。我不是一切都好,不是一切的一切全都好。比如说,我给你写信,我的手指就发酸,酸中带疼,疼中带酸。

不,不,我的手指不是全都发酸,全都酸中带疼,全都疼中带酸。写信的时候,我的左手手指不酸也不疼,不疼也不酸。我是用右手执笔的。严格地说,是用右手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三个手指头执笔。我说的手指发酸,酸中带疼,疼中带酸,是指右手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这三个手指头。你明白了吗?

……

 

老头儿在嘀嘀咕咕、啰啰唆唆、没完没了地念着信。一边念,还一边不住地往上加字添话。

小溜溜在一旁听着,觉得脑袋有点发酸,酸中带疼,疼中带酸。小溜溜赶紧溜开了。

这儿的报纸,也怪!

在邮局里,小溜溜看见有个报刊门市部。小溜溜看见有人买当天的报纸。营业员竟递给他一沓又厚又大的东西。

那是报纸吗?报纸哪有几百页厚?

那是杂志吗?杂志哪有那么大的?

“这是今天的《啰唆日报》吗?”顾客问道。喔,这原来是报纸!小溜溜从顾客的问话中,明白了。

这时,营业员回答说:“这是今天的《啰唆日报》,也就是昨天的明天的《啰唆日报》,当然也就是明天的昨天的《啰唆日报》。”

小溜溜仔细想了想,才明白“昨天的明天”、“明天的昨天”和今天,是一个意思。

顾客翻看了一下今天的《啰唆日报》。嗬,一篇文章足足有十五版那么长;另一篇更长,占了二十版;还有一篇,竟有五十个版面那么长。那些文章啰里啰唆,又臭又长,怪不得一天的报纸要印几百页。

那位顾客付了好多钱,才买了一份《啰唆日报》。他把报纸一卷,像扛铺盖卷似的,扛走了。

紧接着,另一位顾客开着一辆三轮卡车来了。

“我买一份这个月的《啰唆》杂志。”顾客说道。

“行,这就是这个月的《啰唆》杂志,也就是上个月的下个月、下个月的上个月的《啰唆》杂志。”营业员回答道。

这一回,小溜溜懂了,“上个月的下个月”,“下个月的上个月”,不也就是这个月吗?

营业员用吊车把一本起码有好几百斤重的《啰唆》杂志吊起来,再慢慢放进三轮卡车的车厢。

虽然这一次那个顾客没有翻看一下《啰唆》杂志,小溜溜已经明白:《啰唆》杂志上的文章,一定比《啰唆日报》上的文章更长,更啰唆,才会要用那么多的纸来印。

这儿打电话,更怪!

说实在的,这儿的电话,样子跟普通的电话差不多。不过,小溜溜走过邮局里的公用电话亭,发觉那亭子比普通的电话亭大多了!

那电话亭子,放着长长的沙发,沙发前放着茶几,茶几上放着方便面,茶几旁放着热水瓶。打电话的人,躺在长沙发上,说个没完没了:

“喂,喂,是小三子吗?哦,是小三子呀!你问我呀?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我是小胖子呀!

“喂,喂,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打电话?不知道?你猜不出来?嘿嘿,离你只有一点儿路。什么?你还猜不出来?嘿嘿,我说得再清楚一点儿,我就在你的对门儿呀!

“喔,你猜出来啦。是的,是的,我就在你的对门儿的啰唆市邮局里。

“你问干吗上这儿打电话?这儿好呀,这儿有长沙发,可以躺在这儿打电话,打三天三夜也没关系。打累了,就在沙发上睡它一觉。做梦的时候,还可以在电话里跟你说梦话呢。

“什么?你家的电话机旁边,也放着长沙发?太好了,太好了!喔,你这‘先进经验’是从啰唆市邮局学去的。

“喂,小三子,我带了二十包方便面呢。什么?这方便面送给谁?谁都不送!

“我这方便面,是给自己吃的。我打电话打饿了,就吃方便面。算它两包一顿,你算算,可以吃几顿?

“什么?吃十顿?不错,不错,二十除以二得十,你的算术还不错。

“什么?什么?一说起方便面,你肚子饿了?

“这样吧,小三子,你出来,你从对门儿出来,到隔壁的食品店里,也买二十包方便面。

“喔,你同意我的意见,太好了,太好了。你现在就去买方便面?电话别挂掉,别挂掉。我的肚子也饿了,我要吃方便面了。等我吃完了,我们再说话……”

那个打电话的人,把耳机扔在沙发上,吃起方便面来了。看他那副架势,真的要打三天三夜的电话!

看着那个打电话的人,小溜溜不由得想起那位讲了四个多小时,还没讲完报告的“第一部分的A点的甲的第一小点”的叔叔,也许他现在还没讲完他的第一部分的A点的甲呢!

小溜溜明白了:啰唆市的人,作报告啰唆,写信啰唆,写文章啰唆,打电话也啰唆……哦,怪不得叫作“啰唆市”!

小溜溜想去看看啰唆市的少年宫。他走到邮局大门口,向一个老奶奶打听:“请问,少年宫怎么走?”

“少年宫吗?”老奶奶回答说,“少年宫,那是孩子玩的地方,不是大人玩的地方。不,不,如果大人带小孩去,也能进去。光是大人去,那就进不去。对啦,我带我的小孙子到少年宫去过。你认识我的小孙子吗?他呀,比你矮一点,比你胖一点。他呀,最爱吃雪糕,最爱看小人书,最爱……”

老奶奶絮絮叨叨,话儿像自来水喷出龙头似的,哗哗地说个没穷没尽。她的话像城头跑马——远兜,说了半天,还没说少年宫究竟在哪里!

小溜溜明白了:哦,老奶奶也是啰唆市的人!

小溜溜不敢上街了。他想,如果再遇上几个这么啰里啰唆的人,怎么得了?

他一步一步朝邮局里倒退,那老奶奶一步一步紧跟着他,没完没了地说着他的那个小孙子。那架势,就像踢足球时的“盯人战术”似的,老奶奶紧紧盯着小溜溜,哇啦哇啦地说个不停。

小溜溜步步后退,溜也溜不掉。

他忽然看见邮电局的大厅里,放着个大信箱,说时迟,那时快,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邮票,往额头一贴。嗨,他溜进了信箱!

他万万没有想到,老奶奶竟站在信箱跟前,唠唠叨叨还说个没完没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